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1章 别提多难受!

第一百一十一章 别提多难受!

赵一平最近肝火有些旺

他想在人事问题上有所作为,这一直都是他所追求的,但是他无论怎么努力,在人事上面他鲜少能够贯彻自己的意志

舒治国对人事方面太敏感了,而他对人事权掌控之严,也是赵一平常常非常恼火的事情

相比马步平,赵一平缺少了深厚根基,根本就没有和舒治国斗智斗力的资本,所以他一直都处在比较尴尬的境地

最近,马步平走了,赵一平的第一反应就是在人事问题上他终于成功松绑,可就在他拉开架势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却遭遇到了当头一棒

舒治国那副藏在镜片后面不可捉摸的眼神至今还在他脑海里面盘旋,舒记道:“人事方面,你作为党群记,既然要管,就要管得彻底一些,最近我们正在酝酿人事变动,你可以和兆南同志一起给出一个方案嘛”

赵一平听了舒治国这个安排,他心中一喜,回来就兴致勃勃的准备发挥一点作用

可就在这个时候,接二连三的出事,首先易周镇的人心浮动就让他这个副记很难办为了和马步平斗,为了揪住马步平的辫子,赵一平是下了大决心将手伸进了易周的地盘上

今年年初,谁都不愿摊上的彩水集团的事情,赵一平主动要求自己来负责这个项目,现在这个项目一下受阻,他这个副记跑断腿,又哪里能够想到解决的办法

马步平在澧河干县长的时候,赵一平心中从来就不平衡,恨不得马步平立刻就出事

现在马步平真的离开了澧河,赵一平才赫然发现,没了马步平,那没法转的半边天,压力全都往他身上招呼了

赵一平以前是天天挑水泥厂的刺,但现在水泥厂被易周老百姓堵死,没法生产加工了,赵一平才知道,他除了挑刺以外,还得要保障纳税人的利益,不然水泥厂如果就这样被老百姓堵倒闭了,澧河绝对会闹全省最大的笑话

而澧河的投资的环境又怎么能够保障得了?

马步平被免职短短几天,赵一平现在就是心力憔悴,他分内的工作都搞不定、摆不平,他又哪里好意思在人事问题上发言?

还有,赵一平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马步平的人虽然走了,但是马步平一系的人却不能轻易动

这和赵一平以前的想法完全一样,赵一平原来想,既然手上有人事权,他首先就是要对马步平的人开刀但是现在,他哪里敢开刀?

就以易周镇而言,易周现在局面闹成了这样,要想稳定住局面,非得要依仗易周现有的镇党委班子不可在这个时候换将,一旦后面的局面不可控,那又如何得了?

易周镇是如此,还有其他很多方面的工作都是如此,赵一平的思路还没动,下面动静就上来了,搞得赵一平根本就不敢乱动,生怕一不小心,给自己又惹一个天大的麻烦

至此,赵一平也明白了舒治国的心思,目前的一切局面,舒治国心中都是有底的

他故作大方放权给赵一平,就是料定赵一平解决不了问题,如果赵一平贸然动手,一旦遭遇到麻烦,出丑的是赵一平,他舒治国得以成功的做了试探,等于就是赵一平给舒治国做了开路先锋

“赵记,来喝茶”县委办副主任洪皑将茶放在赵一平的案头,“记,您要注意多休息,身体是**的本钱,有些事情既然发生了,您急也没用,还不如放宽心思,事情总有解决的时候”

赵一平心情很糟糕,洪皑的多话显得有些画蛇添足人的心情一烦躁,看什么都不顺眼,以前赵一平觉得洪皑不错,办事可靠,嘴巴很严,关键是人勤快好用

但是现在,赵一平却觉得洪皑不行,看看舒治国身边的人,再看看自己身边的人,赵一平心中就很沮丧

黄小华那家伙简直就是个人精,舒治国能够将县委把持这么牢,黄小华至少要占一半功劳这家伙老奸巨猾,又死忠舒治国,洪皑跟他比,给人家提鞋都不行

“记,您让我关注的信息我这几天都关注着呢”洪皑道,他凑近赵一平压低嗓门道:“最近几天,那边的人凡是进县城,基本都和林业局陈京有接触”

“嗯?陈京?”赵一平脸上露出疑惑之色最近赵一平给洪皑布置了任务,让他负责注意马步平一系人的动向,怎么这帮人进县城都和陈京靠拢?

