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8章 走马上任

第一百一十八章 走马上任

澧河县委组织部,宣布的第一条重量级人事变动通知,就是原林业局常务副局长陈京被任命为经贸局局长,这一条人事变动消息一经公布,全县震动,陈京本来在澧河就有些名气,而他这一次出任了县里最为炙手可热的经贸局的一把手,这一下让他的名声更加远扬。

经贸局自上任局长苏光华出事之后,在澧河社会各界,对经贸局局长的期待和渴望是前所未有的迫切,澧河要发展、澧河要摆脱贫困县的帽子,经贸局需要发挥重要的作用。

而经贸局的职责,有促进行业规则完善、企业优惠政策制定、重点发展行业政策倾斜等等内容,很多企业对新任局长的魄力和能力,都有很高的呼声,甚至有人呼吁县委,经贸局局长这个位子最好是高配。

在澧河政坛,很多人都认识到了经贸局局长这个位子的关键和重要,以至于大批有资历、有能力、有背景的人在角逐这个岗位,这其中经贸局原副局长任志贤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任志贤本就是正科级,而且他本身就是从乡镇一把手调进经贸局的,他资历比陈京要高得多。

不光是任志贤的资历高,还有很多条件比陈京好,能力甚至比陈京强的干部都是这个岗位的竞争者。

人们对经贸局局长的最终人选有很多说法,众说纷纭,但是几乎没有人想到,这样一个重要的岗位,会落在年仅25岁的陈京身上。

陈京有能力领导经贸局?陈京有能力在经贸局做出一番事业来?很多人心头升起了疑问,而这些疑问自然开始在澧河各个角落开始流传。

甚至有过激的人,笑话澧河县委乱弹琴,把一个搞林木的人用来抓经济,难道澧河的经济就是森林经济,林业经济吗?

陈京自己在任命通知下来后,他才感觉到自己出任这个局长,在澧河是造成了多大的轰动,他认真去了解了自己的那些竞争者后,他真的很汗颜,自己竟然能够战胜他们,这是真实的吗?他的精神都有些恍惚!

“小马拉大车!”陈京忽然想到了这个比喻,在林业局他干过小马拉大车的事儿,现在似乎又要赶鸭子上架,再干一次了!

这一次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为了以示对经贸工作的重视,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卞兆南亲自陪同陈京上任,在经贸局全局大会上,卞兆南宣布了县委关于陈京同志的任命决定!

在任命宣布完毕以后,他道:“陈京同志是我们澧河年轻干部的佼佼者,对经贸工作熟悉,非常有思想、有想法,处理问题能力强,工作能力突出!组织上选定陈京同志担任经贸局局长,就是综合考虑了陈京同志个人能力和特点的。

希望我们经贸局能够在陈京同志的领导下,干出更多、更出色的成绩来……”

卞兆南讲话完毕,陈京发表就职讲话,他开口直言不讳的讲了自己对组织任命的意外,然后他自嘲的道:“我在此之前,大家都知道,我是管林业局的。我进经贸局就有人笑话,说让管林业的人来管经贸,县委这是什么意图?难不成是要在全县开展林业经贸?

今天我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我担任经贸局局长期间,不会重点搞林业经贸,我们澧河的经贸发展,也不会以林业为中心!”

陈京这样一说,经贸局的一帮干部职员都忍不住笑,自发的就有人鼓掌。

陈京的整个讲话没有一句表决心的话,他的谈话很普通、平淡,但是又不是诙谐幽默,让人听起来很轻松,很没有压力!对澧河经贸工作,陈京认为目前还处于初级阶段,澧河的经济发展还很有潜力、这也决定了经贸局还可以大有作为!

最后,陈京重点了讲了团结的问题,他讲经贸工作没有固定的模式和套路,需要大家各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经贸局的每一个成员,每一个部门的人,都可以做出大成绩来,只要大家都团结,为了一个目标努力,经贸工作必将能结出累累的硕果。

全局大会结束以后,局党委又在小会议集中,卞兆南主持了班子会议。

在班子会议上,卞兆南主要是通报了经贸局前任局长苏光华的问题,他号召全局同事要以苏光华的案子为戒,要洁身自好,不搞腐化堕落。最后他还开玩笑的讲,说陈京同志对反腐是有经验的,林业局的腐败问题、违纪问题,陈京在其中就发挥了重要作用。

