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4章 范江来了

第一百零四章 范江来了

陈京最近工作比较顺心,尤其是林场改革的事情有了重大突破,这让他感到非常的欣慰,同时也很振奋。

而林业局的工作,目前全局士气高涨,林中则在林业局留下的影响几乎是完全不存在了,林业局上下,大家现在都只知道陈局长,林局长的时代早远去了!

说到这里,还有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林业局前计财股股长关章和陈京作对,被陈京下放到了易周镇林业站干站长。

他倒是不死心,脾气一直很硬朗,在工作中处处都表现出对陈京的不满,成为了林业局上下人尽皆知的倒陈派。

可是林中则一倒台,陈京现在又把整个林业局搞得风生水起,关章和陈京的对峙彻底失去了意义,他便横了心,到处到县城找关系,要求要换单位。

他有个远方亲戚在组织部干部科,他费尽心机找到那个亲戚。

没想到对方不仅没帮他,还将他狠狠的批评了一通,批评他不尊重领导,不懂得维护上下级关系。

这还没完,人家还把他家人都叫过去做工作。

这一下了不得了,她老婆一听关章在林业局处处和领导作对,回家就跟关章吵架,然后自顾置办了烟酒,架着关章硬就往陈京家里拜访。

关章向来是怕老婆到极点的,可是男人的面子又作祟,他见陈京的时候是一语不发,脸上的表情没有放松过。

陈京看得有些好笑,其实他对关章没什么恶感,以前觉得关章挺顽固,但后来观察,发现这人还算是单纯,爱憎分明,心里没多少小九九,只是关章每次见陈京总是板着个脸,陈京也不好主动和他打招呼。

关章的老婆在财政局上班,倒是很大气,开口就道:“陈局长,对关章你可不要看什么面子,他这人就是一头犟牛,他在家不听话我一般就是揪耳朵,这一招挺管用。

以后,关章如果还这么犟,老和你作对,你跟我打电话,我保管治得他服服帖帖。”

陈京一听这话啼笑皆非,而金璐正在给客人冲茶,更是忍不住“嗤!”一声笑出声来,关章自己闹个大红脸,脖子上青筋都突出来了,可是被老婆一瞪,乖乖的没脾气了。

陈京笑道:“老关,你别不好意思,我可是听说,怕老婆的男人,那都是老实有作为的男人。怕老婆不是什么丑事。”他朝金璐努努嘴,“她也管我挺严的,我们算是同病相怜了。”

关章老婆一听这话,咧嘴笑起来,道:“你看陈局就是开朗大度,老关,你今天来了,就得给陈局陪个不是……”

陈京连连摆手道:“别介,这一套我们不用来,我对你们老关可是没什么成见的。当初我将他下放,那也是逼不得已,说起来老关算是计财方面的一把好手,说不得这次局里调整,我还得让老关重新来干老本行。”

陈京这样一说,关章脸色好看了,原来的那副马脸渐渐的缓和,两人之间的问题就这样算是揭过了……

……

范江打电话过来,说要过澧河,陈京根本就不信,没想到下午时分,范江打电话,他人就住在了房山宾馆。

陈京赶到房山宾馆,一看好家伙,县委接待办负责接待的,县委办副主任接待办主任周进亲自陪客,周进拉着陈京的手,非常热情,道:“陈局,范经理一来澧河就嚷嚷你的名字,看来您可是省城的大名人啊!”

陈京摆摆手道:“周主任太折煞我了,只是我恰好认识范……经理而已!”

范江这次不是一个人过来,好像公司跟过来很多人,一顿饭吃完,陈京跟着范江进了他住的房间,一看竟然是领导套房,范江洋洋自得的道:“怎么样?老陈,没想到我会来澧河吧,待遇还不错哦!”

“老实交代,你过来干啥?面子不小嘛!竟然是县委办负责接待的。”陈京道。

范江摇摇头,道:“你真是没见识,我们是传媒公司,过来澧河肯定跟此有关。实话跟你讲吧,你们县委宣传部要搞一个关于澧河的宣传片,目的是要向外界推介澧河,增加澧河的知名度。

这个项目我接下了,项目期是三个月,所以最近我会常常来澧河,你我兄弟这下距离近了!”

