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0章 王县长视察

第七十章 王县长视察 求推荐、收藏

王涵阳陈京以前从未接触过,但是凭借第一印象,王涵阳给陈京的感觉,其是个严肃寡言的人。

这次王县长的出行,县委办主任刘明辉亲自陪同,刘主任很干练,说话言简意赅,在车上和陈京交流,他就开门见山:“陈局,这次王县视察红土坡,重点就是要看望红土坡林场的职工,要安大家的心。

另外,听取各乡镇领导大家对林场改革的意见和建议,这也是必不可少的。我实话跟你讲,王县下红土坡视察的消息一传达下去,红玉溪、大店河、五方坪几个乡反应都很积极,具体日程安排,可能不能全按你事先给我的那个表来。”

刘明辉咧嘴一笑,手一挥,道:“但是我给你一个特权,今天午饭王县肯定要在下面吃,这个我让你来安排,你看怎么样?”

陈京心念电转,叹了一口气,刘明辉算够意思,把事情说得很明白。王涵阳这次林场之行,给陈京镇场子可能只是一个目的,另外的目的可能还是要了解红玉溪、大店河和五方坪几个乡主要领导对红土坡林场改革改制的意见。

这一点是陈京目前不太愿意看到的,红土坡林场改制,各乡镇的利益和红土坡林场以及林场职工的利益,目前还没有协调好。林场十几万亩林地,以前一直都是独立于各乡镇存在,从基层乡镇的利益来看,他们当然希望林场改革方向是朝他们发展地方经济有利方向靠拢!

澧河西北山区,谋发展的面很窄,其中林木资源就是一个重要的资源。有些乡镇这些年经济方面之所以卓有成效,是和林木资源的开发密不可分的。

最近几年,县委县政府考虑到申报自然保护区的因素,开始收紧林木资源开发,鼓励各乡镇在发展经济方面多动脑筋,多想办法。尤其是最近,林业局开始主导在西北山区展开封山育林行动,可以说彻底的锁死了西北几个山乡的木材输出渠道。

这对西北山区经济发展是有非常大的负面影响的,在这个时候,红土坡偌大一个林场的存在,周边的几个乡镇又怎么能不垂涎欲滴?

陈京最近面临的压力很多,他主要还只考虑自己团队内部的压力和县级层面的压力,来自各乡镇的诉求他还来不及顾及到,这些方方面面的矛盾他要一一的捋清楚,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在这个时候,王副县长下红土坡,陈京从内心深处不希望他听到各乡镇大佬过多的牢骚。

他沉吟的半晌,忽然开口道:“刘主任,你看我们安排在虎头山木材检查站吃饭怎么样?虎头山那一带是林场最偏远的地方,但是那里的职工却是最苦的,我们……”

刘明辉连连皱眉,挥手打断陈京的话,道:“你简直是胡闹,虎头山那里的路况你知道吗?那么险的路,万一出问题,你能负责?”

他顿了顿,又道:“再说王副县长此行又不是视察木材检查站,有必要去虎头山吗?”

陈京摇头苦笑,也觉得自己有些异想天开了,虎头山是林业局木材检查站最偏远也是最重要的一处要塞之地。

整个西北山乡木材运输检查一共有三道屏障,虎头山就是三道屏障中第一道屏障的核心,从源头控制木材乱砍乱伐,虎头山检查站肩负重要的责任。

陈京忽然想到虎头山,是他把自己想象成王涵阳了,他想自己如果是王副县长,自己视察红土坡林场,就得到虎头山。

在那里,才能真正的视察到红土坡林场最珍贵的原生态林区,同时也才能见到红土坡林场最雄浑壮阔的景致,陈京去过一次虎头山,他登上虎头山俯瞰整个红土坡原生态林区的时候。

他从内心深处感到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大山无言,但是他却感染了陈京,让陈京在那一刻,对自己的使命认知是如此的清晰!

