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6章 是妥协吗?

第五十六章 是妥协吗? 求推荐、收藏

红土坡林场改革,如果走私有化路线,目前竞争者非常多。

这批竞争者中,红土坡林场的现任场长王国舒应该是最有优势的人,他对林场业务熟悉,懂得经营。另外,他在澧河人脉比较广,筹备资金相对容易。

除了王国舒,马文华条件也不错,他本身就是搞林木的,这几年生意越做越大,资金充足。在平洞,他的林场经营搞得很有特点,对平洞当地的经济有很多积极的贡献。

当然,参与这次红土坡林场竞争的人,远不止他们两个,陈京从红玉溪回县城,来县城活动的人立马就成了大气候。

陈京在县城转悠都不敢回家,因为家门口堵着的就是送礼的人。办公室陈京也不敢回,往林业局跑,找关系、找路子的人也不计其数。陈京的BP机铃声没有停过。

不仅是下面各乡镇对红土坡林场改革热衷,就是县城,很多人都盯着了这块肥肉。

“局长,抽支这个烟,我的朋友从香港带过来的,外国人好这口!”陈京从抽屉里拿出一盒雪茄递给林中则。

林中则眯着眼睛,从盒子中拿出一颗烟,嘿嘿笑道:“就你陈京懂得我的死穴,知道我好这一口,这雪茄好,够劲儿,我就是买不起啊!”

“那你就都拿去抽,我不好这玩意儿!”陈京将一盒雪茄塞在了林中则手中。

林中则捏着烟盒,自顾找了一把沙发坐下,沉吟了一下,道:“红土坡林场的事情,你有了一个什么章程没有,现在外面很热闹啊!”

陈京从桌上的烟盒中抽出一支烟,点上,道:“林局,不是跟你诉苦,我近一个星期,简直是头没挨枕头,我是绞尽脑汁,想不出招来。怎么?林局,您今天屈尊我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好的指示?”

林中则连连摇手,道:“我能有什么指示?这事既然你负责,那你就是决策者,我不干扰你的决策,只是,过两天县委要开会商议红土坡林场的事情,我在想这个事情,我该如何向领导汇报!”

陈京皱了皱眉头,用手轻轻的拍脑袋,道:“反正这样,办法我暂时没有,方案目前也没有!县委领导如果催得急,我人倒是个大活人,领导如果找到我,我也就这么跟他们解释!”

陈京顿了顿,话锋一转,道:“林局啊,我现在是没法做决策,更没法安心工作。我天天受骚扰,我一接手红土坡林场的事情,七大姑、八大姨的全都上门找我了,我现在根本应付不过来。

我琢磨,越是急的事儿越是急不得,这么多人为林场的事上心,这里面就一定存在问题。

而另一方面,国资委、农业局我们相关兄弟单位,他们又躲瘟疫似的躲着这事,看架势是让我们唱独角戏,全县百万双眼睛都盯着我们局,我能够轻举妄动吗?”

林中则点燃雪茄,深深的吸了一口,抿嘴闭口不语。

陈京沉得住气,以不变迎万变,这一手手段高。

林中则最近几天,天天也是不得安宁,下面乡镇的电话、社会上的关系电话倒罢了。关键是领导打的招呼,他没办法一口回绝,谁都知道他是林业局的一把手。领导打招呼,要了解一下红土坡林场改制的事情,他能说不知道?

不仅林中则这样,林业局班子成员大家都面临这个问题,林业局的几个副局长,最近也是频频找林中则交心、诉苦。

这一来,让林中则很被动。

本来,林中则的算盘是这个烫手山芋扔给了陈京,他就不管不问了。

可是现在的局面发展,已经由不得他不管不问,不仅是他要管要问,整个林业局在这件事情上都脱不了干系。

陈京沉得下去,他这一沉,至少让林业局的班子,大家都得进入局中来承担这个责任。

林中则把这个烫手山芋扔给了陈京,他扔掉了责任的同时也扔掉了权力,现在领导的招呼一个接一个的来,他哪里能够表态?所以他的压力是非常大的。他不表态,领导那里没法交差,他一旦表态,刚好给陈京尥蹶子的借口,林局既然表态,那说明林局有办法解决红土坡的问题,他陈京还有必要站在风口浪尖吗?不夸张的说,陈京这一手“沉”字诀,一下就让林中则陷入了两难境地。

林中则抽着烟,两根手指头有节奏的敲打着沙发的扶手,他沉吟良久,忽然开口道:“陈京,有个事儿很棘手!王国舒你知道吧!这个人和县委赵副书记关系匪浅,就这几天的功夫,赵副书记已经给我来几次电话问情况了。

领导亲自打电话过问我们林业系统的工作,我总不能推得一干二净。这个事情你要想办法,你最好是主动给赵副书记回电话过去解释,这个没有问题吧?”

