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9章 澧河地震

第一百零九章 澧河地震

“澧河这个地方是有些复杂的!”马步平说这话很严肃,在黑夜中,陈京都能看到他的眼睛很有神。

“而你要面对的局面将会更复杂!”马步平语气变重,“你不要以为你在林业局有了点作为,你就哪里都去得,你千万不要有那样的想法,那样的想法很危险!”

“还希望县长能够多指点一些!”陈京道。

马步平长长了吐了一口气,道:“指点的事儿就算了,今天找你谈话,本来还真想跟你多说一点东西的,但是现在看来,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一切都要你自己好自为之!

在澧河,很多人说我马步平怎么怎么厉害,其实,我就是那些套路,我最大的套路,就是一切都要靠自己,我现在跟你说了,我希望你能有所成就!”

他说到此处,抬手看了看表,道:“我们回吧!”

司机很机警的将车开到河堤下面,马步平上车,陈京挥手致意,送他远去。

可是车子刚行了几十米,又倒退了回来,陈京跑步迎上去。车后面的窗户摇了下来,马步平的面容看上去有些模糊,陈京道:“马县,还有什么事情吗?”

“你去过我家吧?”马步平道。

陈京愣了一下,点点头,马步平道:“你以后……”他开口又不说话了,良久,他道:“每个月,你让人送一筐橘子上山,三十斤一筐的那种,就是普通无籽柑橘,一筐大约二十块钱,回头我会让梁秋给你送点钱!”

陈京脸色变了变,道:“一筐橘子我要钱干嘛?就当我送嫂子……”

陈京话说一半,他看出了马步平脸色不对,连忙住口,又过了一会儿,马步平道:“山上的菜不错,味道很鲜,有时候你可以去弄一点。家里的老人……喂的有猪,猪粪是用来灌菜的……”

马步平说话断断续续,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他说了两个半截话,忽然冲前面司机摆摆手道:“走吧,走吧!不要耽搁了!”

司机发动汽车,汽车这一次风驰电掣消失在了陈京的视线中,只留下陈京一个人呆立当场,说不出一句话!

……两天后,市委组织部通知,免去马步平同志澧河县委委员、常委、副书记职务,同时提名免去马步平同志澧河县人民政府县长职务。

这个消息一经爆出,澧河震动,马步平在这个时候被免职,而且免职后没有另又安排的暗示,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马步平出事了吗?

一时整个澧河都开始议论马步平的事情,很快关于马步平出事的种种传闻便开始在澧河社会各界开始广为传播。

其中大部分传闻,都是称马步平有经济问题被纪委带走调查了,至于马步平究竟有什么经济问题,却是众说纷纭,谁都说不清楚。而澧河县委和县政府似乎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弄懵了。

澧河县委几乎是市委通知下达后半小时内,舒治国紧急召开了常委碰头会,然后政府这边由常务副县长王涵阳主持召开政府党委扩大会议,这两个会议,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就马步平的问题进行说明和稳定人心。

根据县委和县政府会议通报的情况,马步平的免职只是正常的人事变动,目前市委还没有新的消息下来,所以,澧河县委和县政府坚决否认这次政府县长被免职是因为马步平涉嫌违纪。

县委和县政府几乎是同时向下面下了封口令,要求下面各级单位,下级各党委政府不得造谣、传播谣言,要相信组织,要端正思想,不能够出现任何造谣生事的事件发生。

不得不说,澧河县委和县政府采取的措施是积极的也是及时的,马步平是澧河土生土长的人,他在澧河经营了大半辈子,他的根扎进澧河已经太深太深了,现在他被免职,他这棵大树倒掉了,对整个澧河在短时间内影响太大了。

尽管县委和县政府领导采取了相当及时的措施,但是事情依旧还是发生了。

在市委组织部通知下发仅仅半天,易周镇老百姓就围堵镇政府,部分老百姓进县城围堵县委和县政府,他们的目的很清楚,他们就是要找马步平的消息。马步平究竟干什么去了?他究竟为什么被免职,为什么离开澧河,这些人非得要知道。

当天据说有一个老头闹得最凶,老头举着牌子,上面写着:“马步平贪,则整个澧河全是巨贪!”