“就去虎头山吧!小陈说虎头山,那定然有他的道理的!”一直在巴士车座上打瞌睡的王涵阳忽然睁开眼睛道。

刘明辉没料到自己和陈京的谈话,王涵阳一直在听,他扭头,脸上露出尴尬之色,道:“王县,您的时间太紧,虎头山路途遥远,山高路险……”

“再险也是澧河的土地!你说远,我们就只去虎头山嘛!”王涵阳道。

陈京忙道:“那行,我马上给朱森林打电话,我让他这个检查总站站长亲自安排生活,保证原生态……”

……

朱森林这一天是忙得焦头烂额,他是仓促接到陈京的电话,得知王副县长要视察虎头山检查站,并要在虎头山检查站吃午饭。

当他接到这个电话,双腿就发软,直接叫了检查站的稽查车直奔虎头山。

最近这段时间,朱森林在局里就躲着陈京,虽然种种局面对陈京的确是非常不利,不夸张的说,陈京完全是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但是朱森林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果然,他一直关注的县委汇报会上传来了惊人的消息,陈京在会上大展神威,不仅扭转了局面,而且还一竿子捅到了底,狠狠的敲打了国资办和农业局,在会上硬是让一众头头脑脑下不了台。

收到这个消息,朱森林心中震惊的同时,又有些庆幸,他庆幸自己没有头脑发热和马文华同流合污,不然这一次陈京反攻倒算,说不定自己又要成为炮灰。

今天上班,朱森林心情是非常复杂的,但他万万没料到,陈京会直接给他电话,让他亲自到虎头山检查站待命。

这让他心中很犯嘀咕,王县视察怎么一定要到虎头山?是不是虎头山检查站出了什么大事?

另外,朱森林最担心是不是陈京对自己又有了新的看法,又准备从木材检查这个环节给自己一个教训?

从内心深处,朱森林硬是怕陈京,以前他在林业局牛哄哄,连林中则都要给他几分面子,那个时候朱森林日子是多惬意潇洒?

但是现在,陈京就是朱森林的克星,被陈京暗中教训了几次,朱森林心理阴影极大,他想破脑壳都觉得陈京就是个妖孽,被陈京缠上了,那真就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虎头山检查站矗立在县城和西北山区最大的屏障虎头山的山顶,西北山乡通往县城的车辆必经过虎头山,所以虎头山木材检查站是扼守咽喉的位置,这里也就成了澧河木材检查第一站。

王涵阳副县长一行到虎头山,给虎头山这个只有三个人的检查站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人气,早已经在此恭候已久的红土坡林场过来的职工代表,已经把检查站的小院就挤得满满的了。

王涵阳办事比较雷厉风行,他站着和职工代表交流,他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掷地有声,很有一股子领导的气势。

他道:“红土坡林场改革,我们县委县政府的总体要求是要充分考虑职工的利益,要把职工的生产生活问题和林场生态资源保护放在第一位。要把林场改革和传统的国企改革区别开来。

要把林场职工的生产生活状况和城镇工人的生产生活状况区别开来!”

王涵阳的讲话很细、很朴实,他澄清了前段时间关于林场要分割拍卖的不实谣言,很坦诚的向大家表明了他个人和县委县政府对林场改革的态度。

最后,他还拉着陈京的手向红土坡林场的职工代表介绍,道:“红土坡林场改革的负责人就是陈京同志,我们选择林业局的领导来负责林场改革,就是考虑到林场的特殊性,以及我们林场职工对林业的特殊感情。

陈京同志责任心很强,虽然年轻,但是处理事情的能力强,应对突发事件、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强,县委县政府领导充分信任他,我们坚信,红土坡林场改革工作,在陈京同志的统筹下,一定能够给党和人民交出满意的答卷!”

掌声雷动,陈京也颇为动情的鼓掌,红土坡改革的工作,陈京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自从接手这个工作以来,他身上的压力就没有放松过。

但尽管如此,他依旧饱受别人的质疑和议论,哪怕是进一步,办小指头大一点事儿,陈京都感到异常困难。今天,王涵阳能说这番话,这无疑对陈京来说是及时雨,陈京有自信,他基本能够稳住阵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