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1章 我有话要说!

第六十一章 我有话要说! 求收藏、推荐

【昨天打赏人员名单:火烧公公,宁夏石化,诉尽平生云水心,游荡客,雨云,血液,沧海百變生,老周老周,公子何鞠躬感谢各位豪爽打赏!】

国资办副主任方明用一种近乎怜悯的目光看着陈京。

陈京看上去颇为平静,但是在方明看来,这一切都只是这个还稚嫩的年轻人还在拼命的撑着。

在澧河政坛,陈京这样的年轻人是没有生存空间的,太年轻没经验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其风头太过了,澧河的政治土壤就是论资排辈的,陈京这样的小年轻想凌驾于这帮老家伙之上,谁能愿意?

在方明看来,让陈京来主导红土坡林场改革,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红土坡林场改革牵涉到的关系之广之复杂,改革难度之大简直是前所未有,陈京年纪轻轻,根基又浅,他有什么本事、什么资历、什么威望来主导这样的改革?

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有人要整陈京,要找借口把陈京给轰下去。

方明不介意在这件事情上配合一下,陈京下去对大家都好,省得天天有个年轻的榜样在那里干杵着,大家都闹心。

今天的会议是一场批斗大会,王潜的第一个发言就给今天的会议定了调子。

整个大会议室都是沉默的,但整个大会议室都是充满火药味的,大家的矛头都指向了陈京,县长马步平更是点了陈京的将,陈京怎么面对县委和县政府的领导?

“咳,咳!”陈京清了清嗓子,本来有些白皙的脸,染上了一层很不自然的红,他的双眼忽然之间精芒闪烁,整个人几乎在一瞬间,就变得气势迥异。

他的腰杆挺起来了,头抬得很高,他本来有些凌乱的头发,似乎一下都变得很顺畅了。

“舒书记,马县长,各位领导!今天开会的目的是红土坡林场改革的汇报会,但是很遗憾,今天关于林场改革的实质性的汇报并没有,作为主管这次改革的负责人,我陈京表示很惭愧!”陈京的声音很清脆,他嘴中说很惭愧,但是神色丝毫不变,没有一点点惭愧的样子。

他眼神如电,在人群中逡巡,声音猛然拔高:“大家都知道,最近在红玉溪乡发生了恶劣的林场职工闹事的事件!这件事情一发生,全县就沸沸扬扬,议论纷纷!不得不说,这件事情消极影响出乎想象的大。

但是……这件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其发生的原因是什么?发生这件事情,暴露了多少的问题,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大家请不清楚!”

陈京的语气一顿,眼睛看向国资办王潜,道:“王主任?你清楚吗?”

王潜一愣,他没有料到陈京会问他问题,他不自然的笑了笑:“陈副局长真幽默,这件事情我国资办又没参与调查,我怎么清楚?”

陈京轻轻的笑了笑,道:“好!王主任回答得好,你没有参与调查,你不清楚!但我现在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各位领导和我们的同志们,这件事情我已经彻底调查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很清楚了!

今天,我就把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在这里说一说,我们大家都议一议,我相信今天的汇报会,一定会是一个很成功的汇报会!”

陈京说话掷地有声,态度硬朗坚决,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他,因为在所有人想来,陈京今天必败无疑,可是现在看陈京这副姿态,这哪里是失败者的姿态?

县委书记舒治国一直空洞的眼神,蓦然间似乎有了光彩,他眼睛眯成一条缝,看向陈京,眼神中尽是不可捉摸的味儿。

陈京从座位上站起身来,他手上拿了一盒老式的磁带和录音机,他鞠躬向四周,手轻轻压下,道:“大家请听第一段录音!”

磁带咔咔的转动,大约过了十几秒钟,录影机中出现了一个深沉的声音:“我叫蒙虎,不用多介绍你王国舒也认识我。这次红玉溪林场职工闹事事件,我们经过多方调查,已经很确定是因为林场职工听到了不实的谣言,他们担心林场会被分割拍卖,他们会无家可归,所以才发生的一起恶性的暴力事件!

