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6章 夜色!女人!

第六十六章 夜色!女人!

真的喝醉了,陈京独自站在澧河边的堤岸上,夏天的河风凉爽,吹得他头发凌乱。

今天陈京在红土坡林场改革汇报会上做出这样的举动,这一切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红土坡林场改革这个担子太沉了,牵扯的关系很多,尤其是陈京的威望还不够,无论是在下面乡镇,还是在县各单位层面上,都没有人支持他。

林中则将陈京推到这个位置上,就是赶鸭子上架,就是要出陈京的洋相,让陈京摔跟头。

陈京骨子里面是倔强的,林中则要让他摔跟头,他偏就要出其不意,整得大家都不好过。陈京和林中则袒露心扉,那就是一个饵,林中则大意失荆州,以为陈京真的是黔驴技穷,他第一时间把这个情况和廖伟以及方明通了气。

然后这就是一副多米诺骨牌,一层层倒下去,最终就引发了林场职工闹事。

林场职工为什么会闹事?其实不仅仅是坏消息的因素,这其中必然是有人挑拨的,马文华在这其中扮演了关键角色,马文华永远也想不到,他的“一箭双雕”好计谋,恰恰是陈京设计中很重要的一环。

林场职工闹事,是陈京早就有心理准备的,他揪住这事不放,迅速可以追根溯源,可以将这些所有链条上的人都一网打尽。

陈京把林场闹事的责任全部归咎在泄密上,他可以趁机把自己的责任扒得干干净净,同时让国资办和农业局下不了台,对方明和廖伟两人反攻倒算,然后剑指林中则,让林中则引火烧身。

陈京做到了这一步,他回过头来又可以放方明和廖伟一马,因为他反手过来又可以把林场职工闹事归结为别有原因,别的原因是什么原因?其根本原因是有人挑拨离间,这个人就是马文华。

陈京的这一手,可以置马文华为绝境,同时又可以将他和国资办以及农业局紧张的关系缓和。

方明和廖伟虚惊一场,最后戴罪立功,经过了这一番折腾,以后再借他们胆子,他们也不敢对陈京阳奉阴违了。

到目前为止,陈京的手腕都是成功的,但是这样锋芒毕露的手段,并不是陈京的本意。在县委汇报会上发飙,拉风是不错,但是毕竟得罪人,更重要的是给领导留的印象会不好。

一个好的干部,做事情应该是润物无声的,像陈京这样需要借助县委汇报会这样的平台发难,从而达到自己目的和手段,这本身就说明陈京能力上有所欠缺,实际上,也恰恰是如此,陈京领导红土坡林场改革,对他来说,的确是巨大的挑战!

点上一支烟,陈京细细的品味,他的面前就是潺潺的澧河,澧河水夜晚看不到,只能听到水波荡漾的声音。

陈京轻轻的闭上自己的眼睛,用心的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今天一天,陈京耗费的精力太多了,不夸张的说,今天陈京是奋力厮杀的一天。从四面楚歌的境地,他单枪匹马的杀出来,这很不容易,足以让陈京感到心力憔悴!

胜利了!

但是陈京没有胜利和突出重围的喜悦,红土坡林场的改革之路任重而道远,今天这只是迈出了第一步,以后还有多少困难?

让陈京负责红土坡林场改革,就是小马拉大车,但既然已经造成了这样的格局,陈京也是个倔强的人,他暗暗下定决定,红土坡林场改革的问题,他无论如何都要做好。

不仅要完成这个任务,而且要做得漂亮,要让各个层面的人都满意!

一缕淡淡的清香,如兰如麝,陈京嗅一点便浑身一震,他倏然扭头。

他身后不远处,金璐亭亭而立,她穿着一条紫色的百褶裙,脚下穿着细根高脚的皮凉鞋,在夜色中看不清脚下的皮肤,但是却能看清她晶莹的脚趾,一闪一闪的,甚为诱人。

她的脸部在路灯的掩映下很清楚,精致的脸颊如凝脂般洁白,双唇殷红,唇线清晰,微微有些湿润的嘴唇,更显性感撩人。

河风吹拂,吹乱的她的秀发,却更突显了她窈窕多姿的身形,灯火阑珊,朦胧夜色,佳人如玉,今晚的金璐太美了!

“嘿!黑漆漆的这么有兴致?”金璐樱唇亲启,露出洁白的牙齿,人款款走近,陈京心跳突如其来的加快了。

“怎么?我打扰你了吗?”金璐眉头一挑,道。

陈京摆摆手:“没有,今天喝得有点多了,沿河走走,吹吹风,顺便醒醒酒!”

