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4章 预订风波

第六十四章 预订风波 求推荐、收藏

金璐今天一整天都心神不宁。

来来往往进金玉酒楼吃饭的食客,很多人都在议论今天县委的会议,红土坡林场改革这么大的事儿,今天县委就要听取职能部门的汇报,今天的汇报会会是什么结果?

红土坡林场是不是在今天就要决定分割拍卖?

能进金玉酒楼吃饭的人,都是澧河有身份的人,他们除了议论事情本身以外,他们还热衷于议论改革所涉及到的关键人。

陈京无疑是个关键人,陈京负责主导改革,从目前社会已经知道的消息来看,陈京不仅是毫无作为,反倒是没有掌控好局面,没有做群众工作,从而导致了红土坡林场职工大闹事。

在稳定是第一责任的今天,陈京无疑是犯了错误,没有成绩又犯错误,陈京还能够担任多久的领导?

金璐平常不喜欢听客人说话,但是今天她却不由自主的去听这些议论,她越听心中越烦,越不得安宁。

她和陈京接触了几次,陈京人年轻,才华横溢,人也富有朝气,的的确确就是个人才。以金璐的眼光来看,陈京弱一点的地方可能就是经验和历练,但这些东西,假以时日,都会慢慢的积累的。

在金璐的心中,陈京的前途无可限量。

但是现在,陈京竟然一下就遭遇到了这么大的危机,红土坡林场改革,凭陈京的资历和威望,他怎么能够掌控局面?这绝对是有人要借机打压他,这一种打压方式太过厉害了,陈京一旦在这件事情上翻船,那必定是元气大伤,很难复原了。

金璐有些惋惜,惋惜中又有些无奈,澧河的政坛乌烟瘴气,年轻人总难以冒头,陈京也许也会在这个大染缸中失去自我,最终碌碌一生?

这个念头在金璐脑海中萦绕,她怎么也驱散不了。

她有一点点喜欢陈京,或许还谈不上是爱,她也很清楚陈京的心思,她总希望陈京能够勇敢一些,可是事业上如果不顺,事业上如果遭打击,陈京又怎么能够勇敢呢?

时间飞快的溜走,金玉酒楼一号包房一直空着,今天要包房的客人很多,但是金璐一直都没把一号包房放出去。

她在等待,尽管希望不大,但她依旧没有放弃。

“金总,已经六点了,一号包房的客人还没来,是不是……”大堂经理龚灿恭谨的向金璐建议,目前的客人很多,金玉楼的包房已经非常紧张了。

“再等等!客人不可能百分之百的准时的!”金璐瓮声道,她的语气很不好。

“可是有客人已经自己找到一号包房去了,我们也没办法拒绝不是?”龚灿又道。

金璐皱皱眉头,而就在此时,隐隐听到包房区有人在争吵。

“包房都空着也不用来招待客人?别的客人就是客人,咱们就不受欢迎吗?”一个有些嘶哑的男声在外面质问服务员。

“对不起,方局长,一号包房是别人预订的,客人马上就到!”女服务员的声音有些单薄。

“谁订的?我上次订包房,你们都说最多保留到六点,现在六点过了,怎么别人就有这么大的特权吗?”客人不依不饶。

龚灿凑到金璐身边道:“是城建局的方渐鸿局长!”

金璐吐了一口长气,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这个方渐鸿真是有些阴魂不散。

方渐鸿是德高市人,他担任城建局局长是在县委书记舒治国的干预下上任的。以前澧河只有城建科,属于建委,城建局是舒治国上任后,考虑到澧河未来的发展,将城建这一部分独立出来,设立了城建局。

目前城建局只是副科的架子,方渐鸿也是副科级,但是城建一向有实权,所以方渐鸿在澧河政坛倒算是一号人物。

方渐鸿比较年轻,刚刚三十出头,三十出头能够独挡一面,这在澧河政坛也算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方局长,今天实在不凑巧,一号包房是真的被领导预订了,定金都交了,实在是没有办法!”金璐袅袅出现在包房区。

方渐鸿不是单独一人,他一行还有一个大高个外加一个胖子,三个人都是德高口音。

方渐鸿一看到金璐,一双眼睛只差长出钩子来,眼睛不住的在金璐身上逡巡,脸上露出阴柔的笑容:“金总出来了?我这每次来金玉楼,就是想看看金总的风华,可惜,也就只有在客满的时候,能够有这份荣幸!”

金璐脸色不变,道:“方局客气了!方局一向照顾我们的生意,我一直都很感激呢!只是今天没办法,一号包房已经被客人先预订了!”

