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0章 这就是官场!

第五十章 这就是官场! 求收藏推荐

【感谢书友水刀,豪爽打赏一次性成执事。另外,血液,宁夏石化、老周、博士天文、公子何、笑一个嘛、云雨、中国黄金、霚里看埖等兄弟,这几天也均豪爽打赏,南华在此鞠躬感谢各位!!!!】

楚城正处盛夏,很热!

楚江边,夜色中的楚江被两岸的霓虹装点得美轮美奂。

楚江边的街头小吃馆,一瓶啤酒,几串烤肉,几块臭豆腐,陈京自斟自饮。

今天他在省移民局算是大闹了一场,这场大闹可以说是闹得酣畅淋漓,闹得浑身舒坦。

他想起省移民局移民二处王凤飞处长的那副表情,他这一杯杯酒喝下去都觉得沁人心脾,王凤飞显然是高来高去习惯了,没有遇到陈京这样敢于在省移民二处拍桌子骂娘,而且是越骂越不受控制的角色。

为了安抚陈京的情绪,他关上会议室大门,最后只差将胸口都拍碎了!

“只要你冷静,一切好商量!”、“世上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一起想办法。”等等这些话都是王凤飞当时给陈京做的承诺。

不得不说,陈京的这次发飙是很成功的,澧河移民从澧河来到了省城,而且出现在了水利厅以及移民局的大门口,这已经让水利厅和移民局大为惊慌了。现在陈京这样一发飙,亮出的态度是澧河县委县政府已经黔驴技穷,无能为力了。

如果真是这样,澧河上访的人进了省委甚至上访到了中央,这事最后论起责任来,水利厅和移民局都难辞其咎。

澧河陈京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但是省水利厅和省移民局他们可是省级重量级单位,他们又岂能因为澧河这个问题而让他们的权威和声名受到影响?所以陈京这一大闹,可以说是闹在了水利厅和移民局最敏感的那根神经上。

王凤飞当场手忙脚乱,单建华副厅长最后也出面和陈京表态,他的表态比王凤飞分量更重,他道:“你先不要闹,今天的事情我们已经开了厅党委会,会议决定,澧河的问题,今年无论如何都是要解决的。

澧河一县的问题纠缠了这么多年,之所以迟迟解决不了,的确是存在很多客观的原因。

但是这一次,我们可以绕开这些客观原因,我们可以多方面,多渠道想想办法,只要我们上下齐心,哪里有问题解决不了的?”

王凤飞和单建华两人态度的转变,显然是具有决定意义的,而陈京这次“闹事”取得的根本性的成果,就是得到了他们相对明确的态度。

算是成功了吗?

陈京暗暗的摇了摇头,心中的感觉极其复杂,通过这件事情,他才真正的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渺小。

陈京踏进水利厅大门,他就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这个行动,是马步平的一次试探。试探也许是多方面的,首先可能是对陈京的试探,试探自己的胆量、魄力,试探自己的心性。

另外,也是对水利厅和移民局的试探,试探他们真正的态度,试探他们的底线。

这件事情做砸了没关系,毕竟陈京的位置比较低,充其量就是一个副科级干部,真要追究责任,陈京代表不了澧河县委县政府,一个小角色,厅领导局领导怎么追究?

另外,陈京闹一场也没关系,陈京就是一个小角色,年轻干部不知道厉害,不识厉害,有些真性情,比较耿直,这些话都可以说。这事县领导批评几句,然后让陈京再负荆请罪,最多就是这么地了,伤害不了澧河和水利厅以及省移民局之间的关系,破坏不了澧河县委县政府的形象。

马步平厉害,单单从这一件简单的事情就可以看出来其做事用心之深。

创造条件让陈京进水利厅,这既是对陈京的考验,也是对付水利厅和省移民局的怪招。

陈京根本就不信今天上午水利厅门口闹事的移民是自发的,这些所有的事情极有可能就是一套组合拳,马步平在省城待了这么久,酝酿的可能就是这套组合拳。

陈京在这套组合拳中,是个临时拼凑的棋子,但是这一步棋却是神来之笔,这一步棋体现了马步平极深的功力。

陈京今天总算见识到了一县之长做事的思虑和手段,同时他也见识了马步平的识人、鉴人、用人的出其不意和胆战心惊。

说起来,今天陈京就充当了一颗棋子的角色。谁都愿意当手握令旗的将军,谁又愿意当棋子?

