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4章 大聚餐

第九十四章 大聚餐 求月票

“这是**裸的示威!”黄小华心中暗道。

从县委办公楼,只需要将窗户打开,安静下来就能清晰的听到政府广场那边热闹非凡的演讲!

演讲者的调门很高,他所说的字字句句,如细针一般扎进黄小华的心中,让黄小华觉得自己再也不能稳坐钓鱼台,他便放下茶杯在办公室里面踱步。

“废物!真就是废物!”黄小华一想到谭秋林,他便有如是的评语。

谭秋林手上握了那么多资源,掌控了方方面面的力量,竟然拿不住一个小小的陈京,现在竟然让陈京蹦跶起来,硬是搭台在政府广场唱戏,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不用说,今天县委和政府两方进进出出的大佬都看到了这一出戏,谭秋林真的可以拿块豆腐撞死算了!

黄小华又想到了平洞,又想到了长平大桥,每每想到这个事情,他内心就会莫名的烦躁。他脚下的步子不自然的就会越来越快,他再听外面政府广场的喧嚣声,就感觉那不是演讲,不是宣传,那分明就是对手在呐喊,在叫阵!

黄小华一巴掌拍在桌面上,桌上的茶杯被震得老高,然后从高处猛然摔下来,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他怔怔的看着地上破碎的茶杯,良久,他忽然哈哈笑起来……

他再听外面的喧嚣,那的确是示威,可是那个示威的矛头是谭秋林,自己和谭秋林又有什么关系呢?谭秋林那样的蠢货,自己又凭什么替他生闲气?

一想到这里,黄小华内心的阴霾顷刻烟消云散了!

他亲手将摔碎的碎片收起来,就在最后一枚碎片从地上拾起来的瞬间,他的一个躁动的心彻底的平静了!

林业局的一个副局长而已,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在政府广场搭台唱戏,也亏这个家伙想得出来,只是这一招看上去杀气腾腾、咄咄逼人,其实是不得已而为之。

可是换个角度来看,这一切又有什么作用呢?一个官员是上是下,很多时候不是因为你没做什么,而是因为你做了什么。陈京现在在林业局本来就名不正言不顺,他想要真正的作为林业局一把手的位子,即使下面的人没问题,县委层面能够认同他?

一念及此,黄小华心中更是安定了。

他甚至觉得自己刚才生气生得硬是不值得,宰相肚里能撑船,自己作为县委大管家,虽然不是宰相,但是每天迎上接下,一天和多少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区区一个副局长闹腾一点事,就让自己乱了方寸?

……

陈京主导的林业执法现场宣传活动一直持续到晚上八点,活动结束,陈京宣布晚上全局聚餐,聚餐地点就在金璐的金玉酒楼。

林业局在县城的所有人赴金玉酒楼,大家共同庆祝今天的大捷,同时部署安排迎接市林业局督察组下来调研。今天林业局的士气前所未有的高涨,这和陈京让新鲜血液加入执法队是分不开的。

新进公务员,骨子里面的那种表现欲得到激发,他们所焕发出的能力,他们所表现出来对工作的**和热情是惊人的,而他们的热情也感染了老同志。再加上,昨晚陈京临时决定单枪匹马去红土坡,把其他人疏散下派的策略正确,实实在在的打了漂亮仗,尤其是鸣枪示警的情况下,将不法分子拦下并逮捕,这是特别能鼓舞士气的。

执法人员不同于普通的官员,他们面对的是罪犯,他们在某种意义上说是要随时面对受伤甚至死亡的,所以他们身上的血性要多于一般的公务员,只要激发得当,他们爆发出来的能量是惊人的。

在酒桌上,今天陈京喊出来的口号是不醉不归,全局上下敬酒热烈,气氛非常的高涨,一扫这连续几个月以来林业局沉闷压抑的氛围,好像林业局经此一役,彻底的从阴霾中走出来了。

在这一刻,所有人的思想都是单纯的、放松的,官场上种种尔虞我诈,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都淡去了。

今朝有酒今朝醉,不管林业局未来如何,至少在今天,林业局是有战斗力的,是团结的,是干出了很振奋人心的事的!

