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7章 出招了

【上架了,兄弟们,月票砸过来吧!】

谭秋林走了,黄小华呆坐在椅子上,外面此时夕阳西下,景致美到了极点。

他脑海中想到了陈京,那个看上去还乳臭未干,但腰杆却挺得笔直的副局长。这个人写得一手好文章,这个人从省城而来,这个人是个好苗子啊!

一想到好苗子,黄小华又想到马步平。

他和马步平一样,都是土生土长的干部,而且两人都是少数民族。

说到工作能力,个人水平,黄小华又哪里弱马步平半点?黄小华真正自愧不如的就是马步平的布局。

就以林业局来说,林中则一直都被马步平掌控住,马步平不仅掌控住了林中则,而且在林中则的后面,还安排了一个陈京。

有人千方百计的要从林中则这条口子上过,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揪住了林中则的辫子,把林中则扳倒了。

扳倒林中则后,很多人就在唱赞歌,以为林业局的问题,可以彻底解决了。

可是又有谁能想到,林中则没了,冒出个陈京,林业局依旧是原来的样子。

而陈京和马步平的关系,在澧河已经不是秘密了,陈京和马步平在省城一起办过事,后来两人又一起去德高办事应酬,有心人都记住呢!

黄小华摘掉眼镜,用眼镜布使劲的擦了又擦,再戴上去的时候,发现整个世界都清晰一些。

从内心深处而言,黄小华真的不知道马步平下的什么棋,但是事情到了这一步,黄小华已经不能坐着不动了。

舒治国的那句“再不控制住,会出乱子!”让他内心震动,舒治国口中的乱子,那是大乱子,那是了不得的乱子……

“平洞乡,林业局”,这两个地方是有联系的,在有心人的心中的的确确是如此,黄小华现在就隐隐能够看得清这条脉络……

“扳倒林中则付出了大代价,真正要将林业局控制住,又该花多大代价?”黄小华暗暗的摇头,这样的事情,也只有易明华这头老黄牛能够干出来,他是否知道揭开这块盖子,将意味着什么?

黄小华猛然端起杯子灌几口水,他一瞬间做出决定。

不管易明华惹出的这把火往那边烧,只要威胁到了自己,那说不得就只能在里面好好的搅合一下了!

现在不管平洞那边怎么闹,怎么整,黄小华都能够控制。他不能控制的是陈京,是林业局,别小看这个地方,这里面的东西深得很……

黄小华对控制不了的东西,他内心就七上八下,他心中就怎么也平静不了!

“陈京必须要妥善的处理掉!”黄小华眼睛中精芒闪烁,嘴角露出冷冷的笑容,“但愿谭秋林不会太让人失望!如果连个陈京都对付不了,这样的人,又有什么用?”

……

林业局,陈京召开局股级干部以上的会议,会议气氛紧张,场面异常沉闷。

今天的会议,主要是讨论最近木材检查频繁出现冲关,斗殴,袭关的问题,另外,最近整个澧河盗猎、偷砍林木,偷运珍惜动植物的情况忽然之间多起来了,森林公安局蒙虎刚刚逮住的一动物贩子,手上竟然掌控了50多只活猕猴,还有3头活獐子,这都是国家明令捕杀的保护动物。

“陈局,现在我们很被动!这个叫老蛟的家伙以前是个蛇贩子,因为是老手,我们的人就疏忽了!没想到这家伙最近胆大包天,竟然敢动保护动物,现在这事惊动了市局,市局督察组近期就要下来,我现在人手不够,局面似乎有些掌控不住!”

会议之前,蒙虎给陈局汇报工作的时候,露出了老底。

盗猎分子,山贩子,偷运木材的家伙,多半都是混社会的,干的都是涉黑的勾当,森林公安局刚成立不久,而林业局执法队遭遇了最近几次调整,人手也不够。现在忽然之间乱起来了,林业局掌控能力弱的毛病立马暴露了出来。

最近周边几个县的检查站屡屡查处到从澧河这边放过去的山货,澧河林业局的能力正在被质疑,这样的局面真的很被动了!

陈京今天主持会议,神情一直很严肃,他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此时下面乱子多,林业秩序忽然紊乱,这对林业局全局上下的挑战是巨大的。

尤其是冲关事件和袭关事件,这是非常恶劣的事件,这对林业局权威是极大的挑战,如果这个问题处理不好,林业局在澧河老百姓中的声望会迅速下降,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这些问题要处理,陈京现在手上又不敢使劲的用人,处处都显得缩手缩脚的。

就以检查站的事情为例,最近朱森林情绪很不稳定,现在全县林业秩序这样一乱,陈京怎么敢使劲的用他?再说,他本来就是惊弓之鸟了,用这样的人处理事情,又怎么能够担保事情一定能够处理好?

