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9章 舒治国的态度

第九十九章 舒治国的态度 第一更送到

“永远不要临时抱佛脚!”

这句话是马步平亲口对陈京讲的,陈京一直都记着这句话。

官场人脉关系的维系,恰恰就需要记住这句话,没有事的时候不上人家门,一旦有事了上门求帮忙,这是很让人反感的。

陈京这次进楚城,他除了建立新的关系外,楚城以前的一些他已经走过的关系,他一一都走了一遍。

现在他自己给自己编了一本册子,册子记录的就是人际关系情况,哪些人需要常联系,哪些人需要按什么标准送礼,他都一一做了记录。

“咔嚓!”楚城临江公园,相机按下,陈京和金璐两人相拥的合照瞬间定格。

“再来一张,再来一张!”金璐像一直欢快的小鸟,“我们换个pose来一张!”

“嚓,嚓,嚓”

相机的闪光灯不住的闪烁,一张张记录两人温馨甜蜜生活,记录两人感情经历的照片不断的定格。

陈京苦着脸,像是被金璐抓了壮丁,任凭她排布。

其实在内心,陈京此刻是非常放松的。

细想自己,自己就是二十五岁的人,这个年龄的年轻人,正是情情爱爱、花前月下的年龄,可是陈京在澧河,现在已经成了澧河政坛新崛起的一名政坛新秀,成为了实际上掌控一百多号人的局长。

在澧河的陈京,他的心理年龄要远大于25岁,他平常必须保持严肃,他肩膀上也必须承受比其他年轻人更多的压力,他又哪里有心思和时间和女朋友制造太多的温馨和浪漫?

这次陈京进省城将金璐带上,两人在这繁华的都市,倒是体验了一把真真实实的情侣生活。

几个月没来楚城,楚城的变化很大,楚城的主干道楚江大道重新整修竣工,大道加宽了很多,大道两旁绿树如荫,人行道宽阔舒适,走在上面,心神皆怡。

一股手机流行风悄然的刮过了这座城市,手机的便利和手机日趋下行的价格,让原来只有大老板能够享受的待遇,现在渐渐的一些高收入、时尚的年轻人也能够加入这个阵营了。

这年头谈男女朋友,把是否拥有手机,当成了评判对方身家和品位的重要指标,连范江那家伙都整了一个摩托罗拉小砖块,吃饭的时候接电话老大的嗓门,咋呼得不行。

看范江得瑟,金璐第二天给陈京送一部手机,非得让陈京用上。

陈京大惊失『色』,严肃批评她,可是金璐这个女人磨人的功夫实在是一绝,她是软磨硬泡,硬是把陈京内心存在的那种大男子主义思想渐渐的磨得无影无踪了。

就这样稀里糊涂,陈京也成了拥有手机一族的人了,只是这部手机不是他自己能力所拥有的,而是因为一个女人。

陈京没有太矫情和介怀这事,一个男人太过于敏感自己的尊严,实际上就是矫情和自卑。

他和金璐两人之间的交往,只有彼此两人知道是怎么回事。金璐拥有自己的事业,相比陈京来说她算是富人,这是个事实,不能否定的事实。

她花点钱给自己的男朋友送一部手机有什么不对呢?都是无可非厚的。

从澧河到楚城,陈京就感觉自己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人彻底放松下来,再看很多问题,感悟却又不一样,而人的成熟也就是这种不同的感悟催生出来的。

在澧河,陈京投身工作,每天脑子里想的都是林业局的那摊子事。

但是到了楚城,陈京却看到了自己的生活,看到了自己的父母在渐渐的老去,看到了自己的姐姐欣喜的怀了孕,还看到了自己的妹妹小两口日子过得温馨浪漫。

而儿时的伙伴,每个人也都在经营自己的生活和事业,有人混出了模样,有人成天抱怨,有人得过且过,有人心已经很苍老了!

这才刚刚大学毕业三个年头啊!

陈京发现自己彻底变了一个人,以前他在一帮子同学中,无论从哪方面比,他都没办法冒头。他唯一出风头的可能是他的一支笔,但是当年,有人就断言,陈京的这支笔派不上用场,因为陈京骨子里面的那股子文人的气质适应不了现在的社会。

可是陈京的际遇又有多少人能够料得到?