这是陈京举杯讲的祝酒词,而他的祝酒词也特别的能鼓动人心,一群血气方刚的公务员,另外一群是久经沙场的林业斗士,大家的血性都被陈京彻底的激发了出来,这次聚餐非常的成功。

作为金玉酒楼的老板,金璐一直在宴会厅左侧的服务间站着,她的一双眸子一直都停留在陈京身上。

陈京举杯讲祝酒词所流露出来的豪迈和气魄,让她的心有一种触电般的酥麻,这就是她喜欢的男人啊。

陈京年纪虽青,却有了大气魄,周旋于林业局全局上下,游刃有余。

可以看得出来,林业局从上到下对陈京的尊重是发自内心的,很多看上去是老油子的角色,陈京将酒杯端到他们面前,他们激动得手脚发颤,一个个像小学生一样乖。

在这群人中,陈京是当之无愧的领导,而林业局所表现出的上下一心,同仇敌忾,也让金璐这个外来又都感到心神荡漾。

她的嘴角泛起由衷的笑容,她替陈京高兴,也替自己高兴。

就如陈京自己所说,“不求事事如意,但求无愧于心”,陈京又讲,林业局的事情,林业局有能力、有信心自己解决,世间之事,求人不如求己!

陈京讲这些话的时候,嘴角微微的翘起,有一种睥睨四方的气场,他的内心所表现的是极端的自信和坦荡,这个自信和坦荡是真真切切有人生历练的人才会拥有的气质,那是经历了无数困难,遭遇了洗礼后所拥有的态度,和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完全是两回事!

酒宴散去,陈京已经是酩酊大醉了,金璐温柔的伺候他洗漱,陈京喝醉酒的模样很可爱,不吵不闹,只是呼呼大睡,那憨憨的样子,金璐总会不自然的莞尔,又忍不住将俏脸凑过去心疼一番……

……

接到县府办打来的电话,县府办主任刘明辉给陈京转达了马县长的原话,就四个字:“再接再厉!”

这四个字所包含的意义太广了,就因为这四个字,陈京原本计划近期将林业局的工作情况向政府汇报的念头就此打消,因为再接再厉这话说出来,就意味着陈京近期的所作所为,马步平已经知道了。

如果他不知道陈京做的事情,又哪里会有再接再厉这一说?

另外,这四个字也让陈京心中吃了一颗定心丸,这至少说明,他现在所做的事情,县政府的领导是满意。

最后,这四个字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陈京目前所做的还远远不够,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

实际上,陈京心中也非常清楚这一点,目前陈京只不过是见招拆招,化解了对手的一次攻势而已。见招拆招永远是被动的,真正要解决问题,要摆脱困境,还需要从根子上将问题的源头给剔除掉。

另外,陈京遇到的困难还不简单是有人要惹事,要拆台的问题。

他还要考虑林业局的政绩问题,还要考虑红土坡林场改革的问题,还要考虑林业局班子调整后,他自身定位的问题。

在这样的局面,他要综合考虑这么多问题,不再接再厉又怎么行?

当然,陈京更从刘明辉的这个传话中,看到了更为深刻的东西。

马步平不肯出面,而通过这样的方式告诫陈京,在某种意义上说是他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见陈京。

他为什么不愿意见陈京?他是基于一种什么考量决定不见陈京的?

这都是陈京需要去分析,去思考的问题,马步平现在肯定有他的难处,而陈京更相信,马步平有马步平的策略,对这一点他是非常有信心的。

纵观县委这么多领导,陈京也接触过不少了,在现在的澧河,除了舒治国以外,其余的常委想要对马步平造成威胁,难度不是一般的大,马步平这个人习惯什么事情都慢半拍,什么事情都躲在后面,所以,事情没有最终揭晓的时候,不可轻言胜负。

政府这边的汇报可以不做,但是县委那边的汇报陈京不能不做。

澧河县委常委十三人,每个人都各有分工和联系单位,以前林业局没有常委直接联系,自从林业局扩张开始,县委常委会重新讨论后,决定让组织部长

卞兆南负责联系林业工作。

这样的联系制度,在基层是很普遍的,说起来每个局上面政府都有分管领导。

但是在县一级单位,真正能拍板,真正能办事的不是副县长,而是县委常委。正因为这个原因,才有了一个单位有分管领导,还有联系领导的模式,实际上是县委县政府双重领导模式。

这样的模式下,县委领导因为是县委常委,往往是实际的分管领导,现在的澧河林业局的联系领导就是卞兆南,陈京需要汇报的对象也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