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0章 情况很糟糕!

第八十章 情况很糟糕!

林中则被双规,这件事情似乎只是个开头,县检察院专门成立的小组对林业局全局进行调查,小组由县院副检察长刘军带队。

在一夜之间,林业局全局便被紧张压抑的氛围所笼罩,整个林业局股以上的干部,频频被传讯问话,局里的日常工作受到了严重干扰。

林业局小会议室,林业局常务副局长陈京和检察院刘军副检相对而坐,刘军神色严肃,眼睛盯着陈京道:“陈副局长,我们对林业局进行调查,是在县委领导的指示下进行的,我们的调查都是公平、公正的,不会冤枉人,更不会包庇人,你刚才说我们的调查影响了你们工作,这是一种什么觉悟?”

陈京暗暗皱眉,刘副检带队过来之前,蒙虎就给陈京打电话讲过,刘军和谭秋林两人是连襟关系,这次他带队调查林业局,估计花样会很多。

陈京对困难也是有估计的,但是他万万没有料到,刘军搞的动静会这么大,四五个人的调查组就常驻林业局办公,搞得全局乌烟瘴气,林业局本来就很脆弱的大厦,经历刘军这样一闹,真有大厦将倾的危险。

陈京抽出烟点上,袅袅的烟雾在屋子里盘旋升腾,刘军厌恶得只皱眉。

他看这个陈副局长很不顺眼,他带队在全县无论到哪个地方,谁见他不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就偏偏这个陈京,不仅不怕他,而且对他的工作还处处掣肘。调查组连续几天喝的水都没人供,还需要大家自己买水才能生活。

“林业局要稳定,任何阻扰林业局稳定的动作,我都不支持!我陈京不怕调查,谁调查我都不怕,但是对你们这样漫无目的,没有证据的胡乱查,我认为是干扰!”陈京朗声道,“这个事情,我已经向县委相关领导反映了,如果林业局因为你闹得控制不住局面,这个局长就你来当!”

刘军脸上肌肉抽搐,用手指着陈京:“你……你……”

他做了这么久的副检,还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陈京一个小小的副局长,这简直是目中无人。

他又想起谭秋林的话,他说陈京不识抬举,不知轻重,今天看来果然如此,这股风气不杀下去,这还了得?

“陈副局长?不要认为你自己就是绝对干净的,我们已经收到了别人举报,其中就有关于你在局里独断专行,拉帮结派的举报,你能够说这些举报都是不实举报吗?所以对你,我们也是可以严肃调查的。”刘军嗓门拉高,声色俱厉!

陈京一听这话,也火了,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谁上你们检察院举报我?即使有人对我不满,那也找县委、政府领导。县委政府领导指示让你来调查我陈京独断专行,拉帮结派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也要讲证据,不能听风就是雨,只要有确凿的证据,你们怎么办都行!”

陈京的气焰上来了,声势比之刘军一点不弱,刘军气得浑身打哆嗦,但陈京说的话他却无法驳斥,嘴唇连连掀动,想放几句狠话出来,又想陈京话说得这么明白了,放狠话又能起什么作用?

“陈京,你气焰不要太嚣张,我……我实话告诉你,这次林中则的案子牵扯范围极大,一旦出问题,是谁都负不起责的,你这样的态度是很危险,极其危险的!”刘军道,他脖颈子通红,有些竭斯底里!

陈京也红了眼,道:“我踏踏实实工作,认认真真兢兢业业,我要负的责是我林业局工作成绩和绩效,其余的我一概不负责!你不要用大帽子扣我,我陈京不是吓大的,我现在态度很明确,你们调查可以,但不能搞得我林业局乌烟瘴气,难道我全局上下都不用工作了?就听你们调遣?”

