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5章 忽然进市

第七十五章 忽然进市 求收藏、推荐

【兄弟们,推荐票一定不要忘记投啊!!!!目前在分类榜上都岌岌可危了!!!!】

原定召开的红土坡改革领导小组的工作会议取消。

陈京做出这个决定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脑子里面飞快的转。

刚刚接到马步平亲自来电,他要去一趟德高,让陈京陪同一起去!

这个电话有些仓促,这是陈京第一次接到马步平亲自打的电话,去德高究竟什么事情马步平言辞比较含糊。但是陈京的直觉告诉他,去德高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

而且,马步平既然是亲自打电话,说不定还是什么私密的事情。

一想到一个“私”字,陈京心中一动,打电话叫严青过来,道:“我们改革组账上还有多少钱?”

改革小组成立后,因为平常应酬等等各方面的需要,在财务上早已经独立了。目前严青暂时负责小组的财务,管钱的事情他负责。

改革组是个临时拼凑的小组,而且小组的工作对象是一家濒临倒闭的企业,这也决定了小组的财务方面不可能充裕。陈京为拓宽财路想了不少办法,幸亏这个领导小组不是林业局一家,国资办隶属县财政局,陈京多方活动,县财政倒拨了几万块钱到改革组的账上。

“一共还有五万多一点,是不是现在要用,现金就两万多!”严青道。

陈京点点头,眼睛看着严青,道:“就拿两万过来吧!我马上要出去一趟,钱你用报纸包好,然后用橡皮筋缠上!”

陈京没有解释钱的用途,严青也没问,他办事效率很高,出去几分钟回来就递给陈京一个报纸小包,陈京接在手中捏了捏,放进了公文包。

“有什么事情你帮我盯着点,我去一趟德高,具体什么时候回没定!方明主任和廖副局如果有电话来,你让他们手头工作不要落下,紧急情况就打我的BP机!”陈京边说话边整理衣服。

严青将他送到办公楼外,要给陈京叫车,陈京摆摆手示意不用,走出局大门,随手招呼了一辆的士车一溜烟走了!

陈京在县府门口等了大约二十分钟,马步平的车终于出来了,没等陈京招手,司机小方将车开到了陈京的前面,陈京一看副驾驶上没人,马步平坐在后面,就他一个人。

“你也坐后面!”陈京拉开前面的门,马步平淡淡的道。

陈京开后门坐进去,“砰!”一声将门关上,车迅速开动,上了大马路,小方加速直奔德高市方向而去。

“你那个改革搞得怎么样了?”一直沉默了很久,马步平终于开口问话了。今天的马县显得精神不足,好像是没睡醒一般,蜷缩在车后角落,姿势极其慵懒。

“改革目前最大的难题是引资的问题!现在要改制,但是政府不能掏钱,我们必须吸纳民营资本搞股份制,但是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好的,有价值的融资渠道!”陈京道。

马步平点点头,道:“搞个事情不容易,你这段时间跑上跑下倒是辛苦了!”

陈京摇摇头,道:“很惭愧啊,没出成绩即使辛苦了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因为没出成绩,越辛苦越说明能力不行,我现在就属于这种情况!”

马步平脸上露出笑容,精神似乎好了一些,他沉吟了半晌,道:“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我曾经总结过,只有一个道理,那就是求人不如求己!任何事情等别人支持你,还不如自己努力!

别人找你,和你找别人,这个次序的颠倒就是天壤之别。你找别人,那是求人,别人找你,那是别人求你。红土坡改革的事情也是一样,红土坡改制,需要引资招商,机会对双方都是对等的,这是一件合作共赢的事,我们的姿态不能太低,这一点你要把握好!”

陈京认真的点点头,道:“对!我也是这样想的,只是想的没您说的这样透彻!”

