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2章 女人饭局

第七十二章 女人饭局 求推荐、收藏

人情常常很难!

就以马文华这事论,陈京和谭秋林也是熟人,谭秋林在澧河政坛也算是有鼻子有脸的人物,他都求到面前来了,陈京是不是应该卖个面子?

但是马文华的问题不是单纯个人的问题,他的问题牵涉到方明、廖伟还有王国舒等等一系列得问题。如果红土坡林场闹事的责任最后不弄清楚,不归咎到马文华身上,方明和廖伟还有王国舒等人就要承担主要责任。

这个责任追究下来,这三个人都要被排除出红土坡林场改革工作之外,这无疑不是陈京想见到的。

陈京现在对红土坡林场改革工作的态度是用新人不如用旧人,廖伟和方明,说个人能力,都是顶呱呱的。他们在基层工作这么多年,方方面面的关系和人脉都非常的扎实,只要他们有心,他们完全可以成为陈京的助力。

而王国舒,虽然这个人野心很大,但是他担任了这么多年的红土坡林场场长,其工作经验之丰富,又岂是一般人能比的?

红土坡林场内部究竟有多少问题?红土坡林场改革究竟应该走什么样的路子,王国舒是最懂林场的人,这样的人陈京如果不善加利用,就太可惜了!

所以陈京对谭秋林的请求,他是断然的置之不理,不仅是不理,他还第一时间勒令蒙虎出面把事情的真相弄清楚,然后公布于众。

谭秋林想保住马文华是一厢情愿,陈京根本无需自己出手,只需要将这个厉害关系向王潜、徐彬雅他们稍微的透露,他们要比陈京积极得多。尤其是王国舒,他抱着大宗材料直奔县政法委反应情况。

陈京意思到那里,县里很快就形成了对马文华痛打落水狗的一股风潮,马文华一夜之间就成为了众矢之的了。

马文华在澧河滚了这么多年,平常就喜欢打擦边球,真要追究起来,他的屁股哪里能够干净得了?很快马文华的一点老底被人扒得干干净净,而红土坡林场闹事挑拨造谣的罪名自然也就安在了他的头上。

县检察院动作迅速,立刻对其提起公诉,法院迅速受理,马文华锒铛入狱只是时间问题。

马文华倒了,陈京也把谭秋林彻底的得罪了,据小道消息称,谭秋林在暗中甚至放过狠话,称一定要让陈京好看!

……

连续很多天没有下雨了,澧河的气温终于进入了一年最热的季节,陈京独自在家的时候,成天就穿着个大裤衩!

这段时间,陈京三天两头跑红土坡,红土坡林场的实地调研、困难问题、改革阻力等等材料,他准备了一摞又一摞,关于红土坡林场改革的会议也频繁开了很多场了,目前,各个层面已经基本达成了共识,那就是红土坡林场是澧河的招牌,是澧河林业生态保护和经济发展相互相成的代表。

这样的单位改革不能够走传统国企改革的老路,传统国企改革为了甩包袱、丢担子,很多工厂至产权都实行了拍卖,企业职工也纷纷下岗买断,国企变私企成为了一股风潮。

但是红土坡林场不是普通国企,林场改革也不能够走分割拍卖的路子。

县委和县政府开会研究,正式成立了红土坡林场改革领导小组,陈京被任命为改革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县领导对领导小组提出的要求是,红土坡林场改革既不能完全走私有化的路子,又必须要达到甩包袱、减负的目的,还要能妥善安置林场职工。

这三个要求可以说对领导小组提出了极高的要求,最近陈京等人感到压力很大,大家工作起来都比较认真投入。

有一件事值得一提,那就是陈京和金璐的关系最近进展速度很快,自那天陈京酒后“放肆”以后,算是捅破了一层窗户纸。

金璐本来对陈京就颇有好感,两人一有空就约在江边茶楼喝茶,虽然目前两人的恋情还没浮出水面,但是私下里两人牵手、说笑已经十分随意了,彼此也都觉得难以抵挡对方的魅力……

但是两人的发展也仅此而已,陈京最近精神压力实在大,工作也异常繁忙,能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和金璐小聚,这也算是繁忙工作中的一个点缀。

从现在的势头来看,爱情似乎离陈京很近了,事业呢?陈京常常在一个人思考问题的时候,会暗地里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工作做好,做得方方面面都满意!

