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8章 省城捷报

第九十八章 省城捷报

市公安局过澧河抓走了澧河头号涉黑势力老大雷鸣的消息根本捂都捂不住,很快整个澧河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雷鸣被抓,全县百姓欢欣鼓舞,有老百姓高兴过了头,拿着鞭炮在政府广场噼噼啪啪的放上一通,还有人打出了标语,上面写着:“雷鸣该死”,然后就站在政府广场外面的马路上,供路人发泄。

各种关于雷鸣的检举揭发很快在澧河群众中形成了一股风潮,各种举报信也像雪花一般的飞向县委和县政府,雷鸣的被抓,俨然成了一次打黑大事件,在澧河掀起了一股不小的风暴。

雷鸣在澧河经营了多年,是名副其实的澧河一霸,他的被抓,牵扯到了澧河广泛的社会关系,随着澧河的罪行被一条一条的揭露出来,人们在震惊和愤怒的同时,不禁要问,雷鸣从一个小小的地痞起家,走到澧河一霸的位置。

他在澧河干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其背后难道真的就没有人给他提供保护伞?如果有的话,给雷鸣提供保护伞的又是什么人?

关于雷鸣事件,市电视台很快就出了专题节目,专题节目中,主持人义正言辞发问的就是这几个问题,这几个本来就很严肃、很犀利的问题,让主持人用他低沉而反诘的语气问出来,的确有直击人心的效果。

……县政府大楼,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谭秋林神情凝重的从政府大楼走出来。

他走到政府院子,司机将车开过来停在他面前,他费了很大的劲才将车门拉开,他进门的刹那,回头再看政府大楼,他看到的是那熠熠生辉的国徽,让人炫目。

县长马步平亲自找他谈话,谈话的内容很明了,有人举报他和雷鸣有不正常经济来往,举报信写得有板有眼,不像是空穴来风胡乱说的。

县政府党委会议研究了这封举报信,认为这个事情不能够掉以轻心,所以会议决定由检察院成立一个调查组,认真调查这封举报信所涉及的一切内容。

马步平蛰伏了这么久,这一次出来,给人一种很久没见阳光的阴冷感。

这种感觉让谭秋林浑身上下不舒服,内心极度的忐忑。

马步平讲:“秋林,这个调查你不要太紧张,我们调查的出发点是证明你的清白,并不是一定要查你的问题,这一点你务必要清楚!组织还是信任你的,你依旧是公安局的副局长,这一切都不会改变!”

马步平的话语重心长,但是谭秋林听得心中却是冷飕飕的,他总感觉有一股阴风是往自己这边吹的。

“秋林,今天跟你谈话,主要的意思是希望你不要就这件事情背包袱,工作上该怎么做,还是要按照平时一样做。工作上面也不要有情绪,是非曲直,自然会弄清楚。

清者自清,只要你没有问题,只要你自己立身正,就什么都不用害怕了!”

谭秋林想着马步平说的这几句话,他坐在汽车座位上就感觉坐不稳,检察院成立调查组的事情今天之前谭秋林都不知道。

检察院的刘军和他是连襟关系,这样的事情对方也没有打电话过来,就说明事情很保密,同时也是很重要,这次十有八九是动真格的了!

一路的胡思乱想,谭秋林感到有些唇干舌燥,他和雷鸣认识不止一年两年了,是多年的交情,这么些年以来,谭秋林真的不清楚自己留了多少尾巴在外面。而这也是他最为担心和忐忑的地方。

雷鸣被抓以后,谭秋林的第一反应是想办法把这小子给捞出来,雷鸣毕竟是知道自己了解自己最多的人,真要放弃这样一个人,不仅有危险,而且不利于自己的利益。

但是事情的发展很出乎谭秋林的预料,他没料到市局动手,在澧河竟然造成这么大的反响。

另外,雷鸣被控制在市局,谭秋林鞭长莫及,也没办法给予及时的沟通,事情就这样一步步演变得越来越糟糕,终于到了无可收拾的地步了。

谭秋林的手轻轻的敲打着座椅的扶手,他心中在做着激烈的斗争。

良久他手一顿,缓缓的将手指捏成一团,脸上露出阴狠的神情。

“逢危须弃”,这是兵法,虽然有些舍不得,当断的时候,就必须要果断的做决定!

