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3章 一本奇书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一本奇书

陈京最近闭门读书。

那天马步平和他的谈话,在他的脑海里面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而陈京最近读的书,也恰恰就是马步平相赠的那本《国际金融学》。

这本书陈京以前见过,但是当时他并没有仔细观察,直到现在,陈京才发现这本书非同寻常。

这本《国际金融学》是京城大学出版社出版,1988年版的,而书的扉页,马步平的字迹写着:“1988年购于京城。”

书的扉页上,不仅记录了这本书购书的时间和地点,而且还记录了购书的原因和过程。

那一年,马步平还只是一名普通的干部,他们全家去京城旅游,在京城大学听某经济学教授演讲。在演讲中,教授痛斥现今官员文化素质不高,社会科学知识缺乏。

当时马步平年轻气盛,当堂举手和教授辩论,马步平当时提出,作为一名基层干部,最重要的是务实工作。在农村基层,高文化素质固然重要,但是没有高文化素质,只要踏实勤奋,也能够把工作做好,做得老百姓满意。

面对马步平的质疑,教授没有直面回答,而是问了几个日常生活中常常遇到的问题,马步平当堂没答对一个。

教授以此为例,说道:“我们的干部常常有误区,认为社会科学很遥远,殊不知我们日常生活中很多小事情,都是和社会科学关联的,我们干部所掌握的文化知识多寡,也许和工作能力关系不大。

但是懂得丰富知识的干部,一定能够更有能力帮助老百姓脱贫致富。也一定更有战略眼光,从而站得高看得远。”

教授当场告诉马步平,刚才他问题的几个问题,牵扯到的知识属于《国际金融学》的范畴。

马步平听了这堂演讲,内心大受刺激,他当晚就在首都书店购得了一本《国际金融学》的书籍,立誓要把这门学科掌握精通。

陈京看了这个记录,内心也是非常受感染,此时他才明白,原来这本书还有这样的来历。

不夸张的说,马步平的这本书不仅仅是一本书,更是马步平鞭策自己进步,鞭策自己认真刻苦学习的重要精神寄托。

说实在话,陈京觉得马步平的这份礼品有些太过沉重了。

马步平做记录很细,全本书的空隙处都是红色蝇头小楷,字迹很小,但是很清晰明了,完全是一丝不苟,辨识度很高。

而马步平的记录,也不限于书本知识,有很多都是他随性的一些感悟

例如,有一段文字,马步平如此记录:“国际收支,核心为‘平衡’二字,‘平衡’二字为万物之根本,首先人心就得求平衡。我心之平衡,为踏实做事、为民谋利,袁力杰内心之平衡,为场面、外在之华丽堂皇,舒治国之内心平衡,为八字命理之通达……”

这段话陈京认真读了很多遍。马步平这段话很精练,但是短短的百字不到,却包含了极其深的内涵。

袁力杰为前任澧河县县委书记,马步平一语道出了他好面子,讲排场的毛病,而舒治国为现任县委书记,马步平说出了他相信迷信的秘密,还有很多人,一共记录了多达二十人。

每个人马步平只记录一句话,但是这一句话,也就是几个字,就一下让整个人鲜活了起来。以至于陈京倏然觉得澧河县委和政府的一帮子领导,都不是那么神秘了,不可接近了。

而这段文字中最有意思的记录,要数:“黄小华之内心平衡,需日日溜须拍马,如不然,日日算计整人亦可!”

陈京看到这几个文字,哈哈大笑。他脑海里直接浮现出黄小华那副变幻多端的脸,人人多说川剧变脸快,可是川剧的变脸又哪能比得了黄主任?

马步平的几个字,就将黄小华的神魂抓住了,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些活生生的人,就那样站在面前。

还有,马步平用字虽少,但是聊聊几个字,却将他性格中的那种高傲、自负,以及小视天下英雄的气概展露得淋漓尽致,让人看后,就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其心胸。

直到此时,陈京才终于有些明白马步平赠书的意图。

马步平离开澧河了,可是这本记录了澧河千万信息的书留了下来,陈京读这本书,就能够分享到马步平眼中的澧河的人和事,马步平在澧河经营了大半辈子,而他大半辈子的感悟,都浓缩在了一本奇怪的书上,而这本书现在就在陈京的手中。

……易周镇终于平静下来了,彩水集团也恢复了生产,这段时间一直神经紧绷、焦头烂额的赵一平,终于有了喘息之机。

黄小华真就是个鬼才,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他操作起来还真能找到关键点,只是他用的办法,都是应急策略,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所谓顾头不顾尾,大致就是指这种情况。

但不管怎么样,易周镇的平静,一俊遮百丑,把那一块地方的重重问题都暂时掩盖了,至于以后的种种情况,黄小华又岂能管得了那么多?

