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7章 驱狼吞虎

第一百一十七章 驱狼吞虎 求月票

赵一平态度很和蔼,秘书洪皑给陈京上茶,赵一平道!小陈,你我两人可算是老乡啊,都是楚城人,常言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们打交道可很少啊,这个要不得!

以后我们可要有点老乡意识,我的年龄虚长几岁,算是老大哥了,在工作上我要多帮助你,在生活上,要给予你一些照顾,这才算我们老乡关系正常化嘛!”

陈京有些吃惊赵一平的态度。(哈十八纯文字)

但他一想到自己和陈副省长的那层关系(其实没有关系),心中也就释然,他面容平静的道:“赵书记,您太客气了!在澧河如果有您帮助我,我肯定会进步快!

我们外地人进澧河工作不容易,要了解这里的风俗习惯、民族特点都需要很长的时间。

再说,我有比不上您这样经验丰富,适应能力强,我早几年来澧河是水土不服,实在是吃足苦头了!”

陈京的语气平静,实际上他却是不声不响的拍了赵一平的马屁,隐隐还有一种后来者对前面成功人士的崇拜。虽然这种感觉很淡,但是越淡让人觉得越真实。

赵一平脸上马上就笑起来,态度更显热情。

其实,赵一平对陈京的印象并不好,尤其是他不喜欢陈京那ting直的腰杆,但是陈京身份的变化,现在又表现得这么上道,他在表情上,却多了几分真实。

正如一句话说得好,生活就想是强x,既然反抗不了那就要学会享受和适应。

赵一平懂这个道理,现在他掰不过舒治国,等于是被舒治国强x了一次。

既然注定了要和陈京打交道,赵一平也转变思维先出手和陈京沟通,也算是抢得先机了。

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很艰难的,尤其是对极其好面子的赵一平来说,他收了任志贤的重礼,只差拍xiong脯担保任志贤上位,现在忽然又出现这样的状况。

这完完全全是他作为县委副书记在出尔反尔,屁大一点事都做不了主,都说不上话,他的颜面往哪里搁?

赵一平甚至有些怀念马步平的存在了,因为马步平如果还在舒治国必须要考虑赵一平的感受,他对舒治国必须要有适当的纵容,现在的情况却完全不一样了……

“小陈,对你新的工作岗位,你有心理准备了吗?”赵一平道。(哈十八纯文字)

他顿了顿道:“对你的去向问题,我们县委几个领导出现了一点分歧。兆南部长的意思,是想将你下放,他拟定的初步地点是平洞。

”赵一平叹了一口气,摆摆手道:“他的这个提议我是反对的,平洞那个地方毕竟太艰苦我不是说你吃不了那个苦我是觉得你没有必要吃那个苦。

我们组织上培养干部也不能一味的追求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那一套,我们还是要因人而异,要重点考虑个人素质和特点!”

赵一平端起杯子喝茶喝了两口茶,他道:“你那篇《县市级国企改革和国有资本流失问题探讨》的文章我看过写得很深刻,这不仅是笔杆子的问题,更体现了你自身的能力和素养。

你是搞经济的料,搞经济管理应该是你未来的发展方向,所以,对你的去向问题,我始终还是认为你应该去经贸局,经贸局局长你来当是最合适的!”

陈京一愣,手微微颤了一下,道:“赵书记,经贸局局长?这个我恐怕……”

赵一平摆手打断他的话,道:“你不要说丧气话,我相信你行,你就一定行!再说,我们搞经贸,和你关心的国企改革也是有关系的。企业的发展、成长、成功这都是我们经贸局需要关心的,这些企业也包括改制后的国企。

我们澧河的经贸比较薄弱,急需这方面的专家型干部来主管这一块,我觉得你是合适的人选。”陈京心念电转,这些日子,他充分准备,准备的都是下到乡镇去踏踏实实的执一方牛儿,造福一方百姓,可从来就没想过会去径贸局。

经贸局是什么单位?不是现在非常热门的单位吗?这个局长的位子怎么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陈京非常清楚,赵一平今天的谈话既然提到了这一点,这件事十有**应该就是确定了,这是在征求陈京的个人意见呢?

陈京脑子里一团浆糊,他根本对澧河经贸局的工作一点都不熟悉,他甚至对澧河的企业、招商等等情况都缺乏直观的了解,在这样的情况下,让他接手经贸局这个摊子,他还真有些措手不及!

