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4章 回归!

第五十四章 回归!

华灯高照,酒吧卡座旖旎暧昧,陈京醉了……

金璐端起杯子轻轻的晃了晃,杯中的红酒殷红如血。

今天两人喝酒,言语很少。

陈京没有谈任何关于他自己的事情,但是金璐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己面前这个男人曾经的故事,这样的感觉很奇特很微妙。

无疑,陈京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虽然他很年轻,但他已经有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世界,他举起酒杯,眼睛望着窗外,那种迷离的眼神,让人从内心有一种很强的触动。

金璐就感到很触动!这个男人究竟有什么样的故事?金璐忽然觉得自己有一种很强的接近陈京的欲望。

“陈局长,您过两天回澧河,我过两天也回去呢!我们一起回去呗!”金璐开口道。

陈京醉眼朦胧,眼睛望着金璐,半晌,摇摇头道:“不了,我明天清早就回去!”

金璐一愣,脱口道:“你之前不是说还待两天吗?怎么突然之间这么急了?”

陈京笑了笑,抬手看看表,慢慢站起身来,道:“今天的酒喝得很愉快!就到此为止吧!我们是受人管制的人,身不由己,有很多事情自己是做不了住的。”

他按了按服务铃,服务员进来,陈京朝服务员招招手:“结账买单!”他话说完,从口袋里掏出几百元塞在对方手中,“应该这个数差不多了,多的也就不用找了吧!”

陈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眼睛看向金璐:“金总,今天感谢你赏脸陪我喝酒,下次有机会我们再喝!今天只能到这里了……”

“你……”金璐有些迟疑,“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陈京连连摇头,道:“不用,不用,我自己打车回去,我就住这附近!”

下楼,陈京很容易招呼到一辆的士,金璐眼睁睁的看着的士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她狠劲的咬了咬嘴唇,眼神中尽是失望之色……

……

澧河,县长马步平从省城凯旋归来,两千万的移民安置专项资金到位,这笔钱让盘山水库的移民问题基本得到了有效的遏制。

这两千万是很有意义的,除了解决移民的燃眉之急以外,更重要的是这笔钱让盘山水库的移民问题彻底解决有了希望,困扰澧河多年的移民问题能够有希望彻底解决,这对整个澧河来说都是一件大喜事。

当然,马步平从省城凯旋的意义不仅止于此,前段时间,澧河政坛风传的马步平和舒治国之争,马步平陷入绝境的传闻,因为马步平这一漂亮的回归而烟消云散了。

马步平的回归,县政府在房山宾馆搞了一个盛大的聚餐,马步平在聚餐会上的重要讲话被县电视台屡次播放,而与之同步,县晚报也花大篇幅报道了这次移民专项资金到位的大喜讯。

马步平趁火打铁,在他回来澧河的第二天便视察盘山水库周围的几个乡镇,以一种相当的高姿态向全县人民承诺,盘山水库移民问题将永远成为过去式,县委县政府决心已定,在三年之内解决移民一切遗留问题。

陈京从省城回来的时候,刚好赶上这一波大喜讯风波,近距离感受着澧河上下从内心散发出来的喜悦和如释重负,陈京对盘山水库的移民问题又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也许,他这次进省城还真是很有意义的。

至少,在这两千万资金到位的过程中,陈京还是略微的尽了一点绵薄之力,只能说是绵薄之力,但是能够参与其中,这也许就真的是值得自豪的事情吧!

陈京从省城回来的第二天,马步平视察林业局,县长亲自过问林业工作,这对整条林业战线是一件大喜事。这一方面体现了县委县政府对林业工作的重视,而从另一方面,也体现了林中则和陈京两人在县领导心中的位置。

马步平在林业局的视察并没有接见局班子所有成员,他是单独将陈京和林中则叫到了林中则办公室谈话。

马步平开头第一句话就讲:“中则,陈京,以后在林业工作方面,你们两个必须拧成一股绳,这一点是我首先要强调的。林业工作在今后几年,重点是国营林场改制、全县的退耕还林工作,另外,还有百万亩经济林的工程。

这三个重要工作,都是和全县经济和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你们一定要把这些工作努力的抓好!”

林中则和陈京同时点头,林中则还忍不住深深的瞅了陈京几眼,马步平的意思他是领悟到了,他真没有料到陈京竟然能够攀上马步平这条线。

马步平似乎没有看到林中则和陈京之间的微妙,他顿了顿,指了指陈京,道:“陈京,以后局里的日常工作你还得要挑大梁,但是在很多大事方面,你要充分尊重林局的意见,你们要互相配合,工作一定要做出亮点来!”

“陈局长年轻,才华横溢!我绝对认真配合他工作!”林中则爽快的道。

陈京低头不语,心中却在仔细揣摩马步平的讲话。马步平选择陈京刚回林业局这个时机来视察林业局,这说起来,应该对林中则的帮助是非常大的。

相比陈京,林中则是马步平的绝对心腹,这一点更为澧河政坛所熟知。陈京靠拢马步平,并被马所接纳,这还是近段的事情,在澧河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还不是很广泛。

现在林业局的局面是陈京手握权柄,林中则处处收缩,马步平这个时候到林业局视察工作,这不是挺林中则又是什么?

马步平自然是不会这么简单考虑问题的,但是马步平的真实意图,陈京现在的确是琢磨不透……

“马县,今天来局里一趟不容易。我看这样,我们晚上安排一点活动,打打牌,你看如何?”林中则凑上前道。

马步平皱皱眉头:“打牌?你说我是该答应呢,还是要拒绝?现在县里的事大把大把,哪里有时候打牌?”

“劳逸结合!县长,弦绷得太紧也不好,适当的放松一下,对工作更有利,这可是您教导我们的。”林中则笑呵呵的道。

马步平微微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摆摆手道:“你这个老林,我说不过你!行吧,打牌就打牌,我还真好久没放松过了。不过不到你们局里打,你联系一下梁秋,我叫上涵阳,我们四个老对手切磋一下,你看怎样?”

“那好,那好!我马上去安排!”林中则连连点头道。

“可是县长,我们晚餐已经准备好了,是不是先吃饭……”陈京插言道。

“不了,吃饭哪里都可以吃!不一定得到林业局吃,你们局每一分钱都要花在刀刃上,这吃吃喝喝的事少一些是好事!”马步平脸上笑容满面。

马步平这样说,陈京便闭口不再说话了。

林中则提议打牌其实是一种试探,他想看看陈京在马步平心中的分量。陈京如果能够参与牌局,那说明陈京是马步平真的很看重之人,但现在马步平却直接点了对手。

他的老秘书梁秋,常务副县长王涵阳,林中则,然后就是他自己,他的这个名单,将这间房间的陈京排除在了以外,这说明了什么呢?

说明了马步平目前还是不是十分信任陈京吗?

陈京脸上的神情古井不波,他在省城和马步平有过近距离的接触,他心中清楚马步平的心思是琢磨不透的。既然琢磨不透,陈京也就不琢磨。

林中则这个试探能够起到多大作用,这其实很难说。但是陈京能够隐隐感觉到,马步平现在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陈京和他之间的关系,陈京的这个感觉,完全只是自我感觉,并没有什么根据的。

但是陈京有了这个直觉,他在面容上就有反应,他在潜意识中也就刻意的和马步平保持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