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0章 县长点将!

第六十章 县长点将! 求推荐、收藏

县委,一楼的大会议室今天布置一新,会议还没开始,但是整个会场的气氛却是异常的凝重。

今天的会议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县委领导听取红土坡林场改革的相关报告。

红土坡林场改革,由林业局主导,国资办和农业局辅助配合,目前改革方案还没出台,却已经出现了职工聚众闹事的情况,无疑,这样的情况很糟糕,这也似乎注定了今天的会议不会轻松,在会上,县委领导说不定对红土坡林场改革会有新的批示。

林中则今天来得很早,他干瘦的身躯很惹眼,他出现在门口,国资办主任王潜,副主任方明两人凑了过来,王潜指了指会场主席台,道:“老林,原计划只有舒书记和赵副书记几位主要领导出席的会议,你看看……”

主席台一长溜的椅子,桌子上的水牌涵盖了县委县政府的主要领导,人大政协也有领导来参会,看来出事以后,县里对红土坡林场改革的事情,已经非常重视了。

林中则微微的皱眉,他用手指了指农业局的座位那边,道:“廖副局长来了,老徐却比你沉得住气一些,他就没有来!”

“谁说我没来啊!出了这种事,我不来能行吗?”农业局徐彬雅局长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他凑到林中则面前,道:“老林,不是老哥我说你,你掌控大局的能力是越来越不行了,事情还没开始,自己先乱了套,你说你……哎……”

徐彬雅连连叹气,林中则脸色非常阴沉,他眼睛扫视会场,努力的寻找着陈京的影子,却没有看到。

而就在此时,门口传来爽朗的笑声,会场所有人几乎同时起立,大家齐齐的看向门口。

县委副书记、县长马步平背着双手和县委副书记赵一平两人谈笑着往这边走来,两人一进门,赵一平神色很严厉的瞟了一眼会场,马步平则眯着双眼,眼神柔和平静。

“县长好,赵副书记好!”有人热情的和他们打招呼。

两人频频点头示意,马步平踱步到林中则面前,道:“怎么没看到陈副局长啊?今天他是真正的主角啊!”

林中则尴尬的笑了笑,道:“我保证他今天一定会来……”

马步平不再言语,他抬头四顾,几个关注这边的人连忙挪开目光,没有一个人敢和他对视。

陈京的确来了,他的车停在县委门口,他自己一路急行直奔县委一号会议室,在县委办公楼下,他迎头撞到了纪委方明华书记,他连忙停住脚步和方书记打招呼。

方明华对陈京有印象,他一双如电的双眼从陈京脸上滑过,点点头,道:“不用急,会议还要等几分钟,我也会参加你们的会议的!”

陈京笑了笑,神色有些不自然,方明华是他接触的第一个县委领导,对方明华他是有很深印象的。

作为纪委书记,他参加红土坡林场改制的汇报会干什么?陈京心中很疑惑,但是又不方便开口问,方明华永远严肃的脸,也不会让陈京看出任何的蛛丝马迹。

“你最近都没写文章了吧?好久没在报纸上看到你的文章了!”方明华冷不丁的道。

陈京一愣,心中暗暗苦笑,最近一段时间,他俗事缠身,尤其是近两个星期,天天压力山大,睡觉都难以入眠,又哪里还有心思写文章?

“写写东西,终究是好的,再忙也是可以挤出时间的!”方明华道。

陈京暗暗汗颜,道:“方书记您说得对,我最近的心思的确是太浮了,是该反思!”

方明华脸上难得的挤出一丝笑容,看向陈京似乎要说话,他顿了顿,眼睛却看向了陈京后面,此时他的脸完全化开,陈京这才发现,方明华的牙齿原来如此的白。

“书记……”方明华道。

陈京身子定住,只觉得背后强大的气场压过来,他艰难的扭头,终于看清了来人。

来人身着一条普通的黑裤子,蓝色的衬衫扎在裤子里面,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微微的有些发胖,看上去很儒雅,很亲切,这不是县委书记舒治国又是谁?

“书记!”陈京道,方明华伸出了手,陈京却不能做这个动作。

方明华和舒治国两人握手,彼此很热情,方明华指指陈京道:“书记,他就是陈京!”

舒治国的眼睛在陈京的脸上停留,点点头,道:“我知道你,今天你要认真汇报,大家都看你的戏!”

