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2章 省里来人

第一百零二章 省里来人 求月票

【感谢阿历老兄的万赏,谢谢!】

陈京喝了不少的酒,一个人,在夜『色』朦胧中,他就站在澧河的河堤上。

谭秋林终于倒了,陈京最大的心腹之患终于除掉了,这让陈京从内心长舒了一口气。

谭秋林这个对手,是陈京遇到最感压力,最缺少办法,同时也是最棘手的对手。在扳倒谭秋林的过程中,有两个人比较关键,一个就是殷虹,另一个就是汤奕阳。

殷虹是妙手偶得,汤奕阳却是陈京预先埋下的棋子。

汤奕阳是个可用之人,当蒙虎将汤奕阳介绍给陈京,当时汤奕阳就坚定了力挺陈京的决心。

后来,他的调动风声来了,陈京当时灵机一动,就将这枚棋子布下不启用,红土坡林场闹事,汤奕阳坚决执行了谭秋林的命令,这让谭秋林放松了警惕,让汤奕阳有了难得的提拔机会。

事后果然是汤奕阳这个副大队长立了大功。

和雷鸣接触,汤奕阳给雷鸣交了底,明确告诉他,谭秋林似乎在安抚他的家属。

雷鸣一听这话,急了,因为谭秋林安抚家属是什么意思?那意思摆明是要将雷鸣当弃子处理,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雷鸣问汤奕阳,如果他有重要情况反馈『政府』,能不能将功折罪。

汤奕阳马上给他讲政策,随后雷鸣一语不发。

是汤奕阳埋下了雷鸣咬人的种子,这个陈京事先打下的埋伏见了大成效,这是他事先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一切都好靠自己!”

陈京又想到马步平讲的话,他现在细细品味这句话,更是品出了别样的味道。和谭秋林的斗争,陈京最早是逃避、躲避的策略,他没有想过一定要获得胜利。

实际上,不夸张的说是陈京是很没有底气的。

后来,只怪谭秋林下手太狠,非得将陈京往绝路上『逼』,陈京是没有办法,不得不狗急跳墙,做出了惊人之举。

他现在回顾自己所做的一切,他都有些不敢想象。

那一晚,就是谭秋林从林业局将人带走的那天晚上,陈京一个人关在房间几个小时,最后拨通了马步平给他留的市局胡棣局长的电话,向他反映了雷鸣的问题。

陈京把从殷虹那里获得情况全部向胡棣做了汇报。

半个小时候,胡棣就打电话回来,说雷鸣在市局存有案底,可以抓人。

从抓雷鸣的那一刻起,陈京才下定决心将矛头指向谭秋林,这后面的一切动作,都是他精心策划的,最后,谭秋林多行不义,终于触礁翻船,算是断送了他的一生。

陈京和谭秋林对手,最后击垮谭秋林,这是一个复杂的心路历程。

此时此刻,陈京忽然觉得自己比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尤其是面对困难的时候。

以前面对困难,他就头疼,他就紧张,常常晚上压力大到无法入睡。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承受压力能力强多了,掌控局面的能力也强了很多。

陈京脑子里面忽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他觉得自己应该谢谢谭秋林,以弱胜强,和这样的人相斗,陈京的神经是紧绷的,而他所有的资源和能量也被发挥到极致。

在这个过程中,他做了很多应急的决断,他果断下令把新晋公务员充实到执法队,他果断决定单枪匹马处理红土坡林场职工闹事,他果断决定在『政府』广场搭台宣传林业执法。

最后,他还果断决定图穷匕现,用一切力量将谭秋林置于死地。

这些决定,他以前一辈子活了二十多年他都没敢做过,但是这短短的一个月,他一个人竟然做了这么多大胆的决策,而且每个决策酝酿的时间都很短。谭秋林失败了,而他也成了陈京成长路上最好的磨刀石,经历了和谭秋林这一役,陈京做事的风格做派日趋成熟,而他在澧河政坛的影响力,也得到了极大的增强。

