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3章 人事变动

第一百零三章 人事变动 求月票

县直单位班子调整的风越刮越急了。

往年这个时候,舒治国一般都会有动作,他要么是安排组织部按要求考察一批干部,要么是个别找一些人谈话,初步确定意向,但是今年,舒治国一直都很沉默。

书记很沉默,下面的人就躁动不安了,最近这段时间下面往县城跑,找关系、找路子的人就非常的多。

作为县委大管家,离书记最近的人,算是书记幕僚存在的黄小华自然成了别人争相拜访的对象。黄小华应付这些事情有经验,这段时间他从不回家,住都在酒店里面。

不管是什么关系的人,要见他他都是忙!

对往家里送礼的人,平常走得近的,他老婆就让人进门,平常疏远的,就拒之门外。

黄小华深谙官场法则,知道对下面的人不能够太高傲,太高傲了,别人以后啥事都不找你,那是自己孤立自己的做法。但又不能够太好说话,太好说话,别人又蹬鼻子上脸,常常让自己很为难。

能够让人进家门,这就是鼓励,有些好苗子,黄小华会挑几个亲自打电话指点一番。

对县各单位班子的调整,黄小华其实内心也是很紧张的,他也没有底。舒书记这人很懂得做书记的要点,人事权方面,那是把得相当的牢,放眼整个澧河,在这方面可以和他角逐一下的可能只有马步平了,其余的人都没法撼动他的权威。

尤其是各单位一把手的调整,舒治国不点头,事情就会充满了变数,有时候不到最后一刻,不知道结果。

目前的县直单位,一把手方面最热门的几个单位是经贸局、房管局然后就是林业局,在几个单位中,经贸局又是第一大热门。

这几年随着澧河越来越开放,发展速度越来越快,经贸局发挥的作用日益重要,从油水来说,经贸局的油水也是出了名的丰厚。上任经贸局长苏光华就是因为经济问题,被纪委调查,最后降职使用的。

除了经贸局外,第二个重要单位就是房管局,共和国住房商业化的进程很快,房管局的地位日益凸显,这次房管局长的竞争将会相当的激烈。

第三个单位就是林业局,以前的林业局毫不起眼,但是今年以来,林业工作受到了县委和政府领导的高度重视,县委书记和县长都分别视察过林业局,林业局又进行了大规模的扩长,增设了好几个机构,目前在澧河也成了一大热门。

一想到林业局,黄小华就很头疼,他斟酌了很久,还是亲自跟红玉溪党委书记林秦之打电话,电话一接通,他尴尬的咳了一咳,道:“秦之啊……”

电话那头林秦之听出是黄小华的声音,连忙激动的道:“黄主任,前天我去县城,您忙我就没敢打扰您,我……”

“我知道了,我让你不拿东西,你偏偏就记不住!我要那么多钓竿干嘛?你呀,就是染上了别人的俗,不像过去的你了!”黄小华佯怒道。

林秦之道:“主任,我对钓鱼也是外行,那东西您满意我就高兴了”

“满意,怎么不满意?”黄小华道,他顿了顿,话锋一转道:“秦之啊,这次县直单位班子调整,你一直想进城,这个想法很好,但是林业局的情况你也知道,目前陈京局长年轻有为啊……”

林秦之在红玉溪干了这些年,一直就想进城,瞄准的就是林业局。

黄小华也多次暗示过林秦之,林中则这任干了肯定要调岗,林秦之的机会就来了。

林秦之现在所在的红玉溪是澧河的林业大县,林秦之抓林业工作业务熟悉,成绩突出,他来出任林业局长资历各方面都没问题。黄小华对林秦之是相当看好,他也清楚,治国书记对林秦之的印象也不错,有这些方方面面的条件,黄小华对林秦之出任林业局长这个位子是很有把握的。

但是他怎么也没料到,林业局会半路杀出一个陈京,陈京这几个月奇迹般的崛起,一直到今天,他的成绩可谓是有目共睹。

尤其值得称道的是红土坡林场改革的进展,县委舒书记和县长马步平两人都对这件事情高度关注,陈京也借此出了大风头,有了这个风头垫底,林业局局长的人选还有悬念?

曾经有很多人质疑陈京太年轻,资历不够,掌控局面的能力太差。但是现在,谁还有这样的质疑?

