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79章 领导谈话

第七十九章 领导谈话 求推荐、收藏

王庆没有和林中则私下谈太多话,他主持召开林业局党组班子会议,在会上通报了林中则涉嫌严重违纪,已经被纪检部门双规的消息。

整个会场非常紧张,会议从下午四点一直开到晚上七点钟,长达三个小时的会议,王庆主要是逐一的和林业局班子成员强调目前林业局稳定的重要性,他明确提出,现在的林业局要在陈京副局长的领导下,要立刻消除林中则被双规的消极影响,局里的工作要以最快的速度恢复正常运转。

会议结束,王庆凑到陈京身边,道:“陈局,你还要牺牲一下休息时间,跟我去一趟县委,赵副书记还要单独跟你谈话!”

陈京眼皮一跳,他心想,这件事情怎么是赵副书记出面谈话?马步平就在政府,另外,事情严重,直接舒书记谈话不更有好吗?如果单纯是从案子本身情况通报,易书记是最恰当的人选。

现在赵一平和自己谈话,是谈什么?

和王庆坐一个车进县委,一上车,王庆那张紧绷的脸迅速放松了,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林中则同志也是老同志了,我们纪委多次收到关于他的举报,后来都因为证据不足,没有贸然行动。

这一次,嘿嘿……”

王庆笑了两声,后面的话没说,他不说陈京也不好问,唯有闭口不言。

“这次我们对林中则家里进行了搜查,很触目惊心!现金财物这些就不用说了,价值不菲的字画和古玩都不少!另外,我们还搜出了他专门的腐败记录,对自己犯的事儿,他是一笔一笔记得清清楚楚!”

王庆颇有感触的说道,陈京扭头看了他一眼,他总觉得王庆说话有些多,林中则的情况应该是秘密的东西,陈京可以知道吗?

林中则家里有多少财产陈京不清楚,但是林中则有个专门记录本的事儿,陈京听闻过。

林中则记事很清楚,他口袋里就时刻塞着一个本儿,遇到了什么事情他就记一记,所以经常讲话他不拿讲稿都是出口成章,有些数据、情况他信口说来都是准确的,让人觉得其水平很高。

陈京也有记东西的习惯,但陈京记的没那么细,至于说像林中则那样,将自己犯的事都记清楚,那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忽然,陈京心中一动,他想林中则的笔记本中会不会记录他自己疏通关系,所做的各种打点信息呢?

一念及此,陈京心猛然往下沉,他再看王庆那随和略显肥厚的脸,心中便觉得有了丝丝凉意。

林中则是马步平一手提起来的干部,澧河上下,谁都知道林中则就是马步平的人,林中则现在在这个当口出事,是不是预示着更深层的问题正在挖掘暴露?

陈京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车上没有烟抽,陈京静不下心来去想问题,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他闭上双眼不过是让自己看上去平静一些。

……

赵一平有色眼镜背后,那双眼睛浑浊得让人难以捉摸。

他旁边坐着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黄小华,两位领导和陈京一个人谈话,仅此一点,似乎就能说明这次谈话的严肃性和重要性。

赵一平鲜少说话,黄小华说话比较多。

黄小华平常在澧河,人们对其评价都是说他为人和气,协调能力强。但是今天,他的一张脸绷得很紧很紧,活像陈京是他的债主一般,他似乎要用他紧绷的面皮,将陈京的情绪也带到一种严肃认真的状态中。

陈京的神色一直都比较平静,黄小华的反常并没有影响到他。

作为县委办主任,黄小华是个很特殊的存在,在下面人眼中他是领导。但是在县委领导面前,他又是做服务工作的,尤其是在书记和副书记面前,黄小华更是要扮演不属于他自己的角色。

他的那张脸很多时候是为书记长的,就像现在这样,黄小华面皮紧绷,并不是他真的和陈京苦大仇深,而是他要替赵一平绷紧脸,要把事情搞得严肃一些。

而赵一平,他堂堂的县委副书记,怎么能轻易在一个小小的副局长面前就喜怒形于色?

