官策

第44章 酒店风波!

第四十四章 酒店风波! 求收藏、推荐

陈家一家子人呆若木鸡。

所有人都看着闫名在陈京面前那副殷勤的样子,甚至有人开始揉自己眼睛了。

闫名是何许人,陈家上下谁都知道的,平常仗着有俩钱,眼睛望着天上的,陈家的兄弟姐妹他就没一个瞧得上的,动辄说就说自己闫家怎么地排场。

就在今天早上,闫名正眼都没看过陈京,怎么这才几个小时的功夫,他就这么乖觉了?回来还小意的给陈京带了他最爱吃的口条,傻子都能看出来,他巴结陈京的意思很明显。

陈哲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呆呆的看着眼前闫名那副殷勤样,整个人完全傻掉了。

黄丽笑嘻嘻的道:“今天灿灿的首饰最满意了!我们的新娘子漂亮喽!”

她边说边又殷勤的跑到陈月婷身边,道:“大姐,我刚刚和灿灿一起看了一条裙子,特适合你,我做主给你买下了,你回头看看满不满意?”

她递过一个手提袋过来给陈月婷,陈月婷还没回过味儿来。

黄丽平常眼中哪里有她这个大姐?平常和和气气的说句话都难,今天还送起东西来了?这份热情陈月婷脑子里面一时转不过弯。

陈京看着闫名如此作态,他暗暗摇头,再看看这一屋子人古怪的表情,他淡淡的道:“行了,谢谢你!今天辛苦你和表姐了,陪灿灿逛了一整天!”

“不辛苦,不辛苦!灿灿我是当亲妹子看的,帮她操办婚事那就是自家事!”闫名连连摆手道。

陈京笑笑不再说话,而此时陈哲上前对闫名附耳低语,把没订到酒店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最后道:“表姐夫,这一切得您拿主意,你看七喜酒店行不行?灿灿的婆家人家可是大户人家,挑剔得很的,这三星酒店能说得过去吗?

闫名皱皱眉头,犹豫了一下,道:“这事得二舅和大舅两老拿主意,三星酒店差是差了点,但是租不到更好的,能有什么办法?”他态度谦虚,说是让陈之栋和陈之华拿主意,眼睛却不住的往陈京身上瞟。

大姑妈凑上前道:“小闫,你两个舅舅能有什么办法?有办法就不用等你来了,你在外面做生意,认识的人多,你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我们哪怕多花点钱,也得搞个体面一点的酒店不是?”

闫名眼睛不住的往陈京这边瞟,陈京却和陈婷月说着话,黄丽一看这样,觉得自己老公也可以露一下脸。

白天在珠宝店陈京露了大脸,那也不是意味着陈京就什么事儿都能摆平,只是看陈京那派头,闫名是怎么样也比不上人家的。但是比不上陈京,那也得比得过家里其他人,那也是家里地位的体现。

“老公,你就打几个电话,找找张总他们想想办法,只要比七喜强就行了!”黄丽道。

闫名一直瞅陈京,见他没有反应,也就不再犹豫,拿出手提,就在客厅扯着嗓门打电话,一通通电话打过去,基本都是拒绝。渐渐的,闫名额头上沁出汗珠了,从口袋里面掏出手帕只擦汗。

“真是的,这是什么黄道吉日,他娘的到处都是结婚的,这东城四星以上酒店都没空位,多给钱都不行!”闫名放下手提抱怨道,“再就看西城那边了,可那边又太远,是不是不方便?”

“那边太远了,再说西城酒店的价格普遍高于这边,另外我们给宾客印的请柬都是丽都酒店,如果就这样换的话,我们请柬全得重印,还有花篮横幅拱门这一些都得重新印字,这又得花一大笔钱。”陈之栋接口道,他沉吟了半晌,一拍大腿,“得了,就定七喜吧!咱家不讲那排场,再说咱家嫁女,只要闺女厉害,嫁出去后,那也不会被人看不起。”

陈之栋发话,他是老板,这一下算是决定了。

闫名脸上讪讪,道:“二舅说得对,丽都酒店这就这几天牛哄哄,平常人气还没七喜旺呢,咱结婚就是喜事儿,七喜七喜正好!”

