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8章 暗算

第五十八章 暗算 求收推

【昨天(15号)打赏人员名单如下:宁夏石化,血液,雨云,冬天里的鱼儿,八戒忆兄弟,太阳饿太阳,镇西关,老周老周。南华鞠躬感谢各位的豪爽打赏!非常感谢!!!!】

从农业局宾馆出来,汽车开得有些慢,小城的喧嚣就在窗外,整个澧河小城也都在陈京的眼皮底下!

连续一个星期住宾馆,陈京不止是身体上觉得水土不服,更重要的是精神压力之大,让他夜不能眠,几欲神经衰弱。

立于风口浪尖、被放在火上烤的滋味不好受,现在整个澧河都盯着林业局,大家都怀着各自不同的心态来看陈京怎样来导演红土坡林场的改革。

陈京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很多人热情恭维背后的冷笑,他们是在等着盼着看西洋镜,捧得越高,摔得越惨,这句话似乎是对陈京的预言。他现在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那阵势比县常委还宏大。

然而现实却是,陈京就踩在一根很细的钢丝上面,只要他稍有差池,他将堕入万劫不复之境。

为官难,少年得志为官更难,陈京千方百计出头,现在却成了一只十足的出头鸟,放眼整个澧河,不知多少人是怀着讥笑的心态在欣赏着陈京上演的独角戏呢!

“吱呀!”一声,汽车挺稳。

陈京皱皱眉头,车停的位置,恰好在金玉酒楼的门口。

在这种情况下看到金玉酒楼,陈京心情极度复杂,他不久前还和金璐在省城喝过酒,这其实才几天的功夫,但在陈京的意识中却觉得很久远了。

不得不承认,陈京在面对金璐的时候,内心常常会悸动。

那个女人太美了,那种妖娆的风情,任何男人都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尤其是那晚喝酒,灯光的旖旎暧昧,金璐微醺醉意,那一夜怎么看都是个有故事的夜晚。

但最后的时候,陈京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他内心升腾起来的一切欲望,顷刻间便烟消云散了……

没有事业,没有金钱,又凭什么找女人?

金璐是什么女人?一个女人能够在澧河独立开一家顶级的酒楼,而且还认识省城许云峰那样的妖孽,又岂是易于之辈?

陈京觉得,自己和金璐不是简单的配与不配的问题,而是根本就不是一路人,既然不是一路人,又怎么能够在一起呢?

陈京那晚在省城可以说是仓皇逃窜,而自此之后,陈京就不太愿意经过金玉酒楼,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他内心饱受各种压力的煎熬,他更不愿意看到金玉酒楼。

这是男人一种很微妙的心思,没有勇气得到一个东西,是自卑,在陈京身上有这种自卑。

而当面临困难的时候,自卑会成几何级数的增长,在这样的情况下,让他再面对那个东西,他的内心可想而知!

“陈局,王杉就在前面,要不要捎她一段?”司机小梁回头道。

陈京皱皱眉头,摆摆手道:“不用了,今天我们不去上班,你把车开到江边茶楼,我们去喝茶!”

“喝茶?陈局……”小梁惊讶的扭头,由不得他不吃惊,他是司机,他知道最近陈京的事忙得不可开交,天天一个囫囵觉都睡不上,今天怎么可能有时间喝茶?

“怎么?你听不明白我说的话吗?”陈京嗓门拔高!

小梁不敢再说话,一脚踩油门,汽车迅速启动离开……

陈京如释重负一般的将胸口的一口浊气吐尽,他用手摸索车座上的书,今天他随便拿的一本书,竟然是《太上感应篇》,这是一本经典啊。

陈京轻轻的翻动书页,眼睛看向窗外,缓缓开口道:“我的行踪你待会儿打电话告诉严青,对其余的人一概保密,这几天我们就在茶楼喝茶,严青有什么急事,自然会过来找我!”

陈京说完这句话,用力的拍了拍车后座坐垫,他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兔子急了还咬人,狗逼急了还要跳墙,何况自己这么大一个活人呢?”

