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5章 尽兴!

第六十五章 尽兴! 求收藏、推荐

【感谢黄药师的冷笑豪爽打赏,直接成为本书执事,另外,昨天打赏人员名单:公子何,雨云,火烧公公,宁夏石化,dxt768888,唐古鱼,冬天里的鱼儿,涩蕉,血液。南华鞠躬感谢各位兄弟的鼎力支持!】

陈京左边是国资办主任王潜,右边是农业局局长徐彬雅,他们两人一左一右,将陈京夹在了中间。

三个人后面,跟着蒙虎和严青,另外农业局和国资办的两个副职也在陪衬着,这么多人,大家簇拥着陈京一起出现在金玉酒楼包房区。

他们一出现,在走廊直接和方渐鸿撞了一个正着。

陈京和方渐鸿不认识,王潜和徐彬雅两人倒是认识方渐鸿,但是平常他们打交道少,另外城建局是副科的架子,方渐鸿级别没他们高,所以王潜和徐彬雅都不算很热情,只是礼节性的和方渐鸿打了个招呼。

马文华被眼前的一幕弄得有点懵,他瞪大眼睛,迟迟反应不过来。

等他恢复意识,上前热情的和王潜以及徐彬雅打招呼,却碰了一鼻子灰,无论是王主任还是徐局,脸色都比较难看。

马文华鬼精一样的人,马上明白可能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他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眼睛望向陈京,正要开口说话,陈京嘴角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马文华只瞅一眼,就觉得心中发凉,忍不住往后退缩。

陈京神色变化很快,他很快视线从方渐鸿和马文华身边挪开,眼睛看向金璐,道:“金总,稍微来迟了一点,我订的位应该还在吧?”

“在,在!陈局订的位置,无论如何我都要留着!”金璐笑嘻嘻的道,她的言语是充满了客套,但是神情却是真的。

她笑得很真,她眼角的清晰的纹路可以为证,此时她的内心难以用语言表达。当陈京找她订包房的时候,她内心觉得陈京是在放弃,是在玩笑。

而今天整整一天,金璐内心都很不开心,她的不开心缘由很复杂,但都和陈京有关。

她思考过陈京可能遭遇的各种可能性,她唯独就没有想到过陈京会全身而退,怎么可能全身而退?陈京年纪轻轻,在澧河毫无根基,他一个人独自面对如此多的压力和困难,身后又有人掣肘捅刀子,他的失败似乎是注定的。

尤其是这一次,明显就是有人设套,目的就是要整倒陈京,陈京又怎么可能逃脱得了?

但是事实,陈京并没有开玩笑,他昨天说要订包房是认真的,因为今天他真真切切的就来了。

金璐不方便老是瞅陈京,她的眼睛便在方渐鸿和马文华两人身上逡巡。

方渐鸿年轻干部好面子,走到哪里让人看上去都有个架势,但是现在,他自己是硬撑着,脸上挂着不自然的笑容,但是他的随行人员都侧身贴到了墙,他的光华完全被陈京所淹没。

至于马文华,刚才他还神气活现,提到陈京一副轻蔑不屑一顾的样子,但是此时,他却佝偻着背,脸上挂着谦卑的笑容,在陪着笑。

金璐觉得莫名的快意,陈京终究是她没有看错的,他果然了得,今天看现在这架势,就可以判断他是毫发无损。

金璐不太懂政治,但是她清楚,陈京的出场,已经镇住了很多人了,至少眼前的方渐鸿和马文华就被他彻底的镇住了。

“方局长,我说陈局一定会来的吧!”金璐吐气如兰的笑道,“所以您别怪罪我,凡事都有先后,一号包房是陈局订的,我是不能给您的!好在现在客人在散,只要您稍微等一会,马上就会有空位出来!”

金璐边说话,边招呼服务员迎接陈京等人进房,金璐就是这样一个小女人,她根本不介意在这个时候借着陈京的势,让方渐鸿难堪一下。

金璐这话说完,陈京才把视线投向方渐鸿,他轻轻的点了点头,道:“城建局方局长?我林业局陈京,今天有些不恭敬了,不知道你也要订一号包房,如果方局不介意,要不我们一起?”

方渐鸿脸色有些涨红,他好面子,这个场合是万万不能生气的。

但是,陈京实实在在的让他没面子,他堂堂的局长,毫无风度的抢别人预订好的包房,而且还被预订者一头撞上。

另外,他先前对陈京的种种不屑一顾,现在陈京就站在了他的面前,看这架势,陈京俨然是今天的主角,农业局徐局长和国资办王主任都是陪衬,这哪里是方渐鸿想象的场景?

