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2章 下不了台

第六十二章 下不了台 求推荐、收藏

盛夏的天,外面烈日炎炎,会议室虽然有空调,但是温度依旧很高。

但是此时,林中则干瘦的身躯,却是冰凉冰凉。

他斜倚在座椅上,感觉呼吸有些困难,陈京就在他的旁边,他努力的想将陈京看清楚一些,但总觉得视力很是模糊。

林中则一生自负,他尤其自负的是自己的手腕和心性,即使是在纪委调查林业局最严的时候,林中则深居简出,但是他的内心依旧思虑清晰,他从没有认为自己有朝一日,会江河日下!

陈京!他不过是自己手中的一把刀,林中则启用陈京,放权陈京,不过是为了缓解林业局他自己面临的压力。他从来就没有想到过,陈京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会有一天,让他彻底的玩完!

直到此时,就是这一刻,他心中才清楚,他从来就太轻视陈京这个年轻人了,而作为一个才25岁的年轻人,竟然有如此的城府和手腕,这也让林中则从内心感到栗然和无奈。

“也许自己是真的老了吧!”林中则第一次有了廉颇老矣的感叹!

林中则让陈京负责主导红土坡林场改革,他最初的心思就是要有个由头将陈京的头摁下去,因为林中则深刻的感觉到,在林业局,他的掌控能力和以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红土坡林场的改革,这是一块硬骨头,不仅是难以操作,而且这其中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关系太广了。林中则自己都觉得此事十分难办,陈京在澧河毫无根基,他怎么可能能顺利的处理好红土坡林场改革这个案子?

在林中则看来,陈京的失败没有悬念。

陈京就是一颗弃子,这颗弃子可能会让林业局遭受一些损伤,但是在林中则看来,陈京这把用过的刀能够有个归鞘,这些损失是值得的。

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陈京竟然可以乱拳打死老师傅,其心机深沉,布局周密,竟然不经意间就布下了一张大网,林中则自以为智珠在握,现在一不小心,却成了陈京网中之鱼。

林中则和陈京上一次谈话,他对陈京步步紧逼,陈京百般“无奈”,向林中则“交底”。

陈京当时无奈的表情,低迷的情绪,至今林中则都记得清清楚楚。是陈京亲口给林中则讲,他对红土坡林场的意见还是要立足于分割拍卖!

林中则又哪里知道这中间有诈?他第一时间就将这个消息透露给了方明和廖伟,然后方明和廖伟两人将这个消息散布出去,最后引发了一次大的事故。

这一切都只是陈京故意布下的饵,他以这次事故为点,反攻倒算,不仅将国资办和农业局算在了其中,其根本目的就是要把林中则卷入其中……

红土坡林场的改革不是林业局主导的吗?林中则作为林业局的局长就是散布林场改制方案消息的第一人,是他说林场要卖的,和他陈京一点关系没有。陈京所调查的一切,最后矛头全都指向了林中则。

通过陈京的调查,他一直追溯“谣言”,最后“谣言”追溯到了林中则那里,这个事情怎么弄?

这只能说明林场改革的主导一直都是林中则,陈京不过是一直被蒙在鼓里的人,现在全县上下,澧河政坛大家不都把眼睛盯着陈京吗?陈京现在就在县委大会上上演一出绝妙的“乾坤大挪移”,让所有人都看清事情的“真相”。

这些所有的布置,都是陈京布下的,但是事情到最后,他却是如此的“无辜”。

那些在外面说陈京太年轻,魄力不够,威望不够,能力不够的人,当他们知道这个“真相”后,他们还会对陈京纠缠不休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陈京通过他所谓的彻底调查,将自己撇得干干净净,不仅是干净了,而且还能够很容易搏得别人的同情。所有人都只会觉得林中则太阴险,他自己一肚子馊主意,却把陈京推到前台当替罪羊。

幸亏陈京做事认真,最后才一级一级的往回查,最后查到了这个“乌龙”。

林中则的后背,汗水早就浸湿了衣服,他用尽平生的智慧,却怎么也破不了现在的这个局,他浑身冰凉,因为他清楚,这就是彻彻底底的一个死局!

他不敢相信,布这个局的人是陈京,他怎么也想不通,那个刚进局里,整体书生意气,高来高去的小年轻,怎么会有如此的城府和计谋,他这一手,是彻底的把林中则的底都掀开了……

会议室的气氛凝重得空气似乎都要凝固了!

