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1章 彻底完蛋

第一百零一章 彻底完蛋 三更完成

澧河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谭秋林的忽然倒台震动了整个澧河。

说起来,他的出事很诡异。

市公安局先是逮捕了澧河县头号涉黑分子雷鸣,随着雷鸣的问题被逐一弄清楚,澧河县委和县政府便收到了关于雷鸣和谭秋林两人有不明经济来往的举报信。

随后县里决议由检察院成立调查组,调查此事。

但是调查组经过了仔细调查,却是查无实据,最后不得不做出撤销针对谭秋林问题调查的决议。

针对谭秋林调查的撤销,很多人都以为这事已经过了,有人在当晚看到谭秋林在房山宾馆大宴宾客,但是第二天清早,谭秋林就被纪委带走,然后再也没有出来。

谭秋林究竟是怎么倒的,澧河县有很多版本,这些版本一个比一个离奇,但是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一个人——陈京。

谭秋林的倒台和陈京有关,似乎成为了整个澧河体制内和民间人士的一个共识,而实际上,根据官方公布的结果,谭秋林被双规是因为其长期收受来自于雷鸣的贿赂,雷鸣能够在澧河耀武扬威,纵横这么多年,谭秋林就是他最大的保护伞。

谭秋林倒了,普通老百姓拍掌欢庆,在茶余饭后津津乐道这一大事。

但是在澧河政坛,还是有很多清楚内情的人。

谭秋林的出事,起因是市局将雷鸣移交澧河县局,由澧河县对其公诉审判。当时去接人的是澧河刚刚提拔的刑侦队副大队长汤奕阳。

汤奕阳接到了雷鸣,将他带到澧河后,澧河县县委常委,公安局长李生道了解案情,和雷鸣见面,在见面谈话的中途,雷鸣忽然提出他还有问题要交代。

然后雷鸣把自己这些年孝敬谭秋林的事实和证据全都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倒了出来,最后他还不忘记对李生道道:“我是彻底反省自己过去的错误了,让我正确认识到这一点的便是汤警官。

谭秋林这个人太毒辣,而且贪得无厌,我每个月都要给他孝敬,不然他就会找我的麻烦!其实这些年下来,我自己根本就没有积累多少钱,倒是大半都送给他了,他才是真正的大蛀虫!”

李生道听闻这个消息,大惊失色,他连忙紧急成立调查组,由汤奕阳带队调查取证。

由于雷鸣提供的信息准确,汤奕阳第一次去谭秋林家里取证,就搜出了上百万现金以及大量不明财产,然后随着调查组进一步调查取证,越来越多的、让人吃惊的问题迅速暴露。

李生道马上将所掌握的情况向政法委书记周正报告,周正果断决策,下令迅速控制谭秋林。

谭秋林被抓捕的时候,他正在房山宾馆酒店里面,当时他还宿醉未醒,浑身**,房间里有女人过夜的痕迹。

当谭秋林从梦中醒来,看到他昔日的下属拿着手铐将自己哐当一下锁住,他简直无法相信这一事实,他一路喊冤到楼下,当时惊动了房山宾馆很多住客。

在楼下停车场,汤奕阳在那里恭候他多时了。

他见到汤奕阳,大声道:“奕阳,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搞错了?”

汤奕阳面无表情,冲着司机挥手,示意开车,谭秋林的情绪立刻激动了起来,冲着汤奕阳大吼,道:“你们凭什么抓我?我要见李局,我要见李局!”

汤奕阳皱皱眉头,凑过来,压低声音道:“老谭,事已至此,自己给自己留点体面吧!你的那一套不会永远管用,雷鸣咬上了你,你再怎么挣扎都没用,你明白吗?”

谭秋林表情迅速凝固,他眼睛瞪得老大,几乎就要从眼眶中滚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谭秋林下意识的道,一瞬间的功夫,他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他难以置信雷鸣为什么会咬他一口。

汤奕阳笑笑,附在他耳边道:“想知道原因?我告诉你吧,陈京局长带我向你问好!你能想到的问题,陈局也能想到。你有信心认为雷鸣不会开口,他就有办法让雷鸣开口,你说是吗?”