不夸张的说,在澧河政坛这棵参天大树中,陈京已经有了一个位置了……

……

黄小华最近很忙,主要是忙于接待省林业大学和省茶科所下来考察的专家教授团。

接待功力是否到位,是考察一个县委办主任工作能力的重要指标,一个县的迎来送往,黄小华都是要掌控大局的,有时候他的工作细致,领导就会觉得澧河班子干工作细致。

而他的工作疏漏,领导就会觉得澧河班子可能还不够成熟。

这一点都不是夸张,因为领导下来体察民情、搞调研,走到哪里都是黄土铺地,净水泼街,哪里能够看到什么民情?领导看一个班子行不行,首先看的就是接待。

接待工作道行很深,搞得太豪华,铺张浪费,可能会犯忌讳。搞得太寒碜了,领导的分量体现不出来,领导会认为自己没受到应有的尊重,那结果就更糟糕。

所以,熟练掌握接待尺度,制定接待方案,这是一门大学问,黄小华对这门学问就很有研究。

黄小华搞接待的心得,就是事必躬亲,一件事情亲手做不一定仅是为了放心,有时候亲手做了事,自己参与到了其中,他就能了解很多花絮,而这些东西,恰恰有时候能出奇效。

黄小华接待的经典例子,是他接待市委副书记洪奇,那个时候他还只是接待办主任。

洪奇爱吃鱼,黄小华就特意叮嘱要多在鱼上搞几个花样,当时这个工作他亲自抓的。

洪奇在饭桌上吃得很愉快,就问这一道道的菜的情况,由于黄小华有亲自动手的习惯,当时他就给洪书记介绍,说什么鱼从哪里来,当时买的时候怎么怎么样。洪奇当时就很感动,在酒桌上就夸澧河工作务实,黄小华也因为这一次出彩,而得到了领导的赏识。

他先下放到平洞干了几年党委书记,然后马上就提拔成了县委办主任。

舒治国夸黄小华有句话,叫“搞接待,伺候人,黄小华就是个天才!”,县委接待办的人私底下叫黄小华就叫黄天才,有时候黄小华听到了也不生气,他似乎很乐意别人这样叫他。

省林业大学和茶科所考察组一共来澧河考察的三天,三天时间县长马步平全程陪同,算是给予了考察团最高级别的待遇。

考察结束后,省林大考察团当即拍板,要在红土坡原生林区建立科研实验室,首批科研经费定位在一千万。而省茶科所的领导,也确定了和红土坡茶厂初步合作的意向,只是茶厂组建的是合资公司,还涉及到招商的问题,暂时还定不下来。

无疑,这一次考察是相当成功的考察,作为抓接待工作的负责人,黄小华基本也是全程了解了这次考察情况,对考察能够取得这么大的成绩,说实话,他完全没有想到。

他每天看到主导这一切的陈京,穿着一身正装加领带的周旋于各位专家教授中间,他精神就有些恍惚。

陈京最早在他心中的定位就是个外地佬、没啥出息、遭遇贬斥的小年轻,而陈京在澧河的不得志以及其在政治上的生涩,他也是亲眼所见的。可是,这短短的几个月的功夫,这小子就彻底是丑小鸭变天鹅,一系列的表现简直是让人眼花缭『乱』。

最近这段时间,每到闲暇的时候,或者休息的时候,他脑子里便会想到陈京的形象。

陈京给他留下的最大的印象就是,他的腰杆似乎永远都是挺直的,黄小华在政坛『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腰杆早就习惯的保持一定角度的弯曲,他就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年轻还敢在他面前挺腰杆。

黄小华对陈京的印象很不好,而且更重要的是陈京处在了林业局负责人的位置上了,长平大桥那件事情就是他心头的一根刺。

陈京出任林业局长,极有可能会炒长平大桥的那碗冷饭,王清闲是个什么人黄小华清楚,王清闲就是个无孔不入的家伙。他极有可能找到陈京,然后将陈京串通起来整出大事来。

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黄小华都不能容忍陈京。

而对陈京,他也的确没有当太大一回事,一个小小的副科干部,放眼澧河一块砖头扔下去,不知要砸中多少。

但是黄小华又哪里能够料到,他精心给陈京准备的谭秋林,最后竟然还阴沟翻船,还反栽在了陈京的手中?

谭秋林出事的当天,黄小华接到李生道的电话,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足足停了十几秒钟,才恍然醒悟,说了一句:“害群之马啊……”

整整大半天,黄小华一直都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他拼命的想自己和谭秋林之间的接触,谭秋林的出事太突然了,以至于黄小华没有准备。

虽然早些时候,黄小华也看到了谭秋林的愚蠢,感觉这个人不可深交,但是他有些事情还是没有下定决心,现在谭秋林忽然之间出事,以前两人接触的那些枝枝蔓蔓,黄小华还真感觉有些『乱』。

等他冷静下来想一想,黄小华脑子里面想到的又是那个腰杆笔挺的陈京,只是这一次,在他眼中,陈京是完全不一样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