赵一平似乎并不急于让陈京表态,他缓缓的品着茶,冷静的观察陈京的反应。

陈京内心充分活动,但是面上却是丝毫不动声sè。他忽然想到了最近一直出事的易周镇和彩水水泥集团,如果自已进经贸局就极有可能面对这两个非常辣手的问题,这两个问题的复杂,陈京即使一直身处林业局中,他也有所耳闻。

他甚至还隐隐感觉,马步平离开澧河,就是和这两件事情有一定关系的。如非万不得已,马步平又怎么会舍得离开澧河这块地方?

很快,陈京就清楚,经贸局局长虽然很热门,很多人挤破脑壳在竞争,但是这个局长不好当是肯定的。

“赵书记,我服从组织决定,坚决不辜负领导期望!”陈京认真的道。

他知道有些决定不会因为他个人意愿而更改,他更知道,面对困难的时候,不会因为他退缩,困难就消失,他一想到马步平,他就有一种探究的yu望。

最近他认真的看马步平送给他的书,他对马步平这个人的了解,也因为这本书而急速的提升,马步平的官场智慧、人生智慧的确是非同凡响,让陈京受益匪浅。

他很好奇,究竟是多大的困难才让马步平决定以一种不光彩的方式结束他在澧河的政治生涯?

他从未见过马步平有什么困难解决不了的,但是好像面对彩水集团这个事情上,马步平第一次出了状况。陈京不禁想,彩水集团究竟是个什么地方?究竟有多少纠葛需要解决?

现在既然有了一个机会,陈京有机会如此近距离的去了解彩水,他还真不想放过!

“好!好!”赵一平连续说了两声好,他想挤出一点笑容,但是此时此刻,他真的笑不出声来!

他的内心深处,他又怎么愿意让陈京来担任这个经贸局长?他脑子里想到了任志贤送的那份重礼,那块地地道道糁美的和田玉,这个东西无论如何是拿不住了!

这是一个耻辱!

赵一平如是想,他端起茶杯使勐的喝茶,很多人和事,都在他脑子里面一一的划过。

他想到了马步平,马步平这人算计最强,他是否算计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落到这一步田地?

他想到了舒治国,在舒治国的内心,他是不是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尊重过自己这个省派干部?他是否觉得一定就吃定了自己?

他还想到了黄小华,黄小华最善机变,1小手段、1小huā样无人能及,他此时此刻,是否在躲在某个yin暗的角落在偷偷的笑自己?

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忽然,他脑子里面冒出一个念头。

他想,黄小华号称应变无双,如果遇到了自己这样情况,又该怎么应变?他的那些小手段、1小huā样又该怎么安排?

他心念电转,迅速的想到了一个思路!

现在的情况,舒治国对赵一平的使用,是驱狼吞虎,用赵一平去一竿子插入马步平原来的势力范围,把局面打开,本质上其实是替他打开局面。

赵一平想,既然舒治国可以这样办,他自己又何尝不能够也用上这一招?

现在陈京不是经贸局长吗?经贸局长要管企业,要招商引资,要规划整个全县的经济发展策略和方向。

赵一平现在在工作的过程中,在很多问题上面已经是骑虎难下,根本是进退两难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为什么不可以用陈京来解决这些问题?

如果陈京不能解决问题,陈京的任用和选拔是组织部提名,最后舒治国拍板的,赵一平早就提醒过所有常委,他觉得陈京还太年轻,还不能够挑大粱。那个时候,赵一平完全可以倒打一耙,将责任推得干干净净。

如果陈京有作为,干出了成绩,那成绩是谁的?

这一切成绩不都是赵一平的吗?包括陈京能够有所作为,那都是赵一平调教有方的结果,到时候,赵一平有政绩在握,说不定还真能在易周镇打下一片天地。

一念及此,赵一平郁闷的心思一扫而光,他觉得自己进步了,最大的进步就是学会了向周围人学习。

赵一平进澧河这几年,他是真实的感觉到了自己的成长,澧河班子的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榜样,都值得赵一平去琢磨,这其中甚至包括常委中排名最后的黄小华。

黄小华是个不简单的人啊,舒治国能够得到这样的强力助手,也难怪他这么多年能够屹立澧河政坛不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