“你好!久仰大名了!”方渐鸿皮笑肉不笑的道,“既然是陈局长先预订的位置,我们换个地方就行了!”

他冲马文华努努嘴,马文华眼睛瞟向陈京,嘴唇掀动,似乎要说什么。方渐鸿看得连连皱眉,恨不得甩手就不管马文华。

陈京的视线并没有在马文华身上停留,他经过方渐鸿身边,伸手和他握了握,道:“方局长交友可要慎重啊!”

方渐鸿皱皱眉头,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陈京却没有多说,在几人簇拥下,他进到了包房,包房的门迅速带上,内面只听到陈京几人欢快的笑声。

今天这顿酒陈京喝得很尽兴,林中则没有来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这并不影响陈京喝酒的心情。

国资办王潜和农业局徐彬雅,他们两人今天是尽全力陪着陈京喝,这一切都只是因为陈京今天在会上是彻底的敲打了国资办和农业局,陈京的敲打让王潜和徐彬雅都很惶恐。

陈京的敲打也彻底的暴露了国资办和农业局在配合林业局工作方面的不尽心,那么多领导都在,王潜和徐彬雅又把大话夸在了前面,他们脸上怎么挂得住?

所以,甭管是愿不愿意,他们要亮出诚意和态度,这是必须的。

方明和廖伟两人犯的错误,需要他们来擦屁股,作为一把手,有时候也十分的无奈。

王潜一个劲的给陈京道歉,说自己没有管好下属,并拍胸脯表示,从今往后,国资办一定全力配合陈京工作,他甚至可以亲自在抓这一块工作。

相比王潜,徐彬雅更是态度积极,陈京在之前就提到了农业局和林业局广泛合作的事情,当时徐彬雅就非常看好。

徐彬雅老持沉重,林业局内部有矛盾,他怎么也不可能会参与其中的,但是廖伟这一次的确是犯了错误,这让徐彬雅觉得面子上实在是难堪。今天晚上这顿饭,他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抚平陈京内心对农业局的芥蒂。

三个领导是主角,蒙虎和严青等人都是配角。

这一次陈京能够成功过这一关,蒙虎和严青两人是出了大力的,蒙虎自打脑门上印上了陈京的标签,现在他对陈京是言听计从,从控制闹事现场到突击审讯调查,都是他一手安排的。

而严青则负责给陈京充当眼线和耳目,每一天局里发生的事情,外面发生的事情,严青向陈京一天一汇报。

他是管办公室工作的,林业局重要的文件、信息,基本都要从严青手中过,严青彻底靠拢陈京,陈京在林业局就是尽握主动。

陈京频频的举杯,他心中却感叹莫名,王潜和徐彬雅,他们的堂堂的局长,如果不是特殊的情况,他们怎么可能如此的低声下气?

这也恰恰说明,现在这个世道依旧是强者的世界,你强硬,比别人强,你压人家一头,别人就尊重你,就惧怕你。否则,别人就不把你放在眼里,就轻视你!

昨天的陈京和今天的陈京,又何尝有分别?

但昨天,整个澧河政坛又有谁不是以同情、怜悯、讥讽甚至嘲笑的眼光来看陈京?

今天的会议,陈京果断亮剑,他将自己周密布下的局层层揭开,弄得针对他的人都是灰头灰脸,毫无面子。

可以想象,过了今天,澧河政坛对陈京必将是截然不同的评价和态度。徐彬雅和王潜两人前后截然不同的态度,就很好的印证了这一点!

“王主任,徐局!关于协同配合的问题,我看这个问题还是不能有大变化!人孰能无过,方明副主任和廖副局长,两人都是性情中人,只要他们端正态度,吸取教训,我看红土坡林场改革的事情,还是他们负责比较好!

改革还没开始,就临阵换将,这可不一定吉利啊!”带着微醺的醉意,陈京忽然对王潜和徐彬雅道。

王潜和徐彬雅两人对望一眼,均觉得不可思议,道:“陈局,这件事……”

陈京摆摆手,打断了他们的话,道:“这件事情另有内情,如果把红土坡职工闹事的问题归咎到方主任和王局长的头上,我个人认为不合适的,对这个案子,我们要认真细致的弄清责任,不能包庇人,也不能冤枉人!”

“陈局……我老王在这里谢谢你了!回头我让方明自己来给你负荆请罪,只要你能给他将功补过的机会!”王潜颇为动情的道。

陈京哈哈大笑,举起酒杯:“来,来,咱喝酒,今天不谈工作了,工作改天再谈,今天我们不醉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