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1章 林业局乱不了。

第八十一章 林业局乱不了。

矛头是指向马步平的!

陈京很快就有了这样的判断。

他脑子中马步平无精打采斜倚在车后座的影像异常的清晰,马步平那天说的话,见的人,陈京现在连极其细微的细节都记得非常清楚,也许事情在那一天以前就开始酝酿了。

陈京在林业局,算是远离了澧河政治漩涡的中心,他也无法及时的掌握到县委层面的动向,这个劣势,也造成了他目前很被动的局面。

外面现在传言很多,多数是在传易周镇水泥厂老职工上访闹事的事情,这个事情说起来就不简单。

国有企业改革,易周镇水泥厂作为以前澧河规模最大的国企,在改革中首当其冲。而主导易周镇水泥厂改革是马步平上任后打的第一枪。

当时,他以三千多万的价格将水泥厂卖给了华东的彩水水泥集团,这个价格在当时是很出乎人意料的,全县上下都把易周水泥厂的改制,当成了国企成功改制,政府成功甩包袱的典型案子。

但是这个事情一开始就有隐患,其中最大的隐患就是老水泥厂职工安排问题,彩水水泥集团要负责百分之二十,下岗职工怎么负责?如何才能负责?什么才叫负责?这本身就难以界定。

另外,彩水集团负责百分之二十,其他剩下的百分之八十又怎么办?

这只是其中问题之一,真正引发彩水老职工不满的是,今年年初,有消息证实,彩水集团购买易周水泥厂的三千万,根本就是县里给他们担保的一笔贴息贷款。

等于彩水集团一分钱没花就得了偌大个水泥厂,水泥厂经过了几年的运营,利润节节高升,但是职工安置问题没解决,他们却赚了个盆满钵满。

很快就有人对水泥厂的改制提出了质疑,市里还专门组织了调查小组才澧河县实地调查,最后这事怎么处理,市里一直没有明确的意见,曾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这事已经销声匿迹了,只到最近,这事才又突然冒了出来。

陈京现在想,易周镇水泥厂的改制和林业局又有什么关系呢?

有人要揪马步平的辫子,从易周镇水泥厂着手是个好思路,但是林中则的被双规,难道和水泥厂的改制还有关系?

易周镇是马步平的老巢,马步平真正开始活跃在澧河政坛,就是从易周镇开始的。当年他在易周镇干党委书记,大力发展棉花、柑橘,在帮老百姓脱贫致富方面干出了成绩,才被提拔到副县长的位置上。

这么些年,易周镇都是马步平重点经营的地方,但是易周镇和林业局又有何关系?

陈京想不透其中的原因,但有一点,他坚信这中间一定是有联系的,没有联系怎么可能事情就如此的巧合?

陈京隐隐感觉,林业局似乎被别人当成了马步平的一个破绽,如果真是这样,自己的位置就尴尬了!林业局由一个边缘的科局,一下成为了县委争斗漩涡的正中心,这样的转变实在是难以把控局面,把控不到局面,就不知道局面究竟会往什么方向走,这就是陈京感到郁闷的地方。

……

蒙虎请吃饭,严青作陪,等到了那里,陈京还看到了汤奕阳。

严青和蒙虎是陈京在林业局绝对的亲信,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候,蒙虎带上汤奕阳,这其实是一种很强烈的暗示,汤奕阳是可靠的人!

当然,这个暗示只是一方面,汤奕阳除了可靠,更重要的是陈京现在需要像汤奕阳这样的人。他需要吗?陈京和汤奕阳握手,却拍了拍蒙虎的肩膀,这个看上去有些粗犷魁梧的大汉,心思其实比针还细,在领会陈京意图方面,水准极高。

“谭秋林搞了很多花样,他先是搞什么反赌,搞得我们很被动。现在他的那个连襟刘军又来我林业局一通折腾,全局上下本来就人心浮动,这样一来,更是雪上加霜了!”严青嗡声道。

