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9章 被同情的对象

第五十九章 被同情的对象 求推荐、收藏

【昨天打赏人员名单:涩蕉,雨云,宁夏石化,冬天里的鱼儿,wu淬火,火烧公公,血液,沉默741852,天涯故客6131,tn与与,南华鞠躬感谢各位!

另,血液副版主成功升任《官策》堂主,南华在此专门感谢!兄弟们,投票要成习惯,目前我们的票还不行,都快二十万字了,日推荐票还没法过千啊……】

红土坡林场的职工闹事,这个消息犹如一颗石子扔进了平静湖面,荡起的涟漪由一个点,迅速四散而开,整个县城在一天之内都知道了这事。

红玉溪派出所所有干警出动,县森林公安局的稽查队数十号人第一时间赶赴红玉溪,迅速的将事态控制住,但是这个事情的臭味,却怎么也掩盖不住,整个澧河为之震动。

红土坡林场改革的县委层面的汇报会即将要召开,在这个当口出现了职工闹事,而且声势极大,这件事情影响极其恶劣,全县上下,所有关注这一事件的人,都暗暗为主导这次红土坡林场改革的林业局捏一把冷汗。

这次红土坡林场改革,由林业局副局长陈京牵头,一时外界对陈京口诛笔伐的人到处都是。说陈京太年轻、不堪重任,又说陈京不认真,不懂基层等等各类人不计其数。

县里的谣言满天飞,很多老百姓对红土坡林场改革的方向更是失望,整个红土坡林场改革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

一杯清茶,茶是上好的清明毛尖,茶香袅袅,淡淡的,宛如清风拂面。

陈京品着茶,手中拿着一本《胡雪岩启示》认真的读,外面天气阴沉,迷迷茫茫的天际,让人觉得异常的沉闷。

“陈局长,林局在局里很生气,您还是过去一趟吧!”王杉语气近乎祈求,红土坡林场职工闹事,整个林业局天都塌了一半,陈京却选择了逃避,这让王杉内心极其的无奈。

逃避能解决问题吗?现在事情到了这种程度,陈京难辞其咎,过了这几天,他以后还有机会来这里喝茶?外面还有司机专门陪护着?

“是谁让你过来的?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陈京瞪了一眼王杉,语气不悦。

“是严主任,严主任也是急得不行了,让我过来找您!”王杉道,他顿了顿,犹豫了片刻,似乎下定了决心,道:“陈局长,事情遭遇这样的突变,是谁都不想看到的,但是事已至此,我们积极面对,未尝没有转机。

企业改制闹事的情况并不少见,这次红土坡职工闹事,事态已经控制住了,后续工作如果做得好……”

王杉话说一半,后面的话结结巴巴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在她看来,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怎么安慰陈京都是自欺欺人,陈京在这个年龄,遭遇了如此大的打击,他怎么能够不消沉?

陈京眯眼瞅向王杉,摘掉了眼睛,用眼镜布使劲的擦拭。

“你想让我回局里,严主任也要我回局里,这都是你们的意思,林局长有说过让我回去吗?”陈京淡淡的道,神情古井不波。

王杉一愣,一时语塞,陈京将手中的书合拢,用鼻子轻轻的嗅了嗅杯中的清茶,嘴角冷冷的一笑:“行了,你先回去吧!蒙虎马上过来了,我有些事情跟他谈谈,明天县委召开林场改制的专题会议,很多事情该到确认的时候了。”

外面下雨,王杉望向窗外,眉头微蹙。

她看得清楚,雨中一辆洁白的小轿车往这边疾驰而来,迷雾中的白车很惊艳,车停在茶楼下面,车上下来的人更是惊艳。

金璐!

王杉闪过一道异彩,一个让女人都心生爱慕的女人,就这样款款的进了这间茶楼。

王杉凭直觉,她竟然感觉那个女人在和自己对视,这样的感觉很奇怪。

而就在她纳闷的时候,陈京将手上的书放在了桌面上,缓缓站起身来,道:“怎么?金总是被什么风吹过来的?”

王杉扭头,金璐满脸笑容往这边走过来,她的目光没有在王杉身上停留片刻,她道:“现在整个澧河满城风雨了,你竟然还有闲心在这里喝茶?我金玉酒楼很多人茶余饭后都在说你呢!”

“你不会告诉我,你来这里是专门看我的吧?”陈京问道。

金璐脸微微一红,眼睛迅速的瞟了一眼王杉然后又迅速的挪开,她道:“如果我说是,你会不会很吃惊?”