陈京的嗓门粗,他如此大声说,整个林业局都快听得到,林业局局里的人都在侧耳细听,有些人听不清楚,就手中拿着一个杯子,摆出一副出去接水的架势,其实是要离小会议室近一点。

还有胆子大一点的,多半都是普通职员,他们干脆借机到走廊上抽烟,一双眼睛却老往小会议门口瞟。

“陈局发飙了!他发飙的对象竟然是检察院刘副检,这份胆量和气魄,让人不服都不行!”在走廊上,有人小声嘀咕。

林中则倒了,林业局人心惶惶的大多是和林中则关系紧密,手上有点实权的人。对于普通的职员,这事不过是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所谓无官无职一身轻,大致就是这种情况。

刘军显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不断深深的吸气,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但是他内心燃烧的愤怒,却不断的冲击着他的理智,他冷静不了,今天他不将陈京的头摁下去,他实在是难消心头之恨!

“陈京!“刘军怒极反笑,他的声音变得阴柔,“你好,很好!我知道你依仗的是什么,嘿嘿!”

刘军的笑声极其阴,他的一双眼眸如毒蛇一般犀利可怖,“你不要以为你攀上的靠山硬,别人就不能把你怎么样。实话跟你讲,这次我们澧河要有大变化,牵扯到的其中就有重量级的领导。

你思维不要太单纯,不要太简单,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你年纪轻轻,如果在原则性、纪律性的问题上栽了跟头,那就谁都救不了你了!”

陈京的脸上微微的泛起红晕,他最好的办法是闭嘴,但是他却依旧开口道:

“谢谢刘副检的提醒,我陈京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我也永远会记得自己的本职!”

……

陈京的一场大闹,林业局终于清静了很多,调查小组传讯完所有必要谈话的人后,终于离开了林业局,虽然调查工作没有结束,但是局里看不到那些一身制服,脸上永远冷漠严肃的调查人员了,林业局上下还是多了一丝生机。

陈京办公室,小沙发上,陈京蜷缩成一团,整个办公室烟雾缭绕,让进门的王杉呛得不住的咳嗽。

“陈局……你……”王杉有些吃惊,“你生病了吗?怎么脸这么白?”

王杉有些急,她快步凑上来摸了摸陈京的额头,“发烧很严重,我马上通知严主任,让他安排送医院。”

“我没事!”陈京摆手止住了王杉,他的声音有些嘶哑。

王杉脉脉的眼神看着陈京,心疼之意溢于言表,她是越来越漂亮了,可能也是越来越会打扮了。她的身材本来就好,现在套上了职业装,唇红齿白中突出勃勃的英气,很有一股子制服美眉的味道。

她的身子离陈京很近,陈京能够清晰的嗅到她身上淡淡的幽香,这股味道和金璐身上的味道又有不同,少了那份成熟妖娆,多了一丝清新。

“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陈京道,他手上的烟刚灭,又点燃另一支烟。

桌上的烟灰缸烟头已经满了,王杉眼神很快便湿润起来,道:“陈局,您不用担心,一切都会过去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今天在外面也听到了一些传闻,那些多数都是有人造谣生事的。”

“什么传闻?”陈京竖起来道。

“关于易周水泥厂下岗职工闹事的上访的传闻!很多人都在说,易周镇水泥厂的那些老职工在上访,说是水泥厂在改制过程中有人收了黑钱,水泥厂是被贱卖的!”王杉的口齿清晰,表述得很清楚。

陈京仰躺在沙发上,脑子里想易周水泥厂的事情,这不又牵扯到国企改革吗?

一想到改革,陈京马上就想到红土坡林场,最近这段时间,他全副身心都投入到了红土坡林场改革的事情中,他已经计划好了,准备再跑一趟省城,到省厅找找关系,看能不能找到一条路子。

可是他这个念头刚刚起来,现在就赶上了这样的突变,老实讲,他心中有些灰心了!

林中则出事,陈京隐隐就感觉事情远比想象的要复杂,而检察院下这么大的力气泡在林业局,更让陈京心中阴霾丛生。

他和刘军之间的那场口角,是他经过周密考虑做的一个大胆的举动。

种种迹象表明,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遭,也许澧河政坛大的洗牌已经开始了,因为斗争发展到现在这一步,已经到了招招见血的地步。

“自己怎么就卷入了这件事情中呢?”陈京心情极度的糟糕、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