他硬是从省城被发配到了最基层,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农村生活的他,现在对澧河已经了若指掌,说澧河是他的第二故乡一点不错。

在澧河的几年一直到现在,陈京完全就是在脱变,就以这次进省城和上次进省城,这短短的几个月,陈京的心态和做事的方式方法变化都非常的巨大。

当时马步平留陈京在省城走关系,那时候陈京是多么的生涩?

但现在,这一次他单枪匹马进省城,应付一切都显得游刃有余了。在他的身上,有何曾还有都市文青的痕迹?

可能的确依旧有文青的气息,只是这股子气息他藏在了骨子里面,从外在来看,他是越来越融入自己的角『色』中了,面对官场上的种种,他应付起来也是越来越游刃有余了!

……

澧河县委,黄小华主持县委办接待工作会议。

会议室,黄小华坐在最中心的座位上,他以一种惯有的领导口吻对接待办一帮子人道:

“这次接待工作非常重要,因为这次的客人都是省里的领导、专家和教授,这次接待工作的好坏,关乎到我们澧河的整体形象。所以,我们这一次要当成一场仗来打,我们的工作要越细致越好。

另外,重点强调是要和『政府』那边协调沟通好,不能出现接待撞车的情况,我们要形成合力,要共同的把客人接待好,让客人感受到我们澧河人民的热情。”

黄小华侃侃而谈,他的内心却是既尴尬又无措,当他在舒治国办公室,舒治国用一种非常轻快的口吻给他交代任务的时候,他头一下就懵了。

舒治国那兴致勃勃的样子,至今还萦绕在黄小华的脑海。

舒治国道:“这个陈京还真有法子,林场改革竟然还可以走这样的思路,我们谁都没有想到。林业大学森林生态实验室,是国家级重点科研实验室。而省茶科所也是实实在在的农业厅下属的重量级单位。

如果我们红土坡林场能够和这两家单位联姻,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改制林场,这样我们完全可以把红土坡搞成一个样板单位……”

舒治国说得很激动,黄小华却听得很突兀,他第一反映是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个县委办主任怎么事先一点都不知情?

是谁向书记反映了情况黄小华都顾不得想,黄小华脑子里面想的是最近陈京不一直和谭秋林斗得难分难解吗?怎么忽然就整出了这一出彩来?一下就弄来了两家省级单位过来考察,他是什么时候做的?

还有,陈京搞的这些事情,又是通过什么渠道直接反馈到舒治国这边的?怎么连他这个县委办主任都蒙在了鼓里?

“小华,这次接待工作你要亲自抓!我刚才已经和『政府』那边通气了,这次接待工作由你和明辉两个人共同安排,你们一定要协调好,关键是细节要到位。这方面是你的强项,你可不能藏着掖着,得把真实的本事拿出来!”舒治国道。

黄小华连连称是,他沉『吟』了一下,道:“书记,这只是一次林业方面的考察,我们这样『操』作是不是动静大了一些?”

舒治国眉头一皱,道:“你认为动静大了吗?我怎么认为还不够呢?”

黄小华脸“唰”一下红了,很是尴尬,舒治国没有让他太难堪,语气一缓,道:“小华,你看问题要看到趋势和方向,红土坡林场的问题不仅仅是林场的问题,更是事关企业改革的问题。

现在困扰我们全省全国的问题就是国企改革,如何把国企改革工作做好,既保证国家的利益,又帮『政府』丢包袱,还要合理安置下岗职工,这些工作我们都在探索!林场改革的工作,就是这些探索中很重要的一步,你怎么就认识不了这一点呢?”

黄小华心一顿,蓦然想起最近从省到市一路刮来的那一股严查国企改革中国资流失的风『潮』,他的心怦怦跳了起来。

他暗暗责备自己脑子被水淹了,竟然连这个点都没想到,难怪舒治国会如此重视这事,国企改革怎么保证国资不流失?现在林业改革不就可以搞个样板出来吗?

一念及此,黄小华忙道:“书记,是我错了!是我对上面的文件精神吃得不透!”

舒治国摆摆手,道:“有些事情能够看清就好,看清了就知道解决事情的方法,你是很聪明的,我知道你一定能够看得清!”

舒治国的话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黄小华已经适应了这一点,他不敢再发表自己的意见,慢慢的就那样退出了办公室。他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总觉得舒治国似乎对陈京有一种另眼相看,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难不成陈京这个小子,还是一个有故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