他将牌子插在摩托车上,然后骑着摩托车满城绕圈,公安局交警队连续围堵他,最后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他逮住,逮住了他,又不能把他怎么样,后来只有把他送到县政府,县政府主持日常工作的常务副县长王涵阳亲自和他谈,最后才将他情绪安抚下来。

易周镇的百姓闹事不止是针对政府,当天老百姓就围堵了易周镇原易周水泥厂,不让水泥厂继续加工,开始讨要当初彩水集团进入澧河后所承诺的周边环境污染,环保补偿金。

易周镇乡党委干部根本就掌控不住局面,最后县委常委、副县长、公安局长李生道奔赴易周镇,带了大批干警过去,才将局面稳住,但是根据李生道反馈的情况,易周镇依旧很不稳定,还需要做大量的工作才能保证局面的稳定。

县委政法委书记周正紧随李生道之后进入易周镇,直接坐镇易周镇担任镇临时党委书记,开始指挥易周的党员干部分头行动,下去做工作,在这期间,县委召开会议,甚至还有人提议,一旦情况不妙,立刻切断易周和县城的交通,对整个交通干道实施管制。

……县委,一连几天都处在非常紧张的气氛之下。

县委办主任黄小华,至少有三天根本没敢合眼,马步平被意外免职,在澧河竟然像天塌了一般,这是黄小华根本就想到过的。

黄小华清楚,不仅是他没想到过,县委治国书记也没想到过,马步平在任的时候,澧河人对他的风评也没见有多了不起,怎么他一出事,就立马涌现出这么多铁杆支持者了?黄小华有些想不通!

他现在只是成天牢骚马步平这个家伙擅长收买人心,收买人心收买到自己垮台了,还有这么多人愿意跟着他陪葬,真是让人无语。

马步平的问题市委目前还没有明确通知,但是黄小华通过自己在市里的关系,隐隐知道了一些端倪!

马步平出事,据说是有人举报他收了某个企业老板送的特别贵重的东西,而这个企业老板又涉嫌有其他的行贿,马步平意识到问题可能会牵扯到自己身上,他当机立断,直接到市纪委自首,自觉交代问题并交出贿赂物品。

黄小华认为,如果是这样,马步平的问题可能不会太严重,毕竟有主动交代问题的情节,认错态度肯定是良好的。有了这个基础,马步平又是少数民族干部,党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又能把他怎么着?

只是马步平回澧河任职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了,他人不在了,和澧河政坛的那些恩恩怨怨又还能留下多少?

黄小华觉得马步平有些可恨,最可恨的是要跳出澧河这个圈子,也搞的这么大的动静,害得他这个县委大管家连续几天觉都睡不好!

还有,马步平这一非正常被免职,现在澧河一下就整出了这么多事?这说明什么?这至少说明马步平在澧河是很有群众基础的,马步平这样一个问题干部,都有这样的群众基础,这让其他的领导情何以堪?

尤其是现在换届在即,大家都在表现的时候,马步平一个问题干部出现,一下暴露出了澧河的问题,然后还把其他人都比了下去,市委领导怎么看澧河班子?

黄小华非常清楚,最近几天治国书记和一平书记两人心中都很窝火。

尤其是一平书记,他一直和马步平斗劲,现在马步平忽然出事了,不玩了,一平书记才蓦然发现,他斗了这么久,毫无收获,反倒是得到了马步平留下的一堆乱摊子。

就以彩水水泥厂为例,当初赵一平就是在这个企业上面要找马步平的茬子,现在倒好,马步平忽然之间“失踪”了,彩水水泥这事谁来擦屁股?这块盖子是赵一平掀开的,不他擦屁股又谁擦屁股?

这几天易周镇老百姓闹事,围堵彩水水泥厂,水泥厂的领导没办法只能找县委和政府,马步平这几天是焦头烂额。毫无办法!

易周镇的问题他怎么有能力解决?但是他堂堂的副书记,一个水泥厂的事情都解决不了,他脸上又怎么挂得住?他是左右为难,甚至连去一趟水泥厂都有些胆怯,担心在那里掌控不住局面,又像上次在开发区那样闹出笑话来。

但是他不去,水泥厂又是县里辛辛苦苦招商引资来的企业,每年给县里完成税收任务,那是名副其实的大户,在危难时刻,政府又岂能弃而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