这些顾虑和担心,陈京在会上都没有说,在会上,陈京的讲话富有杀气和血性,他的态度很明确。

针对冲关问题,以后检查站要人手配备电棍,重要的检查站点,森林公安局要抽调专门的人协防,要备有枪支,对冲关的情况,一律鸣枪示警,要不惜一切代价,坚决把这个歪风邪气杀下去。

对于森林公安局和执法队人手不足的问题,陈京采用紧急策略,他将最近新进的年轻公务员全部抽调出来,让他们穿上制服,加入到执法队伍中。年轻人缺乏经验,但是年轻人有血性,在这样关键的时候,是需要年轻人拿出血性的时候了。

保护地方动植物资源,严肃林业法规法纪的时候到了,任何一个林业工作者都必须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为澧河林业,做出属于自己的贡献。

陈京部署完这些紧急安排,他花了大力气做全局人员的思想工作。

他的思想工作分两层,第一个层,他特别强调一点,那就是不管怎么样,林业局乱不了,县委县政府、市局领导不允许林业局出现任何乱子,林业局也不能出现乱子。

第二层意思,陈京明确告诉所有人,林业局究竟有多大问题,决定因素是林业局是否是成功而彻底的履行了属于自己的职责,现在澧河突如其来的林业秩序紊乱,这就是考验林业局工作能力的时候到了,在这样的时候,全局所有人都要紧张起来,都要投入到工作中!

会议开了足足四个小时,散会后,陈京迅速召集蒙虎、严青等骨干进小会议室继续商议对策。

在小会议室,蒙虎一进门劈头就道:“这个事儿说穿了,是公安战线某些人在捣鬼!最近闹事的人都是一些地痞流氓,另外,有好一些以前有前科的山贩子早就不出山了,这一次又活跃了起来,这背后没有人撑腰,说出去谁信?”

蒙虎越说越气愤,他一拍桌子,道:“我看,现在就有人看我们林业局不顺眼,非要搞垮我们,搞倒我们!都是一群小人!”

蒙虎火气旺,搞得严青等几人面面相觑,不敢多说话。

陈京进门的时候,蒙虎稍微收敛了一些,但是脸色依旧铁青。

“陈局,您让我们调这些没经验的小伙上一线,这究竟行不行?”执法队长路平小声道。

陈京一改刚才在大会场上的严肃,满脸笑容的道:“究竟行不行,我也不知道!这取决于你自己的本事,人我反正给你调了,能不能有战斗力,你这个执法队长还问我吗?

你问我,我就送你一句话:‘求人不如求己’,这句话对你适用,对我们整个局也适用!”

陈京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收敛,他道:“刚才老蒙说有人要整垮我们,搞倒我们!那行,我们就偏不垮,偏不倒!我们要让那些等着看我们西洋镜的家伙大跌眼镜,我们要用实际行动狠狠回击他们!”

蒙虎脸上抽搐得厉害,神色甚至有些狰狞,他瓮声道:“汤奕阳这小子也是个没卵蛋的种,在关键时候做不了事!看了林局的那句‘求人不如求己’还真说对了,我就不信没了汤屠夫,我们就得吃连毛的猪。

明天开始,我亲自上一线,豁出这条命去,我都要把最近的这股歪风杀下去!”

“咚,咚,咚!”小会议室的门被人敲响,陈京抬手止住了会场嘈杂,扭头道:“进来吧!”

进门的是王杉,王杉今天响应陈京上一线执法的号召,刚刚穿上一套林业执法制服,头上扎着羊角辫,辫子从帽子后面露出来,很靓丽很有英气。她一进门,小会议室大家齐齐向她行注目礼。

王杉面容微微一红,但是旋即,她又变得很严肃了,她凑到陈京的耳边,吐气如兰,陈京能够清晰的嗅到从她身上传递来的淡淡的香味。

“陈局,红土坡那边出事了!刚刚王国舒厂长来电话了,说有紧急情况向你汇报!”

陈京只觉得背后一麻,沉吟了半晌道:“带我去接电话!”他眼中精芒忽然闪现,一扫会场所有的人,道:“大家稍等片刻,我接个电话,马上就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