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6章 两虎碰头

第九十六章 两虎碰头 求月票

黄小华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方明,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方明给黄小华的汇报很彻底,他讲了目前从公安局那边反馈的情况,最后他道:“黄主任,天地良心啊,我国资办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泄露不实消息?这次林场出事,绝对是因为内部矛盾激发的,对这一点,我希望能够认真调查,领导能够看到这个问题。”

陈京站在方明身后,眉头皱了皱,方明这人看样子是吓破了胆,上次林场职工闹事,最后陈京把责任归咎是他和廖伟泄露的不实消息上,让他很被动。

这次别人洞察了他的敏感神经,一竿子又捅在了这个地方,他是真的受惊吓了。

一念及此,陈京嘴角抽搐了一下,对谭秋林这个人又多了一层理解。谭秋林不仅蛮横,而且手腕也厉害,对自己出手是煞费苦心,不光只从林业局突破,连林业局的兄弟单位他都一并动手,逼迫陈京的阵营从内部瓦解。

谭秋林的目的是很容易得逞的,方明现在就乖乖的把事情往县委捅了,这事不管是非如何,一捅到县委,那就都是问题了,一旦把问题定性为事故了,那事故责任该由谁承担?

“这是怎么搞的?一个红土坡林场搞了这么久,改革进展没有,闹事倒搞了几次了!凡事可一不可再,一次闹事还没吸取经验教训,非得要再闹一次吗?”黄小华批评道,他的脸变得比翻书还快。

方明连连做检讨,黄小华的眼睛瞟向陈京,瞳孔瞬间聚焦,道:“陈副局长,红土坡的事情是你们局主导的,对这事你怎么看?”

“红土坡的职工闹事的事情,这纯属是王国舒自己监守自盗,盗了林场的银杏林,激发了广大职工的不满!现在,有人把这件事情倒转过来了,变成了我陈京挑唆职工向王国舒发难,还要烧他的房子,真是荒谬!”陈京朗声道。

黄小华脸上的肌肉微微的抽|动,他似乎没料到陈京会这么说话,一时他竟然没想到怎么应对。

良久,他道:“怎么?听陈副局长这样说,你还得和相关部门打个官司,然后再对这一事件定性吗?如果你有这个心,这个官司我支持你打!”

他说到此处,顿了顿,道:“但是我想问陈副局长,这个官司你有把握吗?你能够打得赢吗?”

陈京一听这话,心中明白了黄小华的态度,按黄小华的态度来说,他和谭秋林之间,谁的膀子硬谁就占道理,这又是哪里的逻辑?

陈京心中暗暗的吐出一口浊气,黄小华这个时候忽然道:“陈副局长,送你一句忠告,人贵有自知之明,为人处世,要懂得正确的定位自己,尤其对你们年轻干部来说,这一点尤其重要。

整个澧河都知道你是个大才子,但是大才子不要学才子的那套恃才傲物,那个不适合现在的时代了!”

黄小华眼睛斜睨着陈京,脸上的神情看上去平静,但是内面蕴含的却是无尽的讥讽和嘲笑。

陈京只觉得一股热血从心底猛然冲上了头顶,他几乎脱口道:“谢谢黄主任提醒,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知道自己是什么角色。但我更相信,这个世界上是非是颠倒不过来的,这次我就一定要把这个是非弄清楚,弄明白!”

陈京的语气很硬,黄小华一听这话,脸色马上转青,提高嗓音道:

“你这个同志怎么回事?怎么就听不进不同的意见和建议?领导跟你提建议你都是这种态度,你在工作中,又怎么能够团结好同志,正确对待不同意见?”

黄小华这几句话说得义正言辞,声音整个县委院子都听得到。

陈京心中一沉,才发现自己上了这个老东西的当了,他就是等着自己情绪激动,自己一激动、一动怒,他刚好就可以借题发挥,很好的教训自己一通,同时也让自己下不了台。

陈京紧闭双唇,任由黄小华发挥,他一语不发。

黄小华说了几句,兴许也觉得唱独角戏比较枯燥,他话锋一转,指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关于林业局班子的最终确定,县委在下一次会议时就会讨论,就目前林业局的情况,看来担这幅担子还很有困难!陈副局长,这方面你自己要多琢磨,要多动脑筋……”

黄小华语气变得温和,似乎是在谆谆教诲陈京。

一直不开口的陈京,终于又说话了,他道:“谢谢黄主任关心,很快我就会认真的把事情处理妥当,我希望领导能够给予我信任!”

