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5章 妹妹大婚

第四十五章 妹妹大婚 求收藏、推荐

【昨天打赏的兄弟:中金黄金,公子何,血液,博士文天,pniu,宁夏石化,九天玄尾狐,老周老周,宇文成烨。谢谢兄弟们的支持!

兄弟们,推荐票和三江票不要忘记投!南华在此鞠躬感谢各位了!】

陈灿的婆家姓史,公公史文明是楚城临江区发改局的副局长,早几年还是非常有实权的。

但现在年龄到站,退居二线,不再管具体事务了,风光跟以前是不能比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史家比之陈家门户要大很多,条件也要好很多。按照史文明的意思,儿子结婚的婚事,就由史家一力操办,两家以后就是一家人,能者多劳,史家条件好一些,就多出点力无所谓。

但陈家这边,对史文明的提议嗤之以鼻,陈家的观念,家里再穷,儿女结婚的事儿还用不着占别人的便宜。所以,最终决议是男女双方各自摆酒,陈家在东城区,就在东城区摆酒,而史家在临江区,就在临江区摆酒。

两家摆酒的时间间隔刚好两天,先女方摆酒,后男方摆酒。

史文明年龄50出头,人微胖,整个人的长相非常的有气派,一看就是贵人之相。

而他的儿子史建长得也很英俊,在国税局上班,属于很有前途的那一类青年。

史建是家中独子,平常史文明老两口疼得他不行,他们对史建找陈灿作为儿媳妇,起初是持反对态度的。

陈灿没上大学,没有正式的工作,另外家境也不是很殷实,史文明老两口觉得两家有些门不当、户不对,但后来,随着彼此的了解,陈灿为人大方,品性好,陈家也是书香之家,老两口心结也解开了。

尤其是史文明退居二线后,人走茶凉,他对这些名名利利的东西也就看得淡了。陈灿这个儿媳妇人品也确实让人没话说,史文明最终便点头同意了这桩婚事。

虽然,最终的结果是美满的,但在史家人的内心,他们对陈家人隐隐还是颇有心理优势的。

女方办酒的酒店定下来后,史建兴致勃勃的告诉老爸,说陈家订的酒店是丽都酒店,史文明听了以后,就连连皱眉,当即就道:“都是一家人,没必要争那个排场嘛!宴席差不多,在丽都一桌子就贵好几百块,这算下来就是好几万,这种铺张浪费有没有必要?”

史建听老爸这样说,立马噤若寒蝉,他心中却嘀咕。老头子平常最喜欢讲排场,什么都讲个面子,这次灿灿家找了一家体面酒店,却就成了铺张浪费了?

可这话史建只能在心里嘀咕,面上却不敢流露丝毫的。

他老妈在一旁看电视,戴着老花镜哼着歌儿,听父子两在这边唠,忽然眉头一皱,碰碰老头子:“老头子,老石的儿子结婚不也是那天吗?”他眼睛看向史建:“建建,你刚才说什么酒店?”

史建重复道:“丽都酒店啊,怎么?石勇也在丽都酒店!”

老婆子一愣,一拍遥控器,坐起身来,道:“可不是吗!就是丽都酒店,怎么搞的,我们可跟他家撞车了!”

“石福明好显摆,我们和他撞车,他还不得瑟得让我这张老脸没地方搁啊!”史文明脸色很难看。石福明是史文明两人是多年的同学,两人进入政界后,行政级别一直差不多。

史文明在发改局干副局长,石福明当时是东城区建设局副局长,两人手上都有些实权。那个时候两家也走得近。

可是后来,史文明退居二线,组织给了他一个正科待遇,石福明却因为小史文明两岁,他竟然更进了一步,成了建设局的党组书记。

虽然说建设局是局长负责制,但是石福明作为党组书记,面子上还是非常风光的,比之史文明要好了很多。这事史文明一直在心里憋着,而两家的关系也因为这些微妙的心里渐渐的疏远了。

“无巧不成书,偏偏在这个时候和老石撞车,这让我们怎么好见面?”老婆子嗡声道。

史建也觉得有些棘手,建议道:“要不我们让灿灿家换一家酒店?”

“换,换什么换!”史文明嗡声道:“怎么?我见到了老石就一定得绕道走吗?这是哪门子的狗屁道理?”

史建满脸通红,他老妈用遥控器打了一下史文明:“不换就不换,你冲儿子吼什么吼,你有种冲石福明吼去!”

