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3章 梦想在何方?

第五十三章 梦想在何方?

【看一眼粉丝榜,粉丝榜新添血液、宁夏石化两舵主,执事以上粉丝终于突破了十人,这个成绩可喜可贺!

另外,热烈祝贺血液成为《官策》副班!最后,昨天打赏的兄弟名单如下:中金黄金、雨云、冬天里的鱼儿、博士文天、血液、宁夏石化,南华鞠躬谢谢大家了!】

给单副厅长送盆景,这是陈京最后的一个任务。

他仔细琢磨手中长长的礼单,他总觉得这份礼单有些地方考虑并不周全。

送单副厅长盆景,需不需要给移民局移民二处王凤飞也意思一下?站在澧河县的角度,文建国这边是没有安排的,文建国的说法是这些处长副处长,年节都有送礼,他认为送礼没有必要太过频繁。

但是站在陈京的角度来看,他既然到单副厅长那里负荆请罪了,王凤飞这边礼数也不应该缺的。

陈京是个做事果决的人,在王凤飞办公室,他看到了围棋棋盘,书架上还有棋书,他斟酌了一下,就到棋具店给王凤飞买了一副棋,一副上好的云子围棋价值五千多块,这些钱都是陈京从长长的礼单中“挤”出来的。

陈京拎着棋子到移民二处,径直敲王凤飞的门。

王凤飞正在办公桌上用放大镜研究地图,陈京拎着东西进去,两人一碰面,他脸上的神色一滞,旋即,脸转阴,道:“你还来我这里干什么?”

陈京将手中的东西放下,道:“王处,前几天的事情我情绪过激了,说的话有些偏激,今天我过来负荆请罪!”

王凤飞皱皱眉头:“负荆请罪?那我可不敢当,你有何罪之有?要有罪都是我们的罪,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让你们基层遭遇麻烦了!”

陈京听出了王凤飞语气中的不快,他也不生气,脸上依旧挂着笑,道:“王处,您大人大量,还跟我这么一个小角色一般见识啊!”陈京指了指茶几上的围棋,道:“宝马送英雄,这副棋是我自己的一点心意,这不是行贿受贿,您可一定要收下!”

王凤飞连连摇头,道:“东西不要,东西不要!你这是逼我犯错误,你的态度我知道了,但是东西你得拿走!”

陈京一看王凤飞态度坚决,他当即道:“这样,王处!我看你也是棋道高手,我们可以比划比划,以胜负来定这副棋的归属,你看怎样?”

“你会下棋?”王凤飞眉头一挑,眯眼看向陈京。

陈京点点头:“会一点点,平时有这个爱好!”

陈京下围棋还是上大学时候的事情,说起来他的棋艺还不错,当年他在大学围棋协会很能唬一些人,但那个时候心性浮躁,自视甚高,下棋争胜之心太强,下不出什么好局来。

今天他和王凤飞下棋,心性和当年不可同日而语,对棋的理解自然也不自觉高了很多。以前好争的地方,从现在的视觉一看,退一步竟然又是另一块天空,陈京竟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这一盘棋对陈京没有任何负担,他这几年经历的烦恼和苦恼都被排除在了外面,他整个人都沉浸在了棋局之中,一局一世界,在一局棋中,他酣畅淋漓的尽情的挥洒着自己的个性和才华,竟然物我两忘。

王凤飞是弈坛强手,他的棋和他的人一般严谨干净,他执黑子先行,一路将优势牢牢的把握在手中,一局棋下到最后,陈京最终以六目半之差败北。

王凤飞眯眼瞅着陈京,眼神中多了一丝欣赏的味儿,他轻轻的笑笑,道:“小陈,棋能下到你这个样子,的确不容易了!你的棋境界比我高!”

陈京摆手道:“境界是虚的,棋艺是实在的,王处长的确是强手,我不如!这样一副好棋,只有王处长能够配得上,棋我就留下来给您了!”

王凤飞一愣,用手指着棋,道:“你这……”

“有什么不对吗?你的棋艺比我高,这副棋不送你,能送谁呢?”陈京道。

“你耍赖!”王凤飞指着陈京道,“不过说起来还是我疏忽,行吧!这副棋我就收下了!”

王凤飞将棋收下,转到办公桌后面悉悉索索拿出一把折扇:“你送我一副棋,我送你一把扇子,我们礼尚往来!”

“唰!”

王凤飞潇洒的将折扇打开,白色的折扇正中书:“拙言守中”四个字,字的落款写着:“双耳书於京城。”

王凤飞将扇子递给陈京,陈京只瞅一眼,脸色一变,抬头道:“这是聂棋圣的墨宝?”

