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4章 书记要见

第八十四章 书记要见 求推荐、收藏

县委党校,为响应中央关于加强干部再教育,再学习相关文件精神,县委党校专门组织了短训班。

短训班主要针对的对象是副科以上在职年轻干部,县委舒书记很注重青年干部培养,党校领导也是肯动脑筋,搞的这个短训班很是别开生面。

短训班开班当天,舒治国亲自参加开班仪式,仪式之后,他忽然提出要和训练班学员交流,党校常务副校长高然连忙挑选了城建局长方渐鸿等几位佼佼者,可等他人挑好,舒治国已经让人把陈京叫到了一间会客室,两人聊开了。

舒治国这个举动让高然有些措手不及,他心怀忐忑的凑到县委办主任黄小华身边,道:“黄主任,是不是我们的工作做得有什么疏漏?”

黄小华脸色很严肃,道:“舒书记今天来是早就有通知的,工作是否有疏漏,你老高心中没有数?”

高然一听这话,更是心中不安,额头上的汗细密细密的沁了出来。

黄小华抽出一支烟点上,也没问高然是否要抽,他的心情比高然好不了半点。

凭他对舒治国的了解,他非常清楚,舒治国今天来党校,真正的原因可能就是要见陈京!

舒治国的这个意图让黄小华有些措手不及,作为离舒治国最近的人,竟然连这点情况都摸不清楚,这让他很难原谅自己。

陈京黄小华是见过的,不是很好对付,骨子里面的文人气息很深。

黄小华不太喜欢那类太会耍笔杆子的年轻人,但凡年轻人有了才,头都昂在了天上,什么尊卑、上下级观点就全然没有了,就以黄小华那天见陈京为例。陈京自始至终神色平静,虽然嘴中客客气气,但他的内心,又何曾把黄小华当回事?

黄小华欣赏的年轻人是那种毕恭毕敬,腰最好要微微弯一点的年轻人,年轻气盛那不叫本事,年轻会装孙子才真叫本事,那种所谓的不卑不亢,那只是经历太少的缘故,黄小华总是这样认为。

但是现在问题是舒治国似乎和他的观点不同,抬手看看表,他和陈京这一聊,就差不多半个小时了。

这半个小时,县委一帮子人,党校一帮领导师生,大家都干杵着等,舒治国内心肯定是清楚的。明明外面是这个局面,他还不急不躁,他这是要向大家传递什么信号?

舒治国是个含蓄的人,他想干什么,他的意图是什么,那常常需要下属去领悟,黄小华在领悟领导意图方面有特点,但是今天,他思维有些短路。

“滴,滴,滴!”黄小华腰间手机的响声很刺耳,手机一响,所有人都看向他。

作为县委办主任,他要随时跟随领导左右,随时充当领导的耳目,所以配有手机。

黄小华将手机取下来,一看来电,他才想起,今天县委另外一名书记赵一平要去开发区那边为体育馆奠基,这电话是县委办副主任洪皑打过来的。

“主任,出事了!开发区这边老百姓闹事,将体育馆奠基台给围了,赵书记被群众围在里面,形势相当危险!”洪皑在电话中语气急促。

黄小华一听,眉头立马拧起来,道:“怎么搞的?我不是提醒过你吗?让你和谭秋林两人控制好现场,要多注意场面的异常,你这是怎么搞的?”

洪皑那边很嘈杂,他几乎是扯着嗓子在喊:“现在场面很乱,谭副局长已经把所有的警力都抽调到了赵书记身边,他让我跟你打电话,看是不是可以采取一点非常规的措施!”

黄小华一听这话,手轻轻的颤动了一下。

非常规措施是什么?那就要动用武警中队支援了,那家伙一动,影响力就大了,开发区那边四通八达,明天整个县城都会知道这事。

县里知道了这事,市里马上就会有人传,在这样的时候,出现这样这样的损害澧河形象的大事,怎么得了?

黄小华没有表态,淡淡的说了一声:“知道了!你让他先向政法委周书记和李局长请示,听听他们的意见!”

黄小华挂了电话,额头上也沁出了汗,他向高然招招手,道:“书记爱喝咖啡,你派人给他送杯咖啡进去!”

高然一拍额头,道:“哎呀,我真是糊涂了,咖啡早就准备好了!我送过去吧!”