“老雷,对不住了!”谭秋林心中暗道,一旦做出决定,他心中一阵轻松。这时候,他又不禁暗暗庆幸自己平时做事多留了心眼。

他和雷鸣之间的金钱交往,所有的账目都由谭秋林掌控,他在雷鸣那里根本就没有留任何的把柄,唯一可能的把柄就是雷鸣发了疯,硬要咬他。

雷鸣会发这样的疯吗?

谭秋林不住的摇头,雷鸣是个聪明人,懂得事情的轻重。

他咬雷鸣对他毫无益处,他不咬雷鸣,案子宣判了,将来减刑有谭秋林的帮衬可能还容易一些……一念及此,谭秋林冷冷一笑,拨通了雷鸣老婆的电话。

谭秋林多年的经验,要想让一个人安心,首先就得让他的家安心!对付一个没有老公在身边的女人,谭秋林轻车熟路,很快,他就搞定了一切,他心中终于长舒一口气。

“让他们查吧!查得越深入越好,最好能掘地三尺的查!”谭秋林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楚城,陈京来楚城这次是下了大力气,带了大批澧河土特产。

他仗着和王凤飞棋友的身份,这几天他是拉着王凤飞帮他跑关系,首先跑的关系就是楚城林业大学,王凤飞神通广大,硬是找到了林业大学森林生态学重点实验室的主任何继武院士。

何院士拿着陈京给他的红土坡原生林和银杏林的照片,非常惊讶,当即找来几个老教授,大家一起来研究这一块区域的科研价值。

第二天,陈京就接到院士亲自打来的电话,他们林业学院几个实验室要联合组织搞个考察组去现场考察,问陈京能不能安排一下整个考察的路线和行程。

陈京大喜过望,连忙表示没问题。

林业学院这边进展顺利,省农业厅茶科所的进展更顺利。澧河的茶叶在全省本来就小有名气,早在几年前,省茶科所就有意物色一家澧河的茶叶企业,双方合作搞高档绿茶的科研和加工。

但是澧河茶企大部分都没有自己的茶园,没有自己的茶园,茶叶原材料的质量就难以保证。

另外,茶企普遍对科研缺乏投入兴趣,这一点上也难以和省茶科所的专家找到契合点。

现在陈京把红土坡茶厂的几百亩茶叶基地拿出来,另外,省茶科所出技术出人才,茶厂有现成的工人。然后由茶科所和澧河县林业局出面再招商引资,成立合作企业。

陈京的这一思路立马得到了省茶科所包副所长的重视,双方洽谈一天,也基本就定下了初步意向。

当天下午,陈京就把这次省城之行所确立的几个意向传真到政府以及县委相关领导手中。这一次,反馈极快,政府这边王涵阳副县长批示,要下大气力、想尽一切办法促成这两个合作意向。

王涵阳除了批示文件外,还亲自打电话给陈京,让陈京在省城把工作做细致一些,争取让林业专家和茶科所的相关专家和领导能够提前一些到澧河,越早到澧河,就越主动,希望就越大。

王涵阳的经验很丰富,这一次他也不敝帚自珍,把自己多年在官场上摸爬滚打所积累起来的搞关系的经验向陈京倾囊相授,陈京是实实在在的受益匪浅。他以前从来没想到,官场上的关系会这么的复杂,而官场上搞关系的手段竟然有如此多的变化。

每一个细微变化的运用,都能够达到不同的效果,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大致就是这样的情况。

最后,王涵阳道:“陈京啊,没看出来啊,你还真有些办法!你这个思路很好,能够把林场改革放到这个轨道上考虑,你是动了大脑筋的!如果你的这个思路能够最后实行,你就真的是红土坡林场的救世主!

不仅红土坡林场的全体职工要谢谢你,就是我们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们也要谢谢你!因为,你不仅是救了一家企业,你还给我们的工作提供了新的思路,这一点尤为重要!”

“你大胆的干吧,放手的干!我个人对你表示坚决的支持,希望你能满载而归!”

在陈京的记忆中,这是王涵阳第一次亮名了态度,明确的支持他。红土坡林场改革领导小组,陈京只是常务副组长,真正的组长就是王涵阳。

王涵阳不参与任何实际的工作,他以前对陈京也没有任何的指示和支持,这一次,陈京能够得到王涵阳如此高的评价,以及态度如此鲜明的支持,陈京所受到的鼓舞是难以用言语表达的。

陈京忽然觉得自己为了红土坡林场的事情所受的一切委屈、挫折、失败,以及奔波劳累都是值得的,因为他干的是一件真正有意义,有影响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