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7章 马步平的忠告

第七十七章 马步平的忠告

一场牌局陈京输了五千多,钱虽然不是自己的,陈京因为应酬回去可以报账,但是他心中依旧感到有些肉痛。

美女记者黄玲大赢一万多,可谓是大胜而归,马步平不输不赢,打了个平手,胡棣输得比陈京还多。陈京看到胡棣一脸无谓的样子,他不由得感叹自己真是穷苦出身,没见过世面。

五千多块钱在很多人眼中真的不算什么,就是一顿饭钱,或者是住一晚宾馆的费用,只是陈京目前还没到那个境界,他就是普普通通的出身,这么多钱几乎相当于他一年的工资了。

打牌完毕后,陈京和马步平回酒店睡觉,第二天一清早,司机小方就叫陈京,说马县要出去,让陈京陪同。

陈京洗漱完毕出来,马步平早就收拾妥当了,陈京脸唰一下红了,道:“马县,真该死,我这一睡过去就像死了一样!”

马步平淡淡的笑了笑,道:“如果你想当秘书,还真得加劲儿!”他顿了顿,挥挥手:“早餐就罚你不吃了,我们走!”

司机小方开车,汽车一直疾行,直奔西城方向。德高市也有一条大河叫武陵江,武陵江将德高市分成了南北两个部分,汽车不知不觉已经行驶在了沿江大堤上,武陵江的滔滔江水就在窗外翻腾。

这一路走过去,环境越来越清幽,一直走到一处别墅群区,汽车开进别墅区,进入了像方格子一般的大道。

小方的驾驶技术很娴熟,在方格子中行进,汽车一直很平稳。

“吱!”一声,汽车停稳,小方回过头来看向马步平,马步平点点头,他看向陈京道:“你身上还有钱?”

陈京点点头,从身上掏出一个报纸包,昨天这个包要厚实一些,今天少了五千多块,薄了一些,但是陈京依旧用报纸将其包住了!

马步平嘴角翘了翘,露出一丝笑容,他看向陈京的眼神多了很多柔和。

陈京思路缜密,办事可靠,非常有悟性和天赋,有时候根本就不像是一名只有25岁的干部。但是从他用钱的这个细节,马步平却能清晰的感觉到陈京的稚嫩,还是一张白纸啊,极有可塑性!

接过陈京的报纸包,马步平顺手放进手提袋,他拉开车门:“你们俩等我一会儿,我去一会儿就来!”

马步平下车后直奔一幢院子里满是葡萄藤的别墅,小方回头对陈京道:“这是市委方书记的家!”

“方克波?”陈京脑子里闪出一个名字,他瞅了一眼小方,小方憨憨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他为自己也姓方感到骄傲,殊不知他却不经意间给陈京透露了马步平的去向。

市委党群副书记方克波,马步平在这个时候登门拜访他,目的不言而明!

陈京马上又联想到满副秘书长,他脑子中迅速勾勒出一条清晰的线,昨天的牌局是铺垫,今天马步平干的才是正事。

现在还很早,阳光刚刚从东方露个小脸,马步平选择的时机也够绝,在这个时候见方副书记的确是最为隐蔽的。

一念及此,陈京又对满延波的印象深了很多,看来这个满副秘书长影响力不小,很有能力!他牵线搭桥到这个时间,这说明方克波是很信任他的!

陈京脑子里面飞快的转动,思路简直是天马行空。

这次德高之行,对陈京来说是涨见识了,昨天和今天这样的场面他都是头一次经历。第一次和领导如此接近搞关系、拉近距离,这种感觉很微妙,陈京很难描述自己的心情,就像是第一次交女朋友一样心情复杂,以此为界,陈京的世界观可能渐渐要开始新的篇章了!

“马县回来了!”小方忽然道。

陈京连忙将思绪拉回来,他将车门打开,人却不出去,马步平走得很急,走到近前,他皱皱眉头道:“谁让你开车门了?”

陈京一愣,脸唰一下涨红,马步平阴沉着脸坐进来,把门关上,道:“回去吧!”

