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6章 来头不小

第一百零六章 来头不小 一更求票

【感谢TJC、阿历、70369兄弟万赏,另外,冬天里的鱼儿、刘定凯、随风潜入后半夜等兄弟都有赏金送到,谢谢你们。南华铁杆Q群:231625470召唤你们加入,同时也召唤一切全本订阅官策的兄弟们加入!!!】。

澧河形象宣传片的名字命名为“印象澧河”。

这个宣传片名义上是县委宣传部在操作,但是黄小华清楚,拍这个片子是治国书记的意思。

拍宣传片,这里面道行很深,尤其是拍宣传片公司的选择非常的重要,这次澧河选择三江传媒来拍这个片子,黄小华隐隐知道,这个公司来头不小,和治国书记在省城的关系有紧密联系。

拍地方宣传片,不是什么公司都能做的,拍片是一方面,关键是拍的东西能有多大影响力,这才是关键。

而所谓影响力,并不是指社会影响力,一个片子拍出来,能不能到领导办公桌上,能不能吸引领导来看,这才是关键。而要把握好这个关键,最重要的就是要选择好公司,这次澧河选的三江传媒,据说在这方面就神通广大。

“你确信三江传媒的范经理和陈京关系匪浅?”黄小华皱眉道,他现在对陈京这个名字很敏感,一提到陈京,他就忍不住问个详尽。

周进点点头,道:“那绝对不会有假,两人关系非同一般,那天陈局和范经理可是聊到凌晨一两点钟!”

黄小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眉头拧成了一团,周进忽然凑上来道:“主任,其实我觉得林业局陈局长可能是大有来历的人!”

黄小华一愣,道:“你这话怎么讲?怎么说他大有来历?”

周进嘴角抽了抽,道:“黄主任,我这可不是胡乱猜测!我记得陈局长写过一篇文章,是关于国企改革中国有资产流失的。您说这篇文章这么不合时宜,怎么能够在省报发表?你不觉得这里面有蹊跷吗?”

黄小华嗤一笑,道:“这有什么蹊跷?我看一点都不蹊跷,陈京号称楚江才子,在媒体中认识几个人很正常,哪里一定就是有什么来历?”

“不只是这样!”周进脸上露出神秘之色,他压低声音道:“我比较关注省里的动态,国企改革国资流失严重,这个问题最早提出来是在今年六月,而提出来的人恰恰就是刚刚上任的陈副省长。

您说陈副省长提出这个问题,我们的陈局长几乎是在同时就写了这篇文章,你不觉得这个时间巧合吗?”

黄小华眼神中精芒一闪,旋即又隐去,他端起茶杯慢慢喝茶,良久,他道:“好了,我的周主任,你就别尽瞎琢磨。连陈副省长都扯出来了,你真是尽胡思乱想!”

“我可不是……”周进有些急。

黄小华打断他的话道:“行了,你该忙啥忙啥去,我还有事情忙着呢!”

周进摇摇头,道:“行,我现在就去忙,我说的可是真心话,您别不信!”

……

周进走了,就在周进将门关上的那一刻,黄小华的电话已经抓了起来,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查陈京的简历!

作为县委办主任,要拿一个干部的简历太容易了,很快,陈京的简历就呈送到了他的办公桌上,他一个字一个字的看,看得非常的仔细。

“家属关系父:陈之栋”

“陈之栋?”黄小华喃喃的道,忽然他全身一震,猛然拉开抽屉,手忙脚乱的翻报纸,翻到楚江日报某日头版新闻:

“新任省委常委、副省长陈之德同志视察楚城重工,鼓励企业自力更生,开拓创新,勇闯新路子……”

“陈之栋?陈之德?”黄小华睁大眼睛看看简历上的名字,然后又看看报纸上陈副省长的名字,良久,他将手上的报纸和简历同时丢掉,他的心再难以平静,脑子里面不断有念头在转。

他忽然想到了很多东西。

他想几个月之前,马步平遭遇了移民闹事的危机,单枪匹马进省城,那个时候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但他却奇迹般的载誉而归,事后,有人证实陈京和马步平在省城一直在一起。

然后他又想,马步平遭遇了易周镇水泥厂职工闹事的事情,有人要翻易周镇改革的这本旧账,马步平去德高市找人,当时也是带着陈京,现在这事马步平逐渐从阴影中走了出来,算是走向光明了。

这两件事,陈京都在其中,难不成都是巧合吗?

