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8章 县长夜谈

第一百零八章 县长夜谈

【感谢血液老兄豪爽打赏,成为官策第三个盟主,官策上架几天的时间,能够诞生三个盟主,南华何德何能?感谢大家了!!!!】

一支烟马步平一直坚持抽完,在这其中,他四次咳嗽,有一次非常严重,陈京感觉他的肺都可能要咳出来了。

他的脸色涨红,红得很不健康,连带着眼睛都泛了红色。

车中的气氛越来越沉闷,陈京也点上烟慢慢的吸,此时他已经笃定,马步平一定是出什么事儿,不然他断然不会这样的。

在陈京的记忆中,马步平从来不抽烟,而且行为做事非常的有节制,现在他如此近乎自虐的吸烟,一定是在释放者某种情绪,是什么情绪?

一根烟终于抽完了,马步平的眼睛一直在陈京的脸上逡巡,良久,他道:

“我让你多看经济学方面的书籍,你都看了吗?”

陈京一愣,他没料到马步平在这种场合会忽然问这个问题,他沉吟了一下道:“我一直在看这方面的书,但是研究生的事情还没去弄,最近的事情多,还没顾到那上面去!”

马步平笑笑,点点头,道:“很多事情要下定决心,不然你会发现自己永远都没有时间。鲁迅先生都说过,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一挤总会有的,这话是至理。

我以自己的经验来看,我活了大半辈子了,不知浪费了多少时间。尤其是年轻的时候,不懂得时间的宝贵,等慢慢的懂得珍惜时间了,又发现时间不多了!”

马步平这几句话说得语重心长,此时他脸上的潮红已经退去,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而他此时的神情,一点也不像是县长在和下属谈话,倒像是长者和晚辈交流。

陈京道:“谢谢县长,我定然谨记您的教诲,我下次去楚城就去到楚大报考在职研究生。”

马步平点头,似乎对陈京的这个回答很满意,他悉悉索索从自己的手提袋里面拿出一本书递给陈京,陈京接在手中一看,正是那本《国际金融学》,他满脸疑惑的看向马步平。

马步平笑了笑道:“这本书送给你了!这本书我读完了,觉得受益很多,但是有些遗憾,因为这本书的知识,我这一辈子可能都用不上了。我这一辈子,走到现在的高度,基本算是到头了,又哪里需要什么国际金融知识?”

马步平语气很平淡,但是平淡中透露出萧瑟和遗憾,陈京将手中的书随便翻了翻,整本书密密麻麻的红色小楷,字迹一笔一划非常的工整。

“谢谢县长,我定然认真学习,将来有朝一日争取能用上这些东西!”陈京诚恳的道。

马步平畅快一笑,道:“书到用时方恨少,你是读书的人,对这一点一定比我更有体会。我们这代人吃亏的地方就是书读得太少了。”他咧嘴冲陈京一笑,道:“我还是少数民族呢!我是土家族,你看我长得有民族特点吗?”

陈京摇摇头,马步平道:“我们土家族和你们汉族长期生活在一起,早就大融合了,哪里还能看出民族特点?”

马步平的谈兴忽然浓了起来,但是他谈的话和现在的这个场合却是毫无关系,本来很沉闷的场合,他说的话题却不沉闷,陈京感觉有些错位。

又随便说了几句话,马步平道:“最近县里决定对县直几个单位班子,以及下面乡镇的班子调整,你听闻了这个消息吗?”

陈京道:“这事我早就知道了,卞部长找我谈过话,我也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马步平眯眼瞅着陈京,良久,他点点头,道:“你是很能做事的,也是很有潜力的,这次调整,不管在什么工作岗位上,我希望你能认真努力,有时候你可以更多一些自信!”

说到这里,马步平顿了顿,道:“我最早就是个土娃子,啥都不懂,你比我基础好,成就理应比我要高!为官一任,重要的是脚踏实地,实事求是,在这个基础上学会做人,你就得道多助!

现在的人急功近利,太过热衷一步登天,天天想着走捷径,这不好,希望你不要有这个思想。

你要记住,有些人天生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我们不是!所以,我们更多的要靠自己,任何事情,我们都要靠自己,这就是自强,有了自强,就有了成功的阶梯!”

陈京连连点头,心中很受启发,他不自觉又想到了自己的成长,马步平的话的确字字句句都是真理,都说到了点子上了。一时他心潮澎湃,竟然连身处的地方都忘记了,猛然一挺腰杆,头一下碰到了车的顶棚,“砰!”一声。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马步平摆摆手,道:“下车吧,我们下去走走,晚上澧水河边河风很凉爽!”