放眼整个澧河,质疑陈京最厉害的莫过于谭秋林了,谭秋林不仅是质疑,还是下定决定要置陈京于死地,可是结果是自己玩完了,陈京是越活越滋润。不夸张的说,陈京现在能够在澧河有现在的地位,谭秋林也是做了贡献的,陈京就是踩着谭秋林的尸体树立威信的。

黄小华对林秦之充满了歉意,林秦之却道:“黄主任,我倒有个消息向跟你分享一下……”

“你但说无妨!”黄小华道,林秦之沉吟了一下,道:“前几天省考察团考察林场,当时我作为陪同人员跟在马县身边,中午吃饭,我们红玉溪供的招待,当时你没在。

在饭桌上,马县就提到红土坡林场以后要大力发展,不能够再把其当成单一的林业企业,由林业局来负责不太适应了。陈京当即就表态说,不管红土坡怎么变化,反正这个事他要负责到底。

马县听了这话很高兴,当即就和陈局碰了杯,黄主任,你说这……”

黄小华呆立当成,他整个表情完全凝固了,过了很久,他道:“嗯,你观察仔细,但是不要太敏感,酒桌上的话嘛,有时候就是笑谈!”

他说了这句话,顿了顿,道:“好了,我手上有点事忙!回头我再给你电话吧!”

挂了电话,黄小华的心一下乱了。

因为他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马步平不想将红土坡林场当成单一林业企业,这几乎是可以肯定的,舒治国现在也对林场改制很关注,县委和政府一把手同时关注的事情,放在林业局盘子太小了,根本就施展不开。

黄小华拍了一下脑袋,这么个简单的问题,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

如果林场改制实施,林业局不再负责林场,哪个单位负责?国资办还是……

黄小华倏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他想到了经贸局,马步平是盯着了经贸局,一定是这样的。

陈京要一直主持林场改制工作,又有什么比他出任经贸局局长更合适呢?一念及此,黄小华再也坐不住了,一颗心怦怦的跳。

他暗暗心惊马步平的算路,现在马步平深陷易周水泥厂改制的事情,赵一平狠狠揪住这个不放,向他发难。从前一段时间看,赵一平咄咄逼人,而马步平则是节节退守。

如果经贸局局长的位置由陈京来坐,易周水泥厂的命门就掌控在了陈京的手中,有陈京在中间斡旋,以后赵一平再想像现在这样朝马步平发难,估计是很困难了……

“嘿!”黄小华跺了跺脚,心中很不舒服,他觉得自己这些年是白混了,自诩了解舒治国,知道舒治国的心思。这次如果不是林秦之无意之中的提醒,他甚至连这次人事调整的方向都摸不清楚,说起来自己都害臊。

舒治国为什么迟迟没有动静?黄小华至此才豁然开朗,原来是他和马步平两人在比拼内功呢!

一个人呆坐在椅子上很久,黄小华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

电话接通,他笑呵呵的道:“是志贤吗?我黄小华。”

电话是打给经贸局现任副局长任志贤的,任志贤一听是黄小华,态度立马变得热情,道:“黄主任,几次去县委都碰不上你的人,你是真辛苦啊!”

黄小华淡淡的笑了笑,道:“没有办法,我就是天生劳碌的命!”

“主任,你这话说得我们无地自容了,您当领导自然忙,但是您的忙,是忙出了大景象。不比我们,我们忙,就是一块小天地,能忙出什么花样?”任志贤笑嘻嘻的道。

黄小华话锋一转,道:“对了,志贤,你是干啥呢?你昨天去家里送那么多东西干什么?又不过节,又不做寿的?你这个做法可要不得!”

他没等任志贤开口说话,他便道:“这个做法要纠正,我让司机待会儿将东西送你楼下,我们之间不要搞那一套!”

“黄主任,别……”任志贤在电话那头大急,道:“黄主任,我给您和赵书记送的都是一点意思,就是健康嘛!您怎么会想到那些方面呢?”

“志贤,赵书记人家是领导,你给他送健康是必须的。你我是兄弟,兄弟之间,谁比谁健康?以后你我都不能搞那一套,就这样说了,不准再说话了!”

缓缓的将电话放下,黄小华长吁了一口气。

幸亏警觉得早,不然收了别人的东西,最有事情一点没办,那丑就出大了!

他缓缓的摇了摇头,又有些同情赵一平了,赵一平永远都找不到马步平的节奏,这一次情况也不容乐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