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6章 事情紧急

第四十六章 事情紧急 求收藏、推荐

石福明怔怔的呆立当场,脸色涨红,尴尬到了极点。

而史文明也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但他听周环叫小伙子陈局长,他心中念头转动,心想莫非这孩子就是儿媳妇的哥哥?

他是听说儿媳妇有个哥哥在体制内,但据说这孩子下放了,去的地方比较偏远,家里人都急得不行,但现在看这孩子的模样,哪里是不得志之人?

小伙子自然是陈京,他可不知道石福明和史文明之间的机锋,他只是真的没料到,周环也会来喝自己家的喜酒。

陈京冲陈灿招招手,一身新娘子打扮的陈灿拽着老公史建上前,陈京笑道:“这是周总,年轻人的楷模,他今天专程来参加你们俩的婚礼,你还赶快谢谢人家?”

“谢谢周总!”陈灿笑嘻嘻的道,史建也客气的递烟。

“郎才女貌,郎才女貌啊!”周环哈哈笑道。

陈家一众人对陈京的能量基本都适应了,他们倒是好奇,今天除了周环,还有多少人会来,陈京会给人带来多大的震撼和惊喜。

石福明此时已经悄无声息的往后退了,他凑到史文明身边,嘿嘿一笑,道:“老史,行呐!结了一个厉害的亲家啊!我说你什么事情不要藏着掖着嘛,是什么情况也跟咱介绍一下?”他指了指陈京,“这个后生面生的很,是在哪个局负责的,咱怎么就不认识呢?”

史文明心中暗暗苦笑,别说石福明弄不清陈京的身份,他自己也弄不清陈京的身份。听周环客客气气的称陈局长,那对方必然是局长无疑,至于是哪里的局长,他也是一头雾水。

周环之后,很快很多陌生的面孔一一的出现,来的客人都是开的车,最差的也是日系进口车,这草草一算,竟然有十多个人。在这些来宾中,史文明和石福明认识其中一些。

比如李万福珠宝的李丛生,还有龙城鞋业的游洪城,这都是很有实力的企业家。而这些所有的人,无一例外,都是冲着那个什么陈局长去的。

石福明和史文明从开初的惊奇,到后面渐渐的麻木的,他们在政界摸爬滚打一辈子,混到最后,也就是两个非实职正科级。可现在看人家小伙子,年轻轻轻,估摸也就是二十出头点,那是被人团团包围住,人人口称局长,那气场大得让两个老家伙都不好意思站出去迎宾。

石福明喜欢排场,在广场上挂了一溜的气球,就是要看上去气派一些。

可是那些气球是死物,哪里有这些活生生有身份的人气派?

看着这些一个个脑满肥肠的有身份的人,经过一楼宴会厅上二楼,常常是一楼石福明这边的客人向他们行注目礼,很多客人都开始嘀咕,楼上摆酒的是哪方圣神,怎么来这么多牛逼的人捧场?

史建不知什么时候窜过来,凑到史文明身边,道:“爸,你还在这里干啥呢?马上仪式都要开始了,大家都等着呢!”他顿了顿,脸上的兴奋压抑不住,道:“爸,你猜今天证婚人是谁?李丛生,李万福珠宝的李丛生,我的乖乖,我真的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说句实在话,我现在还真有些紧张呢!”

史文明神态有些窘,扯了扯自己的衣襟,道:“建建,你看老爸这样穿着合不合适,要不,我还是换一件西装吧,这样穿着害怕亲家笑话了!”

史建一愣,上下打量着老爸,昨天他跟父亲说,让父亲穿着正式一些,可是当时史文明态度很不以为然。

看史文明那架势,他来参加这个婚宴,就是给陈家天大的面子一般。今天这才一会儿功夫,怎么他就这么不自信了?

“得了,爸!灿灿的爸妈也穿唐装呢,咱中国人,穿唐装好,真好!”史建给史文明打气。

而这时,陈京从门口迎送客人上楼从这边擦身而过,史建忙叫道:“哥,哥……”

陈京扭头看向这边,史建冲陈京笑笑,道:“这是我爸!爸,这是灿灿的哥。”

“哎呀,老爷子好!老爷子好!”陈京伸手过来,态度非常热情。史文明则有些拘谨,伸手过去,道:“陈局……”

陈京一愣,摆摆手道:“老爷子你这儿称呼可折煞我了,你叫我京子得了!证婚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吧!小建你们先去忙,今天客人有些多,我再在下面待会儿!”

