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5章 最终去向

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终去向 求月票

陈京何去何从?

赵一平现在觉得有些骑虎难下,卞兆南是个老持沉重的人,他提名让陈京去平洞出任党委书记,这的确是个通判考虑后的提议。

平洞是个很关键的地方,但是也是个穷地方,卞兆南提议把陈京下放平洞担任一把手,既是提拔,同时也照顾了舒治国以及其他领导的情绪,陈京毕竟是马步平的人,这一点必须要很好的考量。

如果不下放陈京,现在林业局局长一位虚悬,陈京在林业局现的威信高、呼声也高,林业局长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就目前的情况看,陈京去平洞的影响力,可能要远小于他出任林业局长的影响,毕竟县直科局是县城的单位,很多下面的实职干部削尖脑袋想进城,林业局长的竞争要比平洞乡党委书记的竞争激烈得多。

一想通这些,赵一平感到事情有些棘手。

他在碰头会上反对陈京下放平洞,既然平洞他不能去,其他的乡镇他自然也不能去。不然赵一平质疑陈京太年轻,不够稳重,他怎么才能自圆其说?

但是陈京不下放,又能去哪里呢?

赵一平感觉自己好像又一次陷入了舒治国的算计的中了,舒治国这个人,他做什么事情都讲求水到渠成。什么叫水到渠成?那就是他的意图,总是需要下面的人都自觉的拥护,那才是水到渠成。

这一点在中国传统官圌场文化中非常常见,很多人都喜欢追求这个东西,水到渠成,那就是面子,那就是颜面,那就是体面。做官做到那种程度,那就有威严,那就很成功。

清朝著名皇帝康熙大帝,他十四岁面临亲政,当时的康熙,对亲政的渴望到了极点,但是他不主动提出这个问题,而是千方百计的向下面的人施压,让他们上奏折求他亲政,大臣奏折求,他还口口声声说自己年纪尚幼,断然拒绝。

一直等所有的大臣都相求,连续三次上表求,他才“勉为其难”的答应。最后他还说,本来他是不愿意亲政的,因为按照规矩,他应该十六岁才背负这个担子,奈何现在大家苦苦相求,他不忍寒了大臣们的心,只好答应下来作为千古一帝的康熙,也免不了要追求这种体面和面子,这可能就是中哗民圌族的人好面子,好体面的最突出的体现了。

舒治国就是这样的人,舒治国最喜欢就是搞这一套,他有什么想法,从来不正面提出来,而是走迂回路线,搞得好像大家都支持某件事,他才出头下决断,他追求那种众望所归的效果。

初次接触舒治国,人人都会觉得这个人很和蔼,而且班子中,民圌主气氛很浓,大家各抒己见,热闹得很。但是和舒治国打交道久了,才能体会到舒治国掌控东西严得很。

在班子内部,什么都可以谈,什么意见都可以提,这一点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凡属不符合舒治国意图的意见,基本不可能能够落实实施。以前在班子内部,能够和舒治国掰腕子的,也就马步平一人。

马步平是个厉害之极的人物,他行为做事的手段诡异,从来不按常规出牌,舒治国的意图经常在他面前受到干扰,两人的博弈,成为了澧河政坛的主旋律。

那个时候,赵一平也就充当一把枪的角色,舒治国的意图的实现,赵一平常常就是个捧垠的角儿。

赵一平从内心深处,不想当那样的角色,作为澧河县委副书记,他需要在澧河政坛发出的属于自己的声音,他需要有自己的政治主张,他需要有自己的展露才华的空间,从而培育自己的人马,树立自己的威信。

但是每一次,舒治国都会巧妙的让赵一平不得不向他靠拢,最后成为舒治国的开路先锋。

一想到这些,赵一平内心极其复杂,他感觉这一次,陈京这个烫手山芋的处理,自己也可能是不得不替舒治国料理了。

舒治国内心并不太喜欢陈京,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在外在,舒治国却丝毫不表露出来,摆出一副一定要提拔陈京的架势。陈京究竟怎么处理,舒治国不发言,让下面的人统一意见。

这个统一意见,那就是澧河班子的集体意见,这个意见得罪人的事全让人干了,最后陈京的提拔还是他舒治国拍板的!

陈京要感谢谁的知遇之恩?那是舒治国慧眼识英才,如果陈京在新工作岗位上工作不顺利,他立马就变成了赵一平从中作梗了,本来县委拟定是让陈京去平洞担任党委书记的,赵一平坚决不同意,最后县委才重新确定对陈京的任命,现在出现状况,不狂赵一平又能怪谁?