陈京住的地方有些偏,这边都还没有路灯,而河堤上更是黑,陈京和马步平在河堤上踱步,只能看见两个影子。

陈京点了一支烟,烟头的亮光一闪一闪,异常的清晰。

马步平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散步,上了河堤他就一语不发,眼睛盯着澧河水,好像是在想心事。

又过了一会儿,马步平终于开始说话了,可是他说的话却是关于澧河河道变迁的故事。他今晚有些唠叨,好像有很多话要说,但是关键的地方,他却又有些回避,总感觉说不到关键点上。

“陈京,你的父亲叫陈之栋?”马步平道,“我的记忆中,陈姓排行中没有‘之’这个排行吧?”

陈京道:“是的!父亲的名字是爷爷起的,他没按排行起!”

“这个名字有特点,你知不知道,现在我们楚江省新上任的主管经济的陈副省长叫陈之德,和你父亲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马步平道。

陈京愣了一下,这事他还真没关注,省委常委中他只记得省委书记和省长的名字,排名靠后的常委,他平时根本就没关注,更别说政府的副省长了。再说省政府什么时候多了一位姓陈的副省长?

“这真是很巧合了!看来我们陈家是人才辈出!”陈京笑道,半开玩笑。

“事情不会那么简单!新任陈副省长年轻有为,年龄比我还小三岁,据说在全国副部级官员中,他都算是非常年轻的干部了。他的上任,第一枪就对准了国企改革,国企改革中国资流失严重,这个问题最早就是陈之德副省长提出来的。

而你恰就在那个前后,写了一篇关乎国企改革存在问题的文章,并且在省报发表,这件事情仅仅是个巧合?”马步平道。

陈京大惊失色,他怔怔说不出话了。

什么时候陈之德副省长提出了国资流失严重的问题?陈京对这些完全是一无所知,他写文章,完全是因为他在红土坡林场改革运作过程中遇到了困难,同时他心又有感触,所以就写了一篇文章?”

这篇文章又哪里能够和什么陈副省长扯上关系?

“县长,这有些恶作剧了!我和陈副省长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关系,哪里……”陈京道。

他话说一半,马步平打断他的话道:“怎么了?和陈副省长扯上关系就委屈你了?我又没说你一定和陈副省长有关系,你怎么就这么激动?”

马步平语气很不好,他好像对陈京的这个态度很不满。

他顿了顿,话锋一转,语气放缓,道:“在体制内,总有一些人喜欢传小道消息,喜欢八卦!这些真真假假的事情,不可不信,也不可尽信!而对待这些传言,我们也没有必要非得较真!

不是有人认为你和陈副省长有关系吗?那就让他们那么认为嘛!你有什么权利和义务去纠正他们的想法?

你和陈副省长有关系,有利于你的工作,有利于你更好的做事情,那就有点关系又何妨?你永远要记住,你最重要的是什么,而其余的那些枝枝蔓蔓就不要太在意了。”

陈京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但他隐隐感觉有些荒谬,他实在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认为自己和省政府陈副省长有关系呢?

自己的老爸叫陈之栋,陈副省长叫陈之德,如果真有关系,那陈副省长岂不是自己叔叔?

一想到这里,陈京自己都感到好笑,但是马步平这样一说,他又觉得很有道理。

男子汉大丈夫,行为做事,又何必太过矫情?只要事情能够做成,只要事情有利于工作,有利于实打实的替老百姓解决问题,那些小结又何必拘泥?有时候,万不得已,就是冒充一会陈副省长的亲戚、子侄又何妨?

陈京想通这个环节,心情也就释然了,他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县委办主任黄小华那副笑眯眯的面孔。

以前的黄小华总像个冷面菩萨,但是上次陈京见到他,黄小华却是满脸笑容,笑容中隐隐还有拉近关系的味道,陈京当时脑袋发懵,现在听马步平这样一说,他心中一下有些明白事情的原委了。

陈京常常的吐了一口气,心中感觉极其复杂,他想笑,但是马步平在旁边他又笑不出来,实在是憋得有些难受!

【。书友们每一张推荐票,月票和订阅都是对南华最大的肯定,你们的支持将会在《官策》中收获一份满意的成果。欢迎多提意见和建议。另官策铁杆Q群:231625470招收全订阅铁杆书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