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5 要调动了!

第一百零五 要调动了! 求月票

【加更奉上,希望兄弟们看得开心!!!

今天接到书友电话,反馈我不擅交流、不擅互动,不擅和书友们交朋友!我痛定思痛,觉得自己的确惭愧!

为了改过自新,我特意成立了一个官策铁杆群,群号:231625470,招生对象为官策全订阅书友!!!群主管为宇文总管,南华保证,此群建成,我必定踊跃参加讨论,我们一起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交朋友!

但是南华要提醒一点,进此群非铁杆莫入,因为进群等同卖身啊!!!!】

关于自己的未来,陈京曾经有很多规划和想象,那个时候他还年轻。

参加工作以后,他的这个规划和想象都被现实撕得粉碎,而他自己也被撞得是头破血流。

一度他心灰意冷,认为自己前途『迷』茫,后来,他改变了态度,开始让自己适应身处的环境,他的情况才有了转机。

现在他真正的融入到了工作中,对未来又有了新的理解,他却再也做不出规划了。

他不怎么想未来的事情,因为他每天面对的事情就够他处理了,现在在林业局,他过得充实、自在,他在工作中也能找到无穷的乐趣,他便不怎么憧憬未来了。

但是他不想这事,却不代表领导不考虑这事,也不代表别人不想这事。

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卞兆南在陈京向他汇报工作完毕后,忽然对陈京道:“陈京,最近我们澧河县直单位班子、还有部分乡镇领导班子调整,你的工作问题,组织上可能会有新的考虑,你自己在这块有什么想法?”

陈京一愣,他心念电转,道:“我服从组织安排!”

卞兆南笑笑道:“你尽打马虎眼!是这样,目前我们调整的方案还在拟定,但是就你的问题,我找部分领导碰了头,领导们都很看好你,认为你最好的去处,是到下面历练几年!

我个人也比较赞同这种观点。”

卞兆南说到此处,顿了顿,道:“你是从大城市来的干部,最早来澧河,你根本就适应不了这边的生活和环境。你这几年的进步,大家都有目共睹,你从城市的青年,成长为农村干部,这个历程是很了不起的。

如果再让你干上一任乡镇一把手,你这个历程就更完美了,对你以后的发展,对你的将来,都是大有好处的。”

陈京一愣,对卞兆南的这个说法,他有些措手不及。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下去干一任乡镇领导,事先对这个一点心理准备没有。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会断然提出自己的意见,但是最近,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像澧河人了,就是干一任乡镇一把手,又何妨?

卞兆南趁着说话的机会,亲自冲了两杯茶,指了指其中一杯,道:“喝吧,这是你送我的红土坡茶叶,你的承诺看来能够实现,以后只要红土坡还加工茶叶,我就不担心没有茶喝!”

陈京讪讪的笑了笑,道:“卞部长,红土坡的事情主要得益于县委和『政府』的重视,我在其中起的作用不大。”

卞兆南哈哈笑道:“行了,我可没功夫和你客套!目前澧河的情况你也知道,比较复杂,县里班子大换届的时间也快到来了,在这样的时候,你在乡镇要单纯一些,有利于你个人的发挥,这是我的意见,”

陈京沉默不语,他听懂了卞兆南的意思,澧河县的政坛,现在是越临换届,越纠结复杂,澧河的换届究竟怎么换,现在的十三名常委哪些走、哪些留,都不清楚。

陈京现在风头劲,这个时候是因为舒治国和马步平两人都对林场改革的事情很热心,如果班子一换届,一朝天子一朝臣,那个时候是什么格局谁又能未卜先知?

陈京在澧河的根基毕竟薄,他现在的风头,都是靠他硬挣回来的,没有多少投机取巧。

在这样的时候,陈京如果能够找到机会下放乡镇,干乡镇一把手,那就是掌握了一方实力。以后班子不管怎么换,陈京在一方站稳的脚跟,在澧河政坛就算有了分量,别人再想有什么动作,就不得不认真斟酌了!

这些道理陈京几乎是在很短的时间就想透彻了,一想透彻,他对卞兆南便充满了感激。

他和卞兆南接触次数并不多,卞兆南能够如此推心置腹的和他谈话,这真是太不容易了,他甚至有些受宠若惊。

“谢谢卞部长对我的关心,我坚决服从组织安排!”陈京认真的道,这一次他神情没有丝毫作伪。

卞兆南看着他,认真点点头,道:“那最近这段时间,你要用心准备!关键是心理上面要做好准备,在下面干和林业局差别是很大的,下面的事更难办也更繁琐,但是也更重要!

你要多琢磨,虚心多听取别人的意见和建议!”