他不希望陈京这个才华在经贸局有机会再次施展,他希望的是经贸局所有的领导干部的廉洁自律。

会议结束以后,经贸局班子全体聚餐,地点就在金玉酒楼,是夜,陈京喝得酩酊大醉。

陈京心中很清楚,他的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了,经贸局和林业局不可同日而语。这些年饱受诟病的澧河经济发展迟缓的问题,经贸局的不作为是负有重要责任的,经贸局在陈京的手上,澧河经济发展在陈京的手上能够有所突破吗?这是陈京需要面对的问题。

陈京现在走马上任,县里班子又换届在即,新的县委和政府班子,他们对澧河的发展存什么态度?

这些都是变数,有变数就有挑战,变数越大,挑战越大,陈京非常明白,自己现在就是在进行一场挑战!

……县委,舒治国办公室,黄小华躬身给他将冲好的咖啡放好,道:“书记,对陈京的任命,我听说有人反映违规了!陈京现在刚刚走马上任,质疑声很多,看上去他很被动啊!”

舒治国抬头,道:“都是一些什么质疑声?违规从何而来?”

黄小华咳了咳道:“根据外面传言,关于陈京的去向,县委还没有正式决定,一平书记就将这个消息散步出去了,而且他还找陈京谈了话。这个做法很多人提出了质疑。

还有,陈京以前是负责林业局的,虽然他年轻有才,但是搞经济行不行,大家普遍持怀疑态度,尤其这一次竞争经贸局局长人选中,有几个都是抓经济的好手,陈京真的比他们能力都强吗?”

舒治国闭嘴不语,瞟了一眼桌上的咖啡,他却起身拿起茶杯给自己接了一杯水。

“事情行不行,重要的是看结果,是骡子是马,要骝过才知道,这时候,谁出来聒噪,一定就是别有用心的!”

黄小华脸微微一红,他清楚这个话题说不下去了。

黄小华说这个问题,其实并不是说陈京遇到了困难,他是在向舒治国汇报赵一平背着他在耍花招,在收买人心!但是黄小花的汇报被直接忽略了,反倒舒治国扣了一顶别有用心的帽子给他。

“书记,上次您托嫂子捎的咖啡豆用完了!赶明儿,我看让司机去一趟德高,再弄点好豆子过来!”黄小华转移了话题。

官场上的谈话,过渡的时候,转折的时候,改变话题的时候,往往都从茶、烟、咖啡等等开始。

这些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东西,在官场上就成了道具,官员拿这些东西,就能传递很多的情绪,谈话的时候也多了很多的话题。

黄小华今天找舒治国,是的的确确遇到一点麻烦了,赵一平最近不知什么原因,忽然变聪明起来了,尤其是在处理易周镇和彩水集团问题方面,赵一平再也不冒失了。

最近易周那边又蠢蠢欲动,赵一平将黄小华叫过去,道:“小华主任,易周和彩水这两个老大难问题最近又有事儿冒头了!目前,我做了一个总结,发现我们全县的领导中,唯有你在处理这个问题上面是有丰富经验和十足把握的。

所以,我准备向舒书记汇报,以后你来负责处理这一块工作!”

黄小华当即傻掉,他正要说话,赵一平拍拍沙发坐垫道:“小华主任,你不能永远都在主任这个位子上不进步嘛!现在马上要换届,你的能力摆在那里,上面的领导不会视而不见!

在这个时候,你要多做一点实事,一来是当实习,另外,你这也是一种表现和态度嘛!敢于打硬仗,啃硬骨头,这样的干部走到哪里都是宝贝啊!”

黄小华硬生生将喉咙里的话咽了下去,他暗暗叫苦,赵一平这一手他根本就没有防备,可谓是措手不及。

本来黄小华一直都以彩水集团的问题为依仗,常常都在赵一平面前拿拿腔,做做姿态,他得意得了不得。

可他哪里又料到有朝一日赵一平会反过来将他一军,要将这个摊子干脆扔给他?

这个大包袱、大摊子,唯有黄小华知道其难办到了何种程度,他又怎么能够愿意惹上这个摊子?

舒治国面陈如水,一字一句的道:“小华,一平书记说你了解易周、了解彩水,以后他的一部分担子让你来分担!我原则上是没有意见的!以后你要认真和一平书记多沟通,一定要把工作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