他顿了顿,夹了一夹菜,“难不成他谭秋林就是铁板一块,真的没问题?我看陈局,我们不能就这样坐视不理了,我们越是示弱,别人越是蹬鼻子上脸,这样下去,我们会被别人骑到头上的。”

严青今天说话和平日不一样,平日他谨慎,今天他锋芒毕露,隐隐有股子的锐气。

他是林业局办公室主任,说起来他是林中则最近的人,是林中则的心腹。林中则倒了,照说像他应该是最为紧张惶恐的,但是今天的严青很放松。

也许冥冥之中上天对严青是有安排的,阴差阳错,严青早就登上了陈京这条船,现在林业局老船倒了,陈局这条新船却还在顺风扬帆。严青顾不得去伤感老船沉舟,现在对他来说,重中之重,是要保证新船能够顺利的破浪。

所以,今天的严青表现得十分卖力。

严青卖力,陈局却对他很不满意,严青的积极,恰恰说明他的心慌了,心中不慌,要这么急干什么?从这一点来说,蒙虎的素质就体现出来了,不愧是真刀实枪上过战场的人,关键时刻养气功夫不错。

“我让你准备的事儿准备得怎么样了?”陈局问蒙虎。

蒙虎呵呵一笑,道:“早就准备好了,十斤山蘑菇,两腿黄麂肉。都是局里查处没收的东西,真要销毁又浪费了,领导能够用得上,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陈京笑了笑,不说话。最近省移民局就盘山书库移民问题的调研组要下来,带队的是二处处长王凤飞处长,陈京和王凤飞不打不相识,交了一个棋友。这次王凤飞过来陈京也不能没有表示。

山区的干部,要送就送土特产,稀奇古怪、花里胡哨的东西陈局淘不到,但淘点地道的山货,他还是能做到的。

这顿饭吃得比较枯燥,几个大男人吃饭,也就只能吃出这么个味儿来。

陈京自始至终没说关于最近林业局事故的话题,在他看来,现在形势扑朔迷离,这样的时候,乱动就是犯错,而一个小小的错误,就可能功亏一篑。

这是其一。

其二,陈京不能让别人看出他的急,陈京现在心中急不急?他当然很急,但是再急,他不能让下面人知道这件事情。他自己都慌了神,指望下面人怎么定神呢?

有一位官场先哲说过,为官之道,首先在装。这话以前陈京觉得偏激,现在他却越品越有味道,事实就是这么回事,装的确是一门需要熟练掌握的本事。

陈京需要装,那些大领导、大干部更是如此。

有时候外面谣言四起,某领导就出来在电视上露露面,视察一下工会,慰问一下妇联,其实这些种种,无非就是报个平安而已,这中间又需要多少装的功夫?

陈京默默的掐算,目前林业局最安全的可能就是办公室和森林公安局,另外、监察室、计财股、林政股、执法队陈京都能够完全掌控住。能够掌控这些,就等于掌控了林业局的核心,牢牢的把这些人握在手中,林业局就翻不了天。

想着这些,陈京忽然又想到刘军说的话,刘军说接到举报,有人反映陈京独断专行,拉帮结派……

联想到刘军当时说这话的那副面孔,陈京就想笑,独断专行是要不得的,但是拉帮结派这个说法,真要是举报到领导那里去了,领导估计也会被如此没水平的举报弄得苦笑不得。

只要是在政界混,谁不拉帮结派?自古就有一个好汉三个帮的说话,在体制内,上下没有自己的人,根本就是寸步难行,这是个基本常识,能够当上领导的,能够不明白这个常识?

林业局乱不了!

陈京暗暗的给自己打气,一想到这里,他的心情霎时又好了很多,只要林业局不乱,他就有一座堡垒。

现在这个局面,外面风浪大,可以说是刀光剑影,这个时候能够有一座坚实的堡垒,在某种意义上就立于了不败之地……

【感谢水刀兄豪爽打赏10000起点币,另,昨天打赏的兄弟还有,血液、公子何、Hyming_101、宁夏石化、雨云、书友110416232945519、古鱼,谢谢兄弟们支持帮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