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3章 做东请客

第六十三章 做东请客 求收藏、推荐

【昨天打赏人员名单:血液,老周老周,雨云,跨鹤程高,冬天里的鱼儿,四火,宁夏石化,雨云,沧海百變生南华鞠躬感谢各位的豪爽打赏!谢谢你们……】

陈京的声音洪亮而深沉,他今天戴了一副黑框边的眼睛,整个人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大不少,他的举手投足之间都显得异常的成熟而稳重,他俨然就是一位唱独角戏的大牌明星。

“同志们啊,红土坡林场改革还没有开始,现在就发生如此恶性的事件,这实在是让人痛心!当初,我和林局长有意要透露这个消息出去的时候,也根本就没想过会有如此严重糟糕的后果。

我相信我们都能看清,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事情发展到现在这样子!”

陈京话锋一转,毫不客气的道:“首先,是我们的某些同志没有责任心,没有纪律性,没有原则性!我们的这支改革团队存在很大的问题!红土坡林场的改革,是我们林业局主导不错,但是其他兄弟单位配合也很关键!

我说句不好听的,即使是你不配合,你也不要添乱子,不要下套子,不要在背后捅刀子!”

说到捅刀子三个字的时候,陈京难掩气愤,语气很重。

国资办方明和农业局廖伟两人脸早成了猪肝色,此时面对陈京的“咄咄逼人”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击余地。

陈京比他们想象的更厉害,陈京没有将林中则逼到死路,他在一刀劈到了林中则头顶的时候收手,吓林中则一个大小便失禁。然后他却巧妙转身,将屎盆子往国资办和农业局脑袋上扣。

好像林场改革迟迟没有进展的原因,都是因为国资办和农业局不作为、拖后腿造成的,他林业局是在替国资办和农业局背黑锅。

可是此时此刻,根本没有辩驳的余地,事实就是方明和廖伟两人毫无原则性,将上午才听到的“绝密”消息,下午就泄露出去了,陈京是站在了道理的制高点上,他完全可以指鹿为马!

不仅是方明和廖伟两人被逼得毫无退路,就连国资办王潜和农业局徐彬雅也被陈京敲打得面无血色。王潜最好面子,他开场就将枪口对准陈京,这一通猛放枪,最后竟然被陈京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他想抵赖都不行!

而徐彬雅更是遭了无妄之灾,陈京的怒火是冲着廖伟去的,廖伟一直嫌陈京年轻,他乐于看西洋镜,对陈京的事情处处掣肘!

还有,廖伟和方明两人和林中则暗通款曲,目的不就是要摆陈京一刀,甚至要置陈京于死地吗?

陈京现在反攻倒算,在维护林业局威严和声望的同时,打压国资办和农业局,同时彻底将廖伟和方明两人置于死地。经历了这一次事情,下一步纪委就该找他们调查了,他们在各自的单位还能被重用?

“陈京不好惹!”

会议室很多人都有了这个共识,能进这间会议室的人,又有几个是省油的灯?

对红土坡林场改革内面的各种纠葛,很多人都是门儿清的,陈京在陷入绝境,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能够绝地反击,而且反击如此犀利,一出手就是指向别人的命门,这简直是太漂亮了!

不仅是漂亮,陈京手段张弛有度,他放过林中则,把方明和廖伟往死里整,也体现了他极好的大局观。

林业局的尊严和声望是大局,皮之不存,毛将安附?林业局这块牌子不容玷污,所以林中则的事情,陈京巧妙化解,那是人民内部矛盾。

但是国资办和农业局的两位则完全不一样了,陈京对待政治对手的狠辣体现得很彻底,这很符合他年轻人的硬朗作风……

陈京踩完人,头也不回,他迅速将话题拉到了红土坡林场改革上面。

他道:“除了团队的因素以外,红土坡林场改革第二重要的就是我们的思想观念问题,我们的政府,是不是充分尊重人民群众的诉求,是不是充分代表人民群众的利益,我认为这个问题我们都要思考!

为什么一个小小的谣言,就会酿成这么大的事故?是不是我们的改革的方向有问题?

我们要多思考,多想办法,多创新,只要我们以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来开展这次红土坡林场的改革,我坚信,我们的改革一定能够成功,一定能够共赢,一定能够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护!”