“好咧!”史建笑道,史文明含笑点头,陈京早扭头往门口走了。

就在他扭头的当口,他面前刚好被石福明挡住,他连忙往右,没想到石福明也往同一方向躲,陈京又向左,石福明又是同一个方向。

陈京干脆站住,石福明这才木讷的挪开,陈京含笑冲石福明点点头,道:“恭喜老爷子了!”

石福明红着脸,口中连连道:“恭喜!恭喜!”他那神情分明有陪笑的味道,史文明在一旁可是看得十分清楚的。

……

结婚宴席已经正式开始了,陈京依旧站在酒店门口东张西望。

老实讲,今天来这么意外的客人,陈京是根本没有料到的,他没料到洪亮会将他家摆喜宴的事情在同乡会中通知,这一通知,好家伙,那天陈京见过的大部分澧河籍的企业家都来了。

这让陈京受宠若惊的同时,也不得不感叹乡情的厉害。说起来,自己的级别并不高,之所以能够让这么多人前来捧场,除了占了马步平的光外,很大程度都是乡情的因素作祟。

在楚城这个地方,澧河人组成一个圈子大家团结,大家抱成团。陈京在这个圈子中接触过,大家就都给他一份面子,都说澧河人齐心,仗义,通过这件事,陈京也大致有了解了。

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也不排除是澧河人精明。人都是分三六九等的,如果陈京不是因为是马步平身边的人,大家都认为其是马步平的心腹,估计今天来的人也断然不会这般齐整了,其实这和人的势利无关,说起来,这大致只能算是物以类聚。

来宾越来越少了,陈京依旧没有看到马步平和文建国,他心中有些失望,但是另一方面,他又有些释然。

马步平是何许人也?人家堂堂的县长,他又怎么会记得这些小事?文建国估计也是不会亲自来的,毕竟自己的底细人家清楚,在他眼中可能没有把自己当回事。

陈京脑子里胡乱想着,他又想马步平的事情进展情况究竟怎样了,这两天他忙着家里的事,也没有主动和文建国联系。事情解决了,还是遇到麻烦了?这些都一无所知,陈京心中想着这些,又不禁有些乱。

“滴,滴,滴!”腰上的BP机急遽的响起。

陈京摘下机子一看,脸色变了变,连忙到酒店前台按照号码给回拨过去,两声盲音后电话接通。

“你好,我陈京,你是哪一位?是不是文主任?”陈京道。

“我是文建国啊,你现在在哪里?”文建国的声音有些急促。

“我妹妹今天结婚,我在丽都酒店,有什么事情?”陈京脑子中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他用手捧着的话筒,将外面的嘈杂隔在了外面。

“不管有什么事情,你现在都得马上来临江宾馆,出事了!你给我听着,一刻都不要耽搁,马上过来,你听到了吗?”文建国的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他没有说具体的事情,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出事了”

这三个字,让陈京心里一个激灵,下意识的道:“什么事情?我能够做什么?”

“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你马上打的过来,越快越好!“文建国沉声道。

陈京不敢再问,啪一声将电话挂断,他快步上楼到宴会厅。此时宴会厅一派喜庆,新娘子和新郎的证婚仪式正处于**的时候,下面人起哄,亲戚姐妹间的逗笑,大家都其乐融融!

陈京站在门口远远的看了一眼这个场面,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打消了和父母告别的念头。

他迅速转身下楼,一路小跑到酒店门后招手拦停一辆的士。

“师傅,临江宾馆,快点!”

陈京坐上车,调整呼吸尽量让自己呼吸平稳。

文建国的电话来得急,而且听他的语气,事情应该是很紧急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紧急?

真是发生了紧急的事情,为什么偏偏就打电话给自己?自己赶过去能够帮得上什么忙呢?

马步平不是在临江宾馆吗?他如果遇到了困难,他都解决不了,自己又怎么解决得了?

一连串的疑问在陈京的脑海里浮现,他毫无目标的一通胡思乱想根本不得要领,到最后,他干脆不做他想,缓缓的闭上眼睛在座位上闭目养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