……

朱森林总觉得自己是在做贼,从林业局到金玉酒楼,这么远一点路,他这一路心神不宁,老觉得背后有人盯梢,老是回头不住的瞅后面。

到金玉酒楼门口,他一眼还瞅见了陈京的车,他差点扭头撒腿就跑,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没有当上林业局副局长,朱森林现在担任林业局木材检查总站站长,这个位子也是令他非常满意的,他手上的实权比一般的副局长还实惠,而且行政级别也是副科,以后上升的空间还比较大,各方面都不错。

今天马文华请客,朱森林进到包房后,还在不住的擦脑门上的汗。

“哎哟,我的朱站长,你这是怎么弄的?一脑门子的汗?”马文华热情起身招呼朱森林。

朱森林摆摆手,道:“老马,我知道你有事,最近我事情比较多,你有事就直接说事,别搞太多的弯弯绕!”

马文华一愣,旋即笑起来,道:“森林,咱可是一个村里的老乡,我这进城请你吃顿饭,就一定要有事吗?咱们这交情,还有我们的县长族叔,那跟一家子有什么区别?你今天怎么就这样说话呢?”

“得,得!老马,你那点小心眼就不要跟我显摆了!”朱森林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眼睛盯着马文华,良久,他道:“老马,你实话跟我讲,你在这时候找我,是不是又有什么阴招了?你还是对陈京的那事念念不忘吧?”

马文华嘿嘿一笑,道:“森林,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说啊!”

朱森林用手使劲的敲了一下桌子,道:“马文华,你少给我打马虎眼,我都跟你说多少次了。陈京那小子不好惹,咱没事不要去招惹他,他风头劲,得罪的人多,自然有人看不过眼会收拾他,轮得到咱去趟这浑水?”

马文华连连摆手,道:“森林,我真不是要怎么地。今天让你来是跟红土坡林场改制有关,这一点没错,但是绝对不是针对什么人!更不是针对领导。”

“那里找我来干什么?”朱森林嗡声道。

马文华凑到朱森林身边,压低声音道:“准确消息,红土坡林场要卖,我心里琢磨,这卖林场的事咱可是经历过的,那场面太闹心!咱平洞林场闹的那几出,我至今想起来就心有余悸,所以这事,我们得琢磨一下!”

朱森林瞳孔一收,道:“你从哪里知道的消息?”

马文华摇摇头:“消息来源不能透露,但是消息绝对准确!千真万确!”

朱森林沉默不语,一个人闷了半天,他哼了哼,道:“我还以为陈京还真和别人不一样呢,看来他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红土坡还是要走大家意料之中的那条路!”他顿了顿,眼睛看向马文华:“马文华,你用了什么心?你说说?”

马文华阴阴的一笑:“我哪里用什么心,我只是想把这个好消息,先通报到红玉溪那边,我们看看反应,听听人民群众的心声啊!”

“你……”朱森林脸上大变,用手指着马文华:“你……你这是要鼓动职工闹事,这样的消息,能够就这么放出去吗?上次我们平洞林场的教训你忘记了?我们当时派了工作组下去做工作,最后还出了大问题,现在你……”

朱森林话说一半,他猛然领悟到了马文华的意图。

马文华将火引到红玉溪,红玉溪那是王国舒的地盘,焦头烂额的是他王国舒。

当然,如果红玉溪出事,有人闹事,陈京这个主导红土坡林场改革的人,必定难辞其咎!到时候县里追究责任,陈京如论如何逃避不了责任!

王国舒和陈京,这两个人都是马文华不喜欢的人。

王国舒仗着自己是林场的老场长,在红土坡林场的改革方面,恨不得将好的地方全都吞下去,留给马文华一点残羹冷炙,那都好像是天大的施舍了。

而陈京更就不用说了,陈京查封平洞几百方木材,屎盆子硬生生的扣在了马文华的头上,让马文华不得不当一回冤大头,罚了款是小事,关键是他的“体面”没了,弄得全县人笑他马文华是个倒霉鬼。

“一箭双雕啊!”朱森林心中暗道,他眼睛盯着马文华,此时的马文华志得意满,酒杯里的二锅头慢慢的一杯,自斟自饮好不快活。

朱森林又想到陈京,陈京年纪轻轻,脸上总是挂着一幅孩子般的笑容,看上去就是个乳臭未干的雏儿。

可是真的这样简单吗?朱森林对陈京可是最了解的,他在陈京面前是实实在在吃足了苦头,曾经一度,朱森林恨不得把陈京的骨头都啃掉。但现在,朱森林看到马文华施展出如此妙计,他心中竟然没有半分快感。

马文华毕竟是个商人,搞的事情上不得台面,干事偷鸡摸狗一样的,怎么能登大雅之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