黄小华看看表,道:“你顺便提醒一下书记,就说夫人打电话过来了,好像很急!”

高然愣了一下,连连点头,屁颠屁颠的往舒治国谈话的会客室走去。

又等了十几分钟,黄小华听到会客室的门开了,他连忙快步走过去,一阵风声,从里面急匆匆出来一人。

“书……”黄小华话说一半,才看清出来的是陈京。

他脸色旋即一阴,陈京笑笑冲他点点头道:“黄主任好!”

黄小华点点头,脸上没有笑意,舒治国也在这个时候出来了,高然凑到舒治国身边,道:“书记,就留下来吃饭吧!我们都准备好了,不搞特殊,就在食堂吃,让书记您也体验一下我们学员的生活。”

黄小华一听高然这么说,他才意识到自己下了一着臭棋,他连忙凑到舒治国身边,附耳低语了几句。

舒治国眉头微微蹙了一下,神态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淡淡的抬手道:“饭就不吃了吧!我们马上回去。”

黄小华心中叹了一口气,今天又得罪人了,高然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可高然又哪里能体会到他的苦衷?

黄小华左右看了看,陈京早就不见踪迹了!他心情舒畅了一些,今天事事不顺,和这个陈京横插一杠子是有关系的……

车上,黄小华将开发区出事的事情向舒治国详细的做了汇报,舒治国一直在听,一句话也不说。车中的气氛也因此压抑到了极点,终于,黄小华有些承受不住了,他向司机道:“小黄,在前面十字路口停一下,我下去!”

舒治国不表态,不说话,事情不能拖,黄小华必须要着手去解决问题,黄小华有些无奈,但兴许这也恰是舒治国的意图。

身为县委大管家,不能为领导排忧解难,黄小华又有什么价值?

……

陈京今天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上午党校干部短训班报名,县委书记舒治国竟然单独和他交流了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的交谈,舒治国就从省报发表的那篇文章开始谈,问了陈京很多问题,从陈京儿时开始,一直说到上大学,家里的情况两人也谈了很多。

陈京对这个谈话有些没有准备,而自始至终,他也没有摸清舒治国的意图。

这件事情过了,下午,陈京回局里又遇上了朱森林主动反映问题,朱森林反映的问题让陈京很吃惊。

他讲了他在平洞做林业站站长期间,当时林业局和平洞乡政府一起联合搞了一个项目,。这个项目是个利民项目,目的是贯通平洞和长梯雁两个林区,说穿了就是在平洞和长梯隘两座大山之间架一座桥。

这座桥当时交通局资金紧张,那个时候刚好火栗尖申报市级自然保护区成功,所以当时县里的变通策略是架桥由林业局出面申请资金,具体项目招标施工由平洞乡政府和建设局来操作。

问题就出现在了这里,当时架桥,第一次挽拱的时候,赶上了汛期,桥拱变形,后来被鉴定质量不合格,给炸了!现在的长平大桥是后来重新建的大桥。

一座大桥,两次施工,当时县里和施工方德高路桥公司为责任问题纠缠了很长时间,最后整个工程竣工,县里一共花了300多万,这笔钱当时都是林业局申报的项目资金。

朱森林反映情况,当时工程责任划定,是政府催工太急,要负主要责任,本来只需200万大桥,最后花300万才建成。这中间多了一百万,但朱森林爆料桥梁主拱根本就没有炸,而是施工方用了小把戏,在原拱基础上进行了修复,所以,这一百万根本就是花了冤枉钱。

陈京一听这话,他霍然变色道:“老朱,你这个玩笑可开不得,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朱森林神情很激动,道:“陈局,都到了这个时候,我还敢开玩笑吗?当时炸桥是在晚上,炸桥的当天所有的现场全部封闭了,我还有建设局的几个人在那里负责监督的,我们听到爆破声,当时有人上去看了说爆破很成功。

然后第二天,我们每个人都收了一万块钱,这事就这样结了!”

陈京摆摆手,道:“没有亲眼看到,事情就不能够如此武断!”

朱森林神色很焦躁,道:“陈局,这个秘密藏在我心里这么多年了,实话讲,有时候我晚上都难以入眠!这件事情一旦出问题,后果不堪设想!最近这段时间,我们局风声这么急,我真的有些害怕了!这事我还是坦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