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47章 李代桃僵

第四十七章 李代桃僵 求收藏、推荐

陈京赶到临江宾馆的时候,文建国一脑门的汗,在办公室来回踱步,焦躁不安!

“文主任,是个什么情况?”陈京径直走进去,劈头问道。

文建国一见陈京,身子顿住,朝他招招手,道:“你先坐,先坐!我们坐下聊,小齐,给陈局长上茶!”

小齐是办事处的服务员,事业编制,年龄三十上下,干瘦干瘦。陈京从他手中接过茶,根本就没想过要喝,放下茶杯又问道:“马县长没在吗?”

“昨天晚上回澧河了!”文建国叹了一口气道,他双眼盯着陈京,眼睛眯成一条缝:“澧河出事了,马县昨晚是紧急赶回去的,事情很棘手!”

陈京瞳孔一收,手轻轻的颤了一下,他在想,澧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能够惊动马步平不得不赶回去,这一定是重大事故。

房间里面一下陷入了沉默,文建国一双眼睛不住的在陈京脸上逡巡,过了半晌道:“怎么?你不问个详细?”

陈京摇摇头,道:“我在等你说,你找我肯定是酝酿好了,我再说可能还大乱了你的思路。”

文建国嘴角翘了翘,苦笑摇摇头,道:“你倒是老持沉着,我比你是大大的不如,从今天早上起,我的方寸就有些乱啊……”

他用手猛一拍桌子,陈京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拍惊得身子一抖,文建国才开口道:“屋漏偏逢连夜雨,昨天马县刚走,今天省城就出事。今天一大早,省水利厅移民局,就有几十上百号澧河移民堵在门口闹事讨说法,搞得整个水利厅不得安宁,厅领导措手不及!

刚才水利厅单副厅长就来了几次电话了,要见马县长,这个时候我哪里去找马县长见他?我这是急得团团转,一点办法没有,这不才把你叫过来吗?”

陈京咬咬嘴唇,一颗心渐渐的往下沉,他掏出一支烟点上,闷头吸烟不发一语。

澧河出事马县长紧急返回,今天早上澧河移民去水利厅闹事请愿,这两件事是孤立存在的吗?如果这两件事是孤立存在的,马步平在省城待了这么多天,怎么就没事情发生,偏偏等他一走,事情就来了?

这是一个陷阱!

陈京迅速对此有了判断,这是针对谁的?

答案也是呼之欲出,自己和文建国可能还不够身份让别人动用这么多资源,马步平的身份和地位刚好合适。

“怎么了?你对这个事情有什么想法?”文建国朝陈京努努嘴道。

陈京皱皱眉头,深吸了一口烟,道:“这事情很棘手,同时也是很被动,马县来省城这么多天,天天要见厅领导。厅领导现在主动打电话要见他,他人又回了澧河,这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陈京端起茶细细的品了一口,心中在盘算事情的走势。

实际上,他现在手上掌握的情况有限,凭他了解的信息,根本没办法来判断这事情的最终走向。他现在能做的是,考虑自己的进退问题。

目前的情况很清楚,要么他就跟着马步平一条路走下去,最后成王败寇,放开手搏一把。

要么,他现在退还来得及,和马步平划清界限,这次澧河之行就当没见过马步平,明哲保身。

他轻轻的闭上眼睛,肺中充斥着浓烟,他的大脑此时在高速的运转,马步平言谈形象在他脑海中像放电影一般的浮现,尤其是在谈及移民问题的时候,马步平谈话掷地有声,态度坚决,有理有据,这个印象很深。

澧河盘山镇的移民问题很突出,七千多移民的生产生活问题,一直是困扰盘山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大事件。用马步平的话来说,一个省级工程的移民问题,让一个县级单位全部承担,这个担子太重了,澧河作为一个省级贫困县,根本就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

所以,马步平的观点既是,在这个问题上,澧河县委县政府可以挺起腰杆来,可以据理力争,甚至可以拍桌子骂娘。因为这个问题,是真正关系到澧河老百姓实际利益和整个澧河稳定的大事件,这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陈京抿了抿嘴唇,他内心有些耻笑自己的瞻前顾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渐渐的变得冷漠了,当年热血年少轻狂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思忖这么多利弊得失的。