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这个谣言的源头就是你这里……”

录音机中蒙虎的声音很清楚,场景是蒙虎对红玉溪红土坡林场原场长王国舒的审讯……

王国舒起初拼命抵赖,但是很快,他就招架不住蒙虎的进攻,开始妥协:“蒙局长,这不是谣言,真不是谣言!我不过就跟老婆说了说,然后请了几个朋友吃了一顿饭,在饭桌上可能……可能说漏了嘴……”

“怎么不是谣言?分明就是谣言!你知不知道造谣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蒙虎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但很快,声音中断,陈京在此时按下了录音机。

会场安静得近乎窒息,陈京修长的手指在录音机的按键上轻轻的抚摸,动作轻柔,就如同抚摸情人的脸颊。

“王国舒场长,想必在座的很多人都认识,他前几天一直活跃在县城。他人一回红土坡林场,立马就是职工闹事!大家知道为什么吗?”陈京的眼睛如刀,声音变得极其严厉:“因为王国舒从县城带回了一个消息,这个消息就是红土坡林场要分割拍卖,政府要彻底的将林场资产全部卖给私人。王国舒因为这个消息管不住自己的嘴,让林场职工也听闻了这个消息,最终才酿成这一起恶性事件……”

陈京的声音再次拔高,语气变成了质问,道:“我现在问在座的人,王国舒是从哪里听到的这个消息,谁?什么渠道?有没有人能告诉我!”

陈京的声音很大,整个会场都被他的声音震动,会场下面的人都纷纷变色,会场县委和县政府的各位大佬脸色也变得分外凝重而严肃。所有的人眼神都看向陈京,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陈京必定还有下文。

陈京的眼睛犀利如刀,他刀锋一般的眼神从众人面前划过,很多人竟然都不敢和他对视。

“徐局长,你知道这个消息是从哪里出来的吗?”陈京这一次问话农业局徐彬雅局长。

徐彬雅的表情明显没有王潜刚才那般自然,他顿了顿道:“陈局,有话请直言,无需绕弯子!”

陈京笑了笑,点点头,道:“好,直言,不绕弯子!很好!”

“方明方副主任,廖伟廖副局长,我现在问你们,我们什么时候有过关于红土坡林场将要分割拍卖的决策了?你们两个人有什么权利私自自作主张,肆意向社会人员透露散布这些虚假消息?”陈京出招突然,调转枪口就将矛头指向了方明和廖伟。

他的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方明和廖伟两人几乎同时从座椅上弹起来,方明脸色煞白,道:“陈局长,你什么意思?你凭什么说是我们散布了虚假消息?”

陈京眼睛看向廖伟:“廖副局长,你什么意见?”

廖伟脸色阴沉,鼻孔中轻轻的哼了一哼,道:“我廖伟从来就不散布虚假消息!没有证据的话,我怎么能说?”

陈京嘿嘿一笑,道:“怎么?你们不承认?我们可以继续听审讯录音!”陈京冷冷的一笑:“大家如果觉得王国舒一个人的录音不行,我这里还有对马文华的录音。如果录音听不清楚,王国舒和马文华暂时都被我控制住了,他们可以当场指正!”

陈京话锋一转,矛头指向王潜和徐彬雅,道:“王主任,徐局长,你们是什么意见?”

王潜脸色极其难看,他劈头问方明:“老方,这是怎么回事?王国舒那边的消息是不是你泄露的?你实话实说!”

方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泛起一股不健康的潮红,他嘴唇掀动,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他的头低了下去,所有人都看明白,方明这是默认了!

徐彬雅脸色一变,猛然扭头看向廖伟:“老廖,你呢?”

廖伟将头扭到一边,沉默不语!

“怎么?”王潜猛然站起身来,他情绪明显激动,他支支吾吾半天,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良久,他对方明道:“老方,今天这么多领导在,事情的前因后果,你交代清楚!如果真是如陈副局长所言,你们完全是凭空捏造,这就是造谣!作为国资办的副主任,放出不实消息!你……你……”

王潜一连说出两个你,后面的话却再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一张老脸涨得通红,刚才他上来就将矛头指向陈京,对陈京好一通口诛笔伐,把自己国资委的责任撇得干干净净,可现在方明竟然干了这种事,而且陈京掌握的证据确凿,让人无可抵赖,王潜这张老脸哪里有地方搁?

此处如果有一个地缝,王潜肯定会立刻从地缝中钻进去不冒头……

“这个事情要严肃处理,一定要严肃处理!”开口说法的是农业局徐彬雅,他在澧河政坛,是出了名要面子讲体面的人,廖伟这事干得毫无体面可言,完全是匪夷所思,让他作为局长都跟着颜面扫地,他怎么能够忍受?

“我有话要说!”廖伟猛然座椅上站起身来,他的声音近乎竭斯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