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5章 又出幺蛾子

第九十五章 又出幺蛾子 求月票

【感谢阿历晚上,另外还有月票支持!谢谢!】

组织部长卞兆南是德高市人,平常为人非常低调,温文尔雅,人缘很不错。

陈京事先给他去电话,他态度温和的道:“我正准备找你询问最近局里的情况呢,你却主动把电话打过来了,这正好!”

卞兆南这样说,陈京便主动提出去拜访卞兆南,顺便把近期林业工作做个详细汇报。

陈京初掌林业局的盘子,很多东西都是沿用林中则时代的旧制,但是在林中则那个时候,他可是从来没向卞兆南汇报过工作,自然也就没有给卞兆南送礼品的标准。

陈京现在接过这个摊子,在这方面他也没有在局里统一标准,都是按照自己心中的尺子来的。

他给卞兆南拎了几样土特产,还特意的把红土坡茶厂的茶叶给提了一包,卞兆南见陈京拎着东西来,他也不矫情,道:“林业局送礼礼品都是现成的,这几宗土特产都是禁运物品吧?”

陈京笑道:“跟领导送东西,哪里能送禁运物品,我送的都是珍惜山味,还有这茶,是真宗红土坡茶厂生产的清明茶,您尝尝?”

卞兆南接过茶叶,仔细端详,良久他点点头,道:“这个茶不错,希望年年都能够喝到这种茶!”

陈京道:“只要部长喜欢,我保证您年年都能够有这个口福。”

卞兆南眯眼瞅着陈京:“你就这么有信心?”

陈京点点头,道:“我对红土坡是最有信心的,整个澧河,我算是个异类了!”

卞兆南哈哈大笑,显得很是开怀:“难怪舒书记找你谈话,你果然是有些特点的,这年头有思想的干部不容易找到,你倒是挺有思想也挺有想法!”

陈京连称不敢,说自己看问题比较浅薄,只会耍笔杆子,写得东西常常有些浮。偶尔有几篇东西还过得去,那都是得益于在基层的历练和摔打,这几年在基层的工作,给他的帮助相当大。

卞兆南毕竟是组织部长,陈京能够正确的认识自己,准确的定位自己,也算是让他眼前一亮。

在目前澧河县委班子中,卞兆南基本算是独立特行的人,他从上面下放过来,同时又是组织部长的身份,平常任何人和他走得太近,都比较敏感。

而他的背景和身份,县委大佬都会给他几分面子,所以卞兆南相对来说比较单纯,他自己又有上进心,这可能是他独立特行非常重要的原因……

他跟陈京讲得很实诚,他道:“一个干部行不行,很重要的是要看他能不能够将自己的想法贯彻下去,能不能做出实际成绩来!就以现在林业局来论,有几块工作就是很重要的。

像红土坡林场改革,这是不能再拖的工作了。还有,整个林业执法队伍的建设、全县林业秩序的彻底规范,这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能不能解决好,就取决于林业局班子是否有能力、有魄力。

而班子中领头羊的作用又是十分关键,十分重要的!”

面对卞兆南的这些讲话,陈京是听得很仔细的,他听出了卞兆南的弦外之音,陈京现在身处的位置比较尴尬,他以副局长的身份领导林业局的工作,这本身就不稳固。

县委最近正在酝酿新一轮的人事变动,林业局局长可能要重新确定。陈京能否从副局长转正,目前来看,机会可能不是很大。

但毕竟还是有机会的,机会很大程度上需要陈京自己把握,而他把握机会的唯一办法,就是要做出成绩、解决问题。

陈京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但是目前的情况,陈京面临的不止是局内部的问题需要解决,他心中更大的阴霾来自外部,外部有人处处掣肘,这才让人防不胜防!

和卞兆南进行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的交谈,陈京心情不错,他辞别卞兆南,走出组织部办公大楼,正要上车回林业局,他看到方明正急匆匆的往县委办公楼赶。

他忙叫了一声:“方主任!”

方明顿着脚步,一扭头见是陈京,他忙凑过来道:“陈局啊,你可是让我一通好找,我刚去你们局里,你们的同事说你来了县委,我这就急匆匆的赶过来了!”

陈京皱眉道:“这么急什么事情?你打我BP机不行吗?”

方明摊摊手,道:“还能是什么事情?陈局啊,昨天林场又出事了,你为什么没有跟我们通气?今天一早,领导就是一通责备,搞得我们很被动,今天我是被王主任好好的训了一顿!”