方渐鸿脸上继续挂着笑,金璐的话他似乎并没有听到,他的一双眼睛极其不老实的瞅着金璐窈窕身材的凸显部位。

方渐鸿好色,金璐早是他垂涎的对象了,经常对金璐纠缠不休。

以前金璐对其总是虚与委蛇,方渐鸿却是步步紧逼,后来金璐改变了策略,经常是躲着方渐鸿,方渐鸿每次到金玉酒楼就会故意惹点事,然后引金璐出来。

但今天方渐鸿找的这个茬子却不好处理,的的确确,现在酒楼包房都满了,一号包房空着,方渐鸿咄咄逼人,是该让给他吗?

金璐很讨厌方渐鸿的那双眼睛,更讨厌这个男人的厚脸皮,没有风度。

“金总,方局长今天来就是来吃饭的,而且就是要这个一号包房!金玉楼的规矩,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了六点还保留包房的,怎么今天预订一号包房的客人又有什么不一样吗?”从楼梯拐角处闪出一人,哈哈笑道,这人竟然是马文华。

他凑到方渐鸿面前,道:“方局,不好意思,来迟一步了!”

方渐鸿点点头,眼睛却依旧停留在金璐身上不挪开,又笑了笑,道:“金总,你还真有点奇怪,澧河县是什么人物这么大牌,订着金玉楼的一号包房放了鸽子,你金总竟然还不敢取消?”

龚灿看这架势,心中有些急,她凑到金璐面前,道:“金总,我估摸陈局今天不会来了,我们……”

金璐脸色一变,道:“你不要插嘴……”

“咦?你说谁?陈局?哪个陈局?不会是林业局的陈京吧?”马文华耳朵好使,听到了龚灿的话,连忙插言道。

金璐神色闪过一丝尴尬,马文华察言观色,知道自己猜中了,他哈哈大笑,道:

“金总果然对林业局陈副局长另眼相看,可惜,今天陈副局长是不可能来吃饭了。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马文华大包大揽,神气活现,方渐鸿眉头微微的一拧,鼻子轻轻的哼了一声,冲着金璐道:“我道是谁有这么大的面子,原来是林业局的陈副局长,嘿嘿,陈副局长好兴致啊,今天这种日子他竟然还订了酒席!”

他扭头过来,马文华就在他的身旁,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今天方渐鸿过来吃饭,是马文华请客。方渐鸿人在政界,但是他私下还做了一些生意,打一些擦边球。

马文华和方渐鸿搭上关系较早,两人以前就有一些生意来往,这一次马文华约方渐鸿,也是和木材有关!方渐鸿在城建系统有关系,马文华准备在德高搞一家木器加工厂。

马文华的打算是他出钱,借助方渐鸿的关系圈一块地,然后方渐鸿占一部分干股。

以前马文华和方渐鸿有过几次接触,但是那个时候方渐鸿有些矜持,认为马文华实力不太行。现在马文华手上红土坡林场很快就要拿到手了,他有了这个底气,今天便再一次请方渐鸿,两人旧事重提。

场面很尴尬,马文华和方渐鸿得之预订包房的是陈京,两人都忍不住好笑,今天县委召开红土坡林场改革的汇报会,这是全县都关注的事情。

今天的会议,陈京必定会遭到群起围攻,这也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红土坡林场改革未开始就出乱子,作为主导改革的负责人,陈京哪里能够逃脱干系?

陈京今天会议结束,必定是灰头灰脸,哪里可能还会参加什么饭局?这事说起来简直都是个笑话……

金璐看着马文华和方渐鸿两人那种嘲讽的神情,她的心渐渐的往下沉,她心中清楚,那两个家伙嘲讽的对象是陈京,他们对陈京是**裸的蔑视,好像陈京订了一间包房,就是天大的笑话一般!

金璐心中又一种莫名的难受,鼻子有些发酸,陈京是她有好感的男人,可这个男人在别人眼中,竟然是如此被轻视,她又怎能高兴得了?

“金总,金总!陈局一行来了,陈局……”

门外迎客的服务生忽然从拐角处钻出了冲金璐嚷道,金璐一愣,抬眼望过去却没看见人,他正欲迈步,就听到了声音:

“陈局长,今天你是主角,你先请,先请……”

“徐局,王主任,你们这是干什么?是不是看到林局没来,你们就埋汰我啊?”

陈京的声音清晰入耳,他说话的当口,人已经出现在了楼梯拐角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