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9章 惹事了!

第一百一十九章 惹事了!

说句实在话,南华当时心一下拔凉拔凉!既然说好,为什么几分钱的订阅支持都如此吝惜?我觉得太讽刺了!

说句实在话,如果官策现在成绩很好,南华根本就是付诸一笑!但现在官策如此艰难,一个如此爱南华书的人,却冷眼瞅着自己喜欢的书在艰难的挣扎,而不愿意给予微薄的支持,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一个作者伤心?

好了,不说了,说说70369兄的建议,建议很好,我一定采纳,努力把陈京写成一个有生活、有工作、有朋友、有血有肉的人!】

陈京走马上任,刚好赶上县委组织全县学习中央综治工作精神相关文件。

综治工作,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基础性工作,所谓稳定是第一责任,稳定是快速发展的坚强后盾,没有稳定就没有发展,所以稳定工作是重中之重!

舒治国亲自出席全县综治工作会议并讲话,同时他还宣布,全县各乡镇、各单位,要开展一场轰轰烈烈的维稳运动。

这场运动要分三步走,第一步是要学习相关文件精神,要深刻理解综治工作的重要性和局势的严峻性,从思想上引起重视。第二步,全县要组织专门的工作组下到各乡镇、单位宣讲,第三步,则是验收检查,全县要成立多个检查组下到基层检查维稳工作成果。

在舒治国的讲话中,他点名提到了两个单位,一个单位是彩水集团,另外一个单位便是开发区。

彩水集团系列纠纷的解决和开发区纠纷的解决,目前是澧河维稳的重点工作,县政法委、综治办要重点想办法从这两个地方突破,要找到问题的源头,要想尽一切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县综治办,陈京捧着杂志在休息室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

陈京上任第二天,经贸局就成了综治办点名的单位,综治下文通知,要求陈京于今天上午九点到综治办开会。

县综治办是县政法委下属的机构,综治办主任由县政法委副书记易先平来兼任,在县委一众单位中,综治办是非常牛哄哄的单位!

稳定是第一责任,这是上级对下级党委政府的要求。

正因为这样的要求,综治办的地位非常高,下面乡镇政绩再出色,综治工作不行,那所有政绩都是空,乡镇领导班子照样要挨批、甚至撤换!

每一年,县综治办都要下各乡镇去验收各乡镇的综治工作,每每这个时候,综治办就成了大家争相巴结的对象?在很多下面领导的心目中,综治办是无论如何不能得罪的单位。

所以综治办是趾高气扬习惯了,根本就没有平等办事的意识,陈京等了一个小时,出来到办公室问情况,办公室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态度很恶劣,嗡声道:“你这个同志哪里那么多话?让你等你就等!领导有领导的事儿,等一会儿就那么多牢骚吗?”

陈京皱皱眉头,心头也火起,道:“那行了,我就不等了!下一次谁要找我有事上经贸局找去,你们综治办门户太深了,个个都是太爷啊!”

老头一愣,他没料到陈京还敢顶嘴,他嘴唇一翘,道:“你这个同志是什么态度?不管你是哪个局,那也是在党领导下的局,你这个态度面对综治工作,你思想觉悟哪里去了?”

陈京心头厌恶至极,道:“你少跟我扣大帽子!我明确跟你讲,综治办如果风气不整顿好,我以后从此不会过来!哪里有这样的单位?一点基本礼貌和修养都没有,我话撂这儿了,你向上反馈,如实反馈!”

陈京说完,扭头就走,综治办很多人都集拢过来看西洋镜,综治办自成立以来还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竟然有人敢以这种态度来综治办公室撒野?

有一些一看陈京的年龄,心中也释然了,年轻人啊,不识厉害,惹了综治办,挑战了综治的权威,有他好果子吃了!

老头气得浑身发抖,他其实就是综治办副主任黄奇,今天主任易先平临时有事外出,就让黄奇和陈京谈谈彩水和开发区的问题。

目前开发区和彩水集团都是综治工作两个难点地方,而这两个地方和经贸局都是有紧密联系的,其中开发区管委会还处于经贸局的直接领导之下,所以这两个地方的问题解决,经贸局要充当关键角色。

黄奇见到陈京的时候,见陈京竟然如此年轻,他心下不知怎么就有了晾一晾陈京的意思,年轻人锉一下锐气,给一个下马威,谈起工作来顺畅一些。

这样的事在综治办是很常见的,下面的人,很多很精明,进综治办就买几条好烟,见人就发,最后再留那么一两条给领导,事情办起来就通畅一些,像陈京这样不上道的人,自然是吃闭门羹的命。

综治办主任易先平也是个好强、高傲之人,他年龄还不到三十岁,在澧河政坛算是年轻一代最有前途的干部,甚至现在有传言,说市里有领导想提拔他出任下一任澧河政法委书记。

易先平背景硬,为人又极其护短,再加上综治办本身的工作特点,这一切都是造成了综治办尾大不掉的根源。

黄奇被陈京摔门而去,易先平回来以后,他自然是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最后他道:“这个陈京,现在在澧河有些名气呢!都说他是什么澧河未来的希望,这样不懂规矩,不懂尊卑,没有上下级观念的干部,能是什么希望?

