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6章 血口喷人

第八十六章 血口喷人 求推荐、收藏

【马上上架了,书友们多支持啊!】

舒治国书记穿着雪白的衬衫,熨烫得平平整整,没有一丝皱褶。他仅仅有一点小肚腩,除此之外,身材堪称完美,这在官员中是不多见的。

但是此时的黄小华却没有心思注意这些,他的心情前所未有的沉重。

“已经是第三封举报信了,举报的内容都和长平大桥有关,怎么这件事情过去了这么久,就还残留了这么多问题呢?”舒治国语气有点重。

黄小华嘴巴里泛苦,对这个问题,他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凡事可一不可再,一次有问题可以原谅,多次出同样的问题,那也许就真有问题!”舒治国道。

黄小华的脸上火辣辣的灼痛,舒治国又道:“这件事情再不处理好,会出乱子的!”

舒治国没有说很多的话,但是每一句话都让黄小华背上冒冷汗。在他的记忆中,舒治国很少红脸,但是今天,舒治国红脸了,这意味着事情很严重,他很恼火了!

三封举报信,这样的举报信能出现在舒治国的桌面上,就有可能出现在马步平的桌子上,还有可能出现在市委领导甚至省委领导的桌子上。

现在这年头,上访告状的事情是越来越频繁,上访的级别也越来越高,很多问题只要有了苗头,就谁也担保不了这事最终会引发多大的乱子。

从舒治国办公室出来,黄小华从楼梯下楼,他路过赵一平的办公室,只听办公室里面赵副书记正冲着人发火,显然赵副书记还没从开发区的事情中走出来。

黄小华忽然想到某人说过,这个世界上,你想让别人不快活,首先自己就已经早于别人不快活了!你自己开开心心的,你会没事找事,千方百计的让别人不开心吗?

有时候想想这话,黄小华还真觉得有道理!

但现在,县委两位书记都不快活,他黄小华就更不快活了……

“黄主任,丁大中主席来了!”秘书小齐凑过来对黄小华低声汇报。

黄小华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我先和丁主席出去一下,有什么事情,你直接电话给我汇报!”

丁大中是平洞乡人大主席,和黄小华是老关系,黄小华在平洞做党委书记的时候,丁大中是副书记。

这次为了丁大中的到来,黄小华在房山宾馆订了一桌好菜,弄得丁大中很是受宠若惊。

一顿饭吃了一半,丁大中终于开口了,他道:“黄书记,王清闲现在四处搜罗当年长平大桥的各种材料,他还专门走访当年参加过修桥的工人,这个势头很危险呐!他这是要否定当年你在平洞的成绩啊!”

黄小华皱皱眉头,夹了一夹菜,一语不发。丁大中又道:“还有,赖皮三好像有什么把柄在王清闲的手上,王清闲现在把他吃得死死的,王清闲知道的很多信息,都是赖皮三提供给他的。”

黄小华脸色一变数变,道:“怎么?赖皮三还敢在澧河待?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丁大中道:“他倒没在澧河,但是从平洞穿过去不远就是楚北省的地界,赖皮三好几个相好都在那边,王清闲过一趟楚北,是一逮一个准!”

黄小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他将桌上的水杯拿起来猛灌了几口水道:

“王清闲这个老东西是疯了,他要干什么?长平大桥的事情,县委已经有定论了,他又把这些成年旧账翻出来,他……他……疯子!”

“这个老东西就是疯了,现在他在平洞就是一手遮天,谁的意见他都听不进去!”丁大中附和道,顿了一会儿,丁大中道:“黄书记,要说长平大桥的事,真要是翻过来,那也得林业局这边有人出幺蛾子。谁不知道当年这个大桥,其实是林业局喊的钱修的?

林中则当年那个得瑟样,修一座桥,他林业局偏偏还要横插一杠子,说是要监督资金使用……”

“好了,不要说了!”黄小华打断丁大中的话,他的语气变得冷静平和:“你先回平洞,最近不要轻易回县城,有事打电话给我就行!王清闲的做法是自掘坟墓,以后的恶果够他受的了!”

“对,就是自掘坟墓!这个老疯子!”丁大中瓮声附和道,他咬牙切齿,模样甚至有些狰狞。

……

送走了丁大中,黄小华的神色倏然变得极其阴沉。

他思忖良久,还是找到了纪委副书记王庆,明确告诉王庆,县委两位书记想知道林业局案子的进展情况。

王庆一脸惭愧,道:“黄主任,林业局的问题最近困难不小,我们控制了林中则,但是他知道我们手中的线索,对自己所犯的错误,他供认不讳。但是其他涉案人员有哪些,我们却是毫无办法。”

黄小华一听这话,勃然变色,道:“怎么会这样?是谁有那么大的能量让林中则硬是把问题全都担下来了?老王,你们纪委办案的方法是不是有问题?对这样的情况,你要多想办法,林中则越是这样深沉,就越说明是有问题的!”

