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0章 困难太大!

第一百二十章 困难太大!

陈京不好动!

这是易先平感到意外的地方,他让黄奇将处理通知发到经贸局,还只一土午,就接到了好几个电话。首.发

首先是县委办主任黄小华打电话过乘,综治办在县委综合办公大楼一横,黄奇将处理通知贴到了外面,县委各部门的人乘来往往你膘一眼,他看一眼,经贸局被综治办盯上的消息就悄无声息的在县委传开。

黄小华估计是消息灵通,知道了这个消息,他语气平和的对易先平道:“先平,怎么回事啊?经贸局陈局长刚划走马上任,就被你点了名?”

易先平在电话中耐着性子讲了一下事情的经过,黄小华笑道:

“我当是什么原则性的大事呢,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先平啊,听老哥一句劝,不要把县委和下面之间的关系搞太僵!这事就这样算了吧!再说,事情的是非曲直,又如何能说得清?”

黄小华加电话到了,一会儿,组织部卞兆南部长打电话过来了!

卞兆南在电话中的语气和黄小华又有所不同,他道:“先平,我听说你跟经贸局闹了一点别扭!这事啊,你再仔细调查一下,看看事情的来龙去脉究竟是怎么回事!

综治办的形象很重要,不能因为一件小事坏了综治办的形象啊!”

卞兆南的电话结束以后,下午,易先平竟然接到了县委哥书记赵一平的电话。

赵一平说得比较直接,他道:“一平,经贸局的情况特殊,目前他们的任务重、担子重,有时候出现一些不如意的地方你们要多担待,多给予支持!我们对待下面的单位,不要一味的摆领导的架子,要有一个平等的心态!”

赵一平的这个电话是很有分量的,易先平接到这个电话,才终于意识到,陈京可能比自巳想想的要厉害得多,经贸局也比自巳想象的要敏感得多,屁大点事,才发生几个小时,搞得县委几个头头都知道了这事,这还真是出人意料。

易先平当即找来另外一个禹主任详细询问那天的情况,对方终于掀了黄奇的老底,把那天的情况如实的向易先芈做了汇报。

易先平正在琢磨这事,黄奇就推门进来了,所以他才有了那么一问。

黄奇察言观色,看出了易先平神情有些不对,他心下有些急,道:“那天即使是我工作做得不到位,那也不能够是经贸局态度如此恶劣的理由!我刚才打电话给经贸局办公室确认通知,您听……”

黄奇将电话录音资料拿出来摁进播放机,开始让易先平听划才的这通电话。

政法委的电话全部需要带录音,这是政法委书记周正书记安排的,周书记是部队转业干部,他做政法工作,脑子里面还有一和部队思维,对细节要求很严,其中电话录音就是他亲自部署的。

易先平皱着眉头听完黄奇和经贸局某职员的电话录音,良久,他一拍桌子,道:“乱弹琴!简直是太嚣张狂妄!这事要查!给纪委纠风办老王打电话,把录音带给他‘让他处理’我们监督!”

易先华s中本来已经熄灭的火焰,一下又被黄奇点燃了!

同样作为年轻干部,易先平骨子里面争强好胜之心是非常强的。

一上午接到这么多电话,易先平虽然惊讶,但是内心隐隐也有些不舒服,综治办是县委下面的单位,综治工作是县委当成头等重要的工作来抓的,他要给政府下面的一个单位一点下马威,就有这么多阻力?

再说,陈京又是什么人?不过就是靠着马步平才得瑟起来的,现在马步平都不在澧河了,他还有什么理由这么自我感觉良好?

易先平有这些念头,但是他一了解情况,发现陈京和黄奇之争,陈京还是占有一定理由的。

陈京毕竟是单位一把手,他乘综治办茶都没有一杯喝,这有些说不过去。真要争起采,最后可能会闹笑话,所以易先平争胜的心思也就淡了。

但是……

黄奇的一个电话录音,一下让易先平本采淡去怒火又开始熊熊燃烧:

土粱不正下梁歪,经贸局陈京为人桀骜,行为嚣张,连下面一个门、科员都染上了尾大不掉的习气,这如何能够忍受?