陈京闭口不语,他看着方明,良久方道:“是哪个领导训你啊?林场的那点事我已经处理妥当了!”

方明皱眉,有些生气的道:“你说啥?处理妥当了?那谭秋林还奔赴林场抓了那么多人?还把王国舒给控制起来了,说是要保护他,称有人要鼓动林场职工烧他的房子,公安局还成立了专案组,专门调查这件事情,这就是处理妥当的事情吗?”

陈京瞳孔一收,心中猛然怒火升腾,他大声道:“是谁给谭秋林的胆子让他抓人的?他抓了什么人?还有,王国舒现在在哪里?”

王明摆手道:“我哪里知道这些事情?我知道这些事情,我还用得着急着找你吗?”

陈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心中的怒火在这一刻几乎要喷薄而出了,树欲静而风不止,谭秋林是越来越蛮横了,竟然干出了这一手,还倒打一耙,这是实实在在的指鹿为马啊!

陈京习惯性的点燃一支烟,狠狠的吸了一口,让浓浓的烟雾在肺里面打了一个转,他的头脑瞬间冷静清晰了一些。

他心中迅速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一定是王国舒在谭秋林的教唆下孤注一掷了,他的孤注一掷就是咬人,然后将证据全部抹掉。

陈京到现在为止,仍然没有发现三棵银杏树的踪迹,王国舒倒是给陈京给了一个地点,陈京让蒙虎带人去找,现在看来,八成是找不到了。

汽油烧房子的事情,倒是不假,王国舒家里的现状也的确是被围攻的样子,陈京也确实当着职工宣布了王国舒的罪名,现在王国舒要把这些全部抹去,然后反咬陈京鼓动林场职工烧他的房子,看似荒谬,但是因为有了谭秋林的支持,却又显得站得住脚。

谭秋林有能力将王国舒所犯的事情全部抹掉,一丝痕迹都不留,陈京丝毫不怀疑他的这个能力。

有了这个前提,陈京说王国舒指示人盗树,那就成了污蔑,在当时那种情况下的污蔑,不是鼓动别人烧王国舒的房子,又是什么?

一根烟只吸几口,就被陈京吸得差不多了,一根烟抽完,陈京也将前前后后的利益关系想明白了!

陈京早就听说谭秋林手段厉害,做事狠辣,闻名不如交手,今天他终于见识到了这个家伙的厉害了!

“王主任,发晕当不了死,事情既然这样了,我们也得想办法解决!走吧,回去我们想办法!”陈京淡淡的道。

王明摊手道:“这事怎么解决?这事别人直接扯到了我国资办身上来了,说是我国资办透露了不该透露的信息,然后才导致了职工情绪波动,你说我往哪里说理去?”

王明顿了顿,道:“这事事关重大,我们既然到了县委,我想还是第一时间向领导反映情况!国企改革的事情,是舒书记亲自抓的,我们有什么事情,早和他谈可能还主动一些!”

陈京眉头一拧,正要说话,县委大院驶进来一辆黑色的桑坦纳,车速很快,一直行到县委大楼门口,才戛然一声刹住车。

车副驾驶座们打开,从里面钻出一人,陈京一看是黄小华,他脸色有些不好看,黄小华他可是记得的,当时黄小花和赵一平找陈京谈话,黄小华的那副神情经常在陈京脑海中浮现,每每想到那个画面,陈京内心就会觉得不舒服。

而方明则和陈京不同,他一见黄小华下车,连忙一脸谄笑的凑过去,道:“黄主任好,真凑巧,我一来县委就碰上了您!”

黄小华瞅了方明一眼,然后扫过陈京的面庞,伸出手来和方明握手,道:“老方,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什么事情要我帮忙?”

方明尴尬一笑,道:“是有事情找您,我和陈局有点急事想见一下书记,最多十分钟时间,您看能不能给我们通融安排一下?”

黄小华一听方明要见舒治国,他脑袋连摇,道:“那不行,书记日程很满,你们事先没有打招呼,这样一头扎过来就见书记,哪里能够排得出来?”

方明有些焦急,他被黄小华的拒绝弄得很尴尬,过了一会儿,他似乎还是藏不住话,又开口道:“黄主任,有个事情比较紧急,现在我跟您汇报一下,您作为领导帮我们看看,这事我们得怎么处理才妥当?”

方明边说话边回头看陈京,陈京面沉如水,和他以及黄小华都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方明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便就地向黄小华开始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