谭秋林如遭电击,他怔怔的看着汤奕阳,眼神中尽是骇然之色,良久,他终于垂下了头颅。

到这一刻他也许后悔自己不该得罪陈京,自己不该把这个人往绝路上逼。但是,他也许是在后悔自己太疏忽大意了,如果自己亲自去市局接人,和雷鸣见个面谈一谈,情况可能又是另外截然相反的一面。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谭秋林下半辈子估计永远会念叨陈京这个人,这个人就是他仕途和自由的终结者。

……

又是在老徐家。

老徐一家子外加陈京,另外还有一位特殊的客人,便是打扮得时尚现代的殷虹。

饭桌上,陈京和老徐老两口有说有笑,徐丽芳因为和陈京接触比较多,现在也越来越随便了。倒是上次和陈京见面,牛哄哄不行的殷虹,今天非常拘谨。

雷鸣倒了,雷鸣所有的势力全部被清洗,这一切都是殷虹面前这个看上去还很年轻,有些像邻家小弟的男孩干的。

当陈京找到殷虹,让她帮忙提供一些关于雷鸣的信息的时候,殷虹根本就不能相信陈京能够掀起多大的风浪。

只是她被雷鸣逼得急,在澧河呆不下去,不得已要跑到外面避乱,这样的生活对她来说就是梦魇。她于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把自己掌握的信息全部向陈京做了交代。

没想到,事情一个星期不到,雷鸣被抓的消息就在澧河传开,然后因为雷鸣又牵扯出了县公安局的谭秋林副局长,一大帮子人都倒台了。

“来,殷虹。我敬你一杯,一来是祝贺你,长期盘旋在你头顶上的阴霾散去了,以后我希望你踏实自己做点事,不好再惹上那些人了!”陈京端起酒杯道,他笑笑,“当然,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正是因为你提供的信息,让我揪出了一直藏在体制内的一颗大毒瘤,这颗大毒瘤一除,整个澧河的天空都清明了,能够做到这一点,你殷虹也是有功劳的。”

殷虹脸发红,她平时泼辣的性格此时好像已经换了一个人。

今天她穿得比较少,一件白色的吊带裙,胸脯那白晃晃的两团露出了一半,尤其是那白色的沟子异常的清晰,非常的诱人。

细细看殷虹,单从长相来说,的确是颇为完美,她皮肤雪白,红唇皓齿,关键是身体该凸显的地方,非常的火辣到位,尤其那高挺的酥胸和浑圆的屁股,那个妖娆劲儿,实在是诱人之极。

平常殷虹泼辣的个性,以及不时爆出的粗口,让她的形象打了大折扣,而今天她突然变得斯文了,倒是气质大变,有一种熟透的水蜜桃的风韵。

她端起酒杯,道:“陈局长,真的谢谢您!以后我定然改过自新,靠自己的努力生活!”

她一双桃花眼不住的往陈京身上瞟,陈京看她的时候,她却挪开目光,这一点又不像是个成熟的女人,倒像是花信年华,刚刚怀春的少女。

陈京常常被这女人眼神盯得受不了,有老徐老两口在,他又不好表现得太过躲避。

倒是同样作为女人的徐丽芳看出了端倪,忍不住吃吃的笑。

她笑殷虹胆子是真的大,陈局长是什么身份的人?人家的女朋友像仙女一般漂亮,殷虹这个家伙竟然也敢在他面前卖弄**。

但是徐丽芳细细的看,却有发现殷虹好像是真的动了春心了,这个念头一起,徐丽芳自己都吓了一跳。殷虹这家伙还有真感情?她不是口口声声都骂天底下男人都不是东西吗?

再说,即使是动了春心,那到陈局长身上断然也是不可能的,两人身份差距太大了,再说殷虹就骨子媚劲儿是不错,但毕竟是残花败柳,怎入得了陈局长得法眼?

徐丽芳一笑,殷虹脸更是红。

徐丽芳就凑到她耳边附耳低语,殷虹趁陈京不注意又还回几句。

殷虹自然知道陈京是什么人,但是她就是这样一个之直脾气的女人,陈京的确是长相出色,像个男人。

像陈京这样的男人,手上又掌控了那么厉害的权势,这种男人的魅力,女人又怎么能挡得住?

殷虹倒并不一定对陈京有什么非分之想,这是她的秉性,决定了她现在的行为。而她内心又的确有些怕陈京,所以样子看上去既拘谨又怀春,有些滑稽……

一顿饭有两个女人,陈京决定吃起来就很费力。

陈京从小到大,甚少接触殷虹这类女人,而徐丽芳这样的年轻妈妈,靓丽中甚至还有澧河泥土的气息,这也是陈京以前所从未接触过的。他对男女关系的认知和这两个女人对男女世界的认知,完全是不同的。

而正因为这种不同,让他们相处的场合有了一个奇怪的错位,这种错位造成就是陈京的尴尬。

在两个熟如蜜桃一般的女人中间,陈京就像还是青涩的少男,她们的奔放、大胆、以及澧河女子特有的野感,让陈京甚感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