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5章 重任在肩

第五十五章 重任在肩 求推荐、收藏

【紧急,十万火急!三江票全面告急了,有三江票的兄弟,千万要支持一下南华,我们已经领先一个星期了,最后这几个小时,千万不要让别人超越了!!!!

投票方法,点首页三江,进去后可以看到《官策》然后点投票即可,投一票还涨积分哦!

另,昨天打赏的兄弟:霚里看埖,血液,火烧公公,天涯故客6131,宁夏石化,公子何,雨云,山南海北,老周老周,南华鞠躬感谢各位了!】

林业局三大重要工作之一的国营林场改革的工作,最终落到了陈京的肩上。

所谓国营林场改革,是指一批老的林业企业,要响应中央国企改革的号召,县里要勇敢甩包袱,要将这批企业处理好,为财政减负。

在澧河,这样的国营林场改革其实已经开展几年了,几年以来,全县大多数的国营林场都实施了改革。而陈京接到的任务就是要对县最大的国营林场,红土坡林场实施改革。

关于红土坡林场一摞一摞的资料从档案室调出来,陈京的办公桌上堆得满满的。

陈京闷头吸着烟,脑子里面却尽是林中则那干瘦脸颊露出的意味深长的笑容。

“红土坡林场是块硬骨头,不好碰!县里国企改革搞了几年,红土坡林场还是原来的模样,困难问题一大把,这谁都知道,但为什么一直都没有解决呢?”陈京缓缓的摇了摇头,他心中清楚,自己接了一个烫手山芋在手上了。

但是这个情况,陈京是没法回避的,国营林场改革这是历史潮流,不可阻挡。另外,现在林业局内部很微妙,陈京在主持日常工作,如果他遇到了困难就退缩,别人怎么看他这个常务副局长?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陈京现在干的就是这个活儿。

从接手红土坡林场改革这个事情开始,陈京就没睡个一个囫囵觉,红土坡林场横跨三个乡镇的地界,分别是大店河乡、五方坪乡和红玉溪乡,以前林场作为企业存在,是县里直属单位。

但是现在林场改革,林场的大把资源最终往哪个乡镇倾斜,这是他们很在意的事情。

另外,红土坡改革究竟怎么改,目前县级单位国营企业改革,说穿了就是卖国有资产,将包袱甩掉,让私人接盘国企,化国企为私企。但是这样的改革方式,运用到林场改革方面,存在的问题很多。

林场的资产,更多的是林业生态资源,这些资源的开采和利用往往和企业的经营是有矛盾的。

企业经营追逐的是利润,但林业生态资源是不能过度利用的,林场的私有化无法杜绝林业资源的过度开采,这在目前澧河是个矛盾。

而更重要的问题是,林场职工失业的问题,林场职工的失业不比城镇企业职工的下岗。林场职工下岗,他们面临的不仅是收入来源的完全断绝的问题,更面临的是无家可归。

他们以林场为家,在山上建房,现在国家把林场和山都卖了,他们去哪里?

如果将他们安置在城镇,他们在城镇又哪里有生存技能?

就以红土坡林场为例,目前整个林场职工多达百余人,这些人都在林场安家,他们都是城镇户口,但他们现在都过着近乎农民的生活。他们耕种都在林场,林场不景气好多年,县财政的钱优先补偿了城镇的企业职工,林场职工收入一直非常微薄,这些人的安置,一直都困扰着政府。

前几年一些中小林场的改革,到目前为止,存在的问题就非常多,林业局和国资办都被人从背后戳脊梁,尤其是国资办,这几年国资办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很多领导都是栽在国企改革的问题上。

新任国资办王潜主任就明确表示,林场改革因为有其特殊性,林场的改革应该要林业主管部门为主导,国资办密切配合,而不应该国资办主导了。王潜将这个皮球踢到林业局,陈京现在就勇敢的将这个皮球接住,等待他的自然是严峻的考验!

在红玉溪乡政府,关于红土坡林场改革的第一次会议在这里召开,中午集餐,几个乡的领导和红土坡林场的头头脑脑轮流来向陈京敬酒。王杉这次作为陈京随从人员随行,她眼睁睁的看着陈京被一群老狐狸团团围住,难以招架,她眉宇之间是难以掩饰的担心。

红土坡林场改革,这么大的林场,近十万亩林地,其中有茶叶生态林、经济林、原始生态林等等,这就是一块大肥肉。国营林场在国家的手中挣不了钱,但是一旦改革分割变卖资产,则立马就会是另外一方天地。

别说红土坡林场,就是前几年改革的平洞林场、长梯雁林场,这些地方都承包或者变卖给私人经营,几年下来,私人发了大财,山上的林木却是全遭了殃,林场职工无家可归,这样的贫富反差,立马就引出了一系列的社会矛盾。

现在红土坡林场要改革,场面立马就火爆了起来,别说是有钱投资的人蠢蠢欲动,就算是各乡镇的头头脑脑,他们也是热心得很。他们脑子里面还在想将红土波一分为三,三个乡镇都有份,大家各自搞一块,搞活一方经济呢!