还有,陈京写了一篇文章,仅仅一篇文章就能让治国书记到党校和他单独聊天达半小时之久吗?还有,对最近人事问题,为什么治国书记一直不表态?是不是和陈京又有关系?

人是奇怪的动物,一旦思路进入了一个胡同中,就再也难以转过来。

黄小华想了很多事情,他越想越觉得陈京可能真如周进所说,来头不小。以前陈京碌碌无为,没有出息,在林业局被林中则压得死死的,这说不定就是年轻人闹脾气,故意做给家里人看的。

要不然,为什么这才短短的几个月,他就能干出那么大的名堂?这不是来头不小又是什么?

还有,黄小华不自然又想到了谭秋林的事儿。谭秋林出事,核心在于雷鸣,陈京为什么能够在市局有关系,打个招呼,市局就直接将雷鸣逮走了?

黄小华越想越了不得,再也在椅子上坐不住了,开始在屋子里面来回踱步。

“好个马步平,这家伙够阴险的,险些是把大家都阴了!”黄小华喃喃的道,此时的他心中已经笃定,陈京必然是来路不凡。

治国书记也是城府深,看治国书记的态度,他也应该早就看出端倪来了,要不然,陈京搞的一个小林场改革,治国书记怎么就会那么热衷?还要把林场改革搞成样板……

最近澧河在吹一股风,这股风就是针对国企改革中存在的国资流失问题的,马步平现在就陷入了这个问题中。而舒治国难道就没有出现过类似的问题吗?

既然有这类问题,为什么要吹这股风?

黄小华很快就找到了答案,因为很有可能这股风是大风向,这股风可能是从省城刮过来的。

谁能够在国企改革上面动脑筋,谁能够在这个问题上有创新,可能就会有大意义,可能就会成为一个地区甚至一方的亮点和样板。这样一分析,黄小华立马也觉得红土坡林场改革还真是一件大事,真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如果能把林场改革搞好,林场改革过程中所涉及到的新思路,新办法就可以大书特书,就可以成为标杆样板,这不就是政绩吗?

黄小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都委顿了下去。

他脑子里面又想起了治国书记的话,“黄小华搞接待、伺候人是一绝!”,这话黄小华平常听着,表面上乐呵呵的,其实在他内心可从来不这么想。

但是今天,此时此刻,他还真觉得自己就是个搞接待的料,在政治上,对很多事情太不敏感了,太不善于观察了,比之治国书记,还有和马步平距离相差太远了,这一刻,他的自信降到了冰点。

……

舒治国办公室,黄小华恭恭敬敬的将咖啡放在办公桌的右上角,然后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

“书记,平洞的事情都结束了,这一次不会再有问题!”黄小华恭谨的道。

舒治国抬眼看他,脸上没有表情,道:“我听说最近下面有很多人坐不住了,都在为自己屁股下面的位子急,有这个事儿吗?”

黄小华点点头道:“我倒听说了一些,据说还有进市里的,好像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啊!”

舒治国笑了笑,眼睛盯着黄小华:“你最近这段时间,也不怎么安宁吧?找你的人很多?”

“尽是一些打听消息的,我都住宾馆,一般不回去!”黄小华道。

舒治国哈哈大笑:“那该给你奖励,你这个委屈是替我受的,我的态度不明朗,你也很为难,是不是啊?”

黄小华讪讪的笑了笑,算是默认了舒治国的这个说法。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舒治国端起咖啡品了一口,放下然后道:“你去通知各位常委,我们下周一开常委会,商讨近期大家关注的几个人事变动问题!”

黄小华一惊,舒治国这么久不动,现在这一动就想一步到位吗?不需要先摸摸底,先小范围碰碰头?他就对这次人事变动这么有信心吗?

“怎么了?有什么疑问吗?”舒治国皱眉道。

“没有疑问!我马上去通知。”黄小华道,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最近在人事问题上,下面有很多议论,尤其是对陈京的议论比较多。大部分人都说他这次是铁定要坐林业局局长的位子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可能就是我澧河最年轻的局长了!”

舒治国沉吟不语,黄小华察言观色,看不出舒治国心中所想。他心中暗叹一口气,有些失望,他心中特别想知道舒治国对陈京最真实的看法,但是现在看他的表情,又哪里能够看出丝毫的端倪?

黄小华隐隐感觉,这次常委会上必定有一番较量,究竟是谁和谁之间的较量,事情还真难说。但是陈京也许会成为双方较量角逐的一个关键人物,他究竟会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