马步平点点头,笑了笑,看向陈京的眼神颇为欣赏。

“我休息一会儿,你也休息一会吧!到德高可能有些应酬,不能好好休息!”马步平道,说完他闭上眼睛,似乎完全进入了休息状态。

陈京脑子清醒得很,根本睡不着,他眼睛就瞅着窗外。

窗外的景致很枯燥,高速路两旁都是树,偶尔透过树可以看到一些城镇,陈京却都叫不出名字来。

澧河是德高最偏远的县,从澧河到德高市需要穿过三个县,虽然现在也有了全程高速,但是里程很长,也要几个小时才能抵达目的地。

说起来,这条路陈京并不陌生,前段时间为了能进德高日报社,这条路他往来频繁。

但是时隔几个月后,他重新走这条路,内心却是完全不同的感受了,现在他的内心很平和,他虽然走在这条路上,但他心中牵挂的依然是他的红土坡林场。远不像当日那般,走上这条路,就希望永远离开澧河那个鬼地方。

人的情感是很复杂的,在前几个月,陈京对澧河还是如此的反感和讨厌,现在他却觉得自己对这个地方已经有了感情了,澧河山多,山上的花花草草都很亲切,陈京在澧河待了几年,现在他终于慢慢渗透进澧河政坛这个圈子中去。

“小陈,如果把你下放去乡镇政府,你觉得比你现在如何?”冷不丁,马步平开口道。

陈京扭头,才发现马步平根本没有睡着,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

“这……”陈京有些沉吟,但旋即,他道:“红土坡林场改革的事情我得先拿下来,这个事情不拿下来,我自己都觉得遗憾太大了!”

马步平眼神闪烁,不住的在陈京面庞上逡巡,陈京心中暗自打鼓,不知道马步平为什么会突然有这一问。

马步平想让自己动一动?陈京心中念头转动,他又想,是不是县里最近出了什么事情?

能有什么事情呢?就以陈京的工作而论,要说有事情,也就最近工作组出了一个聚众赌博的事情。这件事情不是孤立的事情吗?

“林场工作最近遇到一些阻碍,这些我都听说过了!”马步平道,他用力将身子坐直,忽然冷哼了一声,嘴中“嘿嘿”几声笑。

“为官难,尤其是基层官员!我们是实实在在贴近人民群众的人,需要的是务实!出了力不一定讨好的事情常有!”马步平颇有感触的道,他话锋一转,“即使是做得好了,那总还是有人不满意的,这批不满意的人总会成为内心的痛啊……”

陈京默然,他没有贸然回答马步平的话。

在这样一个场合,马步平忽然说这番话,让陈京不能不联想此行的目的。

澧河政坛县委级别的争斗一直都没有停息过,县委层面牵扯到的利益极其复杂,从马步平今天的话中,陈京听到了很多的唏嘘感叹,是不是和他此时的心境有关系的?

如果是的话,马步平此时又是什么样的心境?

陈京的联想能力从来就很强,他想到马步平在澧河执政这些年,澧河社会各界最质疑的就是他的能力,认为他没有给澧河经济带来明显的起色。

马步平刚才所说什么出力了不一定讨好,是不是和此有关的?

陈京忽然想抽烟,他现在养成了习惯,思考问题的时候,总喜欢抽烟。

但是现在的场合是不允许他抽烟的,他便感觉有些别扭,内心有一种浮躁的感觉。

“你不想下去,你认为林业局的这副担子你一定挑得起??”马步平又道!

陈京手微微的颤动了一下,前面开车的司机小方恰在这个时候减速,陈京和马步平的头都往前栽了一下。

“我乐于做现在的工作,林场改革的问题一日不落实下来,我们一日心里便放松不了!”陈京道,他没有多想马步平的话中可能有深意,他虽然有所察觉,但是有些地方,他不愿意深入去想,因为有的问题越想越复杂,最后反而弄得自己进退失据了。

和陈京说了这些话,马步平再没有说话了,眼睛又闭上,似乎沉沉睡去了。

而这一次,陈京可不敢真认为马步平是睡着了,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又会冷不丁的忽然问陈京问题。

陈京用眼睛瞟闭目养神的马步平,今天的天气不好,车里面的光线不是很明亮,马步平的睡态很安详。但是陈京却清楚,马步平此时脑子里面绝对是万马奔腾,不是在想多少问题……

【感谢昨天豪爽打赏的兄弟:宁夏石化、阿斯蔺、小小粉蒸肉、雨云、老周老周、虚岚、镇西关、冷血67、宝贝慧慧、唐古鱼、天赤道、红尘中的人、david-ding、whuaseng、南冥老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