黄小华眼睛看着陈京,呵呵笑了起来,道:“行!今天就说这些吧!扯得有些远了,你们也都回去吧,我静待你们的好消息!”

黄小华转身上楼,身影消失在楼道口,但是陈京依旧没有动。

他似乎还能听到黄小华那带有浓浓嘲讽味道的言辞,这个黄主任口口声声说自己的脾气傲气,自己又哪里比得上他这个县委大管家?

一念及此,陈京的拳头渐渐的握紧,他心中清楚,有些事情是必然要了断的,因为很多事情既然面对了,就躲不掉,躲不了就要面对!

……

回到林业局,蒙虎、严青等几人就过来向陈京汇报工作。

今天一早,谭秋林亲自带人要将昨天林业局抓获的多名涉嫌非法盗运违规山货的人带走,一般这种情况都是林业局主动将这些人移送公安机关,但是这一次谭秋林主动出击,味道就有些变了。

陈京扭头看向蒙虎道:“怎么?你给人了吗?”

蒙虎摇摇头道:“我当然不给人,但是……”

“但是什么?他谭秋林还敢在这里动武不成?”陈京冷声道。

“那倒不是!”蒙虎神色有些尴尬,他顿了顿,道:“只是那群家伙,外面过来探望的人很多,外面的那些小地痞、流氓买烟买酒的往羁押处送,搞得羁押处不成体统,好像是什么大喜事摆酒一般。

另外,这些人迟早要移交公安机关的,我担心这批人移交过去,很快就给放了,这样我们执法一场,不是白忙活了吗?”

陈京脸色有些难看,道:“我们走,带我去那边看看!”

林业执法队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临时羁押询问,但必须在24小时内释放或者移送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陈京到执法队羁押处的时候,这里闹哄哄一片。刚刚调到执法队负责审讯记录的几个年轻公务员个个被弄得灰头灰脸。

很多头上染黄毛,身上脸上绣刺青的小混混拿着烟,拎着水果来探望他们的“朋友”,这一探望就粗话连篇,陈京去的时候听到一个年轻混混扯着嗓子道:“谁和‘海哥’过不去,那就是跟兄弟们过不去,找机会我们非得整整那小子不可……”

陈京皱了皱眉头,蒙虎却看不过眼,凑不去道:“你小子说什么话?谁跟谁过不去?”

那小混混一看蒙虎一群人来了,马上道:“哎呀,蒙局长!我没说啥,就是探望一下海哥,我们瞎聊天呢!”

蒙虎铁青着脸,道:“探望你也可以严肃一点嘛!哪有像这样这探望,你们真把林业局当菜园门了,想进就进吗?”

小混混嘿嘿傻笑,道:“我们都听到了消息,说领导很快就要放海哥他们出去,我们这不都在这里等着了吗?”

“谁说放人了?你们听谁说的消息?”蒙虎有些恼羞成怒,他这一喝,很多小混混都凑过来看着他,就像是看西洋镜一般。

陈京咳了咳,蒙虎悻悻的退了回来。

陈京心中很清楚,这帮家伙是有人纵容故意要让林业局好看的,林业局执法队权限就只能是这些,其余的根本就不能动。

不用问,审讯工作肯定都毫无进展,既然谭秋林敢把王国舒揪过去,然后抓林场职工,这事就简单不了,陈京想按照自己的意愿办事,可能性就极低!

在羁押处的休息室,陈京看到了谭秋林。

谭秋林脸色很阴,道:“陈局长,怎么不放人吗?这么不配合可不行呢,我们都是为了共同的目的,你还准备把这些人就永远关在林业局吗?”

陈京冲蒙虎摆摆手,道:“放人!所有人都放给谭局长带走!”

蒙虎一愣,道:“陈局……”

“我说放人你没听到吗?”陈京调门猛然拔高,声音中包含的怒火几欲喷薄而出。

蒙虎不敢再怠慢,出去开始部署放人。

谭秋林阴阴的看着陈京,他似乎没有料到陈京如此爽快,他哈哈一笑道:“好,好!俗话道识时务为俊杰,陈局看来是深谙此道的人,我谭某佩服!”

他缓缓靠近陈京,声音一转,压着嗓子道:“在澧河,没有我谭秋林捞不出的人,陈局,这话我撂在这里了!”

陈京嘴角一扯,冷冷一笑,目光和谭秋林对视,丝毫不退缩,良久,他道:“我要抓的人,也没有人能够阻止,今天放了,我随时都可以抓!谭局,你我还是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谭秋林瞳孔猛然一收,脸上阴沉得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