陈京低头道:“我一定认真,一定让领导满意!”

陈京看不到舒治国的表情,但他能够明显感到舒治国的眼神在自己的身上多停留了几秒,这完全是一种心灵的感应!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小陈也一起吧!”舒治国大手一挥,自己大踏步往会场,方明华和他并肩而行,陈京落在后面。

会场中所有人的眼神齐刷刷的往三人身上聚焦,县委书记舒治国到哪里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县委书记后面跟着陈京,陈京也连带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不错,陈京今天理应是“主角”。

但是他这个主角的出场的方式出乎所有人的意外,他怎么能以这种方式出场?不应该是累累如丧家之犬吗?

陈京走得很慢,一直走到自己的座位旁边,林中则就坐在旁边的座位上,他朝林中则点点头:“局长早!”

林中则眼神闪烁,轻轻的“嗯!”了一声。

陈京的对面是国资办王潜和方明,陈京冲两人点头,两人却恍若未见一般,陈京再扭头看向农业局廖副局长,廖伟正和徐彬雅攀谈。

陈京淡淡的笑了笑,坐下去,他刚坐下,却能清晰的感受到周围的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自己。

今天的会议由县委办王副主任主持,会议开始,气氛就很紧张,因为是汇报会,国资办王潜主任先讲话。

他劈头就冲着林业局来了,他道:“红土坡林场改革,目前进展到现在,我们国资办还没有收到任何方案性的东西,整个红土坡林场改革的专题会议,目前也仅仅召开一次。

这让我作为国资办的负责人,今天很难向领导汇报改革的进展,我们为什么迟迟出不了计划?为什么迟迟没有定论?是我们调研不够,还是我们的领头人不敢决策?”

他顿了顿,眼睛瞟向陈京这边,继续道:“还有,想必都知道,红土坡林场的改革方案未出台是事小,但是方案未出台,怎么就有职工闹事?为什么我们控制局面的能力这么差?我们的工作做得充不充分?

这些都是问题,我们必须重视解决的问题,我认为,今天的会议,我们要商议出这些问题的解决办法,我们最好是分清权责……”

王潜侃侃而谈,他的讲话犀利而富有攻击性,完全是将矛头指向林业局方面,他就坐在陈京的斜对面,他喷出的唾沫可以直接洒到陈京的脸上。

王潜一通讲话完毕,整个会场死寂,所有人都料到今天的会议会很艰难,但是谁也没料到,会议一开始,王潜就会开炮,如此开炮,分明就是让林业局陈京下不了台。

“我也来说几句!”农业局徐彬雅按下话筒道,“刚才王主任讲了目前红土坡改革的情况,实话讲,目前我们的改革遭遇这样的困难,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为什么会是这个结果?

首先,我们工作肯定是没有做到位的,我们农业局给予红土坡林场茶叶加工厂的扶持政策都出台了,但现在发生了这些不愉快的事情,我们搞得很被动。

今天是汇报会,不是批评会,不好听的话我就不说了!

我只说,红土坡林场改革,需要我们局配合的工作,我们绝对不拖后腿,在这里,我可以代表农业局表这个态!”

会场再一次陷入寂静,徐彬雅讲完话,也没有人鼓掌,大家的目标都看向了林业局林中则和陈京,而今天与会的领导,一个个也都颇为尴尬,分管林业的副县长王守强一双眼睛不住的瞅舒治国和马步平。

舒治国做得端端正正,一双手平放在椅子的扶手上,眼睛不知望向了什么地方,一语不发。

而马步平则手中拿着笔,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谁也不知道他在写什么!

“林局长,这次红土坡林场的改革,是你们主导的,你来说一说情况吧!”王守强终于忍不住,按下话筒开始点将。

林中则脸色颇为难看,他清了清嗓子,眼睛左盼右顾,良久,他道:“很遗憾呐……”

他刚刚开口,县长马步平猛然抬头,将手中的钢笔插上,道:“林局长,你等一下。我上次去你们局视察,当时你给我汇报,说红土坡林场改革的事情,是由陈副局长挑大梁的。

今天看来大家对红土坡林场改革的进展和现状都不太乐观,我看还是让陈副局长来说一下原因吧,刚才王潜不是说了权责分明吗?我们今天就权责分明一次嘛!”

“唰!”“唰”所有人的眼神同时射向陈京,县长亲自点将,陈京避无可避,他必须要有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