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7章 通天大道

第六十七章 通天大道 求收藏、推荐

【昨天打赏兄弟名单:老周老周,雨云、浪漫渔夫硬汉,唐古鱼,宁夏石化,血液,感谢各位兄弟们的豪爽打赏支持!!!!】

“通天大道”是澧河人都知道的一条路,马步平的家住在山上,到他家必须走一条从山脚到山顶的路,人们把这条道就说成是“通天大道”。

马步平的家不好进,实际上,在澧河,鲜少有干部敢跟马步平送礼。

所以,“通天大道”一直在,但是敢于走通天大道的人却是很少,陈京以前也没去过,今天是第一次!

坐着县府办的车,陈京和文建国两人一路闲聊,直到车停稳,司机让两人下车,陈京拉开车门,迎面扑来的便是一股山野的泥土气息。山上的橘子树花开,青涩的橘子花气息特别的浓。

盛夏夜晚各种虫子鸣叫响彻山野,在漆黑的夜里,只看见一幢小楼中依稀有灯光射出,文建国告诉陈京,那便是马步平的家。

马步平的家有一个小院子,文建国对这里一切都轻车熟路,没见他怎么动作,小院的门就被他打开了,他回头向陈京招招手,道:“我们从后门进去……”

陈京连忙紧跟文建国,他一想到后门,不禁有些其他的联想。

小楼下面很黑,一条青石小路蜿蜒曲折,文建国变戏法似的掏出一支手电,微弱的手电光,照着两人绕到小楼的后门。

文建国轻轻的敲门,过了大约半分钟,门吱呀一声开了。开门的是马步平的老婆王霞。

王霞穿着比较时髦,左右两手都戴着价值不菲的戒指,她冲文建国点点头,道:“建国,你今天才回来吗?”

文建国笑笑,道:“可不是?我把楚城的事儿处理完了才回来。”他收掉手电筒,将手电筒递给王霞:“嫂子,这根电筒你帮我保管一下……”

王霞此时已经开了路道灯,陈京不经意的瞟了文建国的手。

文建国手上除了手电,竟然还有一个红包,红包厚厚实实,一看内面装的东西就不少。

王霞很自然的接过东西,道:“老马在楼上……”她一眼瞅到陈京,道:“这位……”

文建国笑笑,道:“陈局,这是嫂子,你不会不认识吧?”

陈京冲着王霞点点头,道:“嫂子好,我是林业局的陈京,今天专程来向马县长汇报工作的!”

王霞轻轻的笑了笑,道:“汇报工作?那可都是白天的事情!晚上老马也是人,他也要休息呢!”

陈京当即无语。

文建国事先根本就没跟陈京讲来马步平家的禁忌,他自己拿着东西来,搞得陈京两手空空很尴尬。

另外,文建国竟然也不向介绍陈京,而是反问陈京怎么会不认识王霞,陈京以前又没见过王霞,他怎么能认识?

借助灯光,陈京初略的打量王霞,王霞额头有些狭小,下巴却颇为肥厚,嘴唇有些薄,一双眼睛闪烁不固定,其一身穿着时尚,头发烫成波浪纹。

陈京想到马步平平常朴素随意的装束,怎么看都觉得王霞和马步平有些不登对。

他又想到曾国藩《冰鉴》中的记述:“脱谷为糠,其髓斯存”,神之谓也。“山骞不崩,唯石为镇”。骨之谓也。一身精神,具乎两目;一身骨相,具乎面部,开门见山,此为第一。

从王霞面相上看,她这个面相是典型的心思缜密,精巧,贪财令色之相。

陈京博览群书,相术命理的书他也看得多,但是从来不会主动去将遇见的陌生人套用那些理论,但是今天,他一看到王霞,却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这些,可能是王霞长得的确是颇有特点吧?

陈京有些尴尬,不知道如何进退,文建国则和王霞谈笑风生,陈京只能跟在他后面。

通过楼梯,三人上到二楼,那里可见一间布置得极其雅致的客厅,客厅地面是实木,欧式的真皮沙发,头顶的吊顶美轮美奂,客厅的窗帘豪华大气,房间中还摆着很多的绿色植物装点,客厅的正中的墙上,马步平手书的大字:“清心、认真”。

这四个字很简单直白,但是却给人一种很朴实的感觉,陈京一进客厅,便被这幅字吸引住了。

王霞招呼文建国落座,却好似没有看见陈京一般,文建国笑着对陈京道:“陈局,坐吧!来县长家可不用太拘谨了!”