陈京连连点头称是,卞兆南话锋一转,道:“对你我是很有信心的,林业局你能够稳定好,把握好,这就是你能力的体现。我从内心希望你能在下面干出名堂来!”

“我一定不辜负组织期望,当然,这事还得组织上最后确定才行,我目前还不能放下林业局那摊子事儿!”陈京道。

卞兆南一愣,哈哈大笑,道:“你这个家伙,你以为我说了这么多,都是白扯?你不要耍小聪明,组织纪律我会遵守,在这方面我是不会『露』丝毫口风的。关于你的任职问题,目前我们谈的都只是我个人意见,最后怎么定,那得会议讨论决议,现在谁都说不定,充满了变数吧!”

卞兆南的话滴水不『露』,陈京想『摸』一下底的心思彻底泡汤,他深吸了一口气,借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和卞兆南一席谈话,陈京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要动一动了,自己下一站在哪里?

他一眼扫过澧河地图,心中忽然间升起一股豪情,觉得这张地图任何一个地方,自己都可以去。不仅能去,去了绝对有信心把工作干好干出『色』,这份自信是他以前从来就没有想过的,但是此时此刻,他能够非常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信心!

……

县委,黄小华闷在办公室,脸『色』铁青,一语不发。

早上上班,一平书记叫他过去,劈头就是批评:“怎么回事?办公室一个日程安排,怎么老是出错?问题究竟在哪里?”

黄小华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忙道:“赵书记,洪皑主任专门负责您的日程的,怎么有频频出错的地方吗?”

赵一平道:“县委办你才是主任,这些工作大方向应该是你把握,洪皑如果能行,他现在还在跟你做副手?”

黄小华一听这话,心中明白赵一平今天是要借题发挥,不知在哪里惹了气,找他当出气筒了。

作为县委办主任,黄小华已经习惯了干这样的事情,但是黄小华的习惯,对方是舒治国,赵一平的分量还有些轻,被赵一平就这样当出气筒,他心中还是忍不住有情绪。

从赵一平办公室脱身后,黄小华找到洪皑问赵书记最近是怎么回事。

洪皑的情绪也很不好,他指了指楼上,黄小华立刻明白,赵一平这几天是在治国书记那里受委屈了,一肚子气没地方泄呢!

黄小华暗骂一句倒霉,作为县委大管家,有时候为难的地方就在这里,县委几个书记之间的问题,常常需要他这个主任去斡旋,书记之间斗气了,他这个主任就难做。

现在还好一点了,只有一名专职副书记,以前副书记多的时候,县委办主任更难做。

黄小华一肚子闷气回到办公室,他一坐下,仔细一琢磨,又发现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

因为在他的印象中,赵一平和舒治国之间的相处一直都没有什么问题,在澧河,赵一平真正过不去的是马步平,而对舒治国,他一直都是毕恭毕敬的,这一次又是什么原因让赵一平在舒治国那里受了气呢?

黄小华仔细思忖,发现唯一的可能就是和最近的人事变动有关。

赵一平心比较大,现在换届在即,赵一平内心还没想过离开澧河。他在澧河经营了这么久,有了根基,还想着在澧河干一任正职呢!

有了这个心思,赵一平自然希望能够在这一次人事变动上有点作为,可能就是因为这一点,他和治国书记之间有了分歧!

一念及此,黄小华禁不住摇头叹气。

他比之赵一平,又何尝不是一样?现在换届在即,黄小华能否再进一步,目前也到了关键时刻。

在这个时候,黄小华自然也希望能够在县里人事变动方面做点事情,奈何他比之赵一平更有不如,赵一平敢动这个念头,他敢动这个念头吗?

黄小华的特点是通过自己的意见,影响领导决策,现在舒治国根本就不谈起这个问题,他又如何能影响领导?

下面的人一个个急得狗急跳墙,据说有人还在往市里跑关系,这个时候舒书记还能沉得住气?

“咚,咚!”有人敲门。

黄小华应了一声,进门的是接待办主任周进,周进一进门,就道:“头儿,您消消气,最近一平书记火气比较旺!昨天他还把我叫过去训了一顿呢!”

“嗯?”黄小华皱眉,“他对你生气?有什么事情吗?”

周进将门掩上,凑过来道:“最近不是传媒公司过来搞宣传片了吗?对方公司的经理一进澧河就嚷嚷要见陈京局长,我当时就做主,在接待的时候就将陈局安排在了名单中。一平书记训我『乱』弹琴,乌七八糟的人都混在接待队伍中,你说这……”

黄小华一愣,脸『色』一变数变,脑子里忽然想到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