易先平也不是易于之辈,他本来也是有来头的人,他今天洌要看看,陈京究竟有多少斤两……

尽管有心理准备,陈京知道经贸局的工作难度会很大,但是上任伊始,他还是感到了压力是超乎想象的大。

经贸局就是个烂摊子,澧河这样的穷县,经贸局的成绩这么多年乏善可陈,而问题这些年却是馨竹难书。经贸局管什么?在澧河来说,主要有几大块内容,一个是引导,指导企业生产经营,为企业提供政策等等方面支持,第二个是招商引资,引进外来投资乘澧河投资建工厂,第三个是管理开发区,建设开发区。

这三方面的工作,这些年都没有成绩,而弓导企业生产经营,为企业提供政策支持方面,还闹出了很多事情。前任经贸局长苏光华借助政策敛财,贪墨受贿资金累计达六百多万,这件事情震惊澧河。

澧河才多大一块地方?一个几十万人口的小县,穷县,一个经贸局长竟然可以达到六百万之多,这实实在在的算是丑闻。

前些年,政府工作报告每年都有大力支持、发展经贸,加大对企业3导和加大优惠政策的内容,但是自苏光华出事以后,这些内容就成了澧河老百姓的笑柄。

舒治国对苏光华的事情很恼火,曾经有一段时间,提到经贸局,他脸色就极其阴沉难看。以至于经贸局局长的位子虚悬了半年之久,到现在才由陈京乘接替这块工作。

在澧河政坛,经贸局就像是共和国的足球,政策倾斜最大、人们寄托的感情最深,但是最不争气的就是经贸局。不夸张的说,经贸局的社会舆论是很差的。人们对经贸局也是非常敏感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京这个局长需要面对全县几十万人的监督,大家眼睛都盯着他的表现呢,就在众目瞪瞪之下,这样的压力可想而知。

除此之外,陈京刚上任就遇到了难题,彩水水泥厂的系列问题,经贸局需要参与,并要发挥重要作用。彩水水泥厂,这里面的纠葛之深,很多已经超越了澧河的范畴,陈京又怎么能看得清这里面的道道?

在这个时候,不夸张的说,他根本没有能力进入这个圈子中去发挥作用,因为一旦作用发挥得不对,发挥得有问题,立马就会出大问题。

除了彩水水泥厂以外,最为迫在眉睫的是开发区土地补偿问题,开发区现在老百姓闹得凶,三天两头阻挠开发区建设施工,前段时间闹得最凶的时候,开发区管委会蹲点守在老百姓家里,害怕老百姓出门:

但是守候的办法终究堵不住老百姓的怨气,也终于形成了规模,从市到省,的级别是一级具一级高,现在就有老百姓在组织,声称要把这事捅到中央去了

县开发区就是经贸局直管单位,陈京对开发区的问题没法回避,他必须要面对这个问题!

困难很大,开展工棒的条件更是不好,经贸局这半年,局里的大门、事务都是由画局长任志贤来负责的,现在陈京乘了,要想一下子在局里说话就管用,又谈何容易?

还有,因为经贸局成立之初,县委和县政府对其的定位就高,县里的人都把经贸局当成了好单位,所以经贸局内面也是藏龙卧虎,那些个背景硬,关系深的角儿全在经贸局杵着。

这些人都是很不好管的,尤其是陈京年龄这么轻,要想把这群根红苗正的小正太给收拾干净,得很费一番功夫了

实际上,陈京土任就领教到了这些家伙的厉害了,其中一个叫胡飞的小年轻,在第一次局大会上就起哄。还有,陈京为了整顿经贸局的散漫作风,专门加强了考勤管理,这个胡飞就串通一帮家伙将经贸局办公室的挂钟给拨慢办小时。

陈京找胡飞谈过一次话,这家伙当着陈京屁颠屁颠,乖觉得很,一口一口一个陈局的叫,要多恭谨有多恭谨,背后马上就变成了另外一幅做派,照样我行我素。陈京查了胡飞的资料,才知道这家伙是人大主任胡国林的宝贝儿子。

胡国林在澧河的资历比舒治国都还要老,门生故吏遍布整个澧河,算是那和非常有面子的人,据说他对胡飞这个小儿子最为钟爱,还有护短的毛病了

陈京一大摊子事情需要面对,现在还得陪着这群小正太玩过家家游戏,有时候他想想心中就感到窝火!

但他非常清楚,在这样的时候,才是真正考验的时候。如果这些小事情处理不妥当,不能够让内部人心归拢,一切都是空谈。所以对待内部的事物,很多时候要比对外更加慎重认真!