经过了三年的历练和摔打,陈京从青涩走向成熟,但是成熟如果需要用一个官员基本的良知和责任为代价,这样的成熟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陈京猛吸了一口烟,他将浓浓的烟憋在肺中,过了很久才吐出来,他将手中剩余的烟摁在烟灰缸中,内心确信,自己将要做的事情,是真正必须做、很正确、很重要的事情。

“文主任,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我一定配合你解决目前的困难!”陈京朗声道,他将杯子放在茶几上,腰杆猛然挺直。

文建国眼睛微眯,眼神中尽是精芒,他点点头,道:“很好!很好!”他顿了顿,神色变得凝重,道:“马县现在不在,就是我现在紧急通知他,他也不可能今天赶回来!

但是下午三点半,移民局移民二处王凤飞处长是必须要见到人,到时候单副厅长也要一同见人,现在马县长不在,就你代替他去。”

“什么?我?”陈京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尖,一脸的难以置信。

“怎么?不行吗?你不去,难道我去?”文建国反问道,他笑了笑,道:“你放心,你身份我都跟你编好了,县政府办移民工作小组副组长,这个身份可以去。另外,这边的情况我已经和马县通了电话,这个做法他是同意的。

而且他让我转告你,只要你对付过这一波,后面的都不用你负责,他会亲自处理!你听明白了?”

陈京点点头,笑笑道:“你这是欺骗,我怎么都觉得我们俩是在欺骗上级。”

“话不能这样说,陈局!你不是迂腐之人,非常之时,要做非常之事,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很好的应付现在的难题。”文建国道,他喝了一口茶:“今天移民围堵水利厅和移民局大门的事情,情节很恶劣。但从另一个角度也说明,我们的移民问题是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再不解决,老百姓都要造反了!”

“所以,你今天去要放开,胆子大一些。虽然见的是领导,但是我们有理,我们也要据理力争!”文建国看向陈京:“陈局,你的能力我是充分相信的,说句实在话,这个任务很艰巨,很不容易!

如果不是限于厅领导认识我,知道我的身份,我是断然不会让你去的,现在……”

“行了,文主任,这事到此为止!三点半,现在刚好一个小时,我看差不多可以出发了。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这个移民小组副组长,对澧河的移民问题的了解肤浅得很,待会儿我们在路上你要给我恶补,我们来个临阵磨枪吧!”陈京道。

“好,我们出发!你这个心态不错,就以这个心态见领导!”文建国道。

……

门口两尊大青石狮子,地面上精致的地板砖光可鉴人,楚江省水利厅,楚江省移民发展局两块牌子并排挂着,牌子上面正中位置,硕大的国徽高悬,庄严肃穆的气氛一下就衬托出来了。

在门口外来车辆登记,文建国快步下去和门口站岗的警卫打招呼,片刻,陈京乘坐的汽车缓缓进入了这座看上去庄严而幽深的门户。

文建国隔老远向陈京挥手,舞动了一下拳头,做出鼓励的姿势。

陈京淡淡的笑笑,点点头。

水利厅和移民局在一个大院里面,移民局的办公大楼在左侧主楼,没有人指引,陈京一个人拎着公文包往楼内走。

这一路走过来,他的心情都有些激动,因为今天这个任务对他来说太特殊了,太没心理准备了!作为一个林业局的副局长,现在让他摇身一变,变成移民工作小组副组长,这个转变太大了。

陈京一直在想个问题,马步平返回了澧河,为什么今天一定是自己来,自己最了解移民工作吗?

整个澧河驻省城联络办,除了文建国这个主任外,其余还有没有人。另外,马步平这次进省城就完全是单枪匹马吗?他身边任何一个人,不都比自己了解这一块工作吗?

陈京开始没有仔细想,这一路来,他仔细想这事的前因后果,他越想越觉得事情的疑点很多,不仅是疑点多,简直是有些诡异!

一想到这些,陈京有些乱方寸,心中更是紧张。可是事到临头了,由不得他反悔,一口唾沫一颗钉,答应的事情,再怎样也得做,他强自镇定心神,按下电梯向上的按钮。

“叮!”电梯门打开,内面没人,陈京迈步走进去,电梯门缓缓关上。

就在这个时候,陈京心中一动,他蓦然想到一种可能,他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伸手按下移民二处所在的楼层,手竟然微微有些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