“仅此而已?”金璐反问道,“我看不止是如此吧,应该也是想着心事的!”

陈京轻轻的笑笑,算是默认了。金璐用眼角瞟了陈京一眼,嗔道:“你们男人,心思真的多,谁也看不懂你们!”

陈京抿了抿嘴唇,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道:“很多事情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谁不想自己的生活简单一些呢?谢谢你了,我知道你替我担了心!”

金璐脸一红,眉宇间闪过一丝羞怯,眼睛瞟向陈京,道:“你知道就……”

后面的话听不清楚,声线像蚊子一样细了。

朦胧中,陈京只觉得眼前的女人真是美到了极点,此时的金璐,双颊泛红,又哪里是平日在外面风里雨里的女强人形象?

一股莫名的冲动在陈京内心升腾,酒为色之媒,陈京酒喝得高,胆子也比平常大不少。

他倏然动作,伸手拉过金璐,金璐脸色一变,道:“你……”

她后面的话没说出来,陈京已经吻住了她的嘴。

“唔,唔~~”

金璐嘴中发出声响,似乎有些抗拒,但是很快,她便彻底放弃了抵抗。

美人温软如玉,陈京将其搂在怀中,不断升腾的欲望如同潮水一般,一波波的袭来,陈京恨不得将眼前的人儿揉碎,却又担心弄疼了对方……

“京,这里不行……”金璐用尽全力挣脱陈京的臂弯,终于吐出了几个字。

但陈京根本不管场合是否对,他的嘴又贴了上来。

这一次,金璐也彻底的丢盔弃甲了,本来生硬的动作变得圆转,并开始对陈京的进攻做出回应,两人好一通**的长吻。

“滴,滴,滴……滴,滴,滴……”

陈京的腰间忽然有声响,BP机上的闪灯不住的闪烁,陈京起初根本顾不得,但是响声一直不停,他终于推开金璐,摸到自己的腰间。

“电话号码53开头?”

陈京的酒意在顷刻间清醒,道:“金……我要去打个电话……”

金璐一手拉着陈京,眼睛中露出嗔怪的神情,道:“急急匆匆,毛手毛脚,我这里有电话呢!”

金璐的手提包一直都挽在手上,她从提包中取出手机递给陈京,陈京咧嘴露出一口白牙:“老总果然不一样,有手机,俺们平头百姓现在可还不行哦!”

金璐白了陈京一眼,道:“你再贫嘴,就真是找打了!你别忘记你可是局长,我在你面前才是平头百姓呢!”

陈京拿着手机,拨号,电话拨通,他冲金璐摆摆手,两人同时安静!

“你好,我是陈京!刚才谁给我电话?”电话一接通,陈京开门见山的道。

“陈局长,我的声音你听不出来吗?”电话那头,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陈京微微的愣了一下,迅速笑道:“哎呀,文主任啊,什么时候从省城回来的?怎么就没跟我打个招呼呢?”电话竟然是文建国打来的。

“陈局,没打招呼,说明我不是回来做客的。我这把年纪,在外面跑的时间够长了,该落叶归根了!”文建国认真的道。

“哦?那恭喜文主任,听你这语气,那定然是高升了!”陈京笑道。

“高升什么?你小子还取笑我了!”文建国笑骂道:“我暂时回来,高不成低不就,没地方可去,只能先在政府办待着。小梁不是下放了吗?县长身边没人,暂时我就替代小梁了!”

文建国话锋一转,道:“陈局,晚上我们去一趟县长家,就现在,你有没有时间?”

陈京一愣,抬手看看表,道:“现在快十点了,这时候去合适吗?”

“怎么不合适?你不知道吗?去县长家都得晚上,得等他家老人休息后去,现在这个时候刚刚好!”文建国道。

“那行!我现在在金玉楼沿河大堤上,你过来找我!”

陈京和文建国两人约好了见面的地点,挂了电话,陈京将手机还给金璐,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得有事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金璐格格好笑,嗔怒的瞪了陈京一眼:“你有事就去办事,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陈京尴尬的笑了笑,神色大窘,闹了个满脸红。

金璐笑得更是畅快,花枝乱颤,她挥一挥手,道:“不打扰你巴结领导了,我也回去喽!”

她脚步轻快,手腕着手提包就像小姑娘一般慢跑,行了大约十几米,她身子猛然顿住,扭头道:“陈京,今天的事情你要记住,一定要记住!”

陈京呆立当场,金璐却悄然远去了,只留下淡淡的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