……

徐叔请吃饭,理由是女儿徐丽芳从外面打工回来了,一定要找个机会感谢一下陈京。

陈京老远就闻到澧河特有的腊肉香味。老徐家比较简陋,厨房和客厅间没有门,只用布帘子隔开,陈京从客厅掀开布帘子忽然觉得被什么东西阻挡住了。紧接着他便嗅到了一股香味。

“啊……”一声,女人的惊呼,陈京一愣,呆立当场。

一个女人,上身穿着polo衫,下身着一条蓝色的短裙,头发扎的是马尾,脸上化了一点淡妆,不算很时尚,但是很有小家碧玉的味道,尤其是胸部坚挺的两团,鼓鼓囊囊的,polo衫的领口还若隐若现的露出沟壑,当真是十分的诱人。

“陈……陈局长……”女人终于看清了陈京,本来涨红的脸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徐姐!”陈京冲着女人点头,几个月不见,徐丽芳的变化很大,到底是去了大城市,穿着前卫了很多,不像以前那般土里土气了。

女人身后跟着一个小孩,走路有些蹒跚,但是个子不矮了!

徐丽芳拍了拍孩子:“叫叔叔!”

“叔叔好!”小孩很乖巧,陈京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小孩咧嘴一笑,道:“叔叔,你就是我妈妈的男朋友吗?”

童言无忌,可是这家伙一说出口,一屋子人呆立当场,徐丽芳最是尴尬,她满脸通红,拍了孩子脑袋一把:“你这个小屁孩胡说什么?真是……”

老徐老两口倒是乐呵呵的,老徐笑道:“这个小家伙机灵呢!刚才我和他外婆说要给丽芳重新找个婆家,他这就上心了!只是他眼界高了一些,呵呵~”

陈京面对这个场景也不好说什么,也只能尴尬的笑。

徐婶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席间老徐老两口又再一次提起感谢陈京的话,徐婶还颇为动情,她道:“陈局长,我家丽芳能够回来,这全都是因为你将那个天杀的郑爽给处理了,不然我老徐一家哪里来的日子过?”她指了指徐丽芳:

“丽芳,你还不谢谢陈局长还等什么?”

徐丽芳连忙站起身来,竟然要给陈京磕头。

陈京脸色大变,哪里敢接受这个重礼,连忙一把将她扶住,徐丽芳人生得靓丽,但是劲儿却很大,陈京一把竟然有些扶不住,两人身子挤在了一起。

“你别,徐姐,我们不兴这一套!”

徐丽芳态度坚决,道:“俺要谢你,又没有其他的本事,您是公家人,也不稀罕俺啥,我就给你叩几个头!”

一旁端着碗自己吃饭的小屁孩徐彬放下碗筷用手指头划脸部,哇!一声哭了出来。

陈京连忙道:“你看,吓着小孩子了吧!我们俩在这里坚持,小孩子还当我们在打架呢!”

徐丽芳这才放弃了固执,扭头将孩子抱在了怀中。

经过了这一闹,大家在饭桌上也尴尬了很多,而就在众人饭要吃完的当口,门口急匆匆走来一名和徐丽芳年龄相仿的女人。

“丽芳回来了?果然是啊……”

女人也是面容姣好,穿着比徐丽芳还要洋气一些,徐丽芳一见她,放下手中的孩子,迎上去:“是殷虹啊,我正准备去找你,没想到你倒先找到我这里来了!怎么?我听妈说你想跟我出去?”

女人进屋和老徐两老打招呼,一眼瞅见陈京,眼神有些怪异,她没说话,而是俏生生的坐在了徐丽芳的旁边,将嘴巴凑徐丽芳旁边低语几句。

徐丽芳脸通红,瞪了她一眼,道:“你胡说什么?人家是陈局长,郑爽就是他……”

女人疑惑的看着徐丽芳,又瞅了瞅陈京,半晌,她格格笑了起来。看得出来,她性格比徐丽芳要泼辣很多,她眼睛看向陈京,道:“陈……那个,我和丽芳可是好姐妹呢!她说你是局长,能把郑爽都扳倒,是真的是假的啊?”

她笑声更大,又接着道:“我看八成是假的吧!哪有你这么年轻的局长,你老实跟我讲,你是不是丽芳从外面带来的男朋友?”

陈京微微皱眉,他的口音相比澧河本地人没那么地道,这个殷虹八成是发现了这一点,产生了怀疑!

殷虹看陈京不做声,笑得更得意,道:“那这样,你帮丽芳扳倒了郑爽,让她可以摆脱纠缠,我现在也遇到了麻烦!我被雷鸣那个鬼缠得无处可躲,你郑爽都可以扳倒,雷鸣更不在话下吧?小帅哥,你行不行啊!你帮姐姐,姐姐可是有报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