陈京忽然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他的脑子越来越来灵活了,考虑问题、分析别人的心理也越来越准确,就像现在这样,他坐在两位县委领导面前,他能够神色镇定自若,自信的来源就是基于他对事物和人性的洞察。

“林业局的工作一定不能出乱子,一定要保持局面稳定!不能因为林中则同志出问题,林业局全局就全都散了!”黄小华道:“当然,不排除林业局内部有些人人心浮动的情况,这方面纪检部门会配合你做工作。

对有问题的同志,我们查处是不错,但是对问题不是很严重,对只有些小毛病的同志,我们还是要以批评教育为主。所以,没有必要太过恐慌,更没有必要惶惶不可终日。

我刚才说的这些话,是县委领导的意思,也是舒书记的意思,你务必要传达到位,你自己也要以身作则!”

“黄主任,我一定努力控制局面,我坚信林业局乱不了!”陈京认真的道,他心中有些纳闷,林中则既然出问题了,为什么县委不立刻安排新的局长人选,而让自己这个常务副局长来全面掌控林业局的局面。

这一点组织上是基于什么考虑的?

陈京真的特想抽烟,但是赵一平和黄小华两位领导都不抽烟,他怎么能够提出想抽烟的要求?

“陈京同志,县委领导对你的能力是充分信任的,正是基于这种信任,才让你暂时负责林业局的全面工作。对你个人的思想觉悟,组织也是信任的,所以,你个人在工作中千万不要有思想包袱,要认真切实的把工作抓好、抓落实!”鲜少说话的赵一平终于开口了。

他一开口,就是勉励的话,让陈京刚才一直饱受压抑的心脏,有了一个释放的空间。

陈京认真的点头,道:“谢谢赵书记!”

赵一平淡淡的笑了笑,忽然道:“最近我听说你在外面跑得多,是为了什么?是为了红土坡林场改制的事情吗?”

陈京被赵一平跳跃的思维弄得很不适应,他怔怔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的话。

“有一点我要跟你强调,任何的事物都要顺大势,都要和时代潮流相吻合。我们古人就有一句话,炎黄子孙都知道的,叫‘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在工作中也要认真把握这句话,不要思想太多,更不要思想太单纯,凡事要看清方向再走!”赵一平又道。

陈京平静的脸上终于掀起了一丝波澜。

赵一平的话颇有歧义,听上去是他在就红土坡林场改革的事情批评陈京方向没把握好。但是一句“识时务者为俊杰”用在这个地方恰当吗?

赵一平堂堂县委副书记,这点水平没有,他会用词不当?

陈京轻轻的摘掉自己的眼镜,用衣角边擦了擦,道:“谢谢赵书记,我定然谨记您的教诲!”

赵一平视线平视着陈京,不再说话,陈京神色依旧平静,他仿佛领悟不到赵书记言语中更层次的意思,又似乎正在领悟品味书记的话。

“赵书记……”黄小华起身,他从腰上取下手机,手机正在震动,赵一平点点头,黄小华起身出门。

陈京趁这个当口,终于将面前的水杯哪起来喝了几口水,一杯水下肚,他嘴巴仍觉得干巴巴的,但屋子里就两个人,他总不能期望赵一平给自己倒水。他起身朝赵一平弯腰,道:“赵书记,我去接点水!”

赵一平眉宇微微的皱了皱,几乎是用鼻子哼出来的声音:“去吧!”

黄小华出去了很久才回来,等他回来,陈京和赵一平两人早就没说话了,赵一平本来就带着文件来的,他一直盯着一份文件看,眼睛都不挪动一下。

陈京则手捧着水杯,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目不斜视,眼睛就直愣愣的盯着黄小华留下来的空椅子上,似乎那椅子就是奇怪的物事,值得陈京好好的研究一番。

“好了,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吧!现在时间对你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你马上回去稳定局面!”这话又是黄小华说的,黄小华说这话的时候,赵一平眼睛根本没从文件上挪开。

陈京站起身来,朝两人微微弯腰道:“赵书记,黄主任,那我就先回去了!”

陈京轻轻的关上门,脚步声渐行渐远,但却很清晰稳重,赵一平侧着脑袋似乎在仔细的倾听。

黄小华凑到赵一平的身边,道:“赵书记,刚在接到电话,马文华开口了……”

【昨天打赏人员名单:天涯故客6131、冷血67、jesse168-hk、Hyming_101、知一知二、静心居士aa、宁夏石化、最爱ling、老周老周、、黄药师的冷笑。其中黄药师的冷笑兄直接打赏成舵主,特别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