陈京嘴角微微翘了翘,一语不发,文建国老持沉重,办事能力强,说起来是个难得的人才。但这人终究是器小了一些,陈京靠拢马步平,他便以老前辈自居,倚老卖老。

上次在省城,文建国就对陈京有指手画脚,而今天,他又故意不跟陈京说马步平家的一些忌讳,让陈京出洋相。他甚至还故意和王霞表现得很随意,他似乎是在以此来向陈京证明,他是马县长家的常客,是马县长真正看重的人。

尴尬的场面持续时间不长,很快从内间就听到了脚步声,马步平一身睡衣的踱步出来了。

他的眼睛先看见文建国,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又看向王霞,嗡声道:“不是让你睡觉吗?怎么回事?”

王霞正在给文建国和陈京冲茶,她将茶杯往茶几上一顿,道:“建国要来,我几年没见到了,见见建国怎么就不行了?倒是你,每天晚上像夜猫子一样,吵得一屋子人跟这里睡不着觉,你怎么就不管管你自己?”

马步平闭口不语,他眼睛看向陈京,脸上的神色柔和了一些,冲陈京点点头,道:“我们去书房喝茶,建国你就不用去了,你嫂子想见你,你们就好好叙旧吧!”

马步平淡淡的道,陈京站起身来紧跟马步平,而王霞道:“老马,喝个茶怎么也要去书房?你干脆把床也搬到书房去,就在书房睡!”

马步平一脸不悦,陈京有些尴尬,马步平道:“我们走!”

从客厅到书房的距离很短,但是马步平砰的一声将门关上后,陈京却感觉到了另外一方天地。

刚才的客厅现代时尚典雅,马步平的这间书房却是简朴、自然、随意,房间的装修很简陋,没有任何可圈可点的地方。说自然,是因为书房里的书柜,书桌,椅子都很协调,没有一件东西会让人觉得突兀。

而随意,则更是如此,书房中的书并不是整整齐齐的,桌子也不是整整齐齐的,有些书杂乱无章的堆着,陈京一眼瞅见的是马步平书桌上翻开倒扣在桌上的一本《国际金融学》的书籍。

“坐,随便坐吧!”马步平冲陈京摆摆手,陈京坐下,马步平亲手给陈京倒了一杯茶道:“这么半夜三更让你过来,你是不是很奇怪啊!”

陈京笑笑,道:“那倒没有,我总听人说您办公都在晚上,我就担心晚上来拜访您,会打扰到您!”

“那是谣传!”马步平脸色一**,“我晚上办什么工?你看外面这环境,是个办公的环境吗?”马步平指了指门外的方向,语气有些牢骚。

陈京闭口不说话,涉及到马步平的家事,陈京不好开口说什么。

“陈京,你是正经的全日制大学生,这一点是十分让人羡慕的。而你更是大学生中的佼佼者,你对自己要多一些信心啊!”马步平道。

陈京点点头,道:“谢谢县长教诲,我定然铭记!”

马步平笑笑,道:“年轻的时候多一些挫折,多一些经历,这其实都是积累,都是财富,都是好事!”他指了指茶杯,“喝茶,这是真正的雨前茶!”

陈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马步平又道:“人情世故,为人处世,这是一门大学问,这是你们年轻人要多斟酌的东西,你总体来说是很有悟性的,比之我们年轻的时候,要好太多了!”

马步平语气平和,和他平常粗犷豪放截然不同,他说的话很朴实,但是这些话从他口中说出来,却似乎具有特别的魔力一般,陈京听得很有感觉,连连点头。

“好吧!我们谈正事!”马步平道。

陈京连忙坐正,马步平哈哈笑道,“你不用紧张,不用紧张!我们的正事和工作无关!”

马步平快步走到书桌旁边,拿起那本《国际金融学》凑到陈京面前,道:“这书我看得头大,很多东西根本就看不懂,你看看这些红笔印记,都是我不懂的地方。今天叫你来,就是让你这个大学生给我讲讲……”

陈京一愣,他眼睛扫向书页,果然看见红笔标记,上面写:“国际游资流动规律的理论分析”,后面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还有很多其他红笔标记的东西,有些是马步平自己用笔写上去的。

只看一个页面,上面全是黑色和红色的蝇头小楷,陈京看得暗暗心惊,不禁抬头望向马步平。

马步平有些尴尬的笑笑,道:“我们这代人是被特殊时期耽误了,肚子里没学到东西,有时候真恨自己学识浅薄!现在的领导干部,要领导一方搞经济、谋发展,学识不行怎么能行?

我想是自己捂在被子里面偷学,但是这些大部头,光靠自己琢磨,又哪里能够琢磨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