陈京眼睛在金璐脸上划过,女人今天穿着一身黑色职业装,稍微的化了一点淡妆,一张脸精致之极,配合其窈窕多姿的身材,当真是美到了极点。

陈京只觉得小腹一热,连忙挪开了目光,他指了指面前的座位,道:“今天不是个喝茶的好时候,请坐吧!”

金璐身上的香味很淡,但很勾人,她就坐在陈京的对面,两人都沉默。

金璐的眼神一直在陈京身上逡巡,外面关于红土坡林场和陈京的传闻甚嚣尘上,说陈京宿醉欲自杀的都有,如果单听外面的传言,陈京这次是彻彻底底的要完蛋。

金璐听这些东西心中莫名烦躁,她来茶楼纯粹是无意之举,但她实在没料到,陈京就在茶楼中,而且身边还有美女相伴。

金璐从陈京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颓废的样子,陈京的脸颊一如既往的干净,他整个人依旧能给人一种浓浓的书卷味,这样的感觉很舒服。

“这样书生气的人,在官场上打滚,他能够是那些老狐狸的对手吗?”这是金璐经常想的一个问题。

金璐不太相信陈京能够和那些老狐狸周旋,她有心想劝陈京不要太在仕途上执着,但这样的话,她又怎么能够说出口?她以什么名义说呢?

轻轻的喝了一口茶,陈京心中感到有些柔软,他能够看得出来,无论是金璐还是王杉,这两个人内心还是来安慰自己的。

不夸张的说,陈京现在面临的是四面楚歌的境地,在这样的境地,还能够有人不避嫌,能够陪着喝一杯茶,这实属是很不容易的。

考验一个人,需要用困难和逆境,顺风顺水的时候,众星捧月,那又能说明什么?

唯有懂得雪中送炭的人,才能真正的值得信任和交往,这才是朋友啊!

轻轻的摇了摇茶杯,杯中的茶不多了,陈京暗暗的冷笑。他心想,现在澧河政坛,可能大家都觉得自己完了吧!一定是这样的,不然怎么会连金璐这样的局外之人都惊动?

“陈局长,有些事你可以放开一些,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金璐嘴唇亲启,露出其晶莹洁白的牙齿。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点点头:“谢谢,我想得很开,你不用担心!上次在省城,那天喝得有些多了,走得有些仓促,不好意思了!”

金璐眼睛轻轻的眨了眨,嘴唇抿了抿,给了陈京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你知道仓促就好,那天我也喝了很多呢……”

王杉看着陈京和金璐,听着两人的对话,她倏然明白,两人原来是老交情,听上去关系还很不一般。她心中吃惊,隐隐又还有些别样的味儿。

但是此时此刻,陈京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难,这一切心思,又哪里能够有展露的空间?

陈京眼睛看着金璐,又瞟向王杉,他忽然之间不太喜欢这个感觉了。

因为,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面前的两个女人都是安慰他而来,自己有什么值得安慰的?自己真就这么不济事吗?

连两个不懂政治的女人,对自己都有了同情,放眼整个澧河,又有多少人会觉得自己能够顶得住压力,能够掌控得了大局?

当初自己接手红土坡林场改革案子的时候,那个时候林中则根本就是一种玩味的心态,可能整个澧河,上上下下就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能够妥善处理这件事情吧!

信任有时候显得很宝贵,没有信任,陈京在别人眼中永远都是乳臭未干,都是不成熟,都是不堪重用,陈京永远也无法独当一面!

在没有信任的基础下,让陈京肩负红土坡林场改革这么重的担子,这是什么?这是对年轻干部的培养和锤炼吗?

陈京认为不是,他认为这就是彻彻底底的耍猴,所有人都把自己当成了一只不知天高地厚,飘飘欲仙的猴子了,大家都来耍,都来玩儿,目的就是要眼睁睁的看着陈京如何完蛋。

一杯茶,陈京一口气一饮而尽,这完全是饮酒的风范,哪里是喝茶的风度?

“金璐,明天晚上安排一桌酒菜,要最好的包房!我要请客吃饭!”陈京放下茶杯开口道。

“明天?”王杉一愣,“明天不是县委针对红土坡林场召开专门会议的日子吗?那个日子对陈京不啻于末日,他在那个日子请客吃饭?”

“行了,我走了!明天一定会是个好天气!”陈京站起身来道,茶楼外,停了一辆猎豹的越野车,蒙虎一身制服往这边招手,陈京很快走出去,上车,汽车风驰电掣而去。

两个彼此并不熟悉的女人呆立当场,她们两人的眼神不自然的对视,彼此似乎都能感觉到陈京最后那一瞬间气势的变化。

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