汽车开动,车中的气氛沉闷到了极点,马步平阴沉的脸,如同一块巨石压在陈京和小方两人心头,两人都觉得喘不上气。

车中安静到极点,偶尔小方换挡会发出一点声响,除此以外,再无任何声音,陈京坐在座位上挪都不挪动一下。

几乎可以肯定,马步平这次见方克波很不成功,具体情况马步平肯定永远不会说,陈京也无法揣测。

“我昨天跟你说的话你都记住了吗?”马步平忽然开口道。

陈京心一紧,额上的汗珠立马冒了出来。

“什么话?哪句话?昨天一天,马步平说了多少话?”陈京思绪纷飞,却真想不起来是哪句话,他的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心情从未有过的紧张。

“记……记得……您说过求人不如求自己!”陈京道,慌乱之间,陈京想到的就是这句话。而这句话陈京印象也最深,同时又最符合马步平此时的心情。

马步平眼睛盯着陈京,神色渐渐的缓和了一些,他拉开手提包,从包里面将那个报纸包拿出来递给陈京:“没用上!”

陈京将报纸包接在手中,顺手放进自己的包里面,心情也渐渐镇定了!

“你和小方先回去吧!我还在市里有点事情办!”马步平道,他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张名片递给陈京,陈京将名片接在手中,一眼看见两个字:“胡棣”。

“你和他已经认识了!以后需要帮忙就直接打他的电话!”马步平道,他顿了顿,嘴角露出一丝莫测的笑容,“你跟他不用讲太多客气话!”

陈京怔怔的看着名片,他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他实在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会需要胡棣帮忙,自己一林业局副局长和市公安局副局长又有什么机会有交集?

一连串的疑问在陈京的内心滋生,但他嘴上却道:“谢谢县长,我一定好好保存这张名片!”

马步平脸上没有表示,他冲小方喊道:“把我送到国际酒店,然后我下车,你们直接回去!”

车上又恢复了寂静,马步平不说话,陈京便完全是无法可说,就这样在尴尬沉默的气氛中,汽车终于停在了国际酒店旋转门的前面。

小方下车帮马步平开门,马步平一只脚下车,而就在此时,他又回头看向陈京,道:“你的记性不错,我的话你能记住!”

他另一只脚迈下去,再一次回头,道:“我还告诉你一句话,平时不烧香,就不要临时抱佛脚,永远都不要干那样的蠢事!这话你应该记住!”

马步平抬步昂首进了国际酒店的大门,他刚才在车上的负面情绪早已经烟消云散了,从背影上看,陈京只看到其笔挺的腰杆,他的背很宽很厚实,总能给人一种很实在踏实的感觉。

“平时不烧香,就不要临时抱佛脚……”陈京仔细品味着马步平的这句话,心中思绪万千……

……

从林场困难职工王五福家出来,陈京一帮人情绪都异常的低落,王杉不住的抹着眼泪,一张娇俏的小脸变得像猫脸一样花里胡哨的了。

陈京的心情很差,他瞪了王杉一眼,道:“哭什么哭!哭能解决问题吗?哭就能够成功的把林场这摊子盘活吗?”

王杉脸涨红,使劲的用衣袖擦脸,强行的将眼泪止住了。

陈京脸色铁青,一言不发的从林场大门走出来。林场改革步入了关键的环节,陈京召集全县有意投资林场的老板和个人开会,在会上,陈京把自己分割林场业务,分步将林场进行股份制改革的想法说出来,却遭遇到了所有人的冷遇。

主要原因是陈京将不能强行辞退林场职工放进了整个计划中,多数人就是被这一条吓走的!很多人根本就没看方案,一听说要用原场职工,立马就打退堂鼓,拉都拉不回来。

会议开不成功,在小组内部就出现了分歧,今天陈京就是带一帮子人,让大家看看林场职工生存的现状,目的是要在小组内部把阵脚稳住!

林场的职工的确生活很艰辛,刚才陈京他们去的王五福一家五口,天天啃的还是玉米窝头,几个月肉沫都见不到是常事。尤其是王五福的大丫头,九岁了还没上学,没鞋穿光着脚丫子,上身也是光着的,看得一帮人内心恻然。

“林场职工的问题要解决,这是我们改制林场的初衷!贱卖林场谁不会?我们这十几万亩林地,乱卖也是一笔不菲的钱。但是我们卖掉了林场,我们的生态要不要?我们职工问题要不要解决?这么多的人我们怎么安置?”陈京情绪激动,他使劲挥舞着手向小组主要班子训话!

“我们要坚信,林场改制的方向是没有错的,我们的改制思路是完全双赢的思路。我们这次引资会之所以不成功,并不是我们的思路有问题,而是我们有些老板和企业没有端正态度,都把我红土坡当成了一块肥肉了!”

【昨天打赏人员名单:清兰可心、YLJ123、湖北老实人、书友101221194907593、宝贝慧慧、宁夏石化、阿斯蔺、小小粉蒸肉、雨云。感谢兄弟们豪爽打赏!真的鞠躬感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