王凤飞笑笑,道:“是啊,聂圣是我的一个长辈,送这个扇面给我,也是对我的鼓励!今天我转送你,希望你也能沾点大师的仙气!”

陈京连连摆手:“王处,君子不夺人所爱,这个扇面太贵重了,我可不敢要!”

王凤山将扇子塞在陈京手中:“我说送你,就送你了!你不要婆婆妈妈的,我这人很少收人礼物的,这么多年你们澧河给我送的那些瓶瓶罐罐我都让人给退回去了,今天你这副棋我收下了,算是破例了!

为什么会破例?就因为你我是棋友相交,彼此有个共同爱好,既然如此,我送你一副扇面,你又推辞干什么?”

陈京这才将扇子接过来,道:“王处这样说,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我这来一趟省城不容易,下次再来我定然联系你,我们得再切磋几盘!”

王凤飞哈哈大笑,道:“好!一言为定,我们切磋几盘!”

王凤飞亲自送陈京到门口,陈京一路从移民局出来,他心中琢磨,才明白敢情文建国没有给王凤飞安排礼物,并不是他漏算了人,更不是王凤飞只是处干的原因。

而是王凤飞不收礼!

王凤飞身处机关,却不受机关规矩的束缚,单此一点,就可以料定其来历不凡。

再听他北方的口音,又还有聂棋圣的墨宝,其身份背景可以呼之欲出了,其十有八九是从京城下来历练的干部。如果是这样,王凤飞前途将是难以限量的,难怪其看上去是如此的年轻。

……

办了一张养生馆的会员卡,虽然这其中有很多的内情,但是这张会员卡却实实在在是真的。

一万多块钱的一张卡,既然办了,不用也是白不用。陈京的家离“青春韶华”的距离又不远,所以趁在省城的这几天,陈京天天晚上都来这里健健身。

养生馆服务很多,有专门的女子美容专区,有传统中医理疗专区,还有健身专区。

陈京去的就是健身专区,能在高档健身房健身,并且有专业的健身教练指导,陈京很享受这样的感觉。

陈京曾经梦想的生活,就是类似这样的生活。工作舒适开心,闲暇的时候,能够有充足的时间享受生活,不用为自己的生计问题考虑太多。

现在他的状态离自己的理想距离还有十万八千里,但是趁这次在省城待的机会,忙里偷闲体验一下都市精英人士的生活,也算是聊胜于无……

“陈局长,你现在可真悠闲啊!怎么?您现在天天留恋省城的繁华,都不准备回澧河了吗?”金璐一身运动装,在陈京隔壁的跑步机上很潇洒的向陈京喊话。

陈京脑子里正想事情,突然听到金璐的声音,他忙扭头,道:“金总好!我在省城还待两天就回去,你说我留恋省城繁华,你不也一样吗?”

金璐今天穿着一身运动装,以前盘起的长发全部散开,扎了一条马尾,看上去很健康,很有活力。

运动过后,陈京全身是汗,在休息区,他和金璐一人点了一杯果汁,两人肆意闲聊。

“陈局,你觉得如果在澧河县也搞一家养生馆,会不会有市场前景?”金璐嘴中含着吸管,双眼瞟着陈京。

陈京点点头,道:“很有前景啊,我看澧河目前可以搞一家特色养生馆。”

在这里遇到金璐实在是让陈京感到意外,但是运动过后,能够有美女在旁边一起聊聊天,这样的感觉也着实不赖。

金璐聊天没有章法,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很随意!

聊了养生馆的事情,金璐忽然又道:“陈局,你是省城人,你在澧河工作几年后,应该会回省城吧?”

陈京笑笑摇头:“回省城的可能性极其渺茫,可能我这一生都奉献在澧河也说不定的。”

“是吗?”金璐眉头一挑,一双如水的眼眸盯着陈京。

陈京缓缓的品了一口果汁,忽然抬头道:“不说这个话题吧!待会儿我请你喝一杯,你是否肯赏光?”

金璐一愣,显然对陈京的这个要求很意外,他沉吟了一下,爽快的道:“当然没问题,我很荣幸!”

夜色,楚城,风景很美。

有酒有女人,陈京内心忽然有些多愁善感。

这座城市是如此的熟悉,但陈京今天却猛然觉得很陌生。

他曾经的理想和这座城市已经渐行渐远了,正如他自己所说,他这一辈子可能都难以重回省城了,他现在一个小小的副科级,他要爬到什么位置,才能跨县调动?跨市调动?

他曾经的爱情在这座城市也已经没了踪迹,大学相恋的恋人,别人已经出国了,据说她有极大的可能永久的在国外居住。人往高处走,别人已经乘坐梦想的翅膀远走高飞了。

可是自己的梦想在哪里?自己的归宿在哪里?这杯酒入肚,心结却怎么也难以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