闫名说完,正要看众人反应,却突然听到陈京讲话。

他急忙扭头,看见陈京已经站在了客厅的电话边上拿起了话筒:“喂,我找一下洪总!我临江办事处的。”

陈京拿着话筒等了片刻,他才道:“洪总好,我陈京!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个事得求您帮一下忙!我家妹子结婚,一直就计划订……”

陈京讲话很快,很快就将情况说完,接着道:“你看方不方便安排?我家小门小户,万一没有大宴会厅,搞个偏厅也行。都怪我们疏忽了,不知道丽都生意这么火爆,订迟了……”

“行……行……我等你电话!”

“啪!”陈京将电话挂断,房间里落针可闻。

陈京刚才跟谁打电话?丽都酒店?丽都酒店的什么洪总?

不止是陈家一家人惊讶,就是闫名也惊讶莫名,上午陈京在李大福珠宝和李丛生聊得像兄弟一样,现在又直接和丽都酒店的老总通电话,真是乖乖,这个陈京究竟认识多少牛逼的人物?

陈哲还没有回过味来,嘟囔了一句:“真的假的,不是说丽都没了吗?”

陈月婷夫妻也是面面相觑,最后陈月婷过来拉着陈京道:“京子,丽都我和你姐夫上去去磨了一上午,他们实在没地儿了,我们这都没办法,你打个电话能成?”

陈京笑笑,摇摇头道:“我也只是试一试……”

“叮,叮!”桌上的电话响起,陈京走上前抓起电话:“喂,哦,我是!行啊,那好,那好,没问题,没问题……”

“感谢啊,太感谢了!不用这么客气,真不用客气……”

“啪!”

陈京再次挂电话,陈婷月第一个站起身来,道:“真的能行,这怎么可能……他们这……这……”

“我们去几个人看一下场子吧,那天有几家结婚办酒,酒店需要合理调配场地。”陈京道。

“我去!”闫名第一个道,陈哲此时脸色异常难看,他还有些转不过弯来,这一屋子人都瞅着陈京,大家眼神的微妙变化他是看得一清二楚,他怎么也不明白,自己这个只会读书,老实巴交的堂弟,怎么变得这么有手段、有神通了?

和丽都酒店的老总通电话?当初搞空调工程,丽都酒店一个后勤总监就牛得不行,闫名和自己将对方当做皇帝一般供着,陈京现在竟然能够直接和其老总对话?

陈哲满肚子疑惑,最疑惑的则数陈之栋夫妇了,他们老两口整天愁哦。

儿子的事儿就是他们的心腹大患,他们担心陈京在乡下待久了,以后一事无成。现在陈京也二十五岁了,找女朋友谈婚论嫁也完全适龄了。可现在陈京的条件,城里有哪个大姑娘看得上他?

陈之栋两老平常叹气最多的就是这事,但今天,陈京轻描淡写的一通电话,却让他们感觉到了儿子好像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从周围人的眼神,和陈京通电话的语气都能听出来。

陈京说起话来的板眼,那明显是领导说话的板眼,这一点老两口可不陌生。

“要不咱都去看看,看个心里踏实!”伯父陈之华提议道,他的一双眼睛老往陈京脸上瞅,心中疑惑,又有些不信。

一大家子下楼到院子里面,闫名的一台车根本不够坐,陈哲便招呼说要打车过去。

陈京摆摆手,说不用打车,酒店待会有车过来接。

只等一两分钟,小区门口就进来一辆豪华加长款的商务车,标志很醒目,竟然是宾利。

几个年轻一代看着这车脸色当即就变了,整个楚江省宾利车都是屈指可数的,而丽都酒店的这辆宾利更是这家酒店最亮的一张名片,楚城稍微懂一点的人,都知道丽都酒店有一辆加长宾利。

虽然有人传言,说这辆车来路不正,还有人说这辆车就是别人一辆已经淘汰的玩意儿,但是丽都酒店拥有这东西,那就牛得不行,平常大家从远处看一眼,都可以和朋友们炫耀半天了。

宾利车进来一路畅通无阻,车停在陈家一众人面前,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下车,径直走向陈京,道:“陈局长,我来晚了一点,还望您见谅!”他顿了顿:“现在出发吗?”

陈京点点头:“出发吧,你们洪总太客气了!”

年轻人笑笑,热情打开车门招呼一众人上车,闫名早将钥匙扔给了陈哲,他自己屁颠屁颠的跟在了陈京的后面。

到了丽都酒店,丽都酒店的运营经理早就等候多时了,她直接给了陈京平面图,让他自己挑地方,丝毫不提丽都酒店其他人已经订位的事情。这个场面倒搞得陈月婷夫妇一肚子郁闷,早知道这样的情况,让京子来这一切不都轻松搞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