方明和廖伟,两人面对一把手的勃然大怒,他们没有理由为林中则讲义气,虽然他们也知道的来龙去脉,他们更知道,这事如果全部捅破了,对林中则来说意味着什么。

所谓大难临头各自飞,他们管不了这么多了。

方明不住的喝水,他的眼睛老是让陈京身上瞅,就在几分钟之前,他还觉得陈京是个彻头彻底的悲剧人物,这个愣头青,这个小青年根本就无法在澧河政坛生存,他会被澧河这帮老家伙嚼得骨头渣子都不剩,然后滚回去。

这前前后后只有才几分钟,方明猛然发现,自己才是彻头彻尾的一个悲剧,就好像下棋一样,往往觉得自己下的一步棋高妙,但直到对手的棋下出来后,才看清自己就是彻头彻尾的下了一手臭棋。

廖伟额头上全是汗,他手捂着话筒,手竟然微微的颤抖,他沉吟良久,微微的朝陈京点头,朗声道:

“我们不是造谣的,我们听到林场改制的方案,这都是从你们林局长口中亲耳听到的!”

他顿了顿,道:“我和老方可以向组织做检讨,因为我们不该过早泄密,但是如果说我们造谣,我们绝对不承认!我们当他晚上和林局一起吃饭,林局亲口说林场改革还是要走分割拍卖的路子。

后来,我和方副主任见到了王国舒和马文华,我们也只是说了一个大致意向,是他们自己太过得意忘形,下去胡乱说,最后才一传十……”

“好了!”一直没说话的领导,赵一平副书记开口打断了廖伟的话,“认错态度就要诚恳,认错了,又还为自己辩护,这是认错吗?”

廖伟和方明满脸通红,而林中则此时脸色早已经苍白!

会场所有人眼睛都看向了林中则,林中则用力的想站起来,他竟然觉得双腿发软。

他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但是今天,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勇气来面对这么多双眼睛。林场闹事的风波,他的下属查来查去,查到最后,竟然查到了他的头上,一切竟然是他泄密的缘故,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荒唐的事情?

陈京的开场白就说得很清楚了,关于红土坡林场改革的具体方案,根本就没有商讨出来,既然没有商讨出具体方案,林中则作为林业局局长、一把手,他怎么就能够胡乱的说话?

他说的这些话,是真的代表他自己所想,还是另外有其他的用意?

不管是那种情况,林中则现在解释不清楚,他有一百张嘴都百口难辨。

现在事实就是,林场改革要走分割拍卖这条路,最早是从他口中讲出来的,而现在引发的一切事故,都是因为他的这句话引起的。

那今天的汇报会变成批斗会,批斗的对象应该是谁?是陈京吗?

“林局长,廖副局长说的是事实吗?”赵一平嗡声道。

林中则嘴抿得很紧,他用尽全身力气,终于站起身来,可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就在这个时候,陈京忽然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扶着林中则,哈哈笑道:“林局长,今天晚上你要请客啊,你我的赌局,终究还是你输了!”

林中则手抖了一下,眼神很迷茫的看着陈京,陈京意味深长的一笑,用力按按他的肩膀,林中则再一次颓然的坐在了椅子上。

“各位领导!各位同志们!”陈京声音洪亮:“红土坡林场改革这个任务从落到我林业局肩膀上开始,我们全局上下,就一直很紧张!为了林场的改革,我们三番五次的开会商讨,认真调研,一直都没有达成共识!

在这样的情况下,全局上下信任我陈京,让我陈京来挑这个大梁,来担任红土坡林场改革的负责人,我更感到压力巨大!”

陈京顿了顿,眼睛向四周逡巡:“我认为,要搞好红土坡林场的改革,首先第一条就是我们要有一支敢于实干、敢于承担责任、敢于拼搏、觉悟高,思想纯洁、纪律性强的团队。

当时,我对林局就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林局表态,林业局精兵强将任我挑,但是红土坡林场改革,牵涉到这么多利益,牵扯到这么多环节,这支团队仅仅是我林业局需要精兵强将吗?

所以,我当场和林局长打赌,我要让他亲自看一看,我们现在主导林场改革的是一支什么样团队,现在……”

陈京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端起杯中的水润嗓子,而会场很多人在此时都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