卞兆南来电话了,电话一接通,卞兆南便道:“一平书记,针对陈京的去向问题,我这边又广泛的征求了意见,黄主任有个新想法,你看行不行?现在我们经贸局局长的位子空缺。

陈京在经济方面有特长,关键是现在招商引资,国企改革,开发区的规划和发展这些工作,陈京手中可利用的资源也很多,做这块工作,他比较容易出成绩!

红土坡林场改革是个很成功的案例啊,我们以前从来没想过企业资源还可以如此整合,这说明陈京同志是爱动脑筋、肯动脑筋的,这样有知识,有想法,有创新精神的干部主管经贸局,我个人觉得很值得期待…”

卞兆南话没说话,赵一平蹭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他拿电话话筒的手都发抖,道:“这怎么成……这……这……乱弹琴!”

赵一平说出乱弹琴三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

经贸局这是赵一平苦心挣来的一块自留地,当初他为了突破马步平对易周镇和开发区的封圌锁,他断然决断将手伸过去,他费尽心机找彩水集团的问题和漏洞,最后历尽千辛万苦才把原经贸局局长苏光华的尾巴揪出来。

揪出了苏光华的尾巴,赵一平才了解一些当年易周水泥厂改制的内幕,他以这个内、挖掘这个内幕,以为能够顺藤摸瓜,拿住马步平的把柄。

可惜,马步平忽然退出了游戏,让赵一平拉开的弓,失去了方向,最后他最终盘点,也就得了经贸局这个实惠。

经贸局局长的人选,赵一平早就已经基本确定了,他确定为任志贤,这是个人才,澧河公认他是个人物。

这样的人,出任经贸局局长绝对没有问题,完全可以达到众望所归的效果。现在卞拖南提议让陈京出任经贸局局长,这个提议太让赵一平意外,同时也太让他感到不可接受了。

按照赵一平的设想,他将自己的政治触角扎进澧河这棵参天大树中,一切都要从经贸这一块开始。

经贸、开发区、招商,这一些目前是澧河薄弱的环节,而赵一平省派干部的身份,决定了他在上面能够找到一些关系,疏通一些投资渠道。有了这些资源,他完全有能力在经娑这一块有作为。

还有,赵一平从经贸开发区着手,还是力争要把易周镇这个马步平经营的铁桶攻破,他要继续找到马步平的问题,他要把以前澧河姓马的势力范围,变成姓赵的势力范围。

每每一想到这一点,他心中就忍不住激动。

马步平走了,有很多人是慌了神的,赵一平想到彩水的邵冰莹那张精致如玉的脸,还有那妙曼无双的身姿,更难忘的是她那对有勾圌魂魔力的眼睛,他心中就感觉有一团火在燃烧,而他要彻底将经贸、开发区这一块抓在手中的决心就变得更加无可遏制了。

可是现在……

赵一平觉得自己的理智在一点点的崩溃,陈京如果出任经贸局局长,他的所有努力付诸东流,全为他人做嫁衣裳。

陈京所处的那个位置,那就成为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了,怎么会弄成这样?

挂掉卞兆南的电话,赵一平整个人完全都瘫软在了椅子上了,他心中清楚,所谓黄小华的提议,那其实就是舒治国的意图。

黄小华就是舒治国的一条圌狗,这条老狗太可恨、可气了。

舒治国真是好谋算,他明明不喜欢陈京,却偏偏要将陈京放在显要的位置。将陈京放在经贸局局长的位置,赵一平那就成了舒治国的看家狗,有赵一平盯着陈京,陈京能够折腾出多少名堂来?

用陈京遏制赵一平实力的膨圌胀,又用赵一平压制陈京的发展潜力,这完全就是一石二鸟。

还有,易周镇和彩水集团,现在就是两个大龘麻烦,里面的问题多得不得了。在这样的时候,有陈京和赵一平在其中折腾,这是两个绝好的开路先锋。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马步平没了,他留下的人还在,而且势力还不小,陈京严格的说,不能算是马步平核心圈子的人,将陈京和赵一平推向和马步平势力正面交锋的位置,还有什么有比这更好的坐收渔利的机会?

赵一平忽然有一种无力感,最近他本来就心力憔悴,现在忽然又遭遇了这一暗枪,他的内心实在是有些不堪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