陈京的三个一定,会场立刻有人鼓掌,很快掌声连片,连县委领导都开始鼓掌。

县委书记舒治国扭头和马步平两人窃窃私语,谁也不知道两人在谈什么,但是两人的目光不住的瞅向陈京,这让人们很容易想到两位大佬说的话和陈京有关。

今天的陈京已经给人太多惊奇了,也许过了今天,澧河政坛就得重新审视陈京的存在了。

陈京的崛起很突然,这中间有太多的偶然因素,陈京以前的表现,无论是针对平洞林木的事情,还是针对封餐馆的事情,他在澧河政坛给人的印象都是年轻气盛,年轻人好表现,年轻人急于出头。

但是今天,陈京却让所有人见识了他的手腕和风格,国资办、农业局,这都是澧河重要的县直属单位,这里面打滚的人哪一个不是鬼精一般的人物?

可是偏偏他们就阴沟翻船,硬是被陈京突然出手拿住,他们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陈京是很有手段的,而他的风格之硬朗,更是让人眼前一亮。他对付方明和廖伟的手法,那简直就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根本没留余地,让很多老混政治的人都感到内心恻然。

很多人都在从内心审视,在思量以后得罪陈京这样的狠角色,究竟值不值得。

政治就是这样,政治从来就是愣头青的坟墓,但是作风硬朗狠辣,同时智慧手腕高超的人,则往往是政坛的强者。现在的陈京也许还很稚嫩,有些手段还比较粗糙,但是他的布局和格局,却是具备了大家形象了。

林中则脸一直都没有血色,陈京就在他的旁边表演,对!就是表演,彻头彻尾的表演!

陈京表演到越后面,越让林中则坚信,今天的这一切,都是陈京精心设计的。就在今天之前,陈京处处示弱,处处被动,好像完全没有了还手之力,把自己置于了四面楚歌之境。

这不过是他的以退为进,他退一步既麻痹了对手,同时又是蓄积力量,谁又能想到乳臭未干的陈京,其在暗中竟然布下了如此精密的棋局??

这一败败得不怨!林中则内心很清楚这一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陈京较之他当年,要强太多、太多了……

陈京的表演还没有结束,他代表林业局最终给县委领导出示了一份关于红土坡林场改革的书面汇报。整个书面汇报长达万余字,林中则对其中任何一个字都不知道。

但是,事已至此,他能够说陈京代表不了林业局吗?

他不仅不能这样说,还得举双手赞成陈京的意见,陈京已经把他架到了那个高度下不来了……

……

会议散了,领导们陆续离开,陈京和林中则两人拖在后面。

两人没有说话,事情到了这一步,话语已经没有太多的必要了,彼此的角逐胜负已经分晓了,林中则败得很彻底。

“那个书面汇报,回头给我一份,我们党委会研究学习一下。红土坡林场改革,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林中则缓缓开口道。

“一定不辜负领导期望!我们要努力!”陈京笑道,他这句话说出口,如释重负,从此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了,林中则的妥协意味着,在红土坡林场改革的问题上,他会全力支持陈京!

农业局徐彬雅和国资办王潜凑过来,陈京笑笑,自动退后一步,林中则微眯着眼睛看着两人,良久,开口道:

“老王,老徐!在说别人之前,在指责别人之前,先要管好自己的手下!口口声声说派精兵强将支持我们工作,嘿嘿,兵果然精,将果然强啊!”

徐彬雅和王潜两人红着脸,徐彬雅终究脸皮厚一些,他凑上前道:“林局,陈局!是兄弟对不住二位,今天之前的事,我鞠躬向两位道歉了。我们还得看以后,我老徐保证,以后我农业局绝对不在红土坡林场改革的问题上掉链子。”

徐彬雅说了一个开场白,王潜连忙插嘴道:“是啊,是啊!徐局说出了我的心声。今天我做东,请林局和陈局两人,晚上咱们聚一聚,房山宾馆,如何?“

陈京哈哈一笑,大手一挥道:“不劳王主任,我已经在金玉酒楼安排了一桌,我和林局请二位,还希望二位千万不要推辞……”

王潜和徐彬雅一愣,刚刚散会,陈京什么时候安排的?

陈京淡淡的一笑:“两位老兄,你们不要有疑虑,这顿饭昨天我就订好了,就等今天散会后咱一起过去呢!”

王潜和徐彬雅对望一眼,相视无言,两人再看陈京那隐隐还有些稚嫩的笑容,两人同时不自然的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