我看他是恃才傲物,就是尾大不掉,一朝得志,不知所云,这样的干部我们能够让他这样嚣张下去?”

易先平皱皱眉头,心情也有些不高兴。

他眼里容不得沙子,陈京的名声他早就有所听闻,闻名不如见面,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这么大的脾气,这臭脾气闹到综治办来了!

“点名公开批评经贸局!限令他们的班子二十四小时内作出检讨,然后陈京要个人检讨!”易先平怒声道。

黄奇一听这话,脸上的阴霾尽去,道:“行,我马上去办!检讨要深刻,不深刻这事决不罢休!”

……二十四小时过得很快,黄奇办公室捧着茶杯常常会不经意的瞟向门口,他似乎在等什么!

陈京摔门而去的事情,搞得黄奇在单位内部很没面子,很被动,其他几个副主任都取笑这事,称黄奇是不是威望不行了,怎么一个小毛孩也敢当着他撒野?

单位内部的人一撩拨,黄奇内心是越来越烦心,同时对陈京也是越来越觉得憎恶,他心中已经暗暗的下定决心,陈京登门检查的时候,他一定要刁难一下,给这个家伙一点颜色看看。

但是让他苦等了一天,陈京根本没有冒头,他亲自发给经贸局的通知也如泥牛入海,没有消息!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黄奇内心终于按捺不住,拨电话给经贸局办公室。

电话接通,黄奇清了清嗓子正要说话,对方却先开口了,道:“你找谁啊?”

黄奇一听对方语气很冲,怒气一下上扬,道:“我找你们陈局长!”

“啥局长?陈局长?”电话那头声音有些嘈杂,“陈局长下班了,我们都下班了,你明天打吧!”

“我是综治办的,你们局里现在哪个负责人还在,让他接电话!”黄奇语气变得非常不好了,口气极其的严厉!

“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说了下班了,你还纠缠啥?你刚才说你是啥办?综什么办?没听过这个单位,你不会又是来变着法子来我们局攀关系、走后门的吧?”小青年口气狂傲,笑得肆无忌惮,隐隐还有嘲笑!

“你……”黄奇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他是浑身发抖,连话都说不出来。

“什么你你我我的,小爷要去HAPPY了,就你他娘的罗嗦!”小青年道,他说完,就挂电话,挂电话前,话筒中还传来他的骂声:“死老鬼……”

黄奇听着电话中“滴!”“滴!”的盲音,他神情呆滞,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姓黄的当了这么多年干部,还从未被别人这样骂过,他这一口气怎咽得下去?

“跋扈,太跋扈了!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经贸局全局的风气都有问题!”黄奇脑子里面转过点头。

他将电话放好,努力的深呼吸想让自己变得平静一些,最后他终于还是砸了一个杯子,听到了哐当的不规则声响,他的心情才好一些。

他稍微的调整了一下情绪,径直出门,直奔易先平的办公室!

易先平没有下班,黄奇敲敲门进去,刚要开口说话,看见易先平眉头紧蹙。

“什么事情?”易先平先开口。

“易书记,经贸局那边通知已经发过去了,没有动静,看来人家没把我们综治办放在眼里啊!”黄奇道,带着情绪。

易先平皱了皱眉头,放下手中的文件,道:“老黄,那天陈京过来,你们茶水都没倒一杯,让他在休息室一坐几个小时,是不是有这回事?”

黄奇一愣,支支吾吾半天,才道:“这……这……”

他这了两下,没说出一个字来。易先平一看他的表情,也大致知道了情况,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易先平护短,这是澧河政坛都知道的事情,而在综治办内部,大家都知道易书记做事是说到做到的,从来不说空话!

实际上,易先平也的确是这样的人,陈京敢挑战综治办的权威,那就得治一治他,让他涨涨记性。

尾大不掉的风不可长,这是易先平对陈京的最初始的态度,但是,让易先平无论如何也没料到的,这个陈京似乎和别人有些不一样,还真不好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