陈京一听范江这样说,立马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现在这年头,各级政府为了宣传,花样百出,最近又刮起一股宣传片的风潮。所谓宣传片,实际上就是政绩片,说是要对外推介用,其实是用来推介领导政绩的。

一任班子干了多少事,通过文字体现出来不够形象化,不够直观化,往往就拍个宣传片,把几个样板投资建设夸大一些,在片子中搞得有气魄一些,然后拿出去展示。

有的给领导送礼,里面附上一张片子,其实大部分这类片子,就是领导、体制内其他的同仁在看,老百姓又有几个看这个东西?

范江和陈京两人很久没见,晚上两人聊了很多,大部分都是范江询问澧河的情况的,最后范江道:“得,这次你算是我的救兵了,刚才你们县宣传部方部长和我沟通,说我需要什么尽管提,看来我得把你要过来配合我工作。

到时候片子拍好了,解说这一块笔杆子就得劳烦你了,这个没问题吧?”

“别介,这个工作我不接!”陈京断然拒绝,“我们澧河请你们这么大的公司来包装,你还靠我?门都没有,这事没得商量!”

“真没得商量?”范江皱眉道。

陈京摇摇头:“绝对没商量!”

范江一下像泄了气的皮球,良久,他抬头道:“行啊,京子你现在在澧河混得牛!其实方部长让我提要求,我第一个就提到让你配合我工作,我以为她一县委常委、宣传部长,这点小事不在话下。

没想到她却说这事她说了不算,还得征求你个人意见。没看出来,你现在在澧河是个人物啊!”

陈京一愣,随即笑了起来,道:“你这小子,成天就瞎琢磨这些,方部长人家领导谨慎,尊重下属,这有什么不对吗?”

范江摇摇头,道:“反正我发现自己现在挺羡慕你的,宁为鸡首,不为牛后,你现在在澧河这个地方扎下了根,有了自己的一片根据地,远好于我们这些城市打工族。”

范江说羡慕陈京,这倒是真心的话,他来澧河就用了心,见人就旁敲侧击的了解陈京。

他不了解不知道,一了解才知道自己这个兄弟现在在澧河是十足的红人,范江一提到陈京,别人立马对他都热情不少,好似和范江接触,就能和陈京沾上关系一般。

这种感觉范江以前从未有过,他从省城来,一直都是高姿态的,又哪里想到到一个地方,有他最铁的兄弟竟然还可以罩他?

晚上两人聊到很晚,陈京对范江的工作也算上心,用心和他沟通了澧河主要的特点和优长,以及拍摄过程中不能错过的地方。

这一点倒让范江大为有感触。

拍摄宣传片这类东西,不仅要了解地方,更重要的是要了解领导。领导需要凸出哪些地方,不愿意凸出哪些地方,都需要用心的去揣摩。什么地方用多少镜头,哪些地方重,哪些地方轻,实际情况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领导的意图。

范江虽然是传媒公司的经理,但以前他主要是钻研业务,从来就没有处理过类似地方宣传片的东西。他是真没料到这种宣传片道行这么深,他当即召集下面的人现场开会,否定了先前所制定的方案,开始按照陈京的建议重新拟定拍摄方案。

陈京也被范江拉壮丁,临时当成了创意总监来用,倒是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头脑风暴会议。

以前陈京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对澧河竟然了解到如此深,直到今天,真正要拍摄澧河的宣传片,陈京才发现这一眼望过去,澧河的地图那就不是地图,那就是真山真水就在眼前。

澧河十二个乡镇,两个管理区,一个开发区,这些所有的地方,陈京的足迹都到过。

现在他要归纳总结澧河的亮点和特点,竟然可以信手拈来,全然不用动脑筋、费工夫,他自己都被自己的表现吓了一跳。

等他将自己想说的全都说出来后,他恍然意识到三年果然是个不短的时光。

三年的时间,陈京从一个城市的文化青年,现在已经彻彻底底的变成澧河人了,澧河山水的气息已经渐渐的渗透进了他的骨子里面,这一辈子恐怕都甩不掉了。

趁着夜色,陈京独自回家,他一路沿着河堤走,吹着河风,嗅着澧河边泥土的气息,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幸运。

如果他不下放澧河,他就永远不会知道什么是农村、什么是基层,什么是老百姓!

那些一毕业就进入高端政府机关的小年轻,从小从城市长大,锦衣玉食,又哪里能够体会到百姓的艰难?陈京现在懂得了,他应该感谢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