陈京一愣,道:“赵副书记也关心红土坡林场的事情?那舒书记可能也消停不了吧,我的天啊,我们的林业局能够被这么多领导关注,看来真是了不起啊!”

陈京心中窝火,一手将手上的烟头摁在烟灰缸里面掐灭。

他恼火一来是因为林中则,林中则不是省油的灯,进退两难的局面,他干脆就放下了面子,把事情挑明。把赵副书记的问题转嫁到陈京的身上,陈京面对林中则可以沉得住气,跟赵书记解释,也能这样“沉着”吗?

林中则这是要反将陈京的军!

另外一个原因,陈京是恼火国资办和农业局,这次林场改革,林业局是主导,但是国资办、农业局几个协助单位根本就是甩手掌柜。屁大点事都推给林业局做,他们生怕沾染上一点腥味儿。

如果只是这样,陈京还不至于愤怒,陈京恼怒的是国资办和农业局的几个家伙,隐隐和林中则连成了一气,把高帽子责任都往陈京头上推,完全是把陈京放在火上烤,其用心不可谓不深!

赵副书记什么身份的人?他这样的身份怎么可能会直接给林中则打招呼?谁都知道国企改革这摊子水深不可测,赵副书记那点觉悟没有,会贴着脸过来找林中则?

赵副书记作为县委常委,联系县财政,国资办和他关系紧密。赵副书记如真有心了解红土坡林场的改制,他直接找国资办了解情况的可能性要比找林业局大得多。

赵副书记如果找到国资办,国资办能够推不知道?

陈京稍微转动念头,他就能听出林中则话语背后,所隐藏的各种关系。

王杉轻手轻脚进来给两位领导上茶,房间里面很安静,两个男人彼此沉默,但是王杉能从他们的沉默中嗅到彼此的机锋。

林中则在澧河经营了几十年,从上到下,他所掌握的关系和人脉,岂是陈京能比的?陈京想在林业局真正的冒头,这恰恰是触到了林中则敏感的神经。

前段时间,县委层面争斗激烈,马步平处处被动,林中则暂时退缩忍让,但此一时,彼一时,马步平高调从省城回来,顺利将最棘手的移民问题妥善解决,而且其一回来就视察林业局。

林中则岂能还让陈京在林业局撇开他另立山头?

红土坡林场改革这个烫手山芋陈京接不住,一旦接不住就会出问题,陈京现在在澧河的根底本身就脆弱,犯任何错误,对他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小王,你帮我把这些资料整理一下!”陈京忽然指了指案头的资料对王杉道,此时的王杉正准备出去。

她愣了一下,点点头,放下热水壶开始忙活。

她心中很奇怪,陈京向来对她是不冷不热的,今天怎么还主动提出要自己帮忙了?

女人的心思很敏感,王杉更是如此,她手中忙活,却在竖起耳朵听陈京说话……

陈京叹了一口气,语气中似乎很无奈,他道:“局长,红土坡林场改革的事情,我初步设想还是要搞私有化,目前大家商讨的意见,下面的人倾向是将林场一分为三,三块分开来卖。

卖家现成有,王国舒比较合适,另外马文华也可以,除了他们以外,有实力的人还大有人在,我们可以多找几个,采用拍卖的方式嘛!”

王杉手顿了一下,手上拿着的一份文件差点滑落。

红土坡林场还是要走以前国营林场改革的老路?几万亩林场拆分了卖,陈京将来必定要被人戳脊梁骨!

林场改革有前车之鉴,前面几起改革都引起了巨大纠纷,最后县里处理不下来都找了替罪羊,陈京现在表这个态,他难道没有想到自己的后果?

不知为什么,王杉心中很是失落……

在林业局的众多领导中,她对陈京近期的表现是非常佩服的,但现在陈京亲口说要拆分林场私有化,这是绝对的妥协!

对权利和有钱人构成的势力的妥协!

陈京想过没有国营林场还存在的一百多号职工吗?王杉心中暗暗苦笑,她们这一批公务员的悲哀——理想和现实差别太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