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7章 傀儡局长

第五十七章 傀儡局长 求推荐、收藏

【新的一周开始了,兄弟们,千万不要忘记投推荐票啊!推荐票多多益善!!!!!!!】

王杉和陈京属于同龄人,她们代表的是新时代公务员。

王杉有些势利,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在这个名利圈中生存,她不势利又有什么办法?

她不是出身高贵的人,她进公务员队伍那一年,她的父母双双下岗,家里的重担她要承担很大一部分。作为一个女孩,要在机关混,她如不懂得机关的政治,她又如何能生存?

但是势利是一方面,人都有两面性,王杉在加入公务员队伍的时候,心中何尝不是怀着雄心壮志?

她也想自己能够做一名好的公仆,受人民尊重,为人民办事。她甚至还想,有朝一日做一个受人崇敬的好官。

可是现实物欲横流,她的梦想还没来得及展开,就立马被击得粉碎,和所有现在走入社会的年轻人一样,她首先面对的是生存问题。没有生存,何来理想?

要生存就要世俗,要生存就要融入名利这个大染缸中,这就是现实!

可是陈京,曾经林业局最不靠谱的副局长,他的一朝崛起,却让人眼前一亮,至少王杉的眼睛是亮了。

陈京在平洞查封非法砍伐木材的大手笔,在县城查封郑爽土菜馆,并最终让郑爽锒铛入狱的手段和勇气,让王杉从内心寻找到了那种久违的激动。

通过陈京,王杉内心深处已经潜伏数年的梦想得到了激发,她的事业方向在何方?陈京似乎就成了一个很好的模范!

不夸张的说,王杉不是单纯的对陈京心生爱慕,她担心陈京,更多的是她把陈京当成了和她同龄一代公务员的佼佼者,她希望陈京能够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这样对她来说,也不会觉得前路是如此的迷茫!

但是,陈京今天对林中则的妥协,让王杉内心透凉透凉,她终于知道自己太天真了,陈京怎么可能摆脱得了现实?

红土坡林场改革,多方压力集在陈京一个人身上,很多双眼睛瞅着他,他完全是处于风口浪尖,是在火上烤!

澧河政坛,一批老狐狸,都在为各自的利益精打细算,在林业局林中则又对陈京早就心怀耿耿。国资办、农业局,他们巴不得林业局主导的改革出乱子,这样他们倒显得是苦主了。

放眼整个澧河政坛,又有多少人真正的站在了红土坡林场职工的角度、站在国家利益的角度考虑问题?

陈京深处这个大漩涡中,他又怎么能够坚持原则?

将红土坡林场分割然后卖掉,用卖掉林场的部分钱买断林场职工工龄,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王杉想到自己的父母工作一辈子,现在老无所养,天天需要出去做工补贴家用,她对红土坡林场的改革内心就感到酸酸的。林场有很多是国家的森林资源,涉及到生态环境保护,涉及到珍惜动植物资源的保护,这样的改革怎么能够草率?

他王杉一个办公室普通科员都明白的道理,县里面那么多头头脑脑难道不明白?

“哗啦啦!”

王杉走神,桌上的一摞资料多米诺骨牌一般唰唰的掉到了地上。

她心一惊,她刚要伸手,眼睛却看见一双有力的手将地上的文件迅速收拢。

“行了,你先出去吧!今天你听到的我和林局的谈话,你要绝对保密!”说话的是陈京。

王杉猛然抬头,才发现办公室林中则已经不在了,陈京和林中则后面谈了一些什么,王杉竟然丁点都不知道。

“好的,陈局!”王杉点点头,慢慢的后退,陈京皱皱眉头,指了指桌上的开水壶:“这个带出去嘛!你出去叫严主任来我办公室一趟!”

……

王国舒今天感到神清气爽,不仅是因为他这趟去县城,在发廊里找了两个妹子功夫着实了得,弄得他欲仙欲死。

更重要的原因是,县里对红土坡林场改革的初步意见出来了,不出所料,县里急于丢包袱,对红土坡林场的改革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研究来研究去,终究决定还是要卖。

这个喜讯太了不起了,只要红土坡林场卖,红土坡林场红玉溪这一块地方就逃不出王国舒的手掌心。

这一块区域,几百亩良种茶园,千亩的红杉经济林,还有林场的名优茶叶加工机械都是崭新的,只要能拿下这些资源,那都是摇钱树,王国舒有把握在三年之内把投出去的钱全都收回来。

其实说投钱,也投不了多少钱,林场要卖,拍卖就是个形式。王国舒是红玉溪地头蛇,谁跟他争?真遇到争的人,私下里给人一点识相费,事儿也很容易摆平。

买林场的钱,那根本就不算钱,从银行现成的贷款,用林场做抵押!完全是空手套白狼!