王庆有些吃惊的瞟了黄小华一眼,黄小华说完这话,也似乎觉得自己说的有些过分了,他干咳几声,从兜里掏出烟来。

王庆道:“林业局现在的情况也出乎我们的预料,陈京控制局面的能力很强,我们检察院专门抽了一个调查组进林业局,什么都没查出来。”

黄小华皱皱眉头,道:“我有些明白了,和着你们开始就是没多少底的,只知道林中则有问题就动手了,至于是否还牵扯到人,你们就是想借一把势,搞一搞恐吓,是这样吗?”

王庆脸涨得通红,黄小华的话说得露骨,但事情就这样。

林中则的案子他们有几个出乎意料,第一个出乎意料是林中则很清楚自己出问题的地方,他供认不讳,让人找不到继续深入的地方。第二个出人意料,王庆以为林中则倒台了,林业局会出现大面积恐慌,局面会有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动荡。

但是,事实上林中则出事后,在林业局掀起的波澜没有想象的大,常务副局长陈京控制局面的能力极强,整个林业局一直都是正常运转,最近局面更是和林中则出问题之前没有两样了。

凭王庆的办案经验,案子办到这样的地步,基本算是到头了,后续再弄下去,也不会有太多的结果。

纪委办案的规律就是这样的,纪委的敏感性,没有一鼓作气将事情办好,后续就得考虑方方面面的影响,再要办案,就需要更充分的证据。

王庆没有把自己的难处和黄小华沟通,纪委易明华书记的考量谁也不清楚,王庆也不是傻瓜,他也看出来最近县委层面上角逐激烈,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候,纪检问题往往会引发很多高来高去的角逐,此时少说一句话,兴许就会少惹麻烦!

从早晨上班,黄小华见了舒治国,然后又见丁大中,现在又见王庆,这一连串的事情忙下来,他心中是越来越烦躁!

忽然间,他有些失望,平时他这个县委办主任走到哪里似乎都是顺风顺水,在澧河来说,他在下面的心腹亲信也不少,能替他办事的人、想替他办事的人,不计其数。

但是在关键时候,黄小华发现自己还是孤独的,其他的人似乎都不可靠!这年头,有些事情,真的就得亲力亲为!

快下班的时候,公安局谭秋林副局长到县委,他一脸的涎笑,推开黄小华的门,道:“黄主任,您还没下班?”

黄小华一见他,脸色立马转阴,道:“你怎么搞的?我让你注意维护秩序,事情怎么搞成那样了?竟然让赵书记深陷险境,你这个现场总负责是怎么负责的?”

谭秋林神色尴尬,道:“我知道自己工作失误了,是特来向领导们做检讨的!”

黄小华神色缓和了一些,指了指沙发,道:“坐吧!”他亲自给谭秋林上了一杯茶,弄得谭秋林受宠若惊。

黄小华冲谭秋林摆摆手,道:“我经常跟你讲,做工作要细致,要认真,任何小错误都可能酿成大错,你老是不把我的话当回事!”

谭秋林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道:“主任对我的教诲,我时常铭记在心!我在工作中也经常注意精益求精……”

“你注意什么?”黄小华打断他的话,脸忽然再次转阴,“你注意细节的话,就不会跟刘军两人私下嘀咕!现在倒好,刘军带着调查组在林业局调查,现在反倒坐实了找茬的罪名,你说你们不私下嘀嘀咕咕,陈京会向县委反映这一情况吗?

你知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县委领导们很被动?”

谭秋林屁股像被针刺了一般从椅子上弹起来,脸变成了酱紫色,道:“陈京这是血口喷人!他……他……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不是抬举的家伙,这家伙说话从不讲证据,黄主任,你可千万别信这些话……”

“好了,老谭!”黄小华手下压示意谭秋林冷静,“这些事不是我信不信的问题,试想陈京一个副局长,而且是外地人。你和刘军两人合起来和他磕磕绊绊,最后还弄得灰头灰脸,这事谁是谁非,大家到底相信你还是相信陈京?

有时候你要动脑子想一想,事情有把握就做,做了就要做得漂亮,要不然就要安分些,不要闹了笑话,还装委屈,那是自己给自己掉价!”

谭秋林被黄小华几句训得面红耳赤,他心中的一团火也彻底的被点燃了,他脑海中不自然的又想起陈京那笔挺的腰杆和年轻的容颜,他的拳头不自然的收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