陈京现在负责这样大的一个改革,他能够做到一碗水端平?即使一碗水端平了,最终林场改革后,会不会造成国家林业资源的巨大损失?红土坡一百名职工怎么安排?也是走买断的路子吗?

今天开会仅仅是第一次会议,会场就是上百人的阵仗,大家都等着陈局长大手一挥,然后大家就可以拿林场开刀呢!

陈京被人团团围住,而跟随陈京一起来的国资办方明副主任和农业局廖副局长,两人则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杉甚至忍不住要上前拉着陈京,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陈局长,我可是从平洞赶过来参与红土坡林场改革论证会的,说起来,林场经营这几年困难真的不小。但我听说这次红土坡的改革是您主导的,我投资的信心一下就足了,我这不就赶过来看了。

我服你陈局长,你大公无私,一定能够端得平这碗水,只要国有资产走公开拍卖的路,我看我们这个改革就一定能够成功!”马文华在这种场合碰见陈京,昔日的两人的疙瘩早就烟消云散了,他是一脸的谨慎和恭维。

陈京笑笑道:“你老马是有实力的,对林业方面也是有经验的,对这样的企业家我们要欢迎!”

“陈局长,老马有经验,我的经验也不差啊!”红土坡林场的老场长王国舒凑到陈京面前笑道。

王杉在一旁皱了皱眉头,王国舒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昨天陈京刚到,他就利用地主的便利非得请陈京一行吃饭。吃饭就在他家里,他的婆娘年轻有几分姿色,在席间眼睛里都要长出钩子来,给陈京敬酒恨不得整个人都贴上去,那**的媚样让人想吐。

面对王国舒的热情,陈京脸上依旧笑容满面,冲着王国舒一通恭维,几个男人凑在一起笑起来总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见此情形,王杉不由得摇摇头,心中想男人本来都是一个样,权利、金钱、女人就是他们的死穴,陈局长少年得志,初掌大权,又怎么能够抵挡得住这些诱惑?

“小王,你去通知司机老梁,我们下午回县城!”陈京忽然扭过头来对王杉道。

王杉微微一愣,连忙点头,陈京周围早有人凑过来,王国舒道:“陈局,怎么下午就走了?你这来得太匆匆了,我们都还没有尽地主之谊呢!”

陈京哈哈大笑,道:“今天开了会,有了成绩,我就得赶回去汇报。最终改革的问题,县委领导肯定要过问,等领导问了再汇报,是不是晚了?”

“陈局思虑周到!汇报是应该的,应该的。”王国舒连忙道。

酒足饭饱,众人簇拥,陈京几乎是被数十人送行,这样的场面堪比县常委的待遇。

司机小梁和陈京比较熟,车行了一段,他玩笑道:“陈局,您现在是大受欢迎了,这样热闹的场面,我还从未见过呢!我估摸您这排场,这辆车是配不上您了……”

王杉坐在前面,目光流转,眼睛瞟向陈京。

陈京皱皱眉头,冲王杉道:“你冲我瞟什么?你认为我忘乎所以,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吗?我跟你讲,我脑子清醒得很!”

王杉连忙将目光挪开,脸唰一下红了,一颗心跳得很快,但心中却有一种难言的高兴。她支支吾吾半天,道:“其实……其实林场那些职工很苦的,昨天我和梁师傅在林场门口,还遇到那些人呢!”

司机小梁嘿嘿一笑,道:“是啊,那帮人日子难过喽!这帮家伙真是投错了胎,干什么林场,想种地没田,想进城,又是个十足的乡巴佬,左也不是,右也不是,这事能怎么弄?”

陈京皱皱眉头,轻轻的摇下车窗,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他现在对红土坡林场的改革,可以说是没有主意,更谈不上把握。但现在,不知不觉,他发现自己已经处在了风口浪尖了,县里都关注着红土坡林场的改革,和这事有利益关系的人,都想分一杯羹。

和这事没有利益关系的人,都躲得远远的,像躲瘟疫一样躲着。

陈京现在想找人承担责任,是一个人没有,可大家都怀着各自的用心在冷眼旁观着事情的进展,似乎都是在等陈京唱一出独角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