一想到这些诸多环节,王国舒内心就舒坦。

回到家,婆娘看到王国舒一脸春风得意,上前就给一个香吻,道:“老王,怎么了?看你这模样,是事情有进展了?”

王国舒哈哈大笑,狠劲拍了一巴掌婆娘的肥臀,道:“托你的福,县里基本对这事定了调子,林场还得卖,分开了卖,红玉溪这摊子属于我们八九不离十了!”

婆娘一愣,旋即哈哈笑起来,身子紧紧贴在老公身上用力的蹭:“就知道你老王能行,县里的关系跑得怎样?要不要我的火力支援?”

“要你支援个屁!你这骚婆娘!”王国舒狠狠的摁了一下婆娘的脑袋:“那天那姓陈的小白脸过来,你眼珠子都快滚出来了,那天如果我不在,我看你是要将他就地正法吧!”

婆娘笑声更大,姿态更是放浪豪放,道:“你他娘就知道吃醋,那个什么陈局长啊,还真是一颗好嫩白菜,吃起来味道一定不错。不过,老娘干这一切,不全都为了你的事儿吗?”

王国舒嘿嘿笑了一声,道:“那姓陈的小白脸就是被人推上前台的一尊傀儡,他根本做不了主。将来就是个替罪羊的主儿,你看过电视上播的《侠客行》吧!他就是那长乐帮帮主,将来是要送走的!”

婆娘皱皱眉头,道:“我咋看不出来呢?我看林书记他们对他都很尊重他啊!”

“尊重个屁,那是给他高帽子戴,这小子毛都没长齐,哪里能够在澧河这个圈子中打滚?红土坡林场,这么大一块肥肉,他来主刀分肉?真是撑死他一点不过分!”王国舒冷冷笑道,“这次我进城,上上下下打点就花了一万多块,将来事成,每年孝敬一分不能少。这么多弯弯绕绕,他姓陈的能够一一看得透?就是看透了,他能够一一解决吗?”

王国舒说到此处,推了推婆娘,道:“去整点好酒好菜,我今儿把书记他们叫来喝几杯!姓陈那小白脸的事儿不提了!”

婆娘咂咂嘴,有些意犹未尽,她眼瞅着面前这些男人,咋一个二个就那么多鬼心眼呢?她就一点都看不到。

但说到那个细皮嫩肉的陈局长,她还真觉得有些可心,如果真如老王所说,将来要被送到“侠客岛”,那未免真太可惜了……

婆娘一个人瞎琢磨,她转念一想,“侠客岛”那是个好地方啊,很牛逼的地方,喝一碗粥都牛的没边的。这姓陈的局长人家说不定也就是那扮猪吃老虎的石破天呢,谁又能知道?

“老王,咱得一块林地就心满意足了!得罪人的事儿你可千万别干,那姓陈的局长说不定人家也是有大来头的,你惹了人家,将来说不定得种下祸根!”婆娘凑到王国舒面前道。

王国舒一瞪眼:“你她娘的今天**儿真来了?你再提姓陈的,老子今晚整得你下不得床!”

“好了,好了,不提了,小心眼儿,老娘是好心的叮嘱你,让你别当那出头的鸟儿!”婆娘甩开王国舒的胳膊,扭头进屋做饭去了。

王国舒瞅着婆娘那一扭一扭的大肥臀,脸上露出别样的笑容。

陈京?他才不会得罪呢,最恨陈京的可是马文华那个暴发户。

那小子以前就是个泥水瓦匠,现在手上有了几个钱是语无伦次,天天西装领带的,愣是装起了文明人儿,着实很让人恶心。

陈京年轻气盛,扒了马文华那一身伪造的文明皮,整得马文华是彻头彻尾的没面子,这个仇马文华能够忘记?

马文华那小子阴着呢,花钱又舍得,这一次看他是使啥招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