史文明紧抿嘴唇,哼了一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自顾回书房去了。

……

天气很好,丽都酒店门口的大广场升起的一个个大彩球,将这一块区域都装点得喜气洋洋。

今天是陈灿的大日子,陈家上下齐齐到酒店迎来送往,一个个脸上都挂着喜气的笑容,没有哪怕一丝毫不和谐的影子浮现在众人的脸上。

史文明夫妇今天是新人父母,他们今天穿着焕然一新,尤其史文明,偌大年纪了,还穿着一套深红色的唐装,本来发白的头发被染成了乌黑,整个人显得年轻了好几岁。

丽都酒店的主宴会厅分为上下两楼,上下两楼分别被两家包了,陈灿的婚宴在楼上,而楼下就是石福明家娶媳妇的酒宴。

石福明和史文明是老伙计,这才一个照面,两人早就将手握在了一起,石福明道:“这真是无巧不成书,我的计划是上下两层楼全包下来的。看后来丽都非得说不能那样包,我这就退了一步,我还真不知道今天是建建的好日子,如果我当时坚持了,以后我哪好意思见你老兄啊!”

史文明淡淡的笑笑:“今天是女方摆酒,我们的日子在两天后,在临江那边。”

石福明一愣,哈哈笑道:“我就说嘛!如果是男方的日子,怎么连我都不通知?”

“建建这孩子可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怎么,我看找的媳妇应该不赖吧!我看长得倒挺漂亮的。”

“现在是自由婚姻,那都是孩子自己的事情,我和他妈都是当甩手掌柜!”史文明道。

石福明摆摆手,颇有同感的道:“谁说不是?就说我儿媳妇吧,医学博士,当初我和老婆子担心哦,担心他们小两口搞不好,别人家的闺女太厉害。可后来,人家女孩子学历高、有本事是不错,但人家脾气更是好,我们现在一家不是挺和睦的吗?”

史文明笑了笑,脸上的肌肉有些僵,他可是看出来了,今天石福明排场搞得很大,从进门广场到宴会厅,一条彩球的廊道,全被石福明独占了。而相比石福明的排场,陈家搞得就寒碜多了,就在门口立了一个拱门,还没有立正。

石福明似乎还意犹未尽,又道:“选择丽都酒店,我看中的就是这个广场,有排场不说,停车位管够。这亲戚朋友开车来,车位都不跟他们安排,这也说不过去不是。

对了,老史,你们安排的车位够不够?如果不够,我这边可以协调,我这里还有地下车库没用呢!”

史文明咳了咳,脸色有些难看了,石福明好显摆的毛病又患了。他现在手面比史文明宽,有身份的宾客肯定比较多,他说车位的话,这不摆明是寒碜史文明吗?

“爸爸,爸爸!”一年轻西装小伙凑过来,石福明指了指史文明:“怎么?不认识史伯伯吗?一惊一乍的!”

“史伯伯好!”青年冲史文明点头,然后凑到石福明身边:“楚江机场周总的车在外面,他们搞的花篮很隆重,怎么您邀请了他吗?”

“周总?”石福明眉毛一扬,“你说的是周环吗?哎呀呀,我这何德何能啊,怎么还惊动了他了?”

史文明皱皱眉头,心中暗暗震惊,周环的名头可是很响的,虽然其只是楚江机场集团的副总,但是其主要是年轻,在楚城这块地方知名度很高。

石福明还真有些能耐,摆一场酒宴,竟然能请动周环这样身份的人,他不就一区建设局党组书记吗?说穿了就一个非实职科级而已,哪来这么大的面子?

而就在这时候,门口人群躁动,很多宾客都好奇的往门口瞅,史文明垫着脚尖终于看清了周环。

周环西装笔挺,后面跟着四个彪形大汉,他这一路走过来,很多人跟他打招呼,周环面目含笑,朝众人频频点头。

石福明挤开人群,神态有些激动。而就在此时周环的眼睛刚好落在石福明的身上,他微微愣了一下,石福明开口道:“周总……”

周环双手伸出来,快步往这边走过来,石福明往前迈步,正要快步迎上去,他身后窜出一黑色西装的小伙,小伙腰杆挺得笔直,步子平稳有力。

“周总你太客气了!你还真亲自过来了,我可是受宠若惊啊!”年轻人哈哈笑道。

“陈局长,你说这话就见外了!你家这么大的喜事,我周环知道了能不到吗?”周环哈哈大笑道,他快步上前,和年轻人一双手紧握在一起。

“怎么?那几个老家伙还没来吗?看来就数我性子急了!”周环道。

“马上就到了,刚才李总打电话,十分钟之内必定到。”

“他应该要最早到,他可是今天的证婚人,他这个表现,我们待会儿可得要罚他酒了!”周环哈哈笑道,和年轻小伙相谈甚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