但是陈京却深深的知道,自己今天的不容易,能够被县长当棋子,可能是澧河很多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这就是现实!好在陈京歪打正着,在这整个事情从发生,到现在的每个环节,他竟然都没有出现明显的差错。

如果文建国打电话让陈京去水利厅和移民局的那个时候,陈京有哪怕丝毫的犹豫或者思想摇摆,陈京这次处心积虑进省城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将化为虚无,他会永远的失去马步平的信任,他和马步平将永远都要处在平行线上了。

一念及此,陈京又忍不住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在当年,年少轻狂,那个时候总相信天生我才必有用,总相信是金子总会发光,认为只要有才华,就一定会有出息。

陈京抱着这个信念,他处处碰壁,处处不得志,曾经一度,他内心极度的抑郁和困惑。时至今日,他心中才清楚,大千世界从来不缺乏的就是有才华的人,自古以来,怀才不遇的比比皆是!这个世界缺乏的是洞察人性,懂得生存之道的人。

就以马步平来看,他身边有多少有才华的人?又有多少有才华的人想接近他?这个数字可能是惊人的,但是有多少人能够被马步平所认可?这个比率是相当低的。

这就是官场!

陈京对官场的理解无形中又深刻了很多,也许陈京认为自己还是幸运的,因为自己还有做一颗棋子的机会!

“滴,滴,滴……”

BP机的声音,陈京起身叫老板结账,沿街找了一家电话亭回电话。

电话是文建国打的,文建国的声音很洪亮,他道:“陈局长,你让我一通好找!这样,马县赶回省城了,在少康酒楼吃饭,他让我跟你讲,要你马上过去!”

陈京佯惊道:“这么快就回来了?我……我去少康酒楼?那个……文主任,我今天……”

“陈局,今天的事儿马县知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年轻干部真性情嘛!你冲冠一怒那是为了我澧河的百姓,他能够怎么责备你?最多就是罚你几杯酒而已。不用担心,有兄弟我也在,不会让你吃亏的。”文建国在电话中哈哈笑道。

“那好,我马上过来!我在东城,都不知道坐什么车过来呢!”陈京道。

“哎呀,陈局廉洁啊,打车过来嘛!你堂堂林业局长,如此寒碜?”文建国嗡声道。

电话挂断,陈京望着电话话筒摇摇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良久,他猛然转身走到大街上,伸手招呼一辆的士:“师傅,少康酒楼……”

……

好丰盛的一桌饭菜,马步平大宴宾客,陈京进去的时候,眼睛看得有些花。

文建国在外面就给他介绍过了,今天的客人有省委督查室副主任邵名,省政府政研室主任洪伟刚,省委党校的几名老师,还有竟然就是水利厅的单建华副厅长。

陈京进门,这一屋子都是领导,他向所有人鞠躬,道:“各位领导好!澧河陈京给领导见礼了!”

一屋子人看着他,马步平嘻嘻向陈京招手,等陈京走到近前,他道:“好你个陈京,胆子了不得,你今天在移民局是出了大风头了,可你想过没有,你是爽快了,我这过来应该从哪里开始给你擦屁股?”

他拍了拍陈京的肩膀,扭头看向旁边的省委督查室的邵名主任,道:“老邵,我澧河培养的干部,就两个字——耿直!刚才单副厅长不是说我澧河干部了不得吗?今天大闹移民局的小同志就是这个愣头青!”

邵名年龄很轻,四十岁不到的样子,他很有些矜持,眼睛看着陈京,道:“果然年轻,年轻人喝酒是好手!”

马步平哈哈大笑,又拍了拍陈京的肩膀,道:“小陈,还不跟单副厅长敬酒?不光要敬酒,还得承认错误,态度要诚恳!”

陈京端起一杯五粮液走到单副厅长身边,举杯道:“单厅长,白天小子无状,情绪完全失控了,对领导不敬,实在是对不起!”

单副厅长眯眼看着陈京,脸上没有任何笑容,等了半晌,他开口道:“刚才我和你们马县已经讲了,水利厅这次可以给澧河开个两千万的口子,这两千万是应急资金。后续解决方案我们立刻就出台,澧河移民问题我们在三年内彻底解决。

问题我可以解决,但是我对他也有要求,我的要求很简单,澧河年轻干部的火爆脾气我见过了,澧河年轻干部的酒量我还没见过,小陈,你说这事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