一想到陈京,赵一平脑子里面想到的是一张极其年轻的脸,他对这个人有印象,好像是……

赵一平想到了林中则出事后,他和黄小华找陈京谈过话,赵一平知道这个姓陈的副局长和马步平关系走得近,但是马步平离开了澧河,原来他的一帮人会频繁接触陈京?

陈京跟随马步平才多久?他哪里可能有能力统帅马步平的旧部?

“这事是有些古怪”洪皑道,“不仅是如此,陈副局长这几天还频频上山,第一次上山背了一筐橘子,后来每次上山都拎了东西”

“上山?”赵一平对这个词反应有些迟钝,但是很快他就明白洪皑的所指,洪皑所谓的上山就是指去马步平的家,陈京天天去马步平的家吗?

“赵记,这个陈副局长最近在澧河可是大红人啊年纪轻轻,在林业局干出了名气,据说马上就有可能成为我澧河最年轻的正科级实职干部了这次人事调整,他的去向问题,也是很多人所关注的”洪皑道

赵一平皱皱眉头,心中有些不高兴,道:“什么名气大?凭他现在这个态度,我就不同意用这样的干部马步平同志是被免职的,做出这个决议的是市委领导,在这样的时候,这个陈京都不懂得和马步平同志保持一点距离,他这是什么态度?

他这是表明自己君子坦荡荡,还是干脆就是在示威?我看恐怕是兼而有之”

赵一平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心中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

现在他不是骑虎难下吗?舒治国给了他人事权,他根本不敢动,他想把马步平的那一帮子人掀个底朝天,但是现在根本就只能想想而在其他方面,赵一平也正在遭遇困难,在这个时候,在这个陈京身上不就可以想想办法吗?

这个人年轻,最近出的风头很盛,在澧河倒是颇有知名度

别人他不敢怎么样,这个陈京他还不能摁他一头吗?

摁陈京,不仅可以个给原来马步平一系的人以严肃的敲打,而且还可以给舒治国一个反馈

陈京搞了一个红土坡林场改革,舒治国把这事当成了宝一样,如果这个时候能够找个机会把陈京的头摁一下,不也可以给舒治国一个态度吗?

赵一平一想到自己省管干部的身份,他底气一下就足了,挺了挺腰杆道:

“这个陈京胆子不小,你最近重点关注他,有什么情况随时跟我汇报”

洪皑一听赵一平这话,他心中有底了,连忙点点头道:“好的,我一定认真注意他”

“对了,这个陈副局长好像和金玉酒楼的金璐走得很近,两人好像是男女朋友打得火热,县里很多年轻人都议论这事,估计陈京因为金璐结的情敌不少,

这个信息……”

赵一平哼了一声,嗓门拔高道:“这哪里是什么狗屁信息?别人交女朋友有什么问题?这是作风问题?”

洪皑一听赵一平生气,他不敢再开口了

赵一平冲洪皑摆摆手,一瞬间他感到有些无力,洪皑这个人器太小,有时候简直有点像是市井之徒赵一平堂堂一县委副记,他要揪一个副局长的辫子,还用得着在女人身上下功夫吗?

凡事一扯上女人,就会显得很复杂,往往一帮人在中间,个个都灰头灰脸,没一个看上去是干净的,洪皑连这一点都不懂,赵一平能不失望?

“叮,叮,叮”电话铃声响起

赵一平伸手抓起电话,电话那头黄小华的声音很恭敬,道:“赵记吗?我小华是这样,治国记通知,常委会的议程不变,让我第一时间将消息传达给您,让您有所准备呢?”

赵一平一听到黄小华的声音,他心情就有些不好, 他沉吟了一下道:“黄主任,怎么回事?我发现县委这几天很多人工作有些不对劲嘛尤其一帮子年轻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一个个吞云吐雾,聊的问题还尽是捕风捉影的事,这股子风气要不得”

“呃……”电话那头黄小华沉吟了一下,道:“我马上开会整顿这事,我一定将领导的意图传达下去,的确不成体统了,这几天我们几个主任都忙,下面的人倒都放了羊,这是我的工作疏漏,我做检讨”

“言重了,小华同志我就是随便说说,没有批评人的意思,你别往心里去”赵一平话锋一转道,黄小华就是一块牛皮糖,粘在身上惹人厌,可要处理它,却又是软绵绵不受力,真是别提多难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