再说狡兔死、走狗烹,为领导排忧解难,什么事情都一步到位了,以后领导没有忧难了,还要黄小华这个主任何用?

易周镇的问题黄小华没能力彻底解决,他从内心深处也不想彻底解决,就这样挺好,他常常安慰自己,这个世界就是在矛盾中存在的,易周镇存在种种问题不是很正常吗?

赵一平一有了喘息之机,他的精神立马就集中到了人事问题上。

在常委会召开之前,人事碰头会上,组织部长卞兆南将组织推荐的人选一汇报,赵一平皱皱眉头道:“兆南,你这个名单存在问题吧!就以陈京同志为例,这个同志我见过,能力的确有,但是他毕竟太年轻了,二十五岁任乡镇一把手,是不是资历存在问题?

再说,一个乡镇一把手,管的也是几万人,除了能力以外,组织思想觉悟也是非常重要的,这一点我们不能不考虑

!”

卞兆南没有思想准备,一下被赵一平这话弄得有些措手不及。

黄小华躲在舒治国的身后,本来这样的会议他没资格参加的。但是今天他恰好向书记汇报工作,会议召开,治国书记就让他过来一起参详参详,书记有话让黄小华参加,黄小华本来就是县委常委,才有了今天碰头会多了一个人的情况。

卞兆南将求救目光投向黄小华,黄小华却埋头写写画画,从来没见过他这么认真过。

会议一下变得有些冷场,舒治国手捧着咖啡,像个姜太公,良久,道:“除了陈京的疑问,还有什么疑问?”

赵一平气焰下来了,舒治国一开口,他立马就没有了刚才的咄咄逼人,他认真措辞道:“我刚才只是初略的过了一遍,暂时没有新的疑问。”

舒治国轻轻的抿了一口咖啡,双目看向赵一平,道:“老赵,我不是交代你,让你和兆南共同拟定一个方案吗?兆南刚才的这个方案你没看过吗?”

舒治国一愣,脸唰一下便得有些难看。

前段时间他太忙,心中太焦心易周镇的事情,卞兆南向他请示的时候,他就让卞兆南多拿主意。

但他没料到,卞兆南的主意和他的意图相差如此远,尤其是对陈京的使用问题,卞兆南提议将陈京调任平洞乡党委书记,这个提议让赵一平吃惊。

现在全县好多个乡镇,放眼望过去,不是姓舒就是姓马,以前这种局面倒也罢了,但现在马步平都走了,这些姓马的地方,还要姓马吗?

“兆南的方案大致我都是同意的,我也看过这个方案,但是最近发生的事情,让我对个别同志的岗位调整有了一些意见,所以今天才提出来!”赵一平道。

舒治国嗯了一声算做了回答,也不表态。

卞兆南沉吟了一会儿,道:“那一平书记,您的意思,陈京同志我们怎么安排?”

卞兆南这话问得有技巧,他问这个问题的前提是陈京一定要有安排,如果不把陈京安排到平洞党委书记的位置上,赵一平想把他安排到哪里?

黄小华眼皮跳了一下,听卞兆南这话,他心中就清楚,那个陈京果然是有些来头的。

卞兆南应该是有察觉到了,看舒治国的神色,应该也是如此!黄小华暗暗惭愧自己瞎了眼,竟然如此后知后觉。

赵一平也被卞兆南这种问话弄得有些发懵,他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怎么陈京是必然要安排吗?卞兆南怎么就把陈京放在了这样一个位置上?

如果是这样,陈京不去平洞,要让卞兆南想办法,他能去哪里?难道还能去易周镇不成?

赵一平忽然觉得有些荒谬,他敏锐的感觉到了现场气氛的不正常,他感觉现场的几个人,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究竟是